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下载
99艺术网 把艺术装进口袋

北岛的诗和他们的画,简直绝配了——关于记忆吉迪恩•鲁宾对话舒群

2016-09-23 18:07:21来源:99艺术网成都站


“记忆成为早晨——吉迪恩•鲁宾对话舒群”展览现场
 
谁相信面具的哭泣
谁相信哭泣的国家
 
国家失去记忆
记忆成为早晨
 
——北岛《送报》节选
 
对于诗人北岛来说,《送报》中的“记忆成为早晨”更多的是诗人当时自我情感的描绘与记录,没有过多的特定含义。但对于艺术家舒群以及吉迪恩·鲁宾来说“记忆成为早晨”即与记忆相关,也逃脱不了历史的影响,那是他们始终关切的问题。当记忆和历史成为最为关切的问题时,面对历史?面对记忆?两位艺术家又会担当起何责?他们又会通过艺术如何去阐述记忆与历史? 


展览现场
 
其实早在2010年与2015年,两位艺术家便通过各自的个展对记忆与历史进行了自我表达:

“舒群的绘画:一个轻于乌托邦的未来文化方案?”展览上的舒群
 
2010年,舒群在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UCCA)举办了一场名为《舒群的绘画:一个轻于乌托邦的未来文化方案?》(工农兵系列)个展。展览中舒群借用历史语境,将一种原生态的毛话语“离题”似的介入当代艺术,对乌托邦及中国现代化的假象等主题的探索。
 
展出作品  舒群《红色经典系列5号》
 
展出作品  舒群《单色工农兵系列56号》
 
展览上的一张张工农兵的画像是艺术家用来进行自我思想反省和进行主体重建的思想“工具”,而非还原。艺术家面对时代命运的理性态度和构建精神场域的努力,显示了其整合和修复身体思考力度的愿望,提示着我们的思考如何超越感性与理性,现实与幻像,主体与客体的词语羁绊,生发更主动及多意义的对于现实的感受和认知,并由此新界面的产生而获得形而上的意义。
 
吉迪恩·鲁宾
 
2015年5月,吉迪恩·鲁宾便在特拉维夫美术馆以“当记忆成为早晨”为主题,呈现了他在深圳驻留期间的作品。
 
展出作品  吉迪恩·鲁宾《无题(行走的男人)》

展出作品  吉迪恩·鲁宾《无题(画报系列196号)》
 
鲁宾利用中国和其他国家的书刊报纸为素材进行重复创作。正如艺术家自已所说的,“这种重复让我可以在这些被遗忘的图像上重新工作,让我思考他们是否仍有价值?我迷恋各种各样的题材:像八卦,政治等等。这些来自旧照片的图像,或者有时我直接在旧照片上绘画,我尝试放慢阅读图像的速度,尽量保持时间长一点,使我可以更持久地打量它们。”


展览现场


展览现场 舒群作品
 
以此来看,舒群与吉迪恩•鲁宾两者存在着相似的焦点:创作媒介都是基于对特定时期中国(或国外)画报的运用,从不同角度切入话题,对自身的记忆与历史进行发问。记忆的本质是什么?我们真正看到的是什么?而记忆又是如何影响当代意象的呢?


展览现场


展览现场 舒群作品(中)、吉迪恩·鲁宾(左右)
 
而这个焦点最终呈现在了由策展人、艺术批评家郭小晖策展,艺术史学家吕澎担任学术主持的“记忆成为早晨——吉迪恩•鲁宾对话舒群”的展览上。


开幕式嘉宾合影
 
在本次展览中,吉迪恩笔下的人物有一种失落。虽然艺术家不停地绘着画中人物的姿态,但他们却他们的面孔缺席。而正因为我们无从看到他们的面孔,因此他笔下的人物成为真正的匿名者,从而成为完全的他者,因而吉迪恩使得观者成为完全意义上的作者;随着他柔和的,朦胧的色彩方案所传达出的一种悲伤的气氛,它模糊了你的视线,消除了你对明亮清晰的色彩的紧张感和随之而来的警惕感。使得你的视线随着这些柔和而朦胧的色彩仿佛去到很远的地方,这个地方与你的思绪有关,与你的记忆相关,从而完成了你记忆的一个回闪,一段旅程。


展览现场


展览现场  吉迪恩·鲁宾作品
 
而这种类似的记忆也存在在舒群的“工农兵”与“红色经典”中,只是表现手法不同。展出的舒群作品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是将过去攫取于当下,从而使其免受记忆与历史的侵扰,并以既陌生又相熟的意象将其重新开放于迥异于其原生背景的当下语境之中。艺术家令其“工农兵系列”中的细节与同一性与鲁宾作品中所对应的缺失的面孔进行对话,并为自己对乌托邦及其文化遗产的理解翻开了新的篇章。
 
99简访:
 
关于展览 
对话策展人郭小晖 
 

展览现场
 
1、此次展览“对话”的契机基于什么?
 
还是两者有不少的相似之处。舒群与吉迪恩·鲁宾都是以人物肖像为主,在两者的作品中无论是题材还是作品色调都带有一丝过去的痕迹。


展览现场  吉迪恩·鲁宾作品
 
展览现场  吉迪恩·鲁宾作品
 
2、在您看来,两者间有何同异之处?两者特色各是什么?
 
鲁宾笔下缺席的面孔并非是他想制造一种模糊和遗忘,而是与之相反,这种面孔反而给我们的记忆打开了一个入口,并且开放了我们某种想象的可能性,任由我们自己赋予每一个缺席的面孔一个新的形象,仿佛来自遥远的记忆划过我们的脑海,使我们一一回想起来。历史和记忆就这样被重现了和唤起了,这些来自旧照片以及旧杂志与旧画报中的无名者,带着我们集体和个人的记忆在这里相会了。
 
而舒群为我们还原了一种历史的图像。无论是从技法到图像,舒群都试图再现一种依稀的记忆中依然燃烧着的“伟大激情形式”。但这又并非只是一个单纯的历史话语自动再现和还原的问题,因为再现总是抱有一个目标地再现,因此我们在舒群的作品前会不禁发问,他再现了什么?为什么要再现?该如何再现?


展览现场  吉迪恩·鲁宾作品
 
展览现场  吉迪恩·鲁宾作品
 
3、“记忆成为早晨”这个主题吉迪恩·鲁宾以前在国外做展已经使用,这次展览为什么还要用词主题,有何特别意义?
 
“记忆”和“历史”作为大多数艺术家不断探索的话题,也是展览中的两位艺术家共同关注的问题和他们作品叙述中的至关重点。在他们的作品前,我们不禁发问,记忆的本质是什么?我们为何要探究历史?为何关于人类的面孔是绘画永恒的题材?面对庞杂无比的历史,我们要打开历史的哪一面?
 
关于作品:
对话艺术家舒群、吉迪恩·鲁宾
 

展览现场  舒群作品


展览现场  ​舒群作品


展览现场  ​舒群创作参考期刊等文献
 
此次展览可否看成你2010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舒群的绘画:一个轻于乌托邦的未来文化方案?》(工农兵系列)个展的延续,两者间有何差异?
 
舒群:2010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的个展只展出了当时所创作的“工农兵”系列,而本次展览在此基础上增加了“红色经典”系列。“红色经典”是“工农兵系列”的延续和升华。
 
创作“工农兵”的缘由要追溯到“85时期”的我。“85时期”,由于处于社会进程化的起端,社会的各项职能开始转向全球化的统一模式,从以前田园式的自由、松散转向工业化的逻辑、规范。而在这种大环境的影响下,我当时的创作也是以理性为主。过多的理性,虽然能让艺术家冷静的面对自己的作品,但久而久之也会产生一种“压抑”的情绪。为了消除这种“冷”,我开始画起了记忆中的一些经典图像并以此进行创作。由于那些经典图像都是由记忆而成,在创作时不经会勾起我回忆中的一些情感,能带给我一丝暖意。


展览现场  吉迪恩·鲁宾作品
 

展览现场  吉迪恩·鲁宾作品
 

展览现场  吉迪恩·鲁宾作品
 
展览现场  吉迪恩·鲁宾作品
 
在您的作品中,无论是色调还是作品气息都有一种老照片的感觉,这是否能看成您对记忆的阐释?
 
吉迪恩·鲁宾:我是一个被回忆牵绊的人,关于作品的色调和气息不是我选择了它们,而是它们成就了我。911之前,对于绘画我所追求的是细致。但亲身经历过911,看到周边事物的瞬间消逝后,我开始着迷于身边那些破旧的物件,如少来眼睛、耳朵的玩偶,因为它们相对与新的物件无论是对于玩偶的拥有者还是玩偶本身都更具有记忆与气息。随后,这种感觉也带入了我对人物肖像的创作中,画中的肖像也渐渐缺失了面孔。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