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波兰艺术家吉斯凯·尤科以超现实主义描绘梦幻般的“旋转家园”
  • 作者:江兵整理
  • 来源:99艺术网
  • 2015-01-23 15:22:55

[1 /19]

图片描述 (0条评论)

波兰艺术家吉斯凯·尤科从幼年开始,铅笔、画具、墨水、纸张、刷子,构成了他的美好世界。作品曾多次获得国际奖项,并在华沙、杜塞尔多夫 、洛杉矶和伦敦举办过画展。据说,他的灵感来自童年的记忆——那些风景、感受、味道和颜色。但是对美术史熟悉的观众一眼就能看出,他承续的是古典而精确的佛兰德风格。在美术史的意义上,吉斯凯·尤科是超现实主义的当代接班人。可是,吉斯凯·尤科的画中,有鲜明的“与众不同”的东西,这个东西是一种宇宙哲学,融合了宗教与科学、悖论与奇幻、自然与机器、过去与未来,最关键的是,他的画中反复回旋着一种“家园”之感。在家园里,一个世界可能包含着另一个世界,一个世界可能威胁着另一个世界,一个世界可能期望着另一个世界,一个世界可能怀念另一个世界,一个世界可能基于另一个世界,一个世界可能飞向另一个世界……一个童话的甜美外壳,藏着神话的壮丽和恐怖。

波兰艺术家吉斯凯·尤科从幼年开始,铅笔、画具、墨水、纸张、刷子,构成了他的美好世界。作品曾多次获得国际奖项,并在华沙、杜塞尔多夫 、洛杉矶和伦敦举办过画展。据说,他的灵感来自童年的记忆——那些风景、感受、味道和颜色。但是对美术史熟悉的观众一眼就能看出,他承续的是古典而精确的佛兰德风格。在美术史的意义上,吉斯凯·尤科是超现实主义的当代接班人。可是,吉斯凯·尤科的画中,有鲜明的“与众不同”的东西,这个东西是一种宇宙哲学,融合了宗教与科学、悖论与奇幻、自然与机器、过去与未来,最关键的是,他的画中反复回旋着一种“家园”之感。在家园里,一个世界可能包含着另一个世界,一个世界可能威胁着另一个世界,一个世界可能期望着另一个世界,一个世界可能怀念另一个世界,一个世界可能基于另一个世界,一个世界可能飞向另一个世界……一个童话的甜美外壳,藏着神话的壮丽和恐怖。

波兰艺术家吉斯凯·尤科从幼年开始,铅笔、画具、墨水、纸张、刷子,构成了他的美好世界。作品曾多次获得国际奖项,并在华沙、杜塞尔多夫 、洛杉矶和伦敦举办过画展。据说,他的灵感来自童年的记忆——那些风景、感受、味道和颜色。但是对美术史熟悉的观众一眼就能看出,他承续的是古典而精确的佛兰德风格。在美术史的意义上,吉斯凯·尤科是超现实主义的当代接班人。可是,吉斯凯·尤科的画中,有鲜明的“与众不同”的东西,这个东西是一种宇宙哲学,融合了宗教与科学、悖论与奇幻、自然与机器、过去与未来,最关键的是,他的画中反复回旋着一种“家园”之感。在家园里,一个世界可能包含着另一个世界,一个世界可能威胁着另一个世界,一个世界可能期望着另一个世界,一个世界可能怀念另一个世界,一个世界可能基于另一个世界,一个世界可能飞向另一个世界……一个童话的甜美外壳,藏着神话的壮丽和恐怖。

波兰艺术家吉斯凯·尤科从幼年开始,铅笔、画具、墨水、纸张、刷子,构成了他的美好世界。作品曾多次获得国际奖项,并在华沙、杜塞尔多夫 、洛杉矶和伦敦举办过画展。据说,他的灵感来自童年的记忆——那些风景、感受、味道和颜色。但是对美术史熟悉的观众一眼就能看出,他承续的是古典而精确的佛兰德风格。在美术史的意义上,吉斯凯·尤科是超现实主义的当代接班人。可是,吉斯凯·尤科的画中,有鲜明的“与众不同”的东西,这个东西是一种宇宙哲学,融合了宗教与科学、悖论与奇幻、自然与机器、过去与未来,最关键的是,他的画中反复回旋着一种“家园”之感。在家园里,一个世界可能包含着另一个世界,一个世界可能威胁着另一个世界,一个世界可能期望着另一个世界,一个世界可能怀念另一个世界,一个世界可能基于另一个世界,一个世界可能飞向另一个世界……一个童话的甜美外壳,藏着神话的壮丽和恐怖。

波兰艺术家吉斯凯·尤科从幼年开始,铅笔、画具、墨水、纸张、刷子,构成了他的美好世界。作品曾多次获得国际奖项,并在华沙、杜塞尔多夫 、洛杉矶和伦敦举办过画展。据说,他的灵感来自童年的记忆——那些风景、感受、味道和颜色。但是对美术史熟悉的观众一眼就能看出,他承续的是古典而精确的佛兰德风格。在美术史的意义上,吉斯凯·尤科是超现实主义的当代接班人。可是,吉斯凯·尤科的画中,有鲜明的“与众不同”的东西,这个东西是一种宇宙哲学,融合了宗教与科学、悖论与奇幻、自然与机器、过去与未来,最关键的是,他的画中反复回旋着一种“家园”之感。在家园里,一个世界可能包含着另一个世界,一个世界可能威胁着另一个世界,一个世界可能期望着另一个世界,一个世界可能怀念另一个世界,一个世界可能基于另一个世界,一个世界可能飞向另一个世界……一个童话的甜美外壳,藏着神话的壮丽和恐怖。

波兰艺术家吉斯凯·尤科从幼年开始,铅笔、画具、墨水、纸张、刷子,构成了他的美好世界。作品曾多次获得国际奖项,并在华沙、杜塞尔多夫 、洛杉矶和伦敦举办过画展。据说,他的灵感来自童年的记忆——那些风景、感受、味道和颜色。但是对美术史熟悉的观众一眼就能看出,他承续的是古典而精确的佛兰德风格。在美术史的意义上,吉斯凯·尤科是超现实主义的当代接班人。可是,吉斯凯·尤科的画中,有鲜明的“与众不同”的东西,这个东西是一种宇宙哲学,融合了宗教与科学、悖论与奇幻、自然与机器、过去与未来,最关键的是,他的画中反复回旋着一种“家园”之感。在家园里,一个世界可能包含着另一个世界,一个世界可能威胁着另一个世界,一个世界可能期望着另一个世界,一个世界可能怀念另一个世界,一个世界可能基于另一个世界,一个世界可能飞向另一个世界……一个童话的甜美外壳,藏着神话的壮丽和恐怖。

波兰艺术家吉斯凯·尤科从幼年开始,铅笔、画具、墨水、纸张、刷子,构成了他的美好世界。作品曾多次获得国际奖项,并在华沙、杜塞尔多夫 、洛杉矶和伦敦举办过画展。据说,他的灵感来自童年的记忆——那些风景、感受、味道和颜色。但是对美术史熟悉的观众一眼就能看出,他承续的是古典而精确的佛兰德风格。在美术史的意义上,吉斯凯·尤科是超现实主义的当代接班人。可是,吉斯凯·尤科的画中,有鲜明的“与众不同”的东西,这个东西是一种宇宙哲学,融合了宗教与科学、悖论与奇幻、自然与机器、过去与未来,最关键的是,他的画中反复回旋着一种“家园”之感。在家园里,一个世界可能包含着另一个世界,一个世界可能威胁着另一个世界,一个世界可能期望着另一个世界,一个世界可能怀念另一个世界,一个世界可能基于另一个世界,一个世界可能飞向另一个世界……一个童话的甜美外壳,藏着神话的壮丽和恐怖。

波兰艺术家吉斯凯·尤科从幼年开始,铅笔、画具、墨水、纸张、刷子,构成了他的美好世界。作品曾多次获得国际奖项,并在华沙、杜塞尔多夫 、洛杉矶和伦敦举办过画展。据说,他的灵感来自童年的记忆——那些风景、感受、味道和颜色。但是对美术史熟悉的观众一眼就能看出,他承续的是古典而精确的佛兰德风格。在美术史的意义上,吉斯凯·尤科是超现实主义的当代接班人。可是,吉斯凯·尤科的画中,有鲜明的“与众不同”的东西,这个东西是一种宇宙哲学,融合了宗教与科学、悖论与奇幻、自然与机器、过去与未来,最关键的是,他的画中反复回旋着一种“家园”之感。在家园里,一个世界可能包含着另一个世界,一个世界可能威胁着另一个世界,一个世界可能期望着另一个世界,一个世界可能怀念另一个世界,一个世界可能基于另一个世界,一个世界可能飞向另一个世界……一个童话的甜美外壳,藏着神话的壮丽和恐怖。

波兰艺术家吉斯凯·尤科从幼年开始,铅笔、画具、墨水、纸张、刷子,构成了他的美好世界。作品曾多次获得国际奖项,并在华沙、杜塞尔多夫 、洛杉矶和伦敦举办过画展。据说,他的灵感来自童年的记忆——那些风景、感受、味道和颜色。但是对美术史熟悉的观众一眼就能看出,他承续的是古典而精确的佛兰德风格。在美术史的意义上,吉斯凯·尤科是超现实主义的当代接班人。可是,吉斯凯·尤科的画中,有鲜明的“与众不同”的东西,这个东西是一种宇宙哲学,融合了宗教与科学、悖论与奇幻、自然与机器、过去与未来,最关键的是,他的画中反复回旋着一种“家园”之感。在家园里,一个世界可能包含着另一个世界,一个世界可能威胁着另一个世界,一个世界可能期望着另一个世界,一个世界可能怀念另一个世界,一个世界可能基于另一个世界,一个世界可能飞向另一个世界……一个童话的甜美外壳,藏着神话的壮丽和恐怖。

波兰艺术家吉斯凯·尤科从幼年开始,铅笔、画具、墨水、纸张、刷子,构成了他的美好世界。作品曾多次获得国际奖项,并在华沙、杜塞尔多夫 、洛杉矶和伦敦举办过画展。据说,他的灵感来自童年的记忆——那些风景、感受、味道和颜色。但是对美术史熟悉的观众一眼就能看出,他承续的是古典而精确的佛兰德风格。在美术史的意义上,吉斯凯·尤科是超现实主义的当代接班人。可是,吉斯凯·尤科的画中,有鲜明的“与众不同”的东西,这个东西是一种宇宙哲学,融合了宗教与科学、悖论与奇幻、自然与机器、过去与未来,最关键的是,他的画中反复回旋着一种“家园”之感。在家园里,一个世界可能包含着另一个世界,一个世界可能威胁着另一个世界,一个世界可能期望着另一个世界,一个世界可能怀念另一个世界,一个世界可能基于另一个世界,一个世界可能飞向另一个世界……一个童话的甜美外壳,藏着神话的壮丽和恐怖。

波兰艺术家吉斯凯·尤科从幼年开始,铅笔、画具、墨水、纸张、刷子,构成了他的美好世界。作品曾多次获得国际奖项,并在华沙、杜塞尔多夫 、洛杉矶和伦敦举办过画展。据说,他的灵感来自童年的记忆——那些风景、感受、味道和颜色。但是对美术史熟悉的观众一眼就能看出,他承续的是古典而精确的佛兰德风格。在美术史的意义上,吉斯凯·尤科是超现实主义的当代接班人。可是,吉斯凯·尤科的画中,有鲜明的“与众不同”的东西,这个东西是一种宇宙哲学,融合了宗教与科学、悖论与奇幻、自然与机器、过去与未来,最关键的是,他的画中反复回旋着一种“家园”之感。在家园里,一个世界可能包含着另一个世界,一个世界可能威胁着另一个世界,一个世界可能期望着另一个世界,一个世界可能怀念另一个世界,一个世界可能基于另一个世界,一个世界可能飞向另一个世界……一个童话的甜美外壳,藏着神话的壮丽和恐怖。

波兰艺术家吉斯凯·尤科从幼年开始,铅笔、画具、墨水、纸张、刷子,构成了他的美好世界。作品曾多次获得国际奖项,并在华沙、杜塞尔多夫 、洛杉矶和伦敦举办过画展。据说,他的灵感来自童年的记忆——那些风景、感受、味道和颜色。但是对美术史熟悉的观众一眼就能看出,他承续的是古典而精确的佛兰德风格。在美术史的意义上,吉斯凯·尤科是超现实主义的当代接班人。可是,吉斯凯·尤科的画中,有鲜明的“与众不同”的东西,这个东西是一种宇宙哲学,融合了宗教与科学、悖论与奇幻、自然与机器、过去与未来,最关键的是,他的画中反复回旋着一种“家园”之感。在家园里,一个世界可能包含着另一个世界,一个世界可能威胁着另一个世界,一个世界可能期望着另一个世界,一个世界可能怀念另一个世界,一个世界可能基于另一个世界,一个世界可能飞向另一个世界……一个童话的甜美外壳,藏着神话的壮丽和恐怖。

波兰艺术家吉斯凯·尤科从幼年开始,铅笔、画具、墨水、纸张、刷子,构成了他的美好世界。作品曾多次获得国际奖项,并在华沙、杜塞尔多夫 、洛杉矶和伦敦举办过画展。据说,他的灵感来自童年的记忆——那些风景、感受、味道和颜色。但是对美术史熟悉的观众一眼就能看出,他承续的是古典而精确的佛兰德风格。在美术史的意义上,吉斯凯·尤科是超现实主义的当代接班人。可是,吉斯凯·尤科的画中,有鲜明的“与众不同”的东西,这个东西是一种宇宙哲学,融合了宗教与科学、悖论与奇幻、自然与机器、过去与未来,最关键的是,他的画中反复回旋着一种“家园”之感。在家园里,一个世界可能包含着另一个世界,一个世界可能威胁着另一个世界,一个世界可能期望着另一个世界,一个世界可能怀念另一个世界,一个世界可能基于另一个世界,一个世界可能飞向另一个世界……一个童话的甜美外壳,藏着神话的壮丽和恐怖。

波兰艺术家吉斯凯·尤科从幼年开始,铅笔、画具、墨水、纸张、刷子,构成了他的美好世界。作品曾多次获得国际奖项,并在华沙、杜塞尔多夫 、洛杉矶和伦敦举办过画展。据说,他的灵感来自童年的记忆——那些风景、感受、味道和颜色。但是对美术史熟悉的观众一眼就能看出,他承续的是古典而精确的佛兰德风格。在美术史的意义上,吉斯凯·尤科是超现实主义的当代接班人。可是,吉斯凯·尤科的画中,有鲜明的“与众不同”的东西,这个东西是一种宇宙哲学,融合了宗教与科学、悖论与奇幻、自然与机器、过去与未来,最关键的是,他的画中反复回旋着一种“家园”之感。在家园里,一个世界可能包含着另一个世界,一个世界可能威胁着另一个世界,一个世界可能期望着另一个世界,一个世界可能怀念另一个世界,一个世界可能基于另一个世界,一个世界可能飞向另一个世界……一个童话的甜美外壳,藏着神话的壮丽和恐怖。

波兰艺术家吉斯凯·尤科从幼年开始,铅笔、画具、墨水、纸张、刷子,构成了他的美好世界。作品曾多次获得国际奖项,并在华沙、杜塞尔多夫 、洛杉矶和伦敦举办过画展。据说,他的灵感来自童年的记忆——那些风景、感受、味道和颜色。但是对美术史熟悉的观众一眼就能看出,他承续的是古典而精确的佛兰德风格。在美术史的意义上,吉斯凯·尤科是超现实主义的当代接班人。可是,吉斯凯·尤科的画中,有鲜明的“与众不同”的东西,这个东西是一种宇宙哲学,融合了宗教与科学、悖论与奇幻、自然与机器、过去与未来,最关键的是,他的画中反复回旋着一种“家园”之感。在家园里,一个世界可能包含着另一个世界,一个世界可能威胁着另一个世界,一个世界可能期望着另一个世界,一个世界可能怀念另一个世界,一个世界可能基于另一个世界,一个世界可能飞向另一个世界……一个童话的甜美外壳,藏着神话的壮丽和恐怖。

波兰艺术家吉斯凯·尤科从幼年开始,铅笔、画具、墨水、纸张、刷子,构成了他的美好世界。作品曾多次获得国际奖项,并在华沙、杜塞尔多夫 、洛杉矶和伦敦举办过画展。据说,他的灵感来自童年的记忆——那些风景、感受、味道和颜色。但是对美术史熟悉的观众一眼就能看出,他承续的是古典而精确的佛兰德风格。在美术史的意义上,吉斯凯·尤科是超现实主义的当代接班人。可是,吉斯凯·尤科的画中,有鲜明的“与众不同”的东西,这个东西是一种宇宙哲学,融合了宗教与科学、悖论与奇幻、自然与机器、过去与未来,最关键的是,他的画中反复回旋着一种“家园”之感。在家园里,一个世界可能包含着另一个世界,一个世界可能威胁着另一个世界,一个世界可能期望着另一个世界,一个世界可能怀念另一个世界,一个世界可能基于另一个世界,一个世界可能飞向另一个世界……一个童话的甜美外壳,藏着神话的壮丽和恐怖。

波兰艺术家吉斯凯·尤科从幼年开始,铅笔、画具、墨水、纸张、刷子,构成了他的美好世界。作品曾多次获得国际奖项,并在华沙、杜塞尔多夫 、洛杉矶和伦敦举办过画展。据说,他的灵感来自童年的记忆——那些风景、感受、味道和颜色。但是对美术史熟悉的观众一眼就能看出,他承续的是古典而精确的佛兰德风格。在美术史的意义上,吉斯凯·尤科是超现实主义的当代接班人。可是,吉斯凯·尤科的画中,有鲜明的“与众不同”的东西,这个东西是一种宇宙哲学,融合了宗教与科学、悖论与奇幻、自然与机器、过去与未来,最关键的是,他的画中反复回旋着一种“家园”之感。在家园里,一个世界可能包含着另一个世界,一个世界可能威胁着另一个世界,一个世界可能期望着另一个世界,一个世界可能怀念另一个世界,一个世界可能基于另一个世界,一个世界可能飞向另一个世界……一个童话的甜美外壳,藏着神话的壮丽和恐怖。

波兰艺术家吉斯凯·尤科从幼年开始,铅笔、画具、墨水、纸张、刷子,构成了他的美好世界。作品曾多次获得国际奖项,并在华沙、杜塞尔多夫 、洛杉矶和伦敦举办过画展。据说,他的灵感来自童年的记忆——那些风景、感受、味道和颜色。但是对美术史熟悉的观众一眼就能看出,他承续的是古典而精确的佛兰德风格。在美术史的意义上,吉斯凯·尤科是超现实主义的当代接班人。可是,吉斯凯·尤科的画中,有鲜明的“与众不同”的东西,这个东西是一种宇宙哲学,融合了宗教与科学、悖论与奇幻、自然与机器、过去与未来,最关键的是,他的画中反复回旋着一种“家园”之感。在家园里,一个世界可能包含着另一个世界,一个世界可能威胁着另一个世界,一个世界可能期望着另一个世界,一个世界可能怀念另一个世界,一个世界可能基于另一个世界,一个世界可能飞向另一个世界……一个童话的甜美外壳,藏着神话的壮丽和恐怖。

波兰艺术家吉斯凯·尤科从幼年开始,铅笔、画具、墨水、纸张、刷子,构成了他的美好世界。作品曾多次获得国际奖项,并在华沙、杜塞尔多夫 、洛杉矶和伦敦举办过画展。据说,他的灵感来自童年的记忆——那些风景、感受、味道和颜色。但是对美术史熟悉的观众一眼就能看出,他承续的是古典而精确的佛兰德风格。在美术史的意义上,吉斯凯·尤科是超现实主义的当代接班人。可是,吉斯凯·尤科的画中,有鲜明的“与众不同”的东西,这个东西是一种宇宙哲学,融合了宗教与科学、悖论与奇幻、自然与机器、过去与未来,最关键的是,他的画中反复回旋着一种“家园”之感。在家园里,一个世界可能包含着另一个世界,一个世界可能威胁着另一个世界,一个世界可能期望着另一个世界,一个世界可能怀念另一个世界,一个世界可能基于另一个世界,一个世界可能飞向另一个世界……一个童话的甜美外壳,藏着神话的壮丽和恐怖。

波兰艺术家吉斯凯·尤科从幼年开始,铅笔、画具、墨水、纸张、刷子,构成了他的美好世界。作品曾多次获得国际奖项,并在华沙、杜塞尔多夫 、洛杉矶和伦敦举办过画展。据说,他的灵感来自童年的记忆——那些风景、感受、味道和颜色。但是对美术史熟悉的观众一眼就能看出,他承续的是古典而精确的佛兰德风格。在美术史的意义上,吉斯凯·尤科是超现实主义的当代接班人。可是,吉斯凯·尤科的画中,有鲜明的“与众不同”的东西,这个东西是一种宇宙哲学,融合了宗教与科学、悖论与奇幻、自然与机器、过去与未来,最关键的是,他的画中反复回旋着一种“家园”之感。在家园里,一个世界可能包含着另一个世界,一个世界可能威胁着另一个世界,一个世界可能期望着另一个世界,一个世界可能怀念另一个世界,一个世界可能基于另一个世界,一个世界可能飞向另一个世界……一个童话的甜美外壳,藏着神话的壮丽和恐怖。

波兰艺术家吉斯凯·尤科从幼年开始,铅笔、画具、墨水、纸张、刷子,构成了他的美好世界。作品曾多次获得国际奖项,并在华沙、杜塞尔多夫 、洛杉矶和伦敦举办过画展。据说,他的灵感来自童年的记忆——那些风景、感受、味道和颜色。但是对美术史熟悉的观众一眼就能看出,他承续的是古典而精确的佛兰德风格。在美术史的意义上,吉斯凯·尤科是超现实主义的当代接班人。可是,吉斯凯·尤科的画中,有鲜明的“与众不同”的东西,这个东西是一种宇宙哲学,融合了宗教与科学、悖论与奇幻、自然与机器、过去与未来,最关键的是,他的画中反复回旋着一种“家园”之感。在家园里,一个世界可能包含着另一个世界,一个世界可能威胁着另一个世界,一个世界可能期望着另一个世界,一个世界可能怀念另一个世界,一个世界可能基于另一个世界,一个世界可能飞向另一个世界……一个童话的甜美外壳,藏着神话的壮丽和恐怖。

波兰艺术家吉斯凯·尤科从幼年开始,铅笔、画具、墨水、纸张、刷子,构成了他的美好世界。作品曾多次获得国际奖项,并在华沙、杜塞尔多夫 、洛杉矶和伦敦举办过画展。据说,他的灵感来自童年的记忆——那些风景、感受、味道和颜色。但是对美术史熟悉的观众一眼就能看出,他承续的是古典而精确的佛兰德风格。在美术史的意义上,吉斯凯·尤科是超现实主义的当代接班人。可是,吉斯凯·尤科的画中,有鲜明的“与众不同”的东西,这个东西是一种宇宙哲学,融合了宗教与科学、悖论与奇幻、自然与机器、过去与未来,最关键的是,他的画中反复回旋着一种“家园”之感。在家园里,一个世界可能包含着另一个世界,一个世界可能威胁着另一个世界,一个世界可能期望着另一个世界,一个世界可能怀念另一个世界,一个世界可能基于另一个世界,一个世界可能飞向另一个世界……一个童话的甜美外壳,藏着神话的壮丽和恐怖。

波兰艺术家吉斯凯·尤科从幼年开始,铅笔、画具、墨水、纸张、刷子,构成了他的美好世界。作品曾多次获得国际奖项,并在华沙、杜塞尔多夫 、洛杉矶和伦敦举办过画展。据说,他的灵感来自童年的记忆——那些风景、感受、味道和颜色。但是对美术史熟悉的观众一眼就能看出,他承续的是古典而精确的佛兰德风格。在美术史的意义上,吉斯凯·尤科是超现实主义的当代接班人。可是,吉斯凯·尤科的画中,有鲜明的“与众不同”的东西,这个东西是一种宇宙哲学,融合了宗教与科学、悖论与奇幻、自然与机器、过去与未来,最关键的是,他的画中反复回旋着一种“家园”之感。在家园里,一个世界可能包含着另一个世界,一个世界可能威胁着另一个世界,一个世界可能期望着另一个世界,一个世界可能怀念另一个世界,一个世界可能基于另一个世界,一个世界可能飞向另一个世界……一个童话的甜美外壳,藏着神话的壮丽和恐怖。

波兰艺术家吉斯凯·尤科从幼年开始,铅笔、画具、墨水、纸张、刷子,构成了他的美好世界。作品曾多次获得国际奖项,并在华沙、杜塞尔多夫 、洛杉矶和伦敦举办过画展。据说,他的灵感来自童年的记忆——那些风景、感受、味道和颜色。但是对美术史熟悉的观众一眼就能看出,他承续的是古典而精确的佛兰德风格。在美术史的意义上,吉斯凯·尤科是超现实主义的当代接班人。可是,吉斯凯·尤科的画中,有鲜明的“与众不同”的东西,这个东西是一种宇宙哲学,融合了宗教与科学、悖论与奇幻、自然与机器、过去与未来,最关键的是,他的画中反复回旋着一种“家园”之感。在家园里,一个世界可能包含着另一个世界,一个世界可能威胁着另一个世界,一个世界可能期望着另一个世界,一个世界可能怀念另一个世界,一个世界可能基于另一个世界,一个世界可能飞向另一个世界……一个童话的甜美外壳,藏着神话的壮丽和恐怖。

  • 作者:江兵整理
  • 来源:99艺术网
  • 2015-01-23 15:22:55
0条评论 评论

0/500

验证码:
新闻主编信箱 Email:art@99ys.com 商务合作99yangkai@163.com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401室 邮编:100015 99艺术网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文网文[2010]179号 京ICP备19027716号-1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08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436号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