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马树青:抽象绘画是从内心经验来创造作品(图)
0条评论 2014-04-25 11:19:16 来源:雅昌艺术网 作者:裴刚

马树青

马树青

这是一间不大的工作室,窗外的植物或高耸,或匍匐,或纠缠着把798工厂的工业沙土和材料掩盖在满目的绿色之下。窗下是马树青约三五好友喝茶聊天的区域,茶桌边上是书架,书架上有书,有世界各地淘来的老物件。从书架隔开的区域拐出来便是工作的区域。工作台上铺满了大大小小正在创作的抽象作品,白墙上也挂了几件未干的作品。马树青每每开始创作一件新作品时,对他而言都是一次新挑战的开始。如同一次与习惯的肉搏,去开拓发现真正自己的一次“冒险”。因此在马树青的作品中你看不到“一招鲜吃遍天”的恶习。因为他真正迷恋的是每一块色彩在不同时间、情绪、状态下的意外发现。最近的新作,画面可能是一块用刮刀直率刮出的一块颜色,或露出底色,或一块颜色铺满,在画框的侧面可以看到堆积了N次一遍遍铺过的颜料推挤在那里,告诉你过往时光的遗迹。

方法:对时间、空间的探讨

记者:您最近在做的系列作品,是怎样的线索和方法?

马树青:最近的作品也是一步一步地走到这儿的,是越走思路越清晰,才到今天这一步。一边走一边扔掉一些没用的东西,最后保留下来的越来越少,大概也是最重要的东西。我现在用很厚的颜料一遍一遍地刮,留下对时间、空间的一种阐释。这个系列画了大概一两年,与之前画的还不太一样。之前是用喷绘的方式表现空间,也用很接近抽象表现主义的方法。有从感性进入理性的过程。我想这也是将来创作的主要状态。我不愿意把绘画变成一种纯理性的、极简的、观念的艺术,我还是愿意让它保留绘画性,但我又不愿意像传统的抽象表现主义那样偶发、即兴的方式。我希望还是在一种理性的控制下发挥绘画本身的特点。比如,画刀把颜料刮在底子上时产生的肌理或者是层次感,这些是绘画最本体的因素。通过这些手段,寻找到一些观念的线索,比如对时间、空间的探讨,用绘画去解读时间和空间,这应该是我的主题。方法还会变,甚至我也想做装置,装置一方面也是可以看出时间、空间这个概念,同时也是用装置的形式解读绘画,因为绘画现在看是平面的,但这些点线面只是迎着我的一个剖面,其他的面可能在另外一面也是一个点或者是一条线,所以我在9月份要做的装置展览,想把这张画重新解构,做成立体的。

最近我的绘画学习偏重材料,偏重绘画材质的质感或者是使用材料的一些方法上。有时候是从这些方面进入自己个人的绘画风格上去。

历程:由体制内到出国

记者:从您开始认识绘画到现在是怎样的过程,家庭背景对您有影响吗?

马树青:我们家里没有画画的人,但是我其实还是受我爸爸的影响,因为我小的时候我爸爸是公私合营,过去他是一个小资本家,他被公私合营成为一个民营干部,国家干部,调到干校去学习,他当时学习不在我们那个城市学习,他到别的城市学习,他不能回家,他就晚上没事干就去照相馆学画人像,擦笔的炭像,他经常把作业周末带回来,我就很着画,那个时候觉得画画很神奇,而且很有成就感。在中学的美术组里面画石膏像什么的,一步一步后来到了工艺美术学校继续学习,后来留校、创作,后来出国。

当时工艺美校毕业留校在创作室工作,一开始从事版画创作,后来觉得自己不太适合手工制作的东西,我就转成油画。1985年我画了第一幅油画《嫁女》,在陕西、山西黄河边上体验生活,而且作为优秀作品入选第六届全国美展并评为优秀作品在美术馆展出。之后又陆续画油画,都是主题性的,包括青年美展《前进中的中国青年》孟禄丁他们都参加的那届展览。

1987年我的作品《牧牛图》参加了中国第一届油画展获优秀奖,我第一次去青海画出来的藏族。而且吴冠中在《文汇报》上专门写到了一些关于我这张画的文章。我要说的是前期都是这种,因为创作室工作等于是被圈养的那种,固定的工作一年要参加几个展览,所以我们目标都盯着全国美展,等出国就基本散养,没人管了,自谋生路。

抽象绘画是出国后开始画的。之前我在天津工艺美术学院的工艺美术设计院。当时的创作都是主题性的,与全国美展的要求有关系。从事了很多年,后来有机会去欧洲留学。我喜欢抽象绘画,刚到德国看了一个很好的抽象展,是英国画家,当时在慕尼黑的新美术馆做的个展,我看了挺振奋,我觉得画画还能这样画,画得太棒了。我就选了抽象绘画。当时我的教授不是完全的抽象画家,中途换了一个美国教授,他是纯粹的抽象艺术家。画得越久,发现绘画的本体是一样的,没有必要特别在意画的是抽象还是具象。尤其现在艺术是很开放的状态,不再像伦勃朗的时代。我喜欢一段时间改变一下,做一个展览。不是仅仅靠完全相似的一组画做一个展览,所以从这个角度我还是喜欢每张画都有不同的探索、不同的呈现方式。

几种原因造成我决定要画抽象的东西,在国内也尝试过一点,但是没有真正画,只是好玩,没想到以后一辈子画抽象画,到慕尼黑就确定画抽象了。1989年去的,开始画很艰难,很难上手,所以今天就跟一些朋友在讲抽象绘画有时候看起来容易,但是你要真正画的进入状态,起码画十年八年的。因为抽象绘画已经不借助我们视觉眼睛里看到的具体物来塑造一幅绘画,是完全从自己内心各个方面的经验来创造,是非常个人的。这个时候你会有一种能力匮乏的感觉,尤其是刚开始画的一两年,其实根本画不出,你怎么尝试都会发现你前面有一个大师堵着你的路。教授跟我说你用不着画太多,第一二年都去看,所以那些年看了不少艺术品,而且也是德国艺术非常热闹的时候,博伊斯刚刚去世,到处都是他的展览。德国的新表现主义也是在高峰上,所有美术馆里迎面最大的都是给马尔库斯、巴斯里奇新表现主义的一些画家。

当时我在慕尼黑比较特别,慕尼黑本身是一个有着抽象绘画传统的城市,包豪斯学院都有关系,康定斯基在慕尼黑有一个最好的美术馆,是非常好的私人美术馆,是慕尼黑很重要的景点。那里展了很多都是蓝骑士、康定斯基等等的作品。我学绘画离康定斯基那么近,但是我并不喜欢康定斯基的风格。他的设计性太强。他是离画布有一段距离的抽象画家。我喜欢身体和画布直接接触的绘画方式。那个时候的确是真正和画布接触,浑身都是颜料,而且每次都被打败。那个时候有一种感觉好像你在大海里游泳,根本驾驭不了,你要沉没了。尤其一开始的感觉好象有几个线索能画出一张画来,但是画到一半的时候根本控制不了,结果慢慢就失败,含泪,每次失败刮掉,大批的颜料刮掉了,这样进行了一段时间的尝试,慢慢的就开始明白抽象绘画比较根本的因素。其实当这些明白之后回过头看,具象抽象主要的因素是一样的,具象绘画只不过是借助了风景、人物或者是静物来画一幅绘画,抽象绘画去掉这些东西他也借助了色彩、线条这些东西来表达了一幅绘画,其实我觉得共同的主题都是在创造时间和空间,时间就是绘画当中的过程,我们能够感受到绘画一遍一遍地被覆盖、被修改。

在德国上学的时候完全是独立工作,同学每个人画自己的东西,教授也不会说太多什么。那是体会越来越深的时候,绘画越来越清晰地告诉我重要的是过程已经不是结果了。因为在中国要参加全国美展,在画之前要有草图,就要确定你的画面语言和主题。这个东西是要参加全国美展去竞争的,你之前必须想好,最后慢慢一步一步塑造出最终的结果。后来学到绘画过程的重要性恰恰才是真正绘画本质的东西。

记者:重要的不是结果,之前在国内的经验是画没完成,结果都已经想象到了。

马树青:对,意外的东西很少,可是今天看来绘画之所以还是绘画,仍然有它的生命力。摄影再发达也不能取代绘画,因为给人呈现的是过程,不是给人看结局。摄影必须在一瞬间曝光,把结果给你,你可以去阅读,绘画并不是给你去阅读。是让你看,而且这个看是一种触觉性的看。刚才你说有的画用画布底色表现的白,有的是用白提出来的白,这些不同恰恰是我们画家看的方式,他分辨这种技术,这是很重要的。像伦勃朗画画也是,他画黑色之前都在某个部分用白画,整个黑色刮上去之后,曾经画白的地方那个黑色跟画在褐色上的黑色,同一块黑色是不一样的黑色,画在白的上是透明、透亮的一个黑。这些东西恰恰是绘画非常重要的部分。这就是提供给人看的部分。我觉得抽象绘画和具象绘画其实都是这样的,很多大师,抽象画家的大师其实一辈子做的事情就是这些。比如像罗斯科,他的画也是哪个颜色先涂,哪个颜色压上去出现边,那个边是模糊的,造成了当中的颜色非常得深邃,非常的有空间感,甚至有一种空灵感,有一种精神性的存在。这些都是通过视觉,不是通过语言来表达的。

编辑:陈荷梅

0条评论 评论

0/500

验证码:
新闻热线:010-51374003-809/818/808  主编信箱 Email:art@99ys.com 客户投诉
编 辑QQ:1173591114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2010室 邮编:100015 99艺术网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文网文[2010]179号 京ICP备19027716号-1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08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436号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