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黄山泉刻竹扇骨鉴藏
0条评论 2014-06-30 10:19:54 来源:苏州日报 作者:杨君康

黄山泉刻竹扇骨
黄山泉刻竹扇骨

黄山泉是民国时期杰出的竹人,现介绍他的作品:

1、嶙峋的巉岩上竹枝三两,枝干劲挺,竹叶勃发,偃仰多姿,为春之新篁。左下题:风展清阴扫石苔,山泉,篆字方印:黄。

画面疏密得当,竹石与字相揖互让,章法颇见匠心;

2、行楷:“瘗鹤铭大字之祖也,往有,故一切导师之碑字可与之争长,今作之,一笑。”篆字方印:山泉。整体看章法妥帖,疏密相宜。字结体严整,开合适度,用笔似刻边款,以切刀刃出。笔画方折,特别是“撇”、“竖”重按起头,“捺”收尾迅疾,现夸张之态,金石气充溢字里行间,有“以拙见巧”、“浑然天成”之感。

瘗鹤铭原来刻在镇江焦山西麓的崖壁上,是杰出的无名书法家书于唐元和九年(814年)。北宋时崖石因雷轰崩裂,堕入水中,铭文碎为数块。康熙五十二年(1713年),陈鹏年嘱人取出,嵌于定慧寺大殿东侧壁间。因椎拓过多,字迹细瘦模糊。乾隆六十年(1795年)寺僧惜庵嘱工剜凿,自此笔意精神尽失。黄庭坚曾说:瘗鹤铭大字之祖也……

黄山泉(?-?),名允瑞,字鳌子,号山泉,以号行,吴江人。

黄山泉生于耕读之家,家境颇殷实。父亲是秀才,学识渊博,精篆刻、竹刻,1905年清廷废除科举后,失去了进取目标,就以刻印、刻竹自娱。兄两泉先仿效,山泉见后也跟着学习。

山泉从小颖悟聪慧,父亲授六书要诀和秦汉之法,一点就通。山泉年龄虽与两泉相差几年,但冲、切刓、剔功夫一点也不差,有时还超过其兄。山泉及冠之年已俨然成为一位成熟的篆刻、竹刻家。

面对矢志刻竹的兄弟俩,父亲告诫:“竹刻之道,艺居首,技次之。艺为刻者气所凝。欲使竹艺为人折服,传世永久,在乎刻者之气,所谓‘腹有诗书气自华’是也。”兄弟俩遵父嘱,熟读诗词辞赋临池学画,一刻不闲。日后山泉亦刻亦绘,使从艺生涯丰富多彩。《周玉菁刻竹治印》一书刊有山泉画的菊花扇面:叶子用写意笔法涂抹,浓淡相间,叶茎逸笔草草,花瓣工笔勾勒,十分精神,右侧题“昨夜西风促,霜华满菊枝。仿石涛和尚画,壬申(1932年)冬”,落款:吴江黄山泉墨戏,钤一印。可以看出他的书法、绘画、篆刻造诣非同凡响。

其时正值金石学流绪未断,山泉喜欢甲骨文的稚拙天真、旖旎多姿,金文的跌宕险绝、奇崛峻峭,更钟情于秦汉碑额、古印的雄健凝重,还陶醉于魏晋砖铭的厚重朴茂、严谨工稳。他有志于悟透金石学。

吴江为江南富庶之地,经济发达,人文荟萃。近代涌现了金松岑、陈去病、柳亚子等名人,百姓崇文重教,因此各镇的书店有生意可做。山泉经常到各镇书店寻觅,居然淘到了《散氏盘》《毛公鼎》《善夫克鼎》等拓墨和吴大澂的《十六金符斋拓本》、阮元的《积古斋钟鼎彝器款识》、王昶的《金石萃编》、陈介祺的《簠斋吉金录》《封泥考略》等金石著作。尽管如此,他仍不满足,还学会了拓术。遍访周边寺院庙堂,凡有碑刻石碣或私藏砖铭瓦当,他就亲自拓墨,最远曾到镇江焦山,拓下了瘗鹤铭。因为印象深刻,数年后就在扇骨上刻下了老祖宗九百多年前的话。

几年下来,这些金石资料满箱盈箧,不计其数。他视这些为珍璧,反复研习、摹写,直到烂熟于心。

他还寻访本乡前贤故居。如周应愿(1559-1597年)、郭麐(1767-1831年)、杨澥(1781-1850年)等,恳请他们的后人让自己阅读遗存的藏书。他的好学精神常常令人感动,请求总能如愿以偿。他看到了《曼石庵珍藏杨龙石印存》、吴让之《槐庐印谱》、钱大昕《唐石经考异》《金石文跋尾》、林皋《宝研斋印谱》、周应愿《印说》等典籍。他的眼光越来越宽阔、深邃,给他的笔底刀下注入了无穷意韵。

山泉是个虚怀若谷的竹人。当他听说同乡钱祖翼、凌翔云、庞仲经、石达生等善刻竹,就去拜访,切磋章法、刀法,学习他们的长处,补己之短。通过互动,他阴、阳、留青刻俱能,砂底平底皆行,尤擅石鼓、金文。《竹缕文心》评他“刻竹以精雅称,亦为吴门竹刻清客一流”。由于底蕴深厚,他摹刻的石鼓、金文、砖铭等能得古人神韵。上世纪初,上海取代苏州成为江南经济文化中心,不少竹人到上海发展,但苏州仍是折扇销售旺地——退隐官员、世家子弟、医生、评弹演员、新兴的职员阶层形成了固定的消费群体,还有众多扇庄拥有北京天津等地市场,这就带动了竹刻扇骨的需求。因此吴江的庞仲经、石达生和两泉、山泉兄弟陆续定居苏州。山泉平时除为杨正记扇庄批量加工外,还为藏家雕刻指定题材。如1931年所记“冠伦同好收藏刻竹甚夥,数愈千计,江南可屈一指也。近出此箑属刊,久未命。今摹范氏天一阁北宋石鼓金文奉正,时辛未初秋,山泉记”,讲的是他为藏家朱冠伦在扇骨上刻石鼓之事。

《怀袖雅物》《清风擬影》《竹缕文心》三书收录他的拓片有“魏正始年古铜器铭”、“咸康二年八月,竟宁元年砖铭”和隶书“桃花源记”。砖铭刻得极有沧桑感,剥蚀、残缺表现得十分到位;“古铜器铭”亦是隶书,与“桃花源记”一样,秀雅、淳和、端庄、凝练,不愧为大手笔。

黄山泉体质较弱,到苏州定居没几年就得急病去世。知情人说他还不到三十岁,英年早逝,真令人惋惜,否则将会有更多的精品问世。上海博物馆收藏他的竹扇骨若干。

编辑:江兵

0条评论 评论

0/500

验证码:
新闻主编信箱 Email:art@99ys.com 商务合作99yangkai@163.com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401室 邮编:100015 99艺术网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文网文[2010]179号 京ICP备19027716号-1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08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436号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