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走访张恩利工作室:翻过一座山才能看到下一座
0条评论 2014-03-12 10:07:32 来源:艺术银行 作者:俞冰夏

张恩利

张恩利

张恩利,1965年出生在吉林白城,1989年毕业于无锡轻工业大学,曾在上海东华大学艺术系任教。现生活工作在上海。2000年在上海香格纳画廊举办首次个展,2009年成为英国Hauser&Wirth画廊签约的第一位中国艺术家。

2000年左右,张恩利的绘画经历了从人物到静物、从情绪的表达到隐藏、从热烈到宁静的转变。他对日常物品的描绘注重细节以及外观上的破损,他的绘画技巧很接近传统的中国水墨画,对于整体而言画布上的每一笔都是独特的。

如今,49岁的张恩利什么都无所谓了,他在上海莫干山路50号的这间十分实用的画室至少几年没刷过墙,地也有些日子没扫过,完成的没完成的画随便倚靠在各种地方,室内也找不到任何装饰品。像大部分还留在上海的艺术家一样,也许出于习惯,也许因为不擅长做管理者,张恩利很是拒绝作坊化,他是出了名的只雇一个助手,而且这个助手只负责杂务,几乎不参与创作。这个二楼的破厂房是他工作了10年的地方,他乐于在这里一个人生产——讲效率,有指标的一个人生产,一年要画50多幅作品。不可否认的是,这样一个不那么耀眼的地方,是上海的艺术中心,几步以外,另一个曾经的破厂房里是上海香格纳画廊,它不仅是代表张恩利的画廊,也可以说是代表整个上海当代艺术的画廊——如果有那么一回事的话,一切有关上海当代艺术的叙事都可以从我们所处的这个地点辐射出去。

张恩利一点也不否认,在上海没有乌托邦可言。这座城市连破厂房也很值钱,一位艺术家能占据内环里的一个破厂房是判断事业成功的一项标准。这座城市里小心翼翼的人没时间自由自在,更没有放下白天的工作追求波希米亚情怀的勇气。在上海,成为一个艺术家之前,你先要把肚子填饱,而且这座城市飘来飘去的小布尔乔亚眼神逼得你吞不下太过粗鄙的食物。这里的艺术资本化比北京晚了很多年,但其他方面的大跃进却早了很多年。先不谈艺术理想,更别谈艺术流派或者浪潮,任何一个上海艺术家,首先与你谈的是怎样做个不在经济上大幅度落后于这座城市水准的实用主义者,如果运气好一点,你也许可以成为一个经济上超过这个城市平均水平的实用主义艺术家,运气再好一点,你甚至可以发点小财——那真是再好不过了。这种情感不但一点也不虚伪,反而是带点冷傲的。这座城市认为,孤注一掷,那是愣头青和神经病干的事。年复一年地蛰伏隐忍,默默地翻山越岭,简直是美德一般的素质。毫无疑问,张恩利是这种精神的代表,同样的马拉松,他比别人跑得慢,但这不是计时赛,而是淘汰赛。

早些年,张恩利,像大部分上海艺术家一样,靠在名字里没有美术两个字的大学里教美术维持生计。他不喜欢教书,很肯定地认为自己不适合教书,并在2008年艺术事业开始有起色的时候,坚决辞掉了教职。他认为自己不是个具体的人,面对年轻艺术学生的现实需求,自己给不出任何有用的建议。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当然一点也不奇怪。年轻的张恩利在考学上也屡战屡败过,对他而言这至今仍是人生最痛苦的回忆。一个吉林小城人,从长春考到北京,从北京考到杭州,考了三年,才考上了无锡轻工业大学的设计系。1989年,张恩利大学毕业的时候,“85新潮”兴起已有些年——不用说,这些事跟一个无锡的设计系学生一点关系也没有,整个中国当代艺术的启蒙运动,张恩利只是个旁观者。

上世纪90年代初的张恩利是有情绪的,一个前途渺茫的穷美术老师的激烈情绪。1990年他人生中第一次卖掉了一幅画,200美元,高兴得不行,好像飞来一笔横财。差不多的时候,在北京,张颂仁问岳敏君买画,同样从来没卖过画的后者开口要了1500美元。之后几年,张恩利保持每年能卖掉一两幅画,不多不少,也不管饱。另一条时间线上,1988年,香格纳画廊的瑞士老板劳伦斯·何浦林第一次来上海,但要到1996年,何浦林才把香格纳的第一家画廊开到了西苏州路上——张恩利的工作室也是在这个旧仓库。本世纪初,西苏州路被整体拆迁,香格纳和张恩利一起搬到了现在的莫干山路园区。

2000年,张恩利在香格纳的第一个个展“舞蹈”里,你看见的绝不是之后让他成名的那些静物油画,而是举着屠刀切肉的莽汉。他不否认自己当时是个愤青,但那是条死路。虽然业界普遍认为2000年是他艺术生涯的转折点,但张恩利总是说,这之前的好几年,自己已经在尝试改变风格。事实上,他是没办法了。同辈的艺术家出名的出名,吸金的吸金,而张恩利早期的作品并不起眼,不像丁乙一样有固定的风格,也不像周铁海执着于概念艺术,更不可能与北京的玩世现实主义者们比愤怒程度。说没有现实压力,那是不现实的。

张恩利找到了一个以退为进的自我修正方法——他完全放弃了中国式的“后89表现主义”,开始画最简单的现代主义静物油画。别人在学杜尚,他学起了莫奈。这种反大势而行之的自我修正,也差不多花了他10年。整个21世纪最初的10年,他孜孜不倦地画了很多静物,但一直要到2008年左右,张恩利这个名字才真正受到了重视。对于整个中国当代艺术的大跃进来说,这好比搭上了飞速前行的末班车。

张恩利今天最受欢迎的作品全部来自新世纪“00年代”中期以后,从2007年的一系列东北水桶,到2008年的水槽和其他物体的透视作品,又到2010年让他声名大噪的“天空”系列,以及今年的一系列绳索、网和金属线,越来越肃静、内向、隐蔽的静物作品反而给他带来了他所希望的成功,他尝试克制情绪,反而激发了另一种美学上的趣味。2009年,他与英国一线画廊Hauser&Wirth签约,成为该画廊代理的唯一一个中国艺术家,好像一下子打开了一扇密室的门。如同一眼相中张恩利作品的英国策展人GregorMuir所说,张恩利把欧洲人的老本儿卖回给了当代欧洲人,“聪明绝顶”。

现在的张恩利,终于成为了公众认为的“成功艺术家”,他对此很满意,很淡定。但他并不把自己当回事,因为他翻过这座山的路根本不是捷径,反而漫长而崎岖。

编辑:admin

0条评论 评论

0/500

验证码:
新闻热线:010-51374003-809/818/808  主编信箱 Email:art@99ys.com 客户投诉
编 辑QQ:1173591114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2010室 邮编:100015 99艺术网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文网文[2010]179号 京ICP备19027716号-1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08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436号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