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冷军:超写实油画关键在色彩感知力与造型能力
0条评论 2015-04-13 10:02:50 来源:新快报 作者:梁志钦 曾树刚 孙林

冷军超写实油画作品《小唐》
冷军超写实油画作品《小唐》
冷军

冷军画室一角
冷军画室一角
冷军的油画笔与玻璃调色板
冷军的油画笔与玻璃调色板

坊间对冷军如何创作出那么多超写实的作品有着多种说法,有的说“他的画笔只有一根毛,每一笔都细细地画”,有的说“他拿着可以放大1000倍的放大镜画画”,也有的说他画画从不被人干扰,甚至吃饭都是用绳子从楼上往下吊的。日前,记者走进了工作室,终于看清了一切。冷军说:“其实没那么神,我用的都是普通油画布,普通的笔。超写实油画关键在色彩感知力与造型能力。”

我越来越舍不得卖我的作品

要留到日后自己的美术馆用

在武汉合美术馆的负一层展厅里,有两张作品,总吸引着观众来回踱步地看,侧着看,靠近看,退后看,观众似乎总在求证着某样东西,但几乎每个驻足观看的观众到最后都得震惊得有些“失望”而去。广州美院教授齐喆说:“即使视距只有30厘米,我的眼睛仍然会情不自禁地误导大脑,以为画中的造像不是画出来的,而是一件触手可及的装置艺术。”这就是坊间流传、被誉为中国当代超写实油画领军人物冷军创造的“视觉陷阱”。

这两幅超写实油画《天光》和《小唐》是冷军近年的新作,近段时间,正参加一个在合美术馆展出,名为“切片——湖北当代艺术邀请展”的展览。收藏周刊记者与冷军畅谈两小时后,提出要观看其超写实油画作品。冷军回答:“目前只有那里能看到。”他似乎意识到了作品不在身边的尴尬,最后强调:“我越来越舍不得卖我的作品。要留到日后自己的美术馆用。”

从最初的《大柿子》等静物创作,到1999年的《五角星》获第九届全国美展金奖,冷军成为了当代最受瞩目的油画家之一。2010年一幅超写实作品《小罗》拍出3136万元成交价,更是刷新其个人拍卖纪录。

“没那么神,我用的都是普通油画布,普通的笔”

武汉洞庭街一栋红色的欧式建筑里,100年前,这里是李凡洛夫公馆,而现在,则是冷军的工作室。20年来,每逢春节,他都会以写生会友的方式,与郭润文、朱晓果等油画家一同在这里度过,今年也不例外。在收藏周刊记者到达时,他们正各自忙着对一个着装女孩进行写生,欧式的室内设计,女孩着装也参照十八九世纪欧洲贵族女孩的形象打扮了一番,走在里面,俨然感觉回到了那个时候欧洲画家的沙龙场景。

木地板总在提醒着人们的走动,嗝咯嗝咯的声音成为了画室里另一种配乐。前来探访的人们络绎不绝,有藏家,有媒体记者,也有朋友。但如此热闹的气氛丝毫打扰不了现场的画家,冷军戴着鸭舌帽与900度超高度数的近视眼镜,不时用笔测量着描绘对象的比例,一笔笔地塑造着画布里的空间。从他写生作品中准确的造型与恰如其分的颜色调配,似乎是对外界流传他用投影仪造型的说法最好的回应。

坊间对冷军如何创作出如此超写实的作品有着多种说法,有的说“他的画笔只有一根毛,每一笔都细细地画”,有的说“他拿着可以放大1000倍的放大镜画画”,也有的说他画画从不被人干扰,甚至吃饭都是用绳子从楼上往下吊的……冷军听到这些来自外界的描述,不禁哈哈大笑起来。

“其实没那么神,我用的都是普通油画布,普通的笔。”冷军一边画一边说,但他的调色板则确实“与别不同”,用的是玻璃,说是容易清洁。只要画完一部分,他就会把调色板清理干净,再重新调色画另一部分。他的动作、节奏甚至状态似乎跟画面利索、肯定的笔触有着密切的呼应。

我也并非科班出身,我读的是体育艺术系

有人这样评价冷军——“他是中国油画界的异数——并非八大美院的名门出身,也不居住在北京这个文化中心……但他却用超写实的画风,引来了国内艺术家的注目。”

冷军对这样的评价从不介怀,在接受收藏周刊记者采访时,他更是大方地表示:“我也并非科班出身,我读的是体育艺术系。”打小没有接受过正规美术教育的他,当年是靠着临摹连环画和电影院海报打下来的基础,才走进了美术殿堂。

即使是这样热爱美术,当年的冷军并没有得到理科出身父亲的支持。直到冷军搁下画笔多年,参加高考失败后,为了能考上大学,他才重拾画笔,进入了武汉师大汉口分院体育艺术系。

简介

冷军,油画家,国家一级美术师,1963年生于四川。曾任武汉画院院长,现为湖北省美协副主席、武汉市美协主席、中国美协会员、中国油画艺委会委员,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

语录

没有任何一个画种能够像油画这样完美地表现色彩!

“我是按照感觉去画画”

看着冷军写生,不由得让收藏周刊记者目瞪口呆,他调配的颜色总是那么到位,而且每个物象的形状并不需要提前起稿,直接用色块互相交接而就。他说:“打草稿是按照步骤去画画,我是按照感觉去画画。”他强调画画最重要的是感知力,“一个是造型能力,一个就是感知能力,很多人颜色画不准是因为他们吸收的颜色都是杂乱无章的,缺乏敏锐的感知力。但我对色彩的感知力绝对是后天的。”

冷军在读书时期,造型能力已经是同学中的佼佼者,然而,色彩却一直并不被认可,“经常被同学说我画的只是素描,没有色彩。”冷军当时很懊恼,什么才算色彩这个问题一直缠绕着他,直到某一天上班,“我搭车正在过长江的时候,看江的远处,突然之间,怎么会这么多色彩?瞬间发现颜色不一样,色彩非常丰富。这我才发现,印象派的颜色根本就不是他们夸张出来的,他们是写实的,这就是事实。”

名家点评

冷军的作品之所以得到如此高度的认同,主要也是基于他的纯形式语言的境界,而不是他深入地描绘了自然。而他后来的一些相对书写的作品更能够印证他处理自然与形式的精良能力,场景写生的那一部分作品尤其是,因为这一部分作品与超写实在表象上有所不同,在语言方式上强化了色彩、肌理等纯形式的部分。

——中国油画院学术委员会秘书长常磊

编辑:江兵

0条评论 评论

0/500

验证码:
新闻热线:010-51374003-809/818/808  主编信箱 Email:art@99ys.com 客户投诉
编 辑QQ:1173591114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2010室 邮编:100015 99艺术网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文网文[2010]179号 京ICP备19027716号-1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08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436号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