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社区|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横滨三年展:这个世界我们究竟能知道多少?
0条评论 2011-11-16 13:53:21 来源:南方周末 

横滨三年展:这个世界我们究竟能知道多少?

展览现场

 

也许是要验证横滨三年展(Yokohama Triennale 2011)以前拒绝放在美术馆展览的决定是如何正确,2011年的第四届横滨三年展生生地把主展场塞进了横滨美术馆,结果展览变成了一场灾难。

 

著名建筑师丹下健三设计的横滨美术馆外形好似面粉厂的圆筒仓,内部大而无当,无法分割的空间呆板密闭,使得可灵活使用的空间少之又少,展览的实验性大为减弱,加上布展的仓促和随意,不相干的作品随意搭配,互相之间毫无逻辑可言,时而是浮世绘版画,时而是超现实主义绘画,时而是日本古代鬼怪作品,时而是大型的机械装置,预设的“意想不到的汇合与冲突”并未实现,观展反而变成了一场在紊乱的空间进行的无序旅行。

 

2011横滨三年展的主题延续了历届三年展带有哲学意味的命题:“我们的魔幻时刻:这个世界我们究竟能知道多少?”三年展艺术总监Miki Akiko(三木あき子)介绍说:“这个主题和世界、日常生活和魔法的神秘有关,也和那些根植于神话、传奇和泛灵论的作品有关。”

 

这一宽泛的主题给艺术家留下了足够大的创作空间,但同时也使得参展作品缺少共同点,大部分参展作品看上去并非为本届三年展量身定做,放在其他主题的艺术展览上,也说得过去。

 

横滨美术馆正门外的一组十二件雕塑,是瑞士艺术家乌戈-龙迪诺内的作品《明月东升》,很受小朋友的喜爱。这些呲牙咧嘴的雕塑不知乌戈-龙迪诺内已经有了多少个拷贝。南方周末记者2009年在杜伊勒里公园圆形喷水池前见过他的《旭日东升》,只是巴黎的那一组是耀眼的银色,横滨的这一组变成了安静的素色,不知道此举是否与经费短缺有关。

 

Miki Akiko无奈地表示:由于艺术展览太多,艺术家分身乏术,一个大型展览全部由委约作品构成已经是不切实际的幻想。

 

相比上届三年展,展览的规模和作品数量被大大压缩了,在观展过程中,不时会看到横滨美术馆收藏的作品夹杂其间,马格利特、马克斯-恩斯特、曼-雷、保罗-德尔沃这些已故艺术家的幽灵不断闪现,作品数量如此之多,以至于有几秒钟你会疑惑:这是馆藏作品展,还是三年展?

 

尽管翻开本届三年展的参展艺术家名单,可谓名家和大师汇集,小野洋子、达明-赫斯特、荒木经惟、杉本博司……均在其中,但遗憾的是他们带来的并不是他们最好的作品。荒木经惟的作品几乎占了整整一个展厅,依然是快拍的猫和天空,并无新意。在与荒木经惟相对的展厅里,杉本博司营造了一个迷你的封闭空间。身为摄影家的杉本博司只展出了两张摄影作品,其余均为他收藏的陨石、佛像和告示牌,由于空间狭小,参观者须排队入内,更增加了观众的好奇心,从美术馆开门到闭馆,杉本博司的展厅前始终排着队伍。

 

另一个队伍更长的展厅里是在日本邮船海岸通仓库,2011年威尼斯双年展金狮奖获得者克里斯蒂安-麦克雷的作品《时钟》,长达24小时的《时钟》按照时间顺序,精心剪辑汇编了过去的电影中出现钟表的镜头和台词,银幕上钟表显示的时间,也与现实中的放映时间同步。电影中的经典画面一一出现,令人目不暇接,克里斯蒂安-麦克雷没有拍一个镜头,却通过耐心细致的剪辑完成了一部史无前例的影片,既向前辈致敬,又让胶片中的幽灵一一复活。

 

走出昏暗的展厅,迎面是明媚的阳光,几对情侣正在水边喝着咖啡,十几个坐在轮椅上的残疾人正在乐呵呵地拍集体照。

 

哪一个时刻才是真实的?通过艺术家去了解这个日趋混沌的世界,是一个可靠的途径吗?魔幻时刻究竟是艺术家的疯狂臆想,还是策展人的顾影自怜?
 

 


【编辑:冯漫雨】

编辑:冯漫雨

0条评论 评论

0/500

验证码:
新闻热线:010-51374003-809/818/808  主编信箱 Email:xinwen@99ys.com 客户投诉
编 辑QQ:1173591114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2010室 邮编:100015 99艺术网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文网文[2010]179号 沪ICP备17033488号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08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