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没顶公司:暴风雨之前的《平静》
0条评论 2013-09-10 11:21:58 来源:randian燃点 作者:译/李银

没顶公司, 《平静》,装置,水床, 机械装置, 废墟,2013 (温哥华美术馆——Offsite; 摄影: Rachel Topham)

没顶公司, 《平静》,装置,水床, 机械装置, 废墟,2013 (温哥华美术馆——Offsite; 摄影: Rachel Topham)

《平静》(“Calm”)是一堆低矮平坦、落满尘土的碎片残骸,大部分碎片一米来高,散落在附近市区的人行道上,但是其边缘却降下来,降成一个修剪整齐的长15米、宽8米的矩形,构成了奇特的对比。这是最佳状态的公共艺术——巨大且熟悉,微妙却仓促。不管是爱或恨,它能激起每个人的回应。

这是上海没顶公司(MadeIn)的作品,现在在户外展览空间展出——这是温哥华市中心的一个永久户外公共展览空间(Offsite)。户外展览空间每六个月展示了新的公共艺术作品。展出由温哥华美术馆策划,通过独特合作方式,由温哥华市及香格里拉酒店联合资助。

虽然其周围充斥着高端的舒适、财富和魅力,这项装置艺术却是由破碎的混凝土、碎裂的瓷砖、粉碎的管道片、废弃的砖块和扭曲的钢筋构成,这无疑显示了一种脱节的诱惑力。它描述了一个破碎的世界,同时也是一个奇特的幻影。其整个表面缓慢的流动,像是机械化的漂于水面的船只残骸或是催眠的缓慢余震,效果令人着迷。

《平静》如同没顶公司的其他作品,不断地尝试玩弄我们视觉和认知观念。当观众刚刚失去兴趣,一些东西——通常是运动的,呼吸的,充满活力的,会飞的,吸附的(例如徐震的《最后的几个蚊子》(2005)或《意识行动》)——于是,突然间有了理由继续逗留,用心体会一个全新的荒谬切入点。

策展人裴丹娜(Diana Freundl)说:“这是一个关于感知的作品,当你第一眼看它的时候,你觉得它是一堆碎石,但是当你观察几秒后,你开始注意到它的起伏,你开始挖掘其他的意义……”

我们稍后回到那些重要的意义上。首先,我们需要摆脱一个恼人的干扰:材料和制作。这些碎石来自于温哥华的一个犹太会堂,会堂在今年早些时候被翻新(不是拆除)。 动力部分(两个标准尺寸的水床和一个发动机)是从上海运来的。

积极耐心的观众有很多东西需要思考,毫无疑问,他们受到了周围环境的影响。香格里拉酒店,连同高楼和总部大厦均凌驾于《平静》之上,起重机和建筑工地也是如此。《平静》紧邻乔治亚街——一条繁忙的市中心大道。人们走路、开车工作经过这条街,在这条街上购物、旅游、社交和通勤。许多人驻足凝视或呆望。

当然还会交谈。每次我来参观,都会被卷入和陌生人的一场不曾预料的交谈中。有一次,我看见两个男人在大声辩论《平静》到底算不算艺术。其中一个男人气冲冲离去,剩下的朋友似乎需要向一个人倾诉,便对我说:“他不懂,但是我却能懂。它关于温哥华以及其无处不在的建筑。”

远离日常的破坏活动及政治灾难,温哥华提供了一块相宜的空白画布,允许人们对艺术品进行宽泛且丰富的诠释,同时引发个体的回应和反思。这些因素都是一件成功的公共艺术品的重要特质。无论暗示着混乱里的新生还是逼近的毁灭,《平静》赋予了观众一个思考的主题。

2009年,一个类似但小规模的《平静》版本为了“看见自己的眼睛”应运而生——这是由没顶公司在上海和欧洲举办的中东当代艺术的展览。这一次作品的背景设置在温哥华这座年轻的“新世界城市”,这就避免了地理原因的陈词滥调。同时,作为一个公共场所的独立作品,它的大规模展示吸引着一群人。

同时,和任何其他的街头艺术一样,作品对 “请勿触摸”的监督总是很棘手。一段由寻求刺激者在其运动的表面上行走的视频在Youtube上像病毒一样扩散开来——激起大规模的人竞相模仿。由于多余的标示和安全标牌,当人们挤满温哥华市中心街道进行公民庆典的时候,这自然成为了合适的场所。 但是,如果这些天真、令人生厌的互动继续进行下去,威胁的不仅是作品的寿命,同时还会产生了人身伤害诉讼问题。

无论人们如何评价它,《平静》已经有了很多的观众。关于它的故事已经在当地媒体流传,新闻报道已经讨论了其残骸的来源。报道称有些人被作品迷住了,有些人仍持怀疑态度,其他人被作品感动……一些人公开表示讨厌作品,其他观众则只想要知道《平静》是怎么运作的。没顶公司的幽默、挑衅和玩世不恭的名声为所有这些公众反应留足了空间。

几十年来,不同的艺术家一直在探求大地艺术,公众曾为它的朴素入迷过(也愤怒过)。在60年代,黑泽尔(Michael Heizer)的大地艺术品大规模地展示了大量的泥土。自从1977年开始,观众开始欣赏沃尔特·德·玛利亚(Walter de Maria)的作品《纽约泥土房》(“New York Earth Room”)。最近,乌尔斯·费舍尔(Urs Fischer)挖掘了加文·布朗(Gavin Brown)的画廊地板,取而代之的是一沟渠的泥土以及碎石片。

《平静》内含碎石——是能建造住所、为人挡风遮雨的材料——引发了与罗伯特·史密森(Robert Smithson)的《部分埋没的木棚》(“Partially Buried Woodshed”)及高登·玛塔·克拉克(Gordon Matta-Clark)增大衰败、荒废建筑物作品的对比。在这些作品中,饱含人的生活、故事、记忆和情感。《平静》的运动机制也暗示了超越视觉的含义,这也是上述的体现。

 

编辑:文凌佳

0条评论 评论

0/500

验证码:
新闻主编信箱 Email:art@99ys.com 商务合作99yangkai@163.com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401室 邮编:100015 99艺术网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文网文[2010]179号 京ICP备19027716号-1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08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436号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