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对话:当代艺术与区域经济发展论坛(一)
0条评论 2008-10-13 16:16:27 来源:99艺术网专稿 

时间:2008年10月12日(星期日)

地点:中国西安国际会议中心曲江宾馆

 

    

 

    李林:尊敬的各位领导和专家,我们的会议马上就开始。金秋十月,硕果累累,我们这一次很荣幸地请到这么多的专家来参加我们九龙坡区政府主办的发展论坛。

    这一次九龙坡区政府,在参加这次会议之前和我们的承办单位做了一个深入的研究,对九龙坡区创意产业的发展,特别是“当代艺术与九龙坡区的发展”,希望能够得到各位专家这次到会给我们提出宝贵的意见和建议。对我们下一步的发展给我们指出方向。

    所以,我们想借这次博览会期间,举办这样一个论坛,既是和各位专家交流、沟通我们在发展上的一些思路和需求,也想通过这样一次机会,能够邀请各位专家下一步在九龙坡区,特别是艺术发展,能够到我们九龙坡区来指导我们的工作。

下面荣幸地介绍我们今天参会的各位专家和领导。

参加今天会议的领导是九龙坡区人民政府副区长戎蓉同志;

邀请参加论坛的各位专家有:著名美术批评家、策展人贾方舟;

著名美术批评家、策展人陈孝信:

中央美术学院教授,著名美术理论家邹跃进;

云南大学艺术与设计学院教授,著名批评美术家管郁达;

北京大学艺术学院教授著名艺术史家朱青生;

北京大学社会学人类学系教授,著名人类学家于长江;

中山大学传播与设计学院教授,著名美术批评家杨小彦;

四川美术学院教授,著名美术批评家王林;

天津美术学院讲座教授,著名美术批评家杨卫;

中央美术学院人文学院副院长,著名美术理论家李军;

策展人、北京一号地艺术顾问赵树林;

《大艺术》执行主编,著名美术批评家陈默;

中国艺术批评家网执行主编郑荔;

宋庄艺术促进会会长洪峰;

深圳雕塑学院院长孙振华;

西安美院教授,著名批评家彭德;

501当代美术馆馆长流浪。

    让我们再一次以热烈的掌声欢迎我们各位专家和领导的到来。

    今天由我们九龙坡区文广新局和我们区创意办的领导,副局长是潘志刚,创意办的主任谢维娅同志。

    今天主要的议程,首先由副区长戎蓉同志致词,然后创意办谢主任向各位专家介绍黄桷坪艺术区建设发展的思路,最后请杨卫教授来主持正式的论坛。首先请区政府副区长戎蓉致词,大家欢迎!

    

    戎蓉:尊敬的各位专家,各位来宾,非常高兴能够在这里和大家相聚、相识,真的是非常有幸,因为来的各位专家都是当代艺术,无论是创作,还是评论方面非常资深的,有造诣的专家。

    今天的西安,秋意正浓,恰逢第四届中国西部博览会在这里召开。非常荣幸的请到了各位来参加我们重庆市九龙坡区人民政府,主办的“当代艺术与区域经济发展论坛”。首先在这里,我仅代表九龙坡区人民政府向各位表示衷心的感谢和热烈的欢迎。

    改革开放三十年,文化产业的发展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今天我们在这里举办这个论坛,就是想借西博会的省事和各位专家,来宾一起共划当代艺术与区域经济,共谋西部文化产业发展更大的进步。

    九龙坡区位于重庆市主城核心区的西部。刚才我大致了解,很多专家对九龙去,对黄桷坪是很熟悉的,有的呆过很长时间,有的也是多次的来过。

    我们九龙坡区全划432平方公里,是重庆重要的工业基地,也是重庆都市发达经济圈重要的核心区。

    重庆市城乡统筹发展,综合改革先行示范区,社区共建科学发展,开放型经济的示范区,荣获2007年中国最具投资价值区县的殊荣。全区生产总值连续五年居全区第一,区内文化资源丰富,有国家级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走马故事所在地。位于成渝古渝道上的走马古镇。有挖掘古八人文化打造国际级文化产业示范基地“八国城”。更有极具当代艺术市容的黄桷坪。黄桷坪在我们的区内,长江从它身边流过,打造成美丽的半岛形式。

    发展文化创意产业是坚持以科学发展观为指导,实现胡锦涛总书记为重庆提出的总体部署,加快重庆发展和建设,把重庆建设成为长江上游经济中心,打造时尚之都,增强创新力,凝聚力和综合竞争力,提审城市功能和地位的必然选择。九龙坡区委、区政府高度重视文化产业的发展。

    2007年在重庆市委市政府的关心支持下,九龙坡区政府和四川美术学院的艺术家共同打造了全世界最长的一条涂鸦艺术街。以打造黄桷坪涂鸦艺术街为标志,开启了重庆市发展文化创意产业新的一页。由此黄桷坪也成为重庆之发展文化创意产业的前沿阵地。

    黄桷坪是一块艺术保底,那里聚集了大批艺术家,因此具有显著的发展文化创意的产业优势。建设黄桷坪艺术园区也被市政府列为2008年的重点工作,写入了2008年市政府工作报告。我们相信有市委市政府的重视,有市级相关部门的支持,有四川美院六十年丰厚的艺术资源积淀,有各位在文化产业发展上颇有造诣的专家和我们一起共谋良策。在不久的将来,黄桷坪艺术园区将会成为西部原创艺术和当代艺术的高地。所以,在这里非常希望能够听到各位领导,各位专家,各位来宾对如何充分地利用黄桷坪的当代艺术之源和区内文化资源,更好地促进区域经济发展,提出你们独特的见解。

    最后非常欢迎各位到我区观光旅游,投资兴业,走亲访友。我们九龙坡人民是是好客的,是感恩的,我们会感谢所有为九龙坡区发展做出贡献的朋友们,谢谢!

    

    李林:谢谢戎蓉区长。下面请区创意办主任谢维娅同志向各位专家介绍黄桷坪艺术区建设发展的思路。    

    

    谢维娅:各位专家,各位领导上午好,我代表九龙坡区创意产业领导小组办公室,在这里向各位专家介绍区政府通过差不多十个月的调研,对产业的策划拟定的对黄桷坪艺术园区建设的发展思路。

    黄桷坪在座的各位专家都非常熟悉,这里依托四川美院我们的艺术门类比较齐全,有丰富的人才资源和创意艺术资源。但是这个地方缺失的是市场。针对黄桷坪的现状,如何设置创意产业的发展模式,如何实施运作,如何发挥效应,如何培育市场,打造并完善创意产业的产业链,形成新的产业发展群落,是该地区发展创业产业必须要面对和解决的问题。黄桷坪的创意产业核心为艺术创作集群,尤其引申的产业链以艺术创作为核心的观念,要向外延,应该是有一个进入和输出。

    向上应该有艺术交易的信息平台和市场,为此我们针对对区域资源的调研和自己优势情况的摸索,针对我们自己的实际情况提出了如下思路:

    第一,提出这个发展思路的背景和机遇。

    在国家提出文化兴邦,以大国文化战略,经济全球化,城市和区域经济发展的要求,增强地区核心竞争力是创意产业发展的大背景。在这个大背景下,思考黄桷坪艺术区创意产业的发展,便有了较好的大环境气候。眼前我们又面临重庆市城市建设的最好机会,在重庆市薄书记来了以后,提出一个要建山水园林城市,建森林城市,对重庆长江和嘉陵江,两江市岸的景观和建设进行控制性的规划,现在这个规划,市规划局正在着手进行。

    另外,重庆市的城市建设,提出的救生改造。救生改造,伯书记来了以后力度特别大,要在三到五年改观城市。

    还有一个机遇,就是九龙坡自己组成这一块。可能到了重庆,到了九龙坡去,有的专家就会知道,从过去,是我们九龙坡大的福地,九龙坡的地形是一个鸭子,我们主城区是鸭头。现在主城区除华延市,中央山那一块有了新城规划以外,这边就是现在的八国城,黄桷坪城中心的那个地方,一共24平方公里,我们区政府正在进行整体的城市设计,进行国际招标。现在这个招标工作也已经紧锣密鼓地敲定了。

    现在23平方公里分了三个组团,一个就是黄桷坪地区。这个地区5平方多一点公里,整个功能的产业定位,就是以创意产业为定位。黄桷坪艺术园区也是我们今年市政府要打造的一个重点项目,已经提到了政府工作报告上。

    另外,我们对黄桷坪这个地区的定位;我们是这样想的,从称为上来讲,已经进入市政府公告报告,叫“黄桷坪艺术区”,级别上来讲,就是四级艺术园区。区域就是我们这个地区两到三平方公里,功能上以视觉艺术为核心,发展创意产业。目标定位,要打造中国西部当代艺术学术高地和作品原创基地,西部时尚创意生活集聚区,国家级特色旅游区。

    从发展模式上来讲,根据我们这里的具体情况,以四大方面来组成艺术区的建设。一个是跨界域服务平台的搭建,再加上这个高地,再加上高中低艺术市场的建设,带动相关产业的发展。形成这么一个互动。

    今天在这里,主要针对艺术高地怎么来促进区域经济的发展,在这个方面听一听专家的意见。怎么保持黄桷坪艺术原创生态环境,以当代艺术,以艺术来促进经济区域的发展,也想听各位专家的批评和建议。谢谢!

    

    李林:谢谢谢主任。下面请天津美术学院讲座教授,著名美术批评家,杨卫先生主持今天的论坛,欢迎!

    

    杨卫:今天很荣幸主持当代艺术与区域经济的论坛,来了这么多我的前辈,我感觉特别高兴。再一个重庆的论坛在西安开,大家都是客人,在这个地方济济一堂,另有一种感觉。

    我们知道当代艺术在近几年越来越成为一种显学,尤其是对地域品牌和地域经济的拉动,以北京、上海,包括深圳为龙头,带动了一个产业链。

    这两年在宋庄一直和洪峰合作,跟宋庄做了很多的事情。也可以说在宋庄也是创造了一种独特的模式。当然任何一个地方的情形不太一样,我们知道重庆有一个非常深厚的当代文化底蕴,尤其是四川美院。我们九龙坡恰巧就是老的四川美院所在地。也就是九龙坡区作为重庆当代文化的一个标杆,现在有意识地来做这么一个文化创意产业,也是想听一听各位专家的建议或者意见。最好是能提出一些可操作性的东西,如果能够把这样的一些东西落实在九龙坡区,我想这个会议才能圆满成功,而且会结出果实来。

    我们今天想把会议压缩到整个上午,所以上午可以稍微晚一点,尽量发言的能够浓缩,简短一点,我不控制时间,争取每个人都能发表一些自己的意见。先点名进行发言吧,谁想起来有什么样的一些想法,可以抢话筒。因为话筒有限,麻烦给递一下。从贾方舟老师开始吧。

    

    贾方舟:非常高兴参加这样一个会议,当代艺术与区域经济,这个问题我从来没有考虑过。但是“艺术与经济”这个问题,还是一个非常值得讨论的话题。如果“艺术与经济”这样一个话题,能有一个比较深入的探讨,我觉得“当代艺术”,限定艺术是“当代”的,限定经济是区域的,我想这个话题就能够迎刃而解。

    关于艺术与经济的话题,大家都清楚,艺术是离不开经济的。任何一个地区,任何一个民族、任何一个国家艺术的发展都和经济直接相关。

    比如在二十世纪发生了一个最重要的事件,大家都知道世界艺术之都从巴黎转移到纽约,我想跟经济有关。为什么会从巴黎转移到纽约?当然这里面的原因可能是多种,不只是一种。但是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纽约是美国的金融中心。美国聚集着大量的资金、国际资本。所以艺术的转移跟经济是直接相关的。

    再举一个例子,比如中国由于经济的转移,使艺术转移也有一个非常显见的例子。知道清中期扬州有一个画派,称之为“扬州八怪”,为什么在扬州那个时代产生了这样一个很著名的,在中国美术史上很著名的画派,就是因为扬州当时商业特别的发达。因为扬州聚集着大量的盐商,他的经济在全国是领先的,而且它的交通是水路,以水陆为主,所以扬州的经济非常发达,因此聚集了一批艺术家。

    后来水陆开始衰退,随着铁路的兴起,于是上海成为一个经济中心。因此“扬州画派”到后来没有更多地发展出新的画派来了,而发展出一个“海派”。“海派”文化就是在上海经济发展的基础背景下出现的。所以艺术和经济的关系是非常明显的,我们可以从这样两个例子可以看得到。经济的发展,随着牵动的就是艺术的发展。它可能凝聚一批艺术人才到这个地区来,到这个城市来。

    在经济上,我前不久看到一个电视节目,谈到“资本洼地”这个概念。分析中国现在是一个“国际资本洼地”,就是大量的国际资金流到这个洼地来。从这个意义上看,中国艺术市场也可以说是一个资本洼地。大量的资金流入中国艺术市场这块洼地。艺术市场这块洼地中“当代艺术”又成为一块洼地。就是近两三年来,国际资本实际上流向中国当代艺术这块洼地也很大。随着国际资本的流入,那么国内的资本也开始专著中国当代艺术。可以说“当代艺术”在中国的整个市场当中,可以算是一个资本洼地。

    因为,我想重庆九龙坡区人民政府在做这件事情,以黄桷坪为中心,打造一个艺术园区,是很合适宜的。根据我刚才的说法,它的基础和背景,就是整个重庆市的经济发展。重庆市在中国西南是一个经济中心。这个经济中心,就有这样一个条件,有这样一个资格,来充分地发展它的艺术园区,充分地吸引更多的艺术家到这里来。

    前不久我和王林去参加上海800号,他们也是区政府试图想在那里打造一个上海的“798”。我当时说:800号比798多两个号,你们这里完全可能成为一个和798相比的艺术区。我们九龙坡,不仅是8,还是9,所以这个地方会更有希望打造出一个在全国非常有影响的艺术园区,就简单说这些,谢谢大家!

    

    杨卫:谢谢贾老师从宏观上给我们号了一下脉,尤其是比800号多一号,比798多两号,借你吉言,这个开场白很好。

    

    彭德:我和老贾一样,对区域经济从来没有接触过,当然区域经济是现在经济界特别关注的一个话题。我想区域经济有相应的区域文化和区域政治。

    那么区域政治的基本特点,就是区域的支持。这应该是国际政治界比较关注的一个课题。有一些国家政治家预言,将来最佳的政治结构,就是以城市为中心。而不是像现在以国家为单元,要划分很多板块。

    比如美国将来可能会分为南北、东西四个国家。阿拉斯加会独立,夏威夷会独立,广岛会独立。以前的模式,比如苏联是以联邦制的方式组成苏联的。现在欧洲是以邦联制的方式组织成欧盟经济共同体,这两种模式将来会在全球各地推行。现在的经济学家都不讨论区域政治和区域文化的问题,都在讨论区域经济,实际上这是世界发展的总体趋势。

    因为只要有独立的,有能支撑体系的区域经济,就必然有相应的区域文化和区域政治出现,当然也可能是一百年以后的事。

    谈到重庆,因为我不知道是具体谈重庆。如果谈到重庆,马上就会想到三千多年以前的八国,八国的区域特点非常明显。当时有两个特长,一个特长是盐;一个特长是朱砂。在古代朱砂是祭祀的一种物品,非常稀有,应该在福林那一代,原来是八国的都城,所以相应的形成了比较有特点的区域艺术。

    比如周武王带领各国盟军去打商纣王的时候,最勇敢的是“八能”,他是敢死队,以及在最前面。一直到现在,四川艺术都有一个野劲,是一种勇武的精神。

    大家回忆一下美术史,从先秦到汉代到东汉,在重庆,包括四川一带出土的文物非常具有活力。一直到现在的川美。我在八年以前就差点调到川美,所以跟川美的关系比较密切。我们到了它的涂鸦街,你就感到古代文化的脉络,一直影响到当代。我就想,中国的八大里面,为什么川美的美术创作,甚至有名佳中央美院和中国美院的势头,我上次参加展览,跟我打招呼的差不多都是川美的,我非常惊讶,感觉川美的人才遍布各地,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我想这个原因和天高皇帝远有关系,重庆人胆子大。艺术家如果没有胆量,很难出人头地,很难形成特色。所以八大美院我比较看好川美,我相信四川的美术,重庆的美术,将来会对中国美术,甚至对国际美术产生一些意想不到的,非常积极的影响。谢谢!

    

    杨卫:谢谢彭老师,把我们带入到过去、未来的畅想当中,尤其是带入到未来经济格局的畅想当中,给我们留了很多想象的空间。下面请孙振华先生发言。

    

    孙振华:有一次有一个地方请一个大哲学家叫金岳霖去做演讲,给他的题目是“艺术与科学的关系”,希望他讲一讲艺术和科学,怎么密切的联系。金岳霖上去讲,讲到后来得出的结论是“艺术和科学没有什么关系”。所以,昨天一告诉我这个题目“当代艺术与区域经济”,我当时第一个反应就想到了这个故事,想“当代艺术和区域经济”有什么关系呢?

    我还是比较认真的,我早上起来就做功课,上网搜索,一搜索有关系,没有关系是不对的。首先有一个问题,要说“当代艺术与区域经济”呢,这就是一个问题。这就是一个“玄机”所在。我看到网上介绍的区域经济学,先学先卖,一般认为所谓区域经济学,就是一个特定的,自然行政区域内经济活动的发展规律,它的运行方式,这就是我们区域经济学研究的重点。

    但是区域经济学研究的重点有不同的表述,不同的学者有不同的看法。比如有的学者,比较强调区域经济学是比较的经济学,不同的经济区域相互比较。

    还有比较强调“差异”,说现代经济学是差异经济学。还有强调“问题经济学”,就是区域经济会发生问题,不同的区域,由他历史、文化、自然、人口,科学技术发展水平,会产生很多问题。它有一个比较内在的问题。

    在这个意义上,我们这个很有意思,在西安来讨论重庆的当代艺术和区域经济的问题,就比较有意思。

    刚开始我开玩笑说:一说要说到重庆有放松了呢?因为对西安来讲,这个问题是一个弱问题,不是一个强势的问题。为什么?因为西安的当代艺术发展的活跃度不够,不够成真的会对这个区域经济产生影响,客观是这样的。但是你要说别的地方,比如重庆,特别是重庆的九龙坡,特别是重庆的黄桷坪,就的确是这样了,真是的构成了问题。

    这就是我前面讲的,在比较中,在差异中真的是可以发现问题。为什么像在黄桷坪这个地方,这么活跃的当代艺术,有这么多的人力资源,有这么多的艺术活动,这些都够了。但是在经济上相比较而言,对经济的拉动,对经济的发展来讲,它的作用漳县得还不够明显,这就是一个问题。

    我觉得一个地方的当代艺术和经济是互为因果的关系。比如一个多星期以前,我去看“上海双年展”,很惊讶。那个排队的人就围着上海美术馆三圈,几乎差不多要派很长时间才能看。我当时从后门进去的,找熟人带进去的。我看到之后,并不认为“双年展”这个作品就好到哪儿去,就非看不可。但是在上海这个地方就有这个效益,据说门票收入都不得了,就成为一个很轰动的事件。

    比如重庆,包括九龙坡这个地方,你和它比较起来,我们有这么活跃的当代艺术,为什么不能产生比较好的社会效益、经济效益呢?这就是在比较中间会发现的问题。所以,在这个意义上讲,有的时候就涉及到当代艺术,当代艺术发展不是孤立的,也依附于区域经济自身的发展水平,包括资源、人口、交通、消费水平、制度背景,和这些都是有关系的。同时有一个好的区域经济的背景,就会推动当代艺术的发展,这是一个相互的过程。在这个里面,我想呼应一下杨卫说的,我们要提一点建议,比较有操作性的建议。恐怕这也是我们重庆九龙坡领导千里迢迢跑到西安来所希望得到的东西,哪怕是胡说八道,可能也会对他们有一点参考的意义。

   我对黄桷坪比较熟,我在外面经常碰到四川话的,我说哪里的?他不相信,我说黄桷坪有什么、有什么,他就相信了。你能说这么详细,人家就没有理由不相信你不是黄桷坪人,正是这样的原因,我觉得我对黄桷坪比较熟,所以我谈四个方面的意见:

    第一,资源整合。

    像黄桷坪地区有一些不同的艺术空间,包括画廊、艺术机构,怎么样把这样的机构能够有效地进行整合。比如这些机构、这些单位能不能共同地来组织和承担一个大型的东西。假如说有一个大的构想,大的策划,能不能通过战略有效的机构相互配合来实现大的构想。这个工作,任何人都做不了,比如西安美院也做不了,某一家艺术机构,或者是一个空间也做不了,恐怕这就是政府要做的事情。其实政府不一定要干预过多的,具体的,包括文化产业的一些项目,但是在资源整合方面,恰好政府最应该做的事情。我有一个很担心,如果重庆要做很大型的东西,小打小闹的东西很多,你能不能把资源整合起来,做一个大项目、大活动,这就是一个问题。

    第二,黄桷坪还缺乏一些比较有品牌的,船头性的大的文化活动的项目。

    这里面可以比较宋庄,其实宋庄起步不走,而且宋庄有它的一些当代艺术的资源,已经有了很多年。比如“宋庄艺术节”非常踊跃,现在有成了一个品牌。一个好的例子,今年的宋庄艺术节,委托我做一个公共雕塑展的策划,当时我们想30个参展,费用也比较紧张,没有很多费用。我们就定,然后人员不断的突破,强烈要求参展,作品也不错。后来我说,你们实在要参加参展,那么运输费怎么办?他们说:我们自己掏钱,这个就是一个例子,他觉得他的作品能够在宋庄艺术节露面,展示一下,这样的事情就好做了,别人求着你做展览,自带干粮,那么远来参加你的活动是非常好的,有的时候是花钱请别人的,这是别人自觉来的。我觉得需要一个这样的东西,可能是比较大的,整体性的节庆活动,大的系列活动,包括像上海都是每年有各种各样的项目、活动推出,这样对品牌的营造会产生非常大的影响。

    第三,黄桷坪这个地方要保持比较好的艺术生态面,这是黄桷坪尤其要注意的一个问题。

    这个和深圳比较,深圳这个城市不缺钱,老板请你吃饭花一万、两万,眉头都不皱一下,可是当代艺术就养不住人,后来就养育了一个大芬村,那就是一个常话,就是一个基地,完全是手工劳动,不属于当代艺术,还不是真正创意的东西,仅仅只是一个产业。其实就是因为深圳艺术的生态面不完整,一些刚毕业的学生,会在北京生活,不会选择到深圳。除了其它的背景以外,机会这样的东西以外,很大程度是深圳成本太高。我听到深圳一个小老板,后来跑到北京索家村的艺术家,他跟我讲,北京很省,我花两块钱就能吃水饺,能吃得很饱。但是这种事情在深圳是不可能发生的。所以他这样做小老板的人,在深圳混得还不错,他能跑到北京做一个贫困的艺术家,除了其它原因以外,他的低成本生活是很重要的方面。现在四川也有这个问题,像九龙坡有这么好的人,这么好的资源怎么留住他们?我认为高端的东西还不够多,除了有高端的,还要有一些低端的,让这些刚刚毕业要漂的东西,不光在北京,还要到九龙坡。要给他们提供一些帮助、资助,我觉得要形成一个很完整的高、中、低的艺术生态面,可能对黄桷坪的区域经济发展,或者是文化产业发展是至关重要的。

    第四,黄桷坪和上海比,和北京比,无论怎么比,你在中国的地理位置是一个西部。有一些东西,硬件方面还是比不过。不可能让黄桷坪这几年内出现大的美术馆,大的硬件设施,客观上讲是很难。我觉得我们可以比软件。软件落实在什么地方?落实在制度上。我们可能是没有像西安这样的大会馆,可是我们有好的制度,把这个做好是非常重要的。

    比如对年轻艺术家的鼓励,政府给他们提供一些廉租房,让有一点成就的年轻艺术家,让他们度过眼前的困难,包括救济方式,像基金会等等,这样的东西都是有作用的。像免税政策,这个肯定不是黄桷坪能解决的,九龙坡能解决的,这是国家的政策。但我们可以成立一些基金会,包括公共艺术计划,公共艺术决策、机制、评审机制等等。像黄桷坪这个涂鸦街,我看了,如果我们有一个专家委员会,有一个更好的评审机制来把握涂鸦街的节奏,效果可能会更好。你在全国有老百姓参与,有专家参与,有政府参与,共同组成的公共艺术委员会,决定涂鸦街,决定一些公共活动的话,这个运作程序非常明确、非常完整。就像宋庄艺术节的艺术评审那么民主,那么公正,就非常好,非常有公信力,在全国也会产生很大的影响。我觉得恰恰是像九龙坡这种地方可以做的。谢谢!

    

    杨卫:谢谢孙振华先生提这么多具体的意见,把开始的一个抽象问题落到实处,尤其是从比较、差异这些问题上,刚好就带出来王林老师。王林老师是真正的家里人,我们其实都是客人,所以希望你能够提一些更加具体的意见,因为你也参与了很多黄桷坪的一些建设性的意见。

    

    王林:我是82年的时候到黄桷坪的,就是毕业以后。在黄桷坪生活了26年,所以黄桷坪这个地方跟我几乎有半辈子的关系。所以,可能在座的不一定对黄桷坪体会那么深。

    实际上,我们今天讨论这个问题,谈到黄桷坪作为一个当代艺术社区的事,其实已经很危险了,已经很有危机了。为什么这么说呢?本来四川美院在黄桷坪,开始没有文化产业艺术园区的概念,就凭借四川美院一拨一拨学生的培养,使那个地方很多事都围绕着四川美院。街上的经营业态都围绕四川美院,如果晚上的烧烤没有四川美院学生的话,小老板肯定就没有生意了。而且每天晚上如果晚一点,从重庆城区里面回去,沿途都比较安静,但是一到了黄桷坪,马上就兴奋起来了。为什么?那的混乱,肮脏,但是充满着生机和活力,有很多有青春气息的学生在那里吃烧烤,来回穿梭。所以,我为黄桷坪的这种氛围很感动。就是一个很糟糕的地方,就是充满了生气,而且这个生气和全国的艺术园区、艺术院校都不一样。四川美院之所以在今天全国的美术院校里面还有一定的地位,起码有50\\\\%来自于黄桷坪这条街。如果没有那条街,四川美院可能是一个很差的学院。

    但是九龙坡区政府,实际上曾经失去过一个机会,就在四川美院要扩大的时候,九龙坡区政府几乎没有出声,让四川美院弄新校去了,如果九龙坡当时把后面的土地廉价给四川美院的时候,那么四川美院就在那里立住了,不会去新校区的,因为四川美院的老师是不愿意离开的。当时弄新校区的时候,老师是非常反感的。但是既然已经去了,这个机会就没有了。

    

    更多内容:

 

【编辑:张亢】

编辑:admin

0条评论 评论

0/500

验证码:
新闻热线:010-51374003-809/818/808  主编信箱 Email:art@99ys.com 客户投诉
编 辑QQ:1173591114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2010室 邮编:100015 99艺术网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文网文[2010]179号 京ICP备19027716号-1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08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436号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