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内地文交所不再进行艺术品份额化交易 一味炒作换来一地鸡毛
0条评论 2014-06-29 10:13:06 来源:杭州网 
\

艺术品份额化交易之所以在一段时间里成为热门,和始作俑者的天津文交所关系密切。“黄河咆哮”和“燕塞秋”两幅画上市交易后,在短短29个交易日里价格均暴涨超过16倍。原本合在一起不过1100万元的作品,流通总市值超过1.8亿元。
 
参与门槛低,盘子小,艺术品份额交易极易变成资金炒作。这也就是为什么之后国务院和证监会屡次发文,清理各地文交所的艺术品份额化交易。
 
然而,正规渠道受阻并没有让艺术品份额化交易退出江湖。一些在香港、澳门等地注册的文交所借机进入内地市场,主打的卖点就是不受监管约束,依然可以进行艺术品份额化交易。但这些在外注册的公司,没有机构监管,很容易成为诈骗活动的温床。
 
“博傻游戏”被搬到了香港
 
香港文交所实际控制人是温州老板
 
45岁的温州人郑旭东,初中文化程度。在短短三个月内,于全国四个地方成立五个平台公司。其中包括三个网贷平台,一家资金管理公司以及香港中华文化产权交易所。在这场涉及7亿元的诈骗案中,文交所成为最大的资金“黑洞”。
 
他首先通过资金管理公司在三个网贷平台上发布翡翠玉石类的资产包,接受投资者认购,比如一款名为“金玉满堂”的资产包,最低投资额为30万元,年回报率22%,另外奖励9.4%,合计年收益31.4%。
 
之后郑旭东承诺将资产包发到香港中华文化产权交易所上做艺术品份额化交易,以此来保证30%多的预期年化收益率。而他为文交所设计的交易规则是,T+0即时交易,日涨跌幅限制为±20%。
 
为了吸引胆子大的投资者,郑旭东将筹集来的大量资金用于做艺术品份额化交易。他的计划是,如果在文交所上交易的人很多,他就能获取可观的交易手续费。到时候这笔手续费能用于偿还投资者的本息。
 
不过这个如意算盘很快被证实是不可能的,最终郑旭东选择从文交所撤资,光这里涉及的资金就达到了4个多亿。其他平台也由于资金链断裂纷纷崩盘。直到事发之后才有人了解到,郑旭东本人就是这家文交所的实际控制人。
 
2012年,国家开始大力整顿艺术品份额化交易。受制于政策压力,东南沿海地区一家文交所和港澳文交所合作,将书画作品放到后者平台上做艺术品份额化交易。后来被投资者发现,港澳文交所是一家空壳公司,实际控制人也是内地老板。
 
目前在网上,仍然有不少带有“香港”、“澳门”等字头并且官网用繁体字的文交所,注册地多是在香港和澳门,在深圳当地有办事处。这些文交所中有很大一部分是“整顿令”颁布后,由内地转到港澳地区的。
 
在内地一家文交所的高管看来,严格意义上,港澳地区的文交所只是一家公司而已,花几千元弄了一套简陋的交易系统,被内地一些人当成炒作和套现的渠道,“都想着像天津文交所一样,一夜之间赚个几百上千万。实际上这些地下的文交所很难聚集这么高的人气。”
 
由于参与人数有限,某港澳文交所艺术品份额交易上线当天,挂钩两幅名家作品的艺术品份额交易就暴跌了30%。
 
“现在国内文交所只有少数几家还在做艺术品份额化交易。”浙江文交所总经理刘波表示,当年艺术品份额化交易作为新兴事物,确实能激发市场人气,通过收交易费文交所也能获得稳定的收入,但这种模式天生就不符合艺术品的投资规律,很难走得长远。
 
中央财经大学文化创意产业研究院执行院长魏鹏举表示,港澳地区的文交所乱象源自内地本身的乱象,内地整顿文交所后,一些经营者或类证券化的操作者将这种“博傻游戏”搬到了香港。
 
如今发行已满三年,“黄河咆哮”最新价格是5.39元, “燕塞秋”只有1.22元,后者较最高价已跌去9成。天津文交所让很多投资者损失惨重,特别是很多人在高位入市,现在至少都亏了70%以上。
 
2012年9月中旬,山东泰山、郑州文交所接连宣布暂停艺术品份额化交易,并以协议转让或者回购等方式收购投资人持有的艺术品份额。从去年到现在,天津文交所再没有新的艺术品份额化产品上线。
 
证券化不应过度炒作
 
从2011年白酒、艺术品金融化进入人们视野至今,投资者既遭遇了爆炒,也碰到了破发,总体来说成绩单并不理想。最大的问题在于将原本专业要求和风险都较高的投资产品,卖给了普通投资者。
 
长江商学院金融学教授梅建平认为,天津文交所失败的原因在于没有门槛。
 
业内普遍认为,艺术品是典型的高风险投资工具,投资人不仅需要具备较强的风险承受能力,还需要拥有较高的艺术鉴赏能力。艺术品份额化交易恰恰将投资门槛降低到大众投资者的水平,使得风险更为扩大。
 
杭州一家银行的理财经理认为,艺术品份额缺乏公允的定价机制,投资收益来源就是其他投资者接盘,更像一场击鼓传花的资金游戏。
 
白酒专家铁犁表示,白酒证券化产品同股票有差异,“从交易总量和交易活跃程度来看,两者根本不是一个等级。”
 
此前,金马甲副总裁陈慧明透露,在国窖1573大坛定制原酒的参与者中,个人投资者比例为93.3%,机构投资者仅为6.7%,“个人投资者过多确实不利于市场的稳定和持续,难以对市场起到主导性的作用。”
 
在刘波看来,这些证券化产品确实有一定投资价值,不过回报多数来自于中长线持有,交易平台也是提供一个退出渠道,而在很多投资者眼里,证券化后意味着更多人来买来炒作,一些产品设计者也将这一点作为宣传的重点,就偏离了初衷。
 
“其实这些产品发售面临最大的问题是市场认可度。”刘波认为,供求关系才是决定这些产品未来价值的关键,“如果产品市场认可度很高,随着逐步消耗,市场会出现供不应求的局面,价格可能上升。反之,即便包装再好,没有接盘的人,二级市场上的价格也很难上去。”
 
魏鹏举则提醒投资者,艺术品基金、艺术品信托类的投资,要着重关注发行方和平台的资质和信用。抱着暴富的心态很容易落入圈套。

编辑:李超

0条评论 评论

0/500

验证码:
新闻热线:010-51374003-809/818/808  主编信箱 Email:xinwen@99ys.com 客户投诉
编 辑QQ:1173591114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2010室 邮编:100015 99艺术网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文网文[2010]179号 沪ICP备17033488号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08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