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专访】张洹:命•欲望•死亡
0条评论 2014-07-17 10:41:08 来源:99艺术网上海站 作者:韩春阳
\
艺术家张洹

【编者按】:张洹从东村起步不断开始形成影响力,让中国的当代艺术,特别是行为艺术在国际上得到认可,他用独特的思考和表现通过独有的艺术表现和身体行为,让我们重新去看待艺术、宗教、哲学、行为与生活的关系,他独有的仪式感是不可复制的。99艺术网邀约艺术家张洹进行了专访,分享他的艺术历程与创作观点。
 
99艺术网:您的艺术经历是什么时候开始的?早期的学习对您后来的发展有着什么样的影响?
 
张洹:初中起正式学美术,画的都是生活中最真实常见的事物,直到现在仍然把这个作为创作的基本点。
 
刚开始学艺术时,受到过很多艺术家的影响和启发。学画的时候,接触到一本来自抽象画家赵无极的小册子,我从他那儿获得了两条非常重要的信息。其中一项是绘画与客体无关,你在画画,但更多的是使用客体作为一种工具去表达你的精神层面和内在的思想。那对于我来说,是真正开了眼界,因为在过去,处于苏联模式的影响下,你画的是所有你观察到的,你的目标是尽你所能地去接近客体的样子。从他那儿学到的另一个观点是在一张画的每个部位,你要处理得很不一样——使用各种技巧、材料、颜色——由于变化而让绘画呼吸。
 
可以说在1991年到1992年之前,我没有艺术家的个性,但是1992年之后,我意识到了个性和自我。
 
99艺术网:从您早期作品到现在,无论是行为艺术作品,装置雕塑等等,一直以来是有主要的延续脉络吗?具体是一种什么样的情感及人文思考?
 
张洹:我的作品是一个整体,中间贯穿着我的人生观和世界观。现在我的创作媒介和手法多样,表现形式与以往作品不同,但内核不变,因为我的DNA不会改变。
 
主要脉络跟我的文化背景和生活状态有关。我的灵感来源于日常生活中最普通最不起眼的生活小事,如每天吃饭睡觉工作,在这些极不被人注意的平淡生活中去发现和体会人性的本质、也关注人的精神状态和未来。
 
99艺术网:您认为目前从多维度看您的作品是需要哪些至关重要的线索?
 
张洹:我信奉佛教,是在家居士。藏传佛教的终极目的是要解决生与死的问题,西藏人每天祈祷朝圣,都是为了来世。我爱西藏的宗教和文化,相信人有来生,更关注今世人类的生存状态。受藏传佛教影响,命、欲望、死亡常出现在我的作品中。
 
99艺术网:有人认为您是从"自虐式行为艺术"中走出来的,您认同这样的观点么?
 
张洹:艺术创作的时候我希望是最自由的状态;作品完成后,观众或者评论家对作品的评价我也希望是开放的。
 
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各种存在都有其存在的理由。我表达的是当时自己的生活状态和体验,别人无法替代。佛教中讲“从大我到小我,最后再到无我”。但我总是又回到大我,需要继续修炼。
 
99艺术网:针对最近的展览,您有怎样的创作想法和思路?
 
张洹:我坚信自己在变化,作品也在变化。艺术家要不断保持新鲜,创造鲜活的作品。伦敦展览上你就看到了全新的作品,未来也会如此。
 
今年4月在Pace伦敦画廊举办“春天罂粟地”个展,展览近年来的油画新作品。5月份在纽约Storm King Art Center举办“张洹:唤醒传统”个展,汇聚大型锻铜雕塑、香灰雕塑等很多作品。
 
我觉得油画里有魔力。我相信我的前世就是藏人。我赞同藏传佛教的生死观,对我来讲这是一种神秘、美好、恐惧、孤独、永恒、不可超越的人生课题。我命里有这个罂粟地。罂粟地蕴含着永恒的幻觉。这种魔幻将在“罂粟地”里无始无终地转世轮回。“春天罂粟地”有同样的观念,在春季萌发早产的生命和灵魂。
 
99艺术网:您的作品融汇东西方的语境,自身也成为作品和符号的一部分,在创作过程中,您是用什么样的思路去探讨这个方式呢,“生肉行走”到“问孔子”,再到“香灰”作品中东方佛像与上帝造像的这些创作,又是如何给我们呈现的呢?
 
张洹:我只看重作品传达的信息是否与我的内心相符。我偏爱一种自然的东西,一种鲜活的东西;或者说是很原始的……很原始的一种偏激,一种颠覆。
 
我希望作品带给人们更多的思考。我觉得神性就是人性,神的形象和人的形象都代表了最普遍的物质存在和精神存在。尽管我质疑神的存在和作用,但是在当代艺术世界,神性仍然可以成为让人警醒的一个因素,使人摒弃兽性和杂念,善待一切。有心而发,由天注定。
 
99艺术网:在您国内外的展览和现场做的行为作品,国内外反响有哪些不同?公众的反应差别在哪里? 
 
张洹:我的创作是从心所欲,只关注作品本身。反响或反应的差别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必须清楚自己是谁。
 
99艺术网:对于早期独自去创作到现在已经有很多团队来协助您,最早的思路和探索的过程对您主要有哪些影响?
 
张洹:个人创作是一个人的战役,团队创作是各有分工。我在团队创作中的角色,更像是寺院里的住持,战争中的总指挥,是制定方针路线的人。作品的想法、开始和结束由我来把控,中间的过程我交给我的团队制作。
 
99艺术网:对于国际上艺术界的认同,与国内评论家或策展人的评判语境有哪些差别?
 
张洹:批评家们有自己的立场和理解。这不是我关心的问题。作品自身会说话。我的作品反映的是我当时的生活状态,也是大众的一种普遍状态。一切好像是天意,一位艺术家重要的是用自己的标准选择事物,根据自己的环境做最感兴趣和最熟悉的事,不断发现日常事物中有意思的部分,用你的方式使其进入艺术。在我看来,艺术家的重要任务就是要对社会和艺术提出问题,创作出代表时代精神的作品,这才是当代艺术的价值所在。
 
99艺术网:今天有很多年轻的艺术家希望像您一样成功,甚至模仿您的方式,您对刚起步的艺术家有什么样的建议?
 
张洹:希望年轻人认清目标就要坚持下去。年轻艺术家,开始艺术创作的时代正是互联网技术迅速发展,中国社会也更加开放的时代。他们在创作时更加自由,表现方式也更多元化。
 
能否成为享有国际声望的艺术家,要看个人的努力和运气。毕竟他们还很年轻,一切都有可能。
 

编辑:韩春阳

0条评论 评论

0/500

验证码:
新闻主编信箱 Email:art@99ys.com 商务合作99yangkai@163.com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401室 邮编:100015 99艺术网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文网文[2010]179号 京ICP备19027716号-1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08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436号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