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99观察】突破语言界限打破风格范式 画画:谭平作品展在今格空间开幕
0条评论 2015-06-13 23:49:13 来源:99艺术网 作者:孟语
2015年6月13日下午4点半,抽象艺术家谭平的大型个展:“画画:谭平作品展”于今格艺术中心旗下今格空间隆重揭幕!这也是今格空间迎来首次艺术家个展。本次展览李旭策划,近1800平米的空间共呈现艺术家40多件新作,同时,艺术家自八十年代起至今的多幅重要代表作《母与子》、《黑海》、《一剪梅》等也于展览现场二层呈现,向观者揭示出谭平艺术从“我画”到“画画”的多次转变与创作脉络。
\
开幕式上策展人李旭发言
 
展览开幕式由今格艺术中心执行董事汪频女士担任主持,艺术家谭平、策展人李旭、今格艺术中心董事长王杰等受邀出席开幕式并发言。今格艺术中心董事长王杰于开幕致辞中说到:“在展览超过一年的筹备过程中,谭平先生对艺术一丝不苟的态度和亲力亲为的风格,让我和我的团队备受鼓舞。能够与艺术家谭平先生和策展人李旭先生一同为这个展览工作和付出,是今格艺术中心的荣幸。”同时王杰还代表今格艺术中心展望未来与更多艺术机构和艺术家的合作:“我们希望能够打造这样一个平台,和艺术家共同成长、和收藏家共同进步、为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做一点点事情,艺术事业是一项长期的事业,我们有理由期待美好的未来。”
\
谭平在开幕式上讲话
\
展览开幕现场嘉宾:(左起)今格空间总监蒋伟,今格艺术中心执行董事汪频,中华艺术宫副馆长李磊,艺术家滕菲,中央美术学院教授易英,艺术家尚扬,鲁迅美术学院院长韦尔申,策展人黄笃,艺术家谭平,艺术家周长江,策展人皮力,原《三联生活周刊》副主编舒可文,艺术家丁乙,策展人李旭,今格艺术中心董事长王杰。
 
在展览现场,99艺术网对此次参展的艺术家谭平进行了采访:

一支十年的画笔萌生出的展览主题
 
99艺术网:您怎样想到用“画画”这个主题来作为展览名称?
 
谭平:当时特别想做一个好的题目,想了很哲学的和很放松的题目,最终选择了“画画”,这与我当时在这画画拿的一支笔有关,这只笔差不多是十年前开始用,现在也还在用,我就在想经过这么多年我还在画画,所以这个题目与我的感觉很贴近。其实每个人都有这样的经历,它后面更有一种哲学性。

99艺术网:您认为自己的作品属于抽象表现主义范畴吗?或者是自成风格?
 
谭平:其实我不在乎自己在画什么,我的作品风格是属于新表现主义还是抽象表现主义或者是极简的等等,对我都无所谓。我只是感觉这样的表达是最自由的,是表达我此时此刻现状的唯一标准。

99艺术网:您与您儿子同为艺术家,在创作上有哪些方面互相启发与交流?
 
谭平:他对我的启发很多。年轻艺术家的思考角度和我们完全不一样,我平时特别喜欢和他在一起聊天来探讨他从事艺术创作的方法是如何介入,这些对我还是很有启发的。
\
今格艺术中心执行董事汪频女士担任主持展览开幕式
\
展览开幕现场:今格艺术中心董事长王杰致辞
\
今格空间总监蒋伟在展览开幕现场致辞
\
展览开幕现场策展人李旭为媒体做现场导览
 
在新闻发布会上,策展人李旭表示:“我跟谭平是校友,谭平是我的师兄。在中国大陆谭平是第一位在西方的学院体系以抽象艺术的方式被培养起来的艺术家,我们看到其实海归是很多,但是在国外很多人学的专业都不是抽象艺术,学各种专业都有,但是真正学抽象艺术的谭平老师是第一位。这次展览呈现更多的是谭平最近一段时间的思考和转型,这个转型他是从形式到心理一直到自己周边的生活、境遇各方面的转型,比较忠实地体现在画布上。”谭平表示:“我个人认为每次的布展就是一个再创造的过程,我对空间的要求是挺苛刻的,这个苛刻并不是说必须把所有的条件都做好,而是说这个空间与我的作品之间的关系一定要是非常的吻合,希望大家来看的时候整个空间是一个充满色彩的展览。我们刚刚进入展厅会看到粉色温暖的墙;转过来是浅蓝色的墙,夏天来临,远看的时候又看到一片忧郁的墙、深灰色的,等你走到地下的时候会发现包括淡绿色、绿色的墙、红色的墙、黄色的墙,这个都是和观众观看空间时候的心理感受是有关系的。”
\
研讨会现场
 
下午2点半在今格空间举行的展览学术研讨会,由策展人李旭担任主持,围绕谭平艺术创作与当代抽象绘画等多个议题,国内十余位当代艺术界的重要批评家、策展人、艺术家参与讨论,包括:黄笃、李磊、皮力,彭锋、舒可文、尚扬,王端廷、易英、周长江,以及刚刚在上海龙美术馆举办个展的艺术家丁乙也从专程前来出席本次研讨会。

据悉,此次展览将持续至8月13日。

研讨会精彩语录

李旭:今天很开心地请到诸位专家、学者、老师,各位师长,我们在这儿一块聊一下,可以有很多的议题:一个是抽象艺术在当代中国的语境;一个是可以谈一下谭平这次展览上一些新作的表现和大家的反映。
 
彭锋:谭平是用不同的覆盖,一次一次覆盖来消解在绘画过程当中过于强烈的主体空间,一个自我颠覆,通过不断覆盖和自我颠覆试图让画本身说话,这已经是在让画自己来画,他用的方法就是不断地自我颠覆的方式,所以我们可以再展望一下,看今后他还有没有其他的方式,这是我目前能够想到最好的方式,如果还能想到更好的方式我就不教书画画去了。
 
尚扬:跟谭平认识很久,谭平还是在大学三年级的时候,我就去到他的工作室和他的宿舍,非常认真地看到他当时学生时代所有的习作,当时很激动,也很惊讶。那个年代83年读三年级的时候,刚刚改革开放,中国艺术上的资讯不是很多,但是一个美院的学生能够在他的画布当中展开那么多东西,其中有一张画特别让我感动,就画的是一个村口的小景,一群鸟在电线上,因为我的描述是感觉不到画幅的美感。当时他画的敏感和深沉在一张小画里都表达出来了。所以当时我心里记住了谭平,我觉得他以后会成为一个非常优秀的艺术家,后来很关注他,到后来就成为好朋友。

易英:我成了谭平的“御用发言人”了。原来是同学,觉得他画得很好,从80年代就开始给他写,后来成了上下级关系,更加成为“御用”了。抽象艺术确实是比较难作,谭平学生时代和留校时候的作品,还是带有一点表现的,他当时算是比较超前的。后来他从德国回来以后变化比较大,他在德国使馆展览看了一下他做的版画比较抽象。他当时解释了一下是非常技术性的解释,解释一个铜版画的一根线达到了某种极致,这种“极致”是视觉的极致还是精神的极致,都不是很好理解,我记住了这句话,后来上课的时候举例,一根线是自动流动的线,后来他自己又重复了一次,我们带学生到美术馆看他的展览,跟学生解释他的作品,有时候不太好理解,还是和他的艺术有某种关联性,就是他的这种认识。后来谈他的“覆盖过程”,这个应该说是他的的作品里的一个转折点。这个转折点是就绘画而言、就架上艺术而言,他面临着一种困境和突破,这个突破能不能实现很难说,但是谭平他在这方面以个人的实践为基础,做了很大的努力。他跟我说“画大画是一种能力”,小画能控制,大画不能控制,但是在画这个地方的时候对那个地方是想到的,这就是一种无形的控制,看到谭平的画不管是极简特征、多次覆盖、符号引迹、甚至线条极致的东西都理解为一种“复合的”、“多次复合”的、多次“自信的损伤和实现”的这么一个过程。谭平很好的一点是比我们年轻,他还可以折腾一段时间,我们还可以看到他的一些新的作品。
 
周长江:因为参加这个座谈会,有机会提前看了展览,提前和谭老师一起聊了一些有关的话题,自己觉得是一个很好的学习机会。谭平是作为一个抽象艺术家,像我们做抽象的朋友一样,所有做的时间长的人都会这样,他不会安逸地停留在自己在某个阶段的成就,或者某个阶段自己觉得满意的状态,他永远是对自己提出很多问题,永远是对自己提出很多挑战的姿态。这个展览给我最大的一个收获是他对于整体、展览本身整体的设计和展览本身整体上的规划和对每件作品的重视程度,甚至于每个细节,他做得非常到位,这是我看到的所有展览里边,个展里面最认真的一个展览。我在谭平的画里面更多地看到的是谭平的理性,我恰恰和大家相反的是我觉得谭平是一个非常有理性的人,他在这个画的过程当中,他的所有的感性的行为都是在理性的控制之下完成的,他掌握得非常有度,这一点我相信具体看画的人看到的感受力和感觉会更多一点。
 
王端廷:我坚持抽象艺术的标准,我还会继续这样坚持。毫无疑问是抽象艺术的理论和实践都起源于西方,对于中国而言抽象艺术是舶来品,那么抽象艺术又不是无源之水,它是西方从印象主义开始的形式主义,按照线性思维模式不断演进的产物,抽象艺术是西方现代形式艺术的逻辑终点是西方现代艺术的最终层,抽象艺术是西方现代艺术最高段位的、最尖端的那一部分,而且抽象艺术有它的发展文脉,只会产生在立体主义之后,它不可能产生于立体主义之前,更不可能产生在塞尚之前,这个逻辑文脉非常重要。这个文脉也是我们判定中国抽象艺术的品质和它的一个重要的标准。这个展览非常好,谭平展出的早期作品,刚才我见到谭平我说这个早期作品的展出对你后来抽象艺术的产生在逻辑上是非常重要的,这就是文脉,没有这个文脉你的东西很难成立,可以看到他的艺术一步步从中国的写实、表现或者是半抽象,走到了纯粹抽象艺术的这条路,这个王国。所以我认为没有文脉不具有抽象艺术基本构成和基本品格的东西算不上抽象艺术,如果说昨天你还在写毛笔字,今天突然说你画出了抽象绘画我是不相信的。

丁乙:我看到很多“谭平的颜色”画面中的颜色越来越丰富,跟以前的单色调完全不一样,里面有非常多颜色的细节;再看展场,整个展场墙体富有变化,在地下的展厅里面几乎每一个遮断的墙都有一块颜色,当然我看到有一些对应性的关系,有的黄颜色和黄墙之间颜色的关系,但是我还是有疑问这是必然的还是偶然的,在创作过程中就已经思考要用这样的一种色彩结构还是在现场根据作品的感受和环境之间的联系把它连在一起的?大家都在谈“寻找、覆盖”,我感觉好像是在淤埋一些东西,又把这个淤埋的东擦掉了,当然这是非常禅宗的或者是中国绘画的语言,实际上是一个表面的东西和深层东西之间的关联。

舒可文:我记得好像是13年的时候在纽约MOMA美术馆有一个抽象艺术一百年的回顾展,当时看它的介绍,其中有一个在说“抽象艺术在创造一种秩序,一种内在的秩序。”比如说不管是你以什么样的具象形态来绘画的时候,你的一个基本逻辑是外来的,你要画一个人,你的基本逻辑是来自于人的模样,不管怎么变形,你的秩序是来自外面,你自己再去变形,根据你的想象力,但是抽象艺术走到某种程度或者是从起点就有这种倾向,就是他建立的秩序不依赖于外在的任何来源,其实是一个“自相关”的理论结构,他的秩序就是他自己,这种秩序不管是色彩、线条、结构,不管是什么全部的秩序都是一个“自相关形态”,我的一个疑问是这种“自相关形态”或者是“自成一体的秩序”,它和你对世界的关联是不是也像它的来源一样没有关系?当然我们作为一个观光客在看抽象艺术的时候也能从中获得很多感性或者是知性上的一种触动,如果按照我的工作习惯或者是我的工作方式,我当然要去追问,这种知性的触动,到底触动的是我们哪根文化神经?如果说你的秩序是一个纯内部的自相关的秩序,那就应该跟我没有什么关系,如果跟我有关系到底跟我的什么东西有关系,这是挺有意思的一个方向,这种所谓自成一体的,自相关的秩序它的意义一定是外在的。

黄笃:我自己想这次谭平的展览给印象很深的在哪儿?这次展览比较“自然”和“自由”,跟以往的作品相比更加自由。如果一个画家把画面处理得如此自然这是非常难得的。尤其是在意图上,我认为是有一点“反、背离抽象艺术”,或者是更加简洁化、繁琐化交织在一起。这次谭平关于“覆盖”的作品很有意思。“覆盖”某种意义上一个把已经画出来的又进行了一个否定,又生成了一个新的东西,这个过程里面有预设性,还有偶然性,这是一个只有艺术家的个性自己能把握的,我们很难理性去解读,什么时候恰到好处,什么时候放弃,什么时候是破坏,什么时候到此为止,作为我来说,我可能很难解读,因为这个可能要跟艺术家去不断地讨论,揭开创作里边的思维是什么,这个可能是非常重要的。

皮力:我们看到抽象绘画艺术家通常有两种:一种是比较精神性的,一种是比较有气质的。从我的角度来说这两种艺术家没有一个高低之分,精神性这个东西在今天有时候会是一个挺可怕的东西,有时候是一个挺容易忽悠人的东西,从这个角度上说简单地做一个划分,谭平老师是更偏重素养和教养,如果看这些画的话可能更多的是一种精神气质的一个东西在里边,所以精神气度有几个方面,一个是他谈到“画画”,“画画”不管是动宾结构还是什么结构,他谈到还是回到绘画本身的东西,谭老师的前言说画满一幅画,把一幅画涂满,我们谈到绘画材料物性的时候也谈到绘画的身体性,“身体性”和“物性”是在一起的,但是他的“身体性”不是波洛克满幅走来,他的绘画过程是像丁乙说的是很冷静、很淤埋的一个过程,但是在这种很冷静里边保持一种“身体的张力”在今天很有意思。相比起来,抽象相比写实艺术来说更难忽悠人,因为所有的都是要靠“身体性”来完成的。

李磊:看了谭平尤其是近期的作品以后,我想有四个感受的点,时间关系我点到为止:第一个是生命感。第二个是视觉哲学。第三是关于联想的可能性。第四是传播的可能性。这次展览当中谭平老师把这个空间进行了一个新的阐释,这也是很有意思的一个事情,他不仅仅是为传播提供了一个新的观看的方式,同时我觉得也是艺术创作的一部分,一个画面是他的一个创作,今天这些画面放在这个空间的时候,这个空间的感觉依然是这个艺术家在进一步创作的实践的一部分,因为不同的色彩背景和互相的关系确实创造了微妙的差异,这个就变得非常有意思,在传播的可能性当中,我们还可以有很多的工作可以做。 

编辑:孟语

标签
0条评论 评论

0/500

验证码:
新闻热线:010-51374003-809/818/808  主编信箱 Email:xinwen@99ys.com 客户投诉
编 辑QQ:1173591114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2010室 邮编:100015 99艺术网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文网文[2010]179号 沪ICP备17033488号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08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