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香港巴塞尔亚洲总监Magnus Renfrew:亮出香港
0条评论 2014-06-12 11:24:57 来源:《scope艺术客》 作者:璆琦

Magnus Renfrew:亮出香港

Magnus Renfrew

“上星期我到过伦敦两次,然后是柏林、巴黎、上海、北京、台湾、首尔、新加坡、悉尼、纽约、广州和成都。”不知打从何时开始,报上最近的飞行轨迹,已经自动变成Magnus Renfrew与别人打开话匣子的开场白,甚至成为其引以为傲的成就之一。这位成功把香港带到国际舞台的艺博会之父,现在是巴塞尔艺术展亚洲的总监。38岁年纪轻轻,他被法国殿堂级艺文刊物《Le Journal des Arts》推选为“艺术界最具影响力百大人物”,2013年,世界经济论坛(World Economic Forum)推选他为全球青年领袖(Young Global Leader)。这位“空中飞人”为了艺术事业除了牺牲私人时间,还牺牲了头发,面对脱发问题他索性推了一个秃头,潇潇洒洒,“小秃头”反而成为了他的个人标签。

每年临近五月,Magnus便会霸占中港台报章杂志的显着篇幅,尤其跳上针对艺术的专业刊物封面,似一位说书人,侃侃而谈今年好戏的精彩预告和理念。

与过往不同的是,他不再被称作“Art HK之父”,他有更宏大的目标,他个人的目光除了放在参展画廊外,更转移至另一对象──收藏家。这个逻辑非常简单:买家越多,潜在生意额越高。故此,在“大即是美”(The big is beautiful)的魔咒下,Magnus反而更严谨的控制巴塞尔艺术展参展商的质素,务求令收藏家更愿意出现于巴塞尔艺术展,甚至认为不出现是一个大损失。

当全球博览会(【专题】2014香港巴塞尔艺术博览会)来到现在,一年约有200个国际博览会在香港举行,香港巴塞尔(聚焦2014香港巴塞尔艺博会——艺术第九日274期)显然是当中最举足轻重的一员,公众参与性越来越高,影响着香港于世界艺术市场的地位。早在读大学时就已经决定将艺术作为自己终身职业、于环球艺术界活跃了将近20年的Magnus,未来日子将会更加活跃,开辟出艺术事业更广阔的一片天空。

亚洲收藏实力增强

4月中旬发布的欧洲艺术基金会《TEFAF 2014艺术品市场报告》显示,继2012年急剧下滑后,中国在全球艺术品市场份额于2013年达到24%,位居全球第二,仅次于占38%的美国。2011年中国曾经超越美国成为全球艺术市场老大,纵然近年让位于艺术系统成熟的美国,但2013年中国艺术品市场的复苏,也得见中国藏家的澎湃购买力。不过,中国最终能否成为世界艺术品交易中心仍是未知之数,但显然这是一个沾满美味奶油的忌廉蛋榚,谁都想分一杯羹,这正好解答了2011年巴塞尔国际艺术博览会(Art Basel)和巴塞尔迈阿密博览会(Art Basel Miami Beach)的主办方MCH集团,何以收购由Magnus建立了5年口裨良好的香港国际艺术展(Art Hong Kong)60%的股份,并于2014年再入股余下40%。

巴塞尔押下的筹码并非针对人口700万的香港免税港,其野心在于香港背靠内地的庞大潜在收藏群体,让香港成为国际画廊必争之地。

中国收藏家的崛起令全世界都关注,巴塞尔与Magnus显然不例外。“对我们而言,中国的确越来越重要。”事实上,今年香港巴塞尔的亚洲尤其是中国大陆画廊数目似乎增加了。经济力量的平衡正向东方转移,亚洲财富正在积累。这是艺术市场发展的巨大潜力。由Magnus筹备香港国际艺术展开始,他早已知道这可见的事实,而去年首届香港巴塞尔的销售情况及展商反馈来看,也证实了他的推测,不少西方画廊在香港发现了新大陆,找到了内地新买家。随着收藏经验增加,他相信亚洲藏家会更关注当代和海外艺术。近5、6年来,亚洲区的画廊进步非常大,这也会为展会带来更多的中国藏家,他对中国的艺术市场前景非常看好。

 “亚洲藏家接受能力和学习能力都很强,去年许多画廊反映中国藏家在购买作品前,都会做详细的数据搜集,不需要画廊大花唇舌推销。”根据画廊递交的申请书也观察到,亚洲画廊的实力一年比一年强。“他们渐趋专业化,不只关注如何多卖半尺一寸,开始与艺术家建立长远关系,展示作品和甄选展品也慢慢国际化。中国藏家还是倾向买本地艺术家作品,其实这是外国入门级藏家都会出现的情况,当他们的收藏有一定规模和数量时,收藏家自然会放眼别的地方,因本地的艺术品已不能满足他们的渴求。”随着社会结构的改变,艺术在交流方面的管道越来越多元,这也代表艺术本身有了多元的质变。

香港为桥梁

“香港有全球进驻的蓝筹画廊、拍卖行,未来也有西九龙文娱艺术区的M+,香港的免税与良好物流系统和国际都会地位,让内地看到‘世界市场’,与此同时,在西方的角度,他们却看到丰盛的‘亚洲市场’,在这样的市场环境下,香港成为了桥梁。”所谓得市场者得天下,香港巴塞尔显然成为亚洲藏家与西方艺术品的“鹊桥”。于1970年开始举办的巴塞尔艺术展览会,当年也由当地画廊主发起,到今天已经是当今地球上最重要且成功的当代艺术博览会,对市场有一定指标作用。事实上,Magnus深信艺术展根本上是全球创意产业的大趋势,亦有谓艺术消费的时代已然来临,甚至成为政府推广文化产业或旅游业,打造一个城市为国际都市的新兴方向。

Magnus忆述当年在港打造香港国际艺术展,源于香港是亚洲金融中心、有着中西文化背景、是仅次于伦敦、纽约的世界第三大拍卖市场,这些都是建立一个国际性艺术品交易平台的最佳条件。“我们投放了庞大的资源和时间,不断优化香港巴塞尔的基础建设,所以大家会见到2007年香港国际艺术展与现在的香港巴塞尔的分别,巴塞尔拥有最好的艺术通讯簿,让我们联系到世界最高层次的策展人与艺术馆管理层,这是我们的优势。”

Magnus显然看到亚洲藏家与国际藏家趣味与品位的不同,内地藏家收藏西方艺术品的历史,明显较短,但趋势正在改变。“我们见到年轻藏家的崛起,部分新晋藏家开始时都会收藏较为保守的藏品,或以传统中国艺术品为主,但随着收藏经验的丰富以及信息流通,他们会逐渐转向其他艺术门类,开始留意当代艺术以及西方艺术品。”根据法国艺术市场专业统计机构Artprice 的数字,2012 至2013 年度的中国当代艺术市场总成交额为35,357 亿欧元,占全球当代艺术市场份额的33.7%,自然吸引了外国画廊的眼球。一直以来,香港艺术发展一直未能令国际聚焦,自从香港巴塞尔去年首度进驻香港,香港艺术界无疑增加了被全球关注的机会,也能接触更多层面的藏家和艺术顾问等,对香港艺术发展也是一大笔可观的资源,给整个文化生态带来正面影响。即使申请参展的欧美画廊愈来愈多,Magnus亦坚持亚洲画廊的参展数目要占一半。

香港巴塞尔的地位

回顾首届香港巴塞尔艺术展,Magnus坦言对成绩满意。“整件事已变得更大更国际化,但大还需讲求质素,这是香港的重要时刻。”他指出,从画廊名单上看,香港巴塞尔有十多家新加入的画廊,并首次纳入了来自阿塞拜疆、塞尔维亚、越南和挪威4个国家的画廊。“我想这是我们有史以来最多元化的一场艺术展,希望呈现世界各地不同艺术的发展状况,一直以来我们也都在寻找新的、有活力的画廊。从巴塞尔三地的展会来看,在香港巴塞尔,人们可以看到最具实验性、最具雄心的作品。”

随着香港巴塞尔名声愈响亮、收藏家的领域愈广,慕名而来的画廊愈来愈多,那意味着进步,也意味着竞争。像在国际艺术市场拥有广泛网络和人脉的重量级博览会TEFAF,虽然暂搁置了与苏富比于北京合办高档艺博会的计划,但一直对亚洲市场虎视眈眈,另外还有十月份在香港举行的典亚艺博(Fine Art Asia),甚至已进军一手市场的各大拍卖行。

Magnus又如何看待这些竞争对手?“拍卖行向来的角色是艺术品交易平台,他们以销售艺术回佣赚钱,其销售的是商品(object),但画廊不同,优质的画廊不单单卖商品,他们也有栽培艺术家的使命,向他们提供持续性支持,巴塞尔服务对象是画廊与收藏家,与拍卖行定位不同。我认为艺术家绝不应追着市场,应该是市场追着艺术家。”他认为,市场发生的某些变化有利于香港巴塞尔,包括一些昔日仅会在拍卖行购买艺术品的客户,现在也开始愿意花费时间关注画廊系统。

Magnus说,2008年在金融风暴时,艺术家发觉他们的作品在拍卖行可以拍很高价格,也可以录得很低的价格,甚至流标,艺术家经历大起大落。相反,画廊要帮助艺术家确定艺术家的作品在对的地方展出,在对的时间卖给合适的收藏家,同时也帮助藏家在藏品里去建立个人的名誉和地位,这是具有持继性的推广。

对于其他竞争对手出现没人可以控制,Magnus豪言壮语说“不会追逐竞争。”(We don‘t chase for competition)“最实际的始终是把巴塞尔打造为顶级展览会,那自然能吸纳顶级艺术品与藏家的最佳约会地点。”随着画廊的档次逐渐提升,Magnus对香港巴塞尔的独特身份有信心,也对未来的亚洲市场前景有信心,更扬言:“随着藏家数目增长和素质改进,估计在5至10年内,亚洲将会成为环球艺坛最重要市场之一。”

Magnus补充指,香港巴塞尔也将努力传递一个讯息,就是画廊系统何以在艺术收藏领域充当一个重要角色?没有一个本地市场可以足够支撑一个国际级艺术展,建立国际化的市场、全面基础以及培养新收藏家,是香港巴塞尔未来的重要工作。“我知道要做好香港巴塞尔,需要有代表性和认知性的亚洲艺术家和画廊代表支撑,这是无可抗辩的理据,也影响香港巴塞尔的视野和理念,有大量的艺术家、艺术作品是在过去15年里创作的。当代艺术在整个艺术界是非常接近当下的一个发展。我们也曾考虑参展不应只限制于当代艺术,考虑现代(modern)作品并存。”很多现代作品已经进入私人收藏和拍卖中,他希望以后的巴塞尔艺术展、香港艺术展可以展现更多现代艺术作品,因为从现代的艺术作品中可以看出从现代艺术到当代艺术的演变和整个艺术的发展。

Magnus可谓自小与艺术结缘,“我的父母都是考古学家,所以应该是在我还没有记忆的时候开始就常常被带到博物馆。”他的父母都在剑桥大学工作,在投入艺术展事业前,Magnus分别在拍卖行和商业画廊工作。1975年在英国出生的他成长于剑桥,在享负盛名的利斯学校(The Leys School)及圣安德鲁大学(University of St Andrews)接受教育,主修艺术史,分别选了40年代意大利雕塑史及后现代艺术两个截然不同的研究范畴,以一级荣誉文学硕士资格毕业,更曾获颁发OE Saunders Class Prize艺术历史大奖,21岁开始替艺术家策展。及后,他投身拍卖行任20世纪英国艺术专家,也为年轻的英国当代艺术家策展,2006年为拍卖行统筹了第一届亚洲当代艺术专拍,培养了他对亚洲艺术的兴趣。“我在那里工作了18个月。那时我阅读了很多关于亚洲的书籍,而这个地区的艺术品也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因此我想要到更接近亚洲中心的地方去。”在拍卖行工作过7年,Magnus自言对拍卖行本身的运作非常了解,“所以我觉得最好的帮助艺术家推广的方式,还是画廊。”

后来,他加盟了林明珠的对比窗画廊工作一年,有机会到处拜访中国当代艺术家。“重庆、昆明、杭州、南京、北京到处走,那是一段难忘的学习经验(Incredible learning experience),她容许一位受传统西方艺术教育长大的人,重复地问许多愚昧的问题。”这黄金年代令他可以结合国际与中国经验,酝酿举办香港国际艺术展,最后被MCH罗致。目前,Magnus 还在港出任西九龙文化区管理局展览中心小组委员会成员、Para Site艺术空间顾问委员会成员,以及香港艺术发展局委员等。

问曾游走不同的艺术界别,Magnus最爱哪个工作岗位?他也说不清楚,“做拍卖行、画廊与大型艺术家展的工作性质、形式和面向都不同,画廊偏重于个别艺术家,每个画廊都有自己的个性和取向。大型艺术展要兼顾的范畴显然更多,除了要与画廊洽商,还有艺术讲座和各类教育项目,需要往来的人也多,艺术家、策展人、艺评人、收藏家,总之要吸引对的人出现。”他强调对艺术仍然很感兴趣,各个工作岗位造就了今天的他,过往工作职位各有各精彩,让他回味。

编辑:陈荷梅

0条评论 评论

0/500

验证码:
新闻热线:010-51374003-809/818/808  主编信箱 Email:art@99ys.com 客户投诉
编 辑QQ:1173591114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2010室 邮编:100015 99艺术网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文网文[2010]179号 京ICP备19027716号-1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08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436号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