立即下载
99艺术网 把艺术装进口袋

鲜为人知的外销瓷:晚明中泰型“宾乍隆”粉彩

2014-04-23 09:44:30来源:收藏快报赵峰生

中国早在汉代便开辟了贸易之路,到唐宋时期以丝绸和茶叶为主体的商贸活动已形成一定规模。继而,瓷器烧制技术日趋成熟,精美而新奇的瓷器更多地加入到商贸行列之中,在国际外贸中渐入佳境。精美的外销瓷器被贩运到欧洲,被视若珍宝、价抵黄金,成为皇室贵族竞相收藏的奢侈品。14世纪以后,外销瓷以其美观耐用的品质、精美的装饰纹样、广博的文化内涵,成为远销世界各地的全球商品,博得各国人民的赞扬。中国陶瓷对世界经济有着深远的影响,吸引着史学家和艺术品市场对其学术价值和市场走向的关注。

中国文化对东南亚地区文化、艺术、生活等方面同样产生着极其广泛的影响。其中,近邻泰国(古称“暹罗”)对中国的瓷器也极为喜爱,文化艺术的交流促使中泰型彩瓷“宾乍隆”(泰名)应运而生。

耿宝昌著《明清瓷器鉴定》,第286页对清乾隆时期中泰型粉彩做出了解释,已勾勒出“宾乍隆”概况:“中泰型粉彩——为乾隆时期特殊的粉彩品种。此类器在景德镇烧制各式素胎瓷,运往泰国后再绘画上彩,以红、黄、黑、绿色彩绘人面狮等兽身或人物歌舞场面等;最常见的是开光合十释迦本像,背面佛光四射。图案纹饰具有泰国的民族风格。多见中盖缸撇口高壮碗类。此种泰国施彩的皇家用器,泰名‘宾乍隆’,色彩鲜艳,色调与清代常用的粉彩不同,釉面清白泛灰,多数无款,个别有楷书‘暹罗国王宫贡瓷藏品’款识。

据泰国专家称,此类‘宾乍隆’在泰国绘画后,又送回中国烧制,成品再运泰国。此说确否,有待今后作进一步探讨。

我国南方各省,常能见到此类外销瓷。据考证,当时景德镇除供此类半成品白瓷外,也曾经依样仿制,并见类似的青花器,器底常见楷书款‘永源成记’。”

作为定制外销品种之一的“宾乍隆”,尽管纹饰异域风格强烈、彩色搭配与众不同,但是在国内却鲜为人知。究其原因,主要是器物和标本以及研究关注不够所致。随着近些年“宾乍隆”遗存逐步被发现,其烧造历史至少已经可追溯到晚明。同样,由于晚明烧造时间短、器物及标本稀少、古籍文献缺乏记载等原因,造成研究略显滞后,以致上网也很难查询到有价值信息。晚明“宾乍隆”器物表象遗存稀少,或只是人们认知和发现的数量有限而已;以下几枚“宾乍隆”粉彩碗、盘类瓷片,出自江苏扬州,之所以定位在晚明,主要有四方面特征供我们共同赏析,以期开阔此类定制器共识。

一、这些瓷片经过物理清理后,表面纹样清晰可辨。如图1所示的这对小碗,可清晰看到碗体所绘莲座佛头戴佛冠、面容、项饰、手势、臂钏、卷草纹等纹饰;图2所示碗和盘口沿之下饰红彩带状环纹,点缀绿釉叶纹、白粉圆点,主图案为绿釉地粉彩花卉纹、黄彩菊纹等纹饰,图案均黑彩勾边;图3所示碗帮上下各绘红彩带状环纹,其间绿釉地四色龛阁式八开光,内绘花叶拖莲花纹;

图案化纹样整体粗疏简略、描绘明晰,兼有纤细流畅的单线平涂技法,这与中国景德镇晚明时期特征有雷同之处,但画片内容与中国传统图案和审美有着本质的区别;器物口沿内外以及足墙,普遍绘制红彩带状弦纹,多以叶纹、圆点、方格纹样装饰。宏观的看此组中泰型“宾乍隆”粉彩,画片充满异域情调,整体风格符合泰国宗教纹饰特征,具有浓郁的泰国佛教艺术特色;

二、色彩装饰对比强烈的红、绿、白、黄、黑色彩装饰效果,渲染出浓重的宗教氛围,显然不属于中国传统内敛、含蓄的风格;浓艳而略显过于厚实的彩料,与常见的中国绘制技法有所不同。纯白粉堆砌装饰效果尤为凸显,有的局部已凸出釉面一毫米左右,彩料似乎不要钱似的,这与中国适度、节俭的老传统不相符合;综合来看,绘制技法符合泰国民族工艺师绘制特征,强烈的色彩感染力展示着别具一格的中泰型“宾乍隆”晚明时期的风貌;

三、制瓷工艺素胎瓷与景德镇晚明民窑所制日常生活用瓷没有区别;口沿施一层稀薄的浅酱黄釉,俗称檀香口或酱口,主要流行于明晚期到清早期民窑;面釉白中泛淡青灰色,釉面较柔润;观察瓷片断面,胎土已走出麻仓土时期,进入到高岭土阶段,但与清早期之后的胎质又有所不同,胎质明确了此组瓷片的年代;足端旋削相对清中期不是很规整,足际一周露胎,胎质细白,底足跳刀痕和旋削痕可见;其制瓷工艺不够细致,略显粗糙,符合景德镇晚明民窑特征;

四、出土特征自然环境下,瓷片入土与空气和水及其他物质产生化学反应,长期的侵蚀使粉彩变色、受污沁色,也使低温绿釉均匀地泛出银光层,并与泥土相结合凝结;水溶矿物质对瓷片的浸蚀,面釉表层出现半透明水锈斑驳的包裹层,粘附结实……如此自然、典型的出土特征,毋庸置疑属于基建出土瓷片。

典型的画片纹样风格、色彩装饰、制瓷工艺、淋漓尽致的出土特征,共同为眼学的判断提供了信息;相信,随着发现和相关研究逐步增多,更多秘密将逐一揭开,必将更好地充实中泰型“宾乍隆”粉彩的文化内涵和历史。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