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对话:当代艺术与区域经济发展论坛(二)
0条评论 2008-10-13 16:52:12 来源:99艺术网专稿 

 

  杨卫:当时戎区长没有上任。
   
    戎蓉:有很多综合因素在里面,大家都知道,大学城不是重庆才搞的。很多地方都在搞大学城。所以一个院校的搬迁需要有很多的工作。
   
    王林:但是现在来说,要把黄桷坪作为视觉文化中心的艺术社区建设起来,现在提出来是一个很关键的时候,或者就做得起来,或者就做不起来了。如果四川美院完整的从黄桷坪撤离掉,恕我直言,这个地方要做成一个视觉文化产业的社区,可能性就很小、很小。所以,我曾经跟四川美院修改过报告,就是给市政府的报告,要求把老校区保留下来。实际上来自市政府的压力是要把四川美院老校区卖掉,我不知道区政府知不知道这种情况。
   
    戎蓉:王教授,区政府为把美院老校区留下来,做了很多的工作。
   
    王林:四川美院的师生非常看重这块东西。我是说我们讨论的前提,就黄桷坪来说,九龙坡区把黄桷坪作为当代艺术的一个艺术区来打造,本来是很有眼光的。当然我说的是一个比较特别的地方。我觉得区政府通过自己的努力,能够把四川美院的老校区保留下来的话,我们在这个前提下面讨论这个问题,就比较有意思了。
    如果这个大前提没有,实际上很多讨论就成了纸上谈兵。这里边,我想谈几个具体的问题:
    第一个问题,刚才孙振华说到“上海双年展”那么有人气,其实96年我去策划上海第一届双年展的时候,上海双年展非常的没有人气,上海美术馆也没有人气,所以有一些东西是事在人为。当你把一个体制,一个机制建立起来以后,这个机制如果有适当的土壤和环境条件,就会生长起来。所以,在上海双年展做了以后,在2000年慢慢成为了一个国际性的展览,相关的艺术博览会,国际画廊博览会一些大型的展览在上海举行,所以上海就成了中国当代艺术的一个重要城市,和北京成为双雄的一个城市了。
    所以,重庆作为一个西部直辖市,那么做上海双年展以后,起码有七、八年的时间了,向重庆宣传部和文化部门提出,希望重庆能够做一个双年展或者是三年展,而且最好做青年当代艺术的双年展和三年展。一个是考虑到四川美院的青年艺术创作本身有支撑。还有一个名目,其实我们回忆一下50年代的时候莫斯科的青年艺术节很有名,但是至今全世界所有的双年展里面,还没有以青年艺术为名的双年展,这个很特殊。所以跟重庆市政府提了建议,今年终于有了回声,就是重庆市政府,薄来了以后,准备明年在重庆做双年展,或者是青年艺术的三年展。
    我说这个道理,就是九龙坡区黄桷坪这个地方,怎么和这样一个市政府的活动挂钩?是不是把这个展览拿多黄桷坪来做,这是一个很重要的事情。因为体制一旦建立起来,就每隔两年要做一次这样的活动。这是一个建议。
    第二个建议,其实涂鸦街,最先的建议也是我提的。我觉得黄桷坪应该做成一个涂鸦街。但是后来用这种办法来做是出乎我意外的。当时我的建议是:我们每一年可以邀请国际上的涂鸦艺术家到黄桷坪来,给他提供墙面,让他自己的涂鸦,然后留下全世界涂鸦艺术的作品。但是后来,我没有想到,是在一夜之间,把由我们四川美院的某个老师设计,把所有的墙面全涂了。我只是一句话,大家就可以明白。当然他造成了这种氛围,这是好事。我们美院门口一个擦皮鞋的女士说到涂鸦街的时候,她只说了一句话:她说你们觉得涂鸦街那么好,你们美院为什么自己不涂,你们美院的楼都不涂,就涂我们街上的。我觉得这个擦皮鞋的女士说得太好了,一针见血,美院全校都没有涂,如果你要涂,你看罗中立同不同意,他肯定不愿意。当然我们涂老百姓,就一下子涂掉了。尽管是这样,我仍然觉得涂鸦活动还是可以搞的。因为全国只有这么一个地方。
    我觉得应该做一个国际涂鸦艺术节,邀请国际上的涂鸦艺术家每人来活动一次。因为涂鸦的过程本身就值得观赏。
    第三个建议,黄桷坪这个地方,应该打造成为一个城市的、另类的、当代的文化社区。就是它的定位,应该定位在一个城市另类文化社区上面。它和其它的艺术区还不一样,最重要的就是它有一条道。很多活动应该围绕这个道,不仅是涂鸦墙面。比如城市的印刷厂谁办公,在那个上面当代艺术能干什么,可能黄桷坪可以干。因为它有一个独特的地方,它的建设比较独立。甚至于我设想过,黄桷坪可以做狂欢节。因为两端道路一砸掉,两边都可以喝啤酒,玩,是一个很独立的地方。不像北京老一个街道砸掉了,影响该大了。但是它在城市边缘上,适合做这些城市另类的活动。
    最后两句话,就是我们要把黄桷坪做成当代艺术的产业去也好,社区也好,艺术区也好,当然我们要这么想的时候,我们一定要有一个充分的分析。而且要做一个很好的计划、策划或者是规划。并且要有相应的政策来扶持它。因为开始的时候总是花钱的,如果没有这个基础,咱们洪峰很知道,宋庄艺术节现在做到第四届,每一届都是几百万投进去了。今年政府还投了两百万,洪峰还得自己去找两百万,都是四百万以上。如果要没有这几届投入,宋庄肯定没有这个名声。我觉得其中的优惠政策,比如房租这一类的,就是在政府力所能及的,可以采取的范围里面,尽可能的把这个地方扶持下来。
    因为当代艺术在某种意义上不是说政府想干就可以干。还是有一个自然生长,提供了一片土壤,一个平台。它是在这里面长起来的,我就说这些。谢谢!
   
    杨卫:谢谢王老师这位亲历者、当局者提出了这么多特别具体的意见。尤其是谈到“三角地”或者是黄桷坪区域的活力,的确是先要保护它某些原生态的东西。福柯在他的研究里面,专门为这样的地方造过一个词,我们翻译过来叫“艺托邦”,他认为这个地方是产生现代文化的促进,润滑,或者是产生创造力的一个地方,黄桷坪很像这个地方。的确面对这么一个地方,把它纳入到产业里面,要有相当周密的一些计划。
    下面请陈默,昨天晚上我们探讨了很多时间,你可以在桌面上把你具体的意见说出来。
   
    陈默:首先表明一个态度,对九龙坡区能够积极的参与到对黄桷坪四川美院区域文化,姑且可以叫做“保护”,这个态度是值得肯定的。我到四川已经将近二十多年了,我86年进川,所以这二十多年来,在成渝两地穿梭,四川那块福地是我非常喜欢的地方,一般到重庆就是黄桷坪、四川美院。刚才几位老师发言,特别是王林老师的发言,以及我们昨天晚上的讨论,在刚才的讨论进行中,我也给我要说的内容的一个标题,和王林老师是一样的,叫“保卫四川美院”。我觉得强化这个概念非常重要,因为四川美院如果保不住,黄桷坪的文化生态,艺术生态将是空谈,没有意义。
    就这个问题,在近两年,我几次和罗中立院长,以及四川美院的其他领导,像张杰副院长,庞系主任等一些重要的老师和领导探讨过同一个问题。我说:我在内没有见到一个大学城可以把美院囊括进去,我们重庆做到了,我认为这是很愚蠢的。大学城里面把美院搬走是不对的。大学城可以把高科技院校,把功课、理科院校怎么去归类都没有问题,但是艺术放在那个地方,真是既不会给美院增加活力,同时也会给大学城添乱。最严重的是,我们注意到我们的老师、院长、领导,包括年轻的艺术家又是老师的,整天奔波在几十公里的山路上,几次到重庆,碰到这些人说:晚上喝酒。一个个都是非常疲倦。我说:上课了?他说:对,到很远的新校区上课。试想一下如果这种情况发展下去,先说教师的状态,艺术家的状态,在这么疲劳、疲惫、辛苦中,他还会有什么创作活力?你把他都累死了,折腾死了,我觉得这是要保卫四川美院的第一个想法。
    第二个想法,四川美院在全国立足的一个根本,现在大家看得很清楚,就是它的当代油画。那么油画这一块,我问罗中立为什么不成立油画学院。这两三年我经常提这个问题,昨天又和杨卫合计了一下,我说:当代艺术学院也不错,把国、油、版、雕,把传统的造型艺术留在黄桷坪,让动画院移出黄桷坪,他们到新校区去。在今天这个情况下,四川美院是做得到的。当然罗院长的态度很明确,你的建议非常好,我们也有很多朋友提到过这个建议。我说:为什么不做?他说:太复杂了,原因太多,意思就是障碍太多。

编辑:admin

0条评论 评论

0/500

验证码:
新闻热线:010-51374003-809/818/808  主编信箱 Email:art@99ys.com 客户投诉
编 辑QQ:1173591114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2010室 邮编:100015 99艺术网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文网文[2010]179号 京ICP备19027716号-1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08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436号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