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全球化背景下艺术家更要有自己的个性
0条评论 2014-10-20 11:39:03 来源:信息时报 作者:冯钰

周春芽《桃花》

周春芽《桃花》

在中国,像周春芽这样跨越“伤痕”时期、“乡土绘画”、“85新潮”等几个艺术史进程,目前仍保持活跃,在学术性与市场表现两方面都表现抢眼的艺术家,并不太多。美术史学者、评论家吕澎认为,周春芽用油画去展示、体现中国传统的气质,语言又是当代的,“他是把传统和当代糅合得最好的少数几个艺术家之一”。

10月10日,周春芽在22年之后再次走进了广州美术学院,应广美研究生处之邀,与现场听众展开一场关于当代艺术表现与表达的开放性对话。在重温自己广为人知的艺术创作历程之后,他也谈及了对年轻艺术家的建议。

越是国际化,越要寻求本土表达

周春芽将20世纪初期以广东李铁夫等为代表的一代美术先驱称作中国近现代的第一代大规模美术留学生,并认为20世纪80年代他自己参与的,是继此之后的第二次大规模向西方寻求美术营养的留学潮。

“当时在国内大家思考的主要是伤痕美术和乡土美术的问题,70年代,我在成都的图书馆翻遍了画册,想了解国外艺术,但只有苏联的绘画,完全看不到西方的作品。我就特别想出去看看西方的艺术到底是怎样的,要去看原作。到德国之后我才发现艺术的可能性是非常多的,我感到深受刺激,于是非常集中地参观了一系列双年展、文献展、博览会,急于学习和储备。后来1989年我回国之后做了很多讲座,主要都是在介绍西方最前卫的美术,但现在我觉得没有必要再专门做个讲座来宣传西方美术的意义。”

在这段留学过程中,周春芽最重要的收获是找到了反观传统的新视角。他说:“在那之前我看不起中国传统绘画,觉得西方绘画的色彩、构图、观念性才刺激,里面有对当代的看法,传统的山山水水有什么看头?可是去了德国之后,我发现中国的传统其实已经在日常生活中慢慢影响了你的思维方式,是在骨子里的,所以我反而开始对中国传统文化非常感兴趣。回国之后,我看的东西、听的音乐、看的画册都是中国传统的东西,我感觉是在补课。真正到了西方,在东西方强烈的反差之间才能真正意识到自己的位置,才有去反观传统或者本土文化这种自我反省的艺术诉求。这一点对我来说非常重要。”

艺术评论人马俊子曾指出,周春芽“将中国式书写性笔法、布局和图像符号等传统文化资源融入画中。当初,他的画逐渐体现出形而上、后印象、野兽、表现、抽象和写意等门派的理念……现在,强烈的笔触变得舒缓而绵密,色彩纯净、鲜艳和漂亮,无论树木花草,还是动物、人物及建筑,呈现出轻松而恣意任为的造化。挥洒自如、出神入化的用笔,更渗透一种深厚的抒怀,体现了传统文化基因对当代艺术的影响,是民族性的延续。”

在整个20世纪80年代,很多艺术家希望打破旧有的艺术体系,所以从西方寻求现代派的营养,后来有评论家描述说,他们是“在短短两三年内把西方一百年的现代哲学与艺术学了一遍”。

此次讲座的学术主持、广州美术学院艺术与人文学院副教授胡斌总结说:“近些年来,经历过学习西方的思潮之后,艺术家的本土意识逐渐回归,包括对自身历史的一种挖掘和拓展,本土表达的寻找与改造,更成为当下艺术家们需要思考的问题,而周春芽的艺术实践,为青年艺术家们提供了可借鉴的经验。”

一个优秀的艺术家会处理好艺术与市场的关系

众所周知,20世纪90年代中期以后,中国艺术环境发生了很大的变化,除了从主题性集体创作转化为个体表达之外,艺术市场的兴起也成为不可忽视的要素。

《2013胡润艺术榜》中,周春芽以4.7亿元的总成交额首次成为中国最贵在世艺术家,因此面对公众,他被问及最多的一个问题就是如何看待艺术与市场的关系。

对此,他回答说:“艺术家怎么去面对市场或者潮流,怎么去正确地保持你自己创作的精神而不受艺术市场的影响,或者你的画卖不了钱,或者能卖很多钱,一个优秀的艺术家会处理好这种关系的,不会很受这个影响,如果艺术市场突然没有了,他也会很安心地热爱自己的艺术。我当时学艺术的时候想法是非常单纯的,当时也没有艺术市场,我差不多到三十几岁还不知道画是可以卖钱的,只是非常单纯地热爱艺术。”

周春芽曾经在许多场合谈及过一次不愉快的经历:“留学德国的时候有机会参观各种各样的博览会,有很高端的比如科隆艺术博览会,也有一些很低端的博览会。有一次,在一个很小的博览会上,有位艺术家在作品旁边附了个条子说‘我的画是原作,不是中国制造’。他的意思是他的画是艺术品,是原作,不是在中国制造的行画。我当时很受刺激,拍了照。回国后我在很多讲座和交流中都把这张照片拿出来给大家看。我觉得我们中国艺术家还是要争口气。”

优秀的艺术创作要参与历史的进程

周春芽认为,评论艺术家的作品首要的是看其个性风格,“全球化背景下艺术家更要有自己的个性,他的语言跟当代发生什么关系,或者这个艺术家对当代社会的思考是怎么样的,这是非常重要的。”

虽然他从情感上非常喜欢中国传统的艺术家,从德国回来之后,在其他人对西方艺术趋之若鹜的上世纪90年代,他一头扎进中国传统水墨画,研究八大山人和黄宾虹,但他也强调不能在前人的影响下泯灭了个性、失去了对当下的敏锐感知。

他说:“我觉得一个艺术家生活在当下,关注的是当前发生的事情,你的艺术,你的创作,你的思想是跟这个历史同步的,要参与这个历史的进程。艺术和时代是有关联的,艺术家创作的时候一定要有紧迫性,但是又要没有关联,因为历史终会过去,作品会留下来。”

编辑:文凌佳

0条评论 评论

0/500

验证码:
新闻主编信箱 Email:art@99ys.com 商务合作99yangkai@163.com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401室 邮编:100015 99艺术网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文网文[2010]179号 京ICP备19027716号-1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08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436号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