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先锋的学术建构与“虚淡”的水墨
0条评论 2014-12-07 05:39:13 来源:99艺术网上海站 作者:韩春阳

\
开幕式嘉宾合影

\
南京先锋当代艺术中心馆长朱彤

\
策展人陈孝信

\
研讨会现场

编者按】南京先锋当代艺术中心自2012年成立以来,一直在推动当代艺术的实验与探索,朱彤馆长从机构成立之初就坚持学术梳理与展览实践并重的方针,让位于南京1865创意园内的艺术中心成为国内当代艺术探索领域一个“先锋”阵地,而近期由陈孝信先生策划的“新水墨研究系:游心虚淡”29位艺术家群展也让业界与公众看到先锋艺术中心对水墨建构的学术态度,也看到朱彤馆长谨慎而带有预见性与批判性的视角。

这次展览,策展人陈孝信的出发点是“立足本土,文脉当代”,如何能有意识地“剑出偏锋”在当代新水墨诸多展览中做出一个别致的展览,这是他一直探寻和追问的方向,陈孝信先生曾做过三个具有代表性的展览,分别是:《超写意水墨艺术》(2007,上海多仑现代美术馆)、《感悟都市》(2008,上海朱屺瞻艺术馆,主要是人物画)、《文脉创化》(2013,,武汉美术馆)。此次在南京先锋当代艺术中心呈现的“新水墨研究系:游心虚淡”是基于三年的学术思路梳理和十几年“田野考察”经验做出来的。这次展览核心的话题是如何激活传统,即要激活传统的智慧和精神层面上的内涵,同时还要进行当代方式的转换。“游心”与“虚淡”都蕴含着中华文明与文化的密码。这个密码就是——我们从古到今的艺术中,一个是追求自由主义,身心的自由、放松。另一个是积极的虚无主义,虚心、虚淡、虚空、虚无、虚灵、虚静等等。想把这一种深层次智慧和精神层面的内涵激活并以一种当代方式把它们呈现出来。针对当下现实,针对当下的政治这是一个“软对应”,不是一个“硬碰硬”。“重要的是艺术,更重要的艺术的言外之旨”。展览暗藏深意:即是要反对庸俗社会学的一套,反对功利主义的一套,而且要远离浮躁、贪婪、尘嚣、拜金主义,回归平淡,回归本真。在水墨语言上我想找一个不同的东西,或者说唱个“反调”,我们以前一直强调“中锋用笔”、以“以书入画”,还有什么“浓墨团里天地宽”之类。这一次策展人却有意地突出了淡墨,淡彩,并以淡墨、淡彩法,带动水墨里另一个重要的东西——水法(水洗与渲染)。
 

虚淡主题与当代水墨

在朱彤馆长看来,学术的建构是艺术市场的健康基础,此次展览并非为迎合市场而恰是让人们看到很多有长足发展空间的艺术家及作品远远被当前非理性的过热资本忽略和低估了,市场最终会回归理性,朱彤意味深长的表示,今天当代水墨板块的泡沫是他早就预期到的,但是有一部分过早被抬高且离谱的作品会在2015年春拍市场上回落甚至不被看好,他一再强调泡沫迟早是要破掉的。他认为只围绕市场而忽略学术的短期逐利是最不可取的。作为本次展览的重要部分,众多国内著名批评家,学者等应邀参与了本次“新水墨研究系:游心虚淡”的研讨会,贾方舟先生在发言环节表示,展览整体气氛与策展人确定的主题基本一致,他认为策展人陈孝信先生对水墨关注多年,现在转换到新的主题,对这个主题的阐释也非常详尽和深入。此次贾方舟先生重申了曾在批评家年会上提及的四个展览评价标准,第一,能够提出关于当代艺术发展的问题;第二,针对问题提炼出一个主题,并对主题作出阐释;第三,选择符合主题的艺术家;第四,用最佳方式去呈现。运用这样的标准来衡量,“游心虚淡”是一个具有代表性的学术展览。

参与讨论的皮道坚先生在观看展览后的最大感受则是体会到了当下的氛围,今天人们所处的时代也是一个快速物质化的时代,价值观在急速发生变化的时代。“游心虚淡”归纳出来的这些艺术家作品就是在这样一个中国当下的生活情境中,艺术家感受的真实表达,也是对人类真实困境的一种表达。高科技、物质化给我们带来各种生活便利的同时,也剥夺了我们很多方面的自由。

重要的是艺术家

关于此次“游心虚淡”展与皮道坚先生前不久做过“新·朦胧主义”展及夏可君策划的“虚薄”、“空寒与默化”系列展,都是在思考类似的问题。策展人陈孝信在论文中力主“倡导”这类艺术探索,有些许引领的味道。刘骁纯先生并不赞同,他认为,如果沿着倪云林、八大山人一脉走到当代,应该出现什么样的艺术,可能出现什么样的艺术作品。关键在于艺术家,可遇不可求,需要集人格境界、艺术才能、天赐机缘、浑然天成的作品才能够撑起来。这种人格境界本由天降,不是倡导出来的。按照宗白华的说法:“既须得屈原的缠绵悱恻,又须得庄子的超旷空灵。”都在发展的过程当中,做研究展很有意义,因为这种艺术现象值得研究。刘骁纯以位于华盛顿的越战纪念碑为例,他认为那就是林璎面对残酷战争的忧患而又超旷的心灵诉求,是这种心灵留给世界的痕迹。它跟我们平时看到的所有的纪念碑都不一样。另一个例子是徐冰在“9.11”之后做过一个行为:抓起一把世贸大厦废墟的灰土,吹了一口气,土灰飘散而去,题为“何处惹尘埃”。恰好说明了艺术家带着对世界极大的忧虑,最后转为虚无,转为游心虚淡。

李晓峰先生将游心虚淡分开来理解,在他看来,以虚淡论当代水墨,可以从田黎明始,之后到韩冬,都讲究虚淡笔墨,以及本次策展人推出的山水画家金兆韬也很合乎虚淡主题。而南溪、张诠、蔡广斌,再之后有田卫、杭春晖、谢晓虹等,又各显出不同的虚淡。清华美院的白明和苏州画院的叶放在意向上也很贴虚淡,况且,白明酷爱白茶,叶放酷爱园林。其实,他们的虚淡或疑似虚淡,都有各不相同的倾向,比如更观念的张羽完全不同于更墨戏的桑火尧。而邱志杰、张正民等虽然都衔接着与虚淡有关的笔墨传统,也仅能勉强列入虚淡。最有争议的是李津,还有刘庆和,这些当代水墨艺术家与虚淡虽有关联,却若隐若现若即若离。但是,他们的另一个特点却与陈老师策展主题里的另一个词游心吻合,刘庆和作品很符合游心的观念,李津的作品就更具有这个气质。

这让李晓峰回想起85美术新潮后,八九之后第一个新艺术展览-新文人画展,由栗宪庭策划,并很快聚集了一批南北新水墨画家。新文人画家对水墨有一种深切的兴趣和感情,这批新水墨画家好像是与生俱来的随心率性,之后刘庆和他们的“新生代”,与新文人画具有历史的前后文关系,而且,最为重要的相通之处大概就是“游心”。

虚淡之于现实

将“游心虚淡”还原于当下现实,来看这个主题对于今天的意义在哪里。杨卫认为,今天的中国当代艺术,已经呈现全面西方化的倾向,不仅仅只是风格上的西化,也涉及到价值观的西化,实际上早已被“波普”的艺术思维所充斥。“波普艺术”出现在中国,一开始还是有人文价值的,有一定的批判性。但是,发展到后来,却转型成了一种商业的附庸,由原来借商业拓展艺术边界,丰富自身的表现力,变成了真正的艺术商品。在他看到现在还有很多年轻人在从事“波普艺术”的创作,但动机已经完全商业化了,这跟八、九十年代的“波普艺术”创作已经有了很大的不同。当这样一种批判性艺术,抽离了原有的批判意义,仅仅只剩下一个空洞的形式以后,“游心虚淡”的介入就变得非常有意义了。因为这个时候游心与虚淡,恰恰是对这种功利化和物质化的一种反动,表达了一种坚定的文化立场。也就是说,当“游心虚淡”介入到这种极度功利化的艺术现场时,反倒成了一种批判性的艺术。关于这一点,值得被提倡。

属于东方的虚淡

策展人陈孝信先生与夏可君先生在研究方向上略有接近,陈孝信先生近几年以当代文脉为主题的系列展览,试图推动一种“积极的虚无主义”的美学态度,这个事情至为关键,因为整个现代性哲学都处于这个尼采都无法解决的困局中:走向了无宗教的宗教,保持虚无的根性,虚无是不可能消除的,但如何不陷入虚无任性主义,不走向武断的逆反解决,如何可能?西方积极虚无主义态度其实表现在很多艺术流派之中,无论是法国的超现实主义,还是美国的抽象表现主义,其实都有着积极虚无主义的底色,但问题在于,这些表现方式,过于暴力,过于欲望化,过于观念化,过于悲剧化,如果有着中国式的积极虚无主义,即“虚薄”艺术,乃是消极的抵抗与保持疏离的智慧,这是如何做到的?这是回到自然,回到自然的自然而然,与自然的泰然让之的态度,学习庄子《庄子·应帝王》借助于无名人所言的:“汝游心于淡,合气于漠,顺物自然而无容私焉,而天下治矣。”本次展览的“游心虚淡”作为一种审美哲学的态度,有着现代性的意义。但面对中国式现代化对自然生态的破坏,也更为需要这种虚淡与虚薄的态度,这个“游”乃是游戏与游走,当代艺术的游击如何还激发新的信念?

陈孝信老师也提到了虚薄与虚淡的差别,对夏可君而言,“虚薄”有着几个重要的针对性:第一,是针对杜尚的概念艺术,这是杜尚在1937年左右提出了虚薄或“次薄”(inframince),是针对自己的现成品与概念艺术的,是要找到绘画与现成品之间的新关系,希望未来的艺术要具有虚薄的质感,但后来的西方艺术并没有做到,有着水墨虚淡传统的中国艺术,可以提供触发的想象。第二,主要则针对油画,西方油画是覆盖与粘滞性的,如何画得虚薄,还有着内在精神强度与厚度,这是一个新任务。水墨性一旦进入油画性,势必改变油画的整个感知体系。第三,“虚淡”与“平淡”的概念可能过于传统了,更愿提“虚薄”,还有着当代艺术的考量,即当前的技术都是走向“薄化”的,“薄”的质感是让技术与自然的关系变得亲密起来。第四,“虚薄”依然是一种可能性,是还有待于更为广泛开拓的潜能,仅仅才开始。

对于夏可君而言,如何把东方的“虚淡”以及平谈与西方杜尚的“次薄”结合起来,打开“虚薄”中间的细微过渡性:即过渡的之间状态,在现成品与绘画之间重新建立关联,在极简主义与物派之后,在二十世纪西方的绘画形式语言与观念艺术之后,虚薄艺术是否可以给出一个根本的原理性贡献?这是他试图思考的根本问题。即试图重写现代性,在波普艺术之后是什么?不仅仅是艺术的重新开始,也是文化与文明的重新开端:积极的虚无主义如何落实在生活,并改变我们感知世界的方式?这是未来艺术的重要问题。

回到本次展览的艺术家作品上,这里有着三个层面的考察,如同庄子在“心斋”之艺中所言的倾听的三个层次:“听之以耳,听之以心,听之以气。”如果以观看而言,也是三重的观察,这是一个现象学的观看递进,也是三重的知觉:

首先是“观之以眼”:对图形与图象的知觉,是物象形式的知觉。其次是“观之以心”:对水墨语言的知觉,即在笔墨本身上做到虚淡,这既是心性的安静也是对笔墨的控制,传统是以文气,以修养持久的修炼,去掉火气。最后则是“观之以气”:这是对气息节奏的知觉。这个气息是笔墨从脚腫发机,从丹田之气息与气机上,从生命气息的广大通,从元素性的生命感怀上生发出来,是意境与精神心灵的感通。

结束语】每一个优秀的展览最终都给我们留下令人印象深刻的文献资料,而展览的学术价值也许这点很重要,正如朱彤馆长强调的,先锋当代艺术中心已经超越了普通空间的定义,甚至超越了美术馆的范畴,从展览学术构建到教育推广,甚至对于艺术投资的引导都要面面俱到,先锋要一直实验前卫下去!

编辑:韩春阳

0条评论 评论

0/500

验证码:
新闻热线:010-51374003-809/818/808  主编信箱 Email:art@99ys.com 客户投诉
编 辑QQ:1173591114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2010室 邮编:100015 99艺术网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文网文[2010]179号 京ICP备19027716号-1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08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436号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