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作为思想者的艺术家——读刘长春近作
0条评论 2010-03-25 09:52:15 来源:99艺术网专稿 作者:张敢 

    在中国当代艺术中,对政治题材的表现十分盛行。但是,创作这类题材的艺术家的出发点却各不相同:有的为了迎合西方人的口味,因为那些持有资本特权的西方人很乐于见到中国艺术家以持不同政见者的面貌出现;有的不过是跟风而上,希望用自己的姿态来博取市场的好感;当然,也有一些人可能是真的另有目的。在表现手法上,却又有相似之处,那就是极尽扭曲、丑化、嘲讽或谩骂之能,其大胆和开放的程度,估计令那些不断抨击中国缺乏民主和人权的人都会感到吃惊。但是,在这类作品里惟独缺少的是一种理性的思考。刘长春创作政治题材作品的初衷恰恰是对“中国当代艺术里泛滥着街头对骂般粗俗的政治内容,实在看不下去,想出来讲点公道话”。
 

    起初,对于刘长春的动机我是抱着怀疑态度的。凭我在中央美术学院读书时对刘长春的模糊印象,他和绝大多数美院人一样,不像是对政治有热情的人。而且他的作品给我的第一印象并未和那些所谓“政治波普”拉开太大的距离。但是,当我们坐下来交换观点时,我突然意识到,刘长春的思想远比我想象的深刻,关键是这种深刻不是刻意的做作,而是来自于他切实的生活感受和思考。他很坦诚地说:“我既不是党员也不是教徒,但社会与家庭的教育一直是让我爱共产党、爱祖国。少幼时一心向往过共产主义生活,这个理想确实影响了我的生命。但是,资本主义世界文明的、物质的和文化的许多东西是领先世界的,同样是我向往的现实生活。”20世纪90年代初,刘长春曾怀着对资本主义世界的憧憬来到香港,这让他对两种制度和意识形态都有了比较清醒的认识,他最终选择了回到北京。在随后的时间里,由于在北京舞蹈学院执教的便利,刘长春创作了大量表现舞蹈的作品。他在这个题材上浸淫已久,形成了比较成熟的风格,颇受同侪好评。但是他突然改变了创作了的主题。
 

    从2005年开始,刘长春创作了这批表现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作品。要知道,在一个缺少主流价值观和思想混乱的时期想讲点公道话,一方面需要勇气,另一方面需要有真知灼见。这两点刘长春都不缺。事实上,他的作品向观众提出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如何看待这100多年来马克思主义学说在欧洲和中国的发展和实践。英国学者唐纳德•萨松曾出版了一部题为《欧洲社会主义百年》的巨著,试图回答的就是这样的问题。读了萨松的著作,就会感觉到那种轻率地资本主义胜利之说同早一代天真的关于社会主义太平盛世的论调一样,都是历史的误解。刘长春凭艺术家的直觉得出的结论与萨松相去不远。
刘长春的立场是中立的,因此他可以用一种略带讽喻与漫画意味的手法来表现国际共运中出现的各色人等。如果不了解他的立场,就会很容易将他的作品与政治波普相混淆。但是,这也向刘长春提出了一个问题,那就是他这种讲公道话的艺术语言本身是不是最恰当的。
 

    刘长春对社会主义运动进行思考在他的巨制《团结起来到明天》中得到了集中体现。作品借用了意大利文艺复兴画家莱奥纳多•达•芬奇《最后的晚餐》的构图。他认为,共产主义信仰带有宗教意味,“马克思同样拥有一批忠实的信徒,如果今天他们可以坐在一起谈谈,一定会出现与《最后的晚餐》极其相似的场景。”于是,马克思坐在画面中央,像耶稣般摊开双手,画面左侧是以列宁、斯大林为首的苏联和东欧社会主义阵营,右侧是以恩格斯和毛泽东为首的亚洲和拉丁美洲等第三世界的社会主义阵营。画面背景以红色调为主,甚至连涅瓦河水也被画成了红色,与阿芙乐尔号巡洋舰一起,暗示了伴随社会主义革命和发展进程的血腥和杀戮。戈尔巴乔夫处在莱奥纳多为犹大安排的位置上。但是戈尔巴乔夫与犹大不同,他是个充满悲剧色彩的人物,在一个错误的时间,站到了一个错误的位置。冷战在他手里终结,他也因此成了社会主义阵营的叛徒。殊不知当时的苏联,种种矛盾和问题早已积重难返,换了别人结局也不会更好,历史的无情正在于此。今天,很多俄罗斯人将1917年以来的历史完全否定了,认为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他们带去了70年的困苦与贫穷。但是如果没有苏维埃政权,一个尚未完全摆脱农奴制的俄罗斯会更强大吗?同理,今天中国同样有很多人诟病现有的制度,难道换一个执政党中国就会更好吗?对这一点,刘长春颇不以为然:“进入全球化时代,面对靠资本积累迅速富裕起来的生活,人们似乎恍然大悟。伴着来自西方的喝彩,他们把社会主义以及领袖人物妖魔化,刻薄地讥讽着红色时代,完全是一幅西风压倒东风的景象。其实,这仍然是延续着冷战时期围绕着意识形态的世界政治斗争。”《团结起来到明天》是个美好的愿景,但是人类的私欲与贪婪往往成为实现它的最大障碍。
在《东方新天地》中,刘长春将历史人物置换到了一个现实场景中,马克思、恩格斯和各社会主义国家的首脑们正在游历——或者更确切地说是考察——北京王府井的东方广场。他们一个个表情凝重,若有所思,走在最前边的切•格瓦拉更是显得垂头丧气,只有马克思显得坚定而自信。一般认为,社会主义运动中存在着两派:一派认为社会主义者的任务是在本国促进资本主义的发展,因为只有资本主义才能提供进一步朝着社会主义发展的条件;另一派则认为能够跨越西方的资本主义而进入社会主义阶段。中国和俄国都曾经跨越了西方的资本主义阶段,但最终的结果让我们认识到,这种跨越恐怕是不切实际的。问题在于,发展本国资本主义是交给资本主义去做,还是由社会主义者来完成。中国选择了后者,这种版本的社会主义也被称作发展型的社会主义。到目前为止,西方学者都承认,发展型社会主义最成功的例子就是中国。因此,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实际上就是一个非常具有创造力和想象力的提法,并非所有人都可以理解。“东方新天地”在某些人眼里是资本主义的产物,在另一些人眼里则是发展型社会主义的成果,更可能具有双关语的含义,预示着一番新天地将在东方出现。
 

    刘长春在创作时挪用了美术史上的一些经典作品,如前面讲到的《团结起来到明天》,还有一幅是《解剖课》,来自17世纪荷兰画家伦勃朗的名作《杜尔普教授的解剖课》。在恩格斯、列宁、斯大林、毛泽东、胡志明和金日成等人的簇拥下,马克思正在上解剖课,而解剖的对象是美国的自由女神像。对中国人而言,这是一幅颇具象征意味的作品。美国式的自由和民主是具有普遍意义的吗?另一幅为《失乐园》,挪用了15世纪意大利画家马萨乔为布朗卡奇礼拜堂创作的《逐出乐园》。画面中痛苦的亚当肩扛锤子,夏娃手持镰刀,他们象征着工人和农民。取代天使位置的一位西装革履,手持一卷图纸,飞翔在一个房地产楼盘之上的开发商形象,他向因失去家园而哭号的人抛出了几个小钱。这种对时弊的针砭肯定能激起大家的共鸣。
在《新的长城》中,主角从马克思换成了意气风发的毛泽东,毕竟中国是最后仍然高扬社会主义旗帜的国家中的一个,而且在多年的探索中逐渐走向腾飞。中国的模式一定会引起马克思、恩格斯等人的思考。刘长春的其他作品如《胜利之吻》、《拒绝绘画》、《告解》等,在主题的表达上都没有超越前面几幅作品,甚至给人有些晦涩的感觉。当然,我们可以理解,刘长春的创作就是表达自己思想的实验,实验仍在进行。
 

    其实,社会主义本身也是人类的一场伟大实验。从宗教中描绘的虚幻天国,到托马斯•莫尔笔下的乌托邦,到威廉•莫里斯梦中的乌有乡,到马克思对人类社会发展的规律性总结,最终到各个打着社会主义旗号的国家的实践,我们发现这个实验正一步步从虚无缥缈走向现实生活。正如刘长春在谈到自己的《团结起来到明天》时指出,“明天”意味着社会的不公只要存在,共产主义思想就可能复活。的确,人类永远不会放弃对美好社会的追求,各种主义不过通往理想社会的途径和手段,最终可能殊途同归。当然,也有可能在人类还未来得及克制自己种种欲望的时候,早就灭亡了。
 

    刘长春,一位作为思想者的艺术家,他仍会不断地用作品提问,用作品回答。
 

    张敢 博士 清华美术学院 美术史学家
    2010年3月23日
 

 


【编辑:霍春常】

编辑:霍春常

0条评论 评论

0/500

验证码:
新闻热线:010-51374003-809/818/808  主编信箱 Email:xinwen@99ys.com 客户投诉
编 辑QQ:1173591114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2010室 邮编:100015 99艺术网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文网文[2010]179号 沪ICP备17033488号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08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