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送礼风骤停画廊业深受打击 多家店面打包资源转让
0条评论 2013-12-27 11:42:28 来源:上海劳动报 

今年以来,中央限制三公消费和遏制送礼之风的力度空前,其影响力在全社会范围逐渐加深的同时,也促使各相关行业和领域进行一场自觉的规范性洗牌。经营中低端艺术品为主的沪上中小型画廊亦在此列。

当遏制送礼习气的清正之风覆盖艺术品市场,中小型画廊究竟面临着怎样的境况,它们又将如何在规范、专业的前提下调整经营方向?连日来,本报记者分别以买家、业内同行、媒体人身份走访了沪上多家大型古玩城,探寻小画廊在冷峻冬日里的生存之道。

“艺术送礼”悄然退潮 画廊深受打击

客量稀少,门庭冷落,“转让”字样频频见诸店面的外墙———随意在多宝、聚奇、云州等本市几家大型古玩城中走上一遭,都可以察觉出市场的丝丝寒意。

“如果送礼,推荐你送没有经过装裱的名家字画,或者材料珍贵的紫砂壶、印章这样的小件。今年管得严,这样比较低调。”当记者在聚奇城中一家店面较大、艺术品种类和档次都比较齐全的中型画廊,以买家身份询问经营者,并表示想选购一件艺术品作为新年送礼之用时,店主如此介绍。

店主告诉记者,“送礼”带来的艺术品买卖以前一直是中小型画廊最主要的生意源。她透露:“前几年‘生意好’的时候,有些好东西都要提前预定,用来送礼的一般都要买个几万块以上,去年还有一个老顾客在我这里买了一方印章送人,50万。今年一下子不行了,上个月有人来挑了一幅画说是送给一位局级干部,订金都付好了,后来说管得太严,还是给我退掉了。”

经营字画生意50多年的画廊老板徐和平,也向记者描述了同样的状况:“今年打击三公消费的效果特别明显,来买字画送礼的基本上是没有了,生意一下子冷清了,有些撑不下去的都开始转让了。”

店面转让激增 “资源”也可一并打包

“17万已经是到底了,你要是了解以前行情的话,肯定不会说我这个价格开的高。”记者在一家古玩城中选择了一张“转让”公告,并拨通了上面的电话,吴姓经营者开出了转让价格。当记者表示17万的转让费有点高,要再考虑一下时,这位店主则迅速表示,如果各方面比较满意的话,价格还可以“再商量”。
而在另一家同样贴出“转让”公告的店中,经营者甚至向记者表示,可以把该画廊积累的“资源”一并转让,其中包括与一些书画家的常年合作关系。至于急于转让的原因,他只是表示自己准备转行,彻底放弃画廊。

据徐和平介绍,近一段时间画廊生意明显遇冷,整个艺术品市场也不景气,于是很多小画廊选择快速地把店转让出去。当然,转让费也一落千丈。“前些年情况好的时候一间画廊转让费高的要五、六十万,现在只要十几万了,有些着急脱手的不要转让费的也有。”他还表示,经营画廊这么多年,高潮低潮期都经历过,现在行情低迷,新画廊基本是开不起来。而对于老牌的小画廊来说,也要依靠多年积累下来的固定客户资源,才能平稳度过这个寒冬。

行情持续低迷画廊规范程度堪忧

回顾这些年来艺术品市场动态,曾在多家媒体上撰写艺术评论的徐和平认为,在2005-2006年间可以说是画廊行业势头最强劲的时期,许多新画廊入行也是在那个时候。近两年虽然整个艺术品市场显示出巨大的增长空间,但还没有实质反映在市场上,因此画廊生意也是在“走低”。他告诉记者,前几年他都参加了上海艺博会,但今年没有。原因是整个市场行情不好,参展费也涨了,加上自己没有“好东西”,所以放弃了。

“真正的生意还是在于平时的经营,靠口碑积累,但目前的画廊业还是比较乱的。

老字号画廊可以靠常年积累的信誉保障艺术家和客户的权益,而新画廊一旦面临市场低潮,维持不下去就跑掉了。”

记者在采访中还发现,画廊中待售的艺术品往往是从艺术家本人手中直接购得,价格谈妥后一次性支付,基本不会根据具体销售价格进行分成,中间也并不通过经纪人等第三方。并且,画廊和艺术家之间的这种交易也并不需要经过特定的合同或协议。据了解,在一些比较发达的国家,艺术品和市场之间都有比较完善的经纪人制度。徐和平笑称:“在我们这里,画廊就像艺术家和买家之间的中介公司。”

捡漏买佳作 还不能仅靠“眼力”

小型画廊一般以经营万元以内的中低端艺术品、工艺品为主,而本市中小型画廊也大多只经营海派艺术作品。在记者走访的几家店中,经营者均表示与本地书画家协会及画院的知名书画家有固定合作关系,其销势相对较好的也大多以目前活跃度较高的中青年书画家作品为主,这类价格一平尺作品的在500元到3000元间不等。而其制定价格的依据,很大程度上是基于这些店中必备的两本工具书《现代书画家名录》和《上海书画家名录》,只要榜上有名,其作品价格便水涨船高,而如果能在书画家协会、画院中任要职,则价格涨幅更大。

记者在一家以经营书画作品为主的古玩店中发现,朱屺瞻的大尺幅水墨画、吴昌硕亲手篆刻的印章赫然在墙,还有一幅从纸张上可以看出有明显年代痕迹的骏马图,落款上题着“悲鸿”二字。这家店的店主袁女士告诉记者,这些大名家的作品多是作者本人赠予其家中前辈的,其价格之高一般买家几乎不会问津。

她还向记者传授了在古玩城和小画廊的买画之道:“不要买大名家的,也不要买已经去世的、生前名气一般的书画家作品。要买创作力旺盛的、画功好的、和有自己风格的小名家作品。”其中的原因在于,大名家的作品一般会流向拍卖公司,在小画廊中出现的大名家作品也难以鉴定真伪;而已去世的一般作者因为没有人再来关注,其作品的生命力也就止步了,不会再有什么升值空间。所以,一切有潜力的中青年书画家作品因其笔法认真、画功好,价格又较低,且未来升值空间比较有保证,而成为受市场认可的一个品类。

然而在另外一些店主看来,购买能够被炒作的画家作品,也是一个好选择。一位经营者在向记者推荐艺术品时,对“炒作”一词毫不避讳,直言:“这个画家现在被炒得很热,买他的作品正是时候,还有前几年的某某画家,也是我们炒起来的,你看现在价格翻了几倍。”在很多人看来,有没有“炒作”经历和故事,也是一项考验画廊眼光和实力的“技术指标”。

编辑:江兵

0条评论 评论

0/500

验证码:
新闻主编信箱 Email:art@99ys.com 商务合作99yangkai@163.com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401室 邮编:100015 99艺术网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文网文[2010]179号 京ICP备19027716号-1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08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436号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