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汪民安:“毁灭,复制和明星锻造”杨千的新绘画
0条评论 2010-04-20 13:51:21 来源:搜狐文化 

\

杨千 《蓝色梦露》 杂志纸屑和树脂于 布面油画

 

  如今,对绘画的探讨,在某种意义上,已经变成了对绘画形式的探讨。问题是,绘画似乎已经穷尽了它的可能性。在庞大的包罗万象的绘画传统面前,如何打破既定的绘画制度从而发明一种新的绘画经验?这个问题几乎折磨着所有的画家。“双重绘画”,“活动绘画”,是杨千对这一问题的回应。将绘画从千百年来一个固定而静止的形态中解脱出来,绘画挣脱了长久以来空间和时间所赋予的框架,而变成了一个偶然性的形态,并获得了一种时间上的绵延和伸展。绘画或者具有一种机器般的运动属性,或者具有一种魔术般的诡异的时间变化。从形式上来看,它不再是僵硬的静物,而像是一个有生命的有机物一样,它能感应,能反应,能应答,能交流。它或者遵循某种游戏般的戏耍,或者沾染某种达达式的嘲弄习气。绘画在此变得生机勃勃――不是画面中的内容生机勃勃,而是画的物质形态本身,是僵死的画框本身变得生机勃勃。绘画一旦失去了稳定的形态,一旦失去了凝固的焦点,观看绘画的经验也完全迥然不同:目光不再是被画面中的某一个焦点所吸引,不再被沉默的画面所吸附和吞没,相反,目光,伴随着绘画的运动和变化,也在发生变化。在此,好奇和惊讶代替了沉思,游戏和娱乐代替了凝神静气。一种全新的观看经验出现了:绘画不是让人变得更专注,而是让人变得更涣散;观画,不是让人被画框所吸纳进去,而是让人一遍遍地从画框外逃离开去。

 

  杨千这些独具匠心的“活动绘画”和“双重绘画”,表达了对绘画传统和体制的一个形式主义的爆炸,不过,它们并没有回避历史和现实。正是因为画面所特有的变化,对照和移动,画面本身变得丰富而多样,画面的变化痕迹正是历史的变化痕迹。画面的对照正是历史的对照,画面的运动正是历史的运动。这些绘画的时间性,重新镌刻了社会生活的历史维度。也就是说,杨千对绘画的形式主义摸索,同时也是对社会历史的摸索。历史不仅仅埋伏在画面的图像中,也埋伏在绘画精心酝酿的形式中。在此,绘画和历史的关系,呈现出一种新的连接形式。通常的方式是,艺术家直接根据图像,根据图像的塑造来表达对社会的思考。人们试图穿过图像的屏障来发现历史和社会。但是,在杨千这里,不光是图像本身,图像的材料,处理材料的技术,以及整个绘画采纳的形式,都埋伏着历史无意识。

 

  这一点,在杨千最近以纸屑作为绘画材料的作品中,同样得到体现。杨千搜集了各种各样的杂志,更准确地说,搜集到了大量的娱乐和消费杂志。这些杂志被金钱所堆积,装扮成成时尚的面孔。它们围绕着明星以及明星的脸而展开,这些明星既是这些杂志的兜售重点,同时也被这些杂志反复地制造出来。杨千用碎纸机将这些杂志粉碎成一堆碎片,然后将这些碎片粘贴在画布上,并使它们构成了一个个明星――政治明星或者娱乐明星――的图案。这就是杨千新的系列作品《媒体制造》的制造方式。

编辑:admin

0条评论 评论

0/500

验证码:
新闻热线:010-51374003-809/818/808  主编信箱 Email:art@99ys.com 客户投诉
编 辑QQ:1173591114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2010室 邮编:100015 99艺术网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文网文[2010]179号 京ICP备19027716号-1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08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436号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