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社区|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爱上重庆生活的波黑艺术青年
0条评论 2013-06-26 15:47:58 来源:重庆晨报 作者:李炼

 Raiko

Raiko

《猛虎与蔷薇———陈泥耳、Raiko画展》两位参展艺术家中,陈泥耳是重庆本土艺术家,另一位艺术家Raiko则来自波黑,目前在西南大学当语言老师。一位来自波黑的艺术青年,为何会远渡重洋来到山城?他利用业余时间创作的画作中,为何会把重庆画得如此绚丽?日前,记者在北碚对Raiko进行了采访。采访Raiko是轻松的,他性格开朗,像一个快乐的大男孩,脸上也总是绽放着孩子般的微笑。但采访他也是困难的,他几乎不会中文,但这困难不是来自语言的障碍,而是来自观念的差异。当我习惯性的问他他的某件作品表达的是什么主题时,他一脸无辜通过翻译说:“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波黑男孩

在内战战火中长大

看着眼前这个快乐的大男孩,你难以想象他的童年是在战争中度过的。Raiko1983年出生于波黑,1992年波黑内战刚好开始时,他才9岁。不过,战争并没有泯灭Raiko的艺术天分。2005年,他以优异的成绩考取美国明尼苏达州St.John’s University的艺术专业,并获得了全额奖学金。

2007年,Raiko到日本作了4个月的短期交流,从此,他爱上了东方文化。大学毕业后,当他想再次去日本时,一位来过中国的朋友告诉他,中国更东方。正好,他所在的学校与西南大学有交流项目,Raiko就来到了北碚,当了一名语言老师。

西南大学优美的校园与北碚小城闲适的生活,一下子就吸引了这个曾经四处流浪的波斯尼亚大男孩。于是,他在这里一呆就是3年。

北碚生活

学会不少重庆方言

才到北碚的时候,Raiko觉得一切都很新鲜。美女如云的校园,各式各样的美食,小城悠闲的生活,无不让他驻足。不上课的时候,Raiko喜欢背着相机到处游荡,用镜头记录他看到的一切。最吸引他的就是重庆的美食。从小面到火锅,Raiko说,他几乎吃遍了学校周边所有有名的火锅。开始时,他看见重庆人打赤膊吃火锅还很不习惯,现在,他有时也会这样了。Raiko爱上了山城啤酒,还学会了“石头剪刀布”、“十五二十”等游戏。我问他能喝多少瓶啤酒,他说不知道,反正坐在桌子上,有人和他碰杯他就干。

除了下馆子,Raiko大多数时间都是自己买菜做饭。他说他会做辣椒酱,会把很多蔬菜和面一起煮。从手机上调出照片看,那碗面就像一件艺术品,绿色的蔬菜与红色的番茄,构图与色彩都让人赏心悦目。Raiko的中文很差,没有翻译在时,与人沟通主要靠手机上的快译通。但北碚小城的市井生活,却让他学会了许多重庆方言,去买菜的时候,他会说“啷个恁个贵哦”;朋友催他的时候,他会说“等哈哈”;不开心的时候,他也会冒出一句地道的渝骂来。

除了美食和啤酒,Raiko还喜欢上了中国的茶,最喜欢喝的就是铁观音。寒暑假回国,他带给父母最多的就是中国的茶叶,现在父母也喜欢上了喝中国茶。他说这个暑假回去,还要给父母带一套中国的茶具回去,教会他们怎么像中国人一样泡茶。

业余创作

最喜欢雕塑和涂鸦

Raiko在故乡、美国和日本都办过画展。到了重庆,因为工作的关系,他画得不多,这次展览还是他在重庆的处子秀。

这次展出的作品中,有好几幅同样造型而不同色彩的邓丽君。Raiko说,他是与学生一起去KTV时“认识”邓丽君的,他听到邓丽君的第一首歌就是《月亮代表我的心》,邓丽君的歌声和形象都深深打动了他,他觉得邓丽君就是东方美女的典型。

展览中还有一件名为《重庆》的油画,远远看去,厚重而艳丽的色彩让人以为是一件立体的拼贴。Raiko说,在他呆过的城市里,重庆的城市色彩是比较单一的。但正因为如此,他才把重庆画得如此绚丽,因为他希望重庆能够如此的绚丽。

Raiko最喜欢的是雕塑与涂鸦,他曾经到黄桷坪和北碚的街头去涂过鸦。看他的架上绘画,许多都有涂鸦的韵味,节奏明快,线条流畅。而当我问他这些作品的主题时,他表现出十分不解。后来他告诉翻译,“我不知道李为什么要问我这个,我很多时候画画都没有想过要表达什么主题,我想怎么画就怎么画。”所以,当灵感来了,可以画一个通宵,没灵感时可以几个月不动笔。除了架上绘画,他还喜欢将涂鸦的作品画在体恤和手机壳上,送给朋友。

分手时刻

唱起了同一首老歌

Raiko说,他特别喜欢看重庆的老房子。在重庆的3个年头里,他去过涪陵的白鹤梁、武隆的仙女山以及北碚的金刀峡与缙云山。给他留下深刻印象的是磁器口古镇,他喜欢那里的老房子和寺庙———他虽然不懂中国的佛教文化,但却特别喜欢寺庙那种庄严肃穆的感觉。

通过交谈我发现,由于语言与信息局限,Raiko对重庆其实了解得并不多。他喜欢中国的石刻,但还没有去过大足。那天采访过程中,我带他去了离西南大学不远的金刚碑古镇,他激动得不得了,不停用手机拍照,还通过手机激动地告诉他的朋友,他发现了一个非常美丽的地方,还不停对我说谢谢。他说他明天还要来拍照、画画。

站在金刚碑古镇的石拱桥上,我告诉Raiko,前南斯拉夫电影《桥》在中国是很有名的,他开始没有回过神来,当我哼起《啊朋友再见》的旋律时,他才恍然大悟并和我一起大声唱了起来。我们的歌声,在了无人迹的古镇黄昏里飘荡。

编辑:admin

0条评论 评论

0/500

验证码:
新闻热线:010-51374003-809/818/808  主编信箱 Email:xinwen@99ys.com 客户投诉
编 辑QQ:1173591114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2010室 邮编:100015 99艺术网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文网文[2010]179号 京ICP备09023634号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08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