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当斯大林和希特勒成为“拍卖师”
0条评论 2015-08-04 17:12:21 来源:《艺术品投资》 作者:廖廖

\

历史上的艺术品是一个国家的传统,让人们知道自己来自何方?今天的艺术品是人们对美的探索,预示着我们将去向何处?当一个掌权者认为人民不必了解历史,同时认为自己代表着未来,于是艺术品在他们眼中不再有价值,或者说唯一的价值就是拿来换取外汇。认为自己可以掩盖历史和粉饰未来的掌权者满坑满谷,但是只有希特勒和斯大林两位“大拍卖师”有“魄力”把一个国家的历史和未来一起打包送上拍卖场。

1921年到1929年之间,华尔街股市崩溃带来的经济危机让整个西方都笼罩在愁云惨雾之中。不仅欧美等富国损失惨重,刚建国的苏联也受到极大的影响。经济危机爆发后,苏联的木材、石油和金属的出口量大跌,失去了重要的外汇来源。国内经济政策屡屡失败,五年计划濒临破产,大饥荒迫在眉睫,外忧内困之下,艺术品成为斯大林眼前垂手可得的一根救命稻草。斯大林由政治家化身“拍卖师”。

1929年开始,苏联开始出口艺术品和古董,根据苏联的《外贸》杂志报道,1929年出口额是1192吨,1930年是1618吨。没错,单位是:吨。这些二流的艺术品和古董对于挽救一个国家的经济而言仅是杯水车薪,很快,斯大林决定出售冬宫珍藏的顶级艺术品和古董。

冬宫最早是女皇叶卡捷琳娜二世的私人博物馆,1764年,叶卡捷琳娜二世从柏林购进伦勃朗、鲁本斯等名家的250幅绘画,由此而起,女皇不断的增加她的藏品,在位的头十年就购入了2000幅画。新政权接手的冬宫已经是世界上最大的博物馆之一,但是其中的藏品在新世界的掌权者眼中,只不过是旧皇朝与资产阶级腐朽的象征,新世界需要的是为人民服务的社会主义现实主义艺术。

苏联人首先委托两位美国人:哈默兄弟,去美国寻找买家,每笔交易可以提取10%的佣金。哈默兄弟联合一批买家花500万美元买下了40幅画,后来因为在达·芬奇的《贝努瓦圣母》的交易中双方发生争执,哈默兄弟出价200万美元,而苏联人在美国的“朋友”认为报价太低,至少可以要到250万美元。自此之后,哈默兄弟与苏联政府分道扬镳。

接下来,苏联人找到了另一个买主:伊拉克石油公司的富豪古尔班基安,在1929—1930年间,古尔班基安花了37.9万英镑购买了数十件金银器、路易十六的办公桌、鲁本斯、乔尔内尔、伦勃朗、华托、乌东等人的十几件作品。

苏联政府很快就找到下一位对冬宫艺术品极有兴趣的藏家,这位大买家是美国著名企业家和政治家梅隆,当时梅隆控制的20家美国企业市值超过20亿美元,同时梅隆还是三届共和党总统的财务部长。1930—1931年间,梅隆通过艺术经纪人投入665万美元购买冬宫珍品(梅隆的艺术经纪人也另外投入部分资金与梅隆合作购入),其中包括拉斐尔、伦勃朗、鲁本斯、凡·代克、委拉斯凯兹、提香、波提切利、维洛尼斯和佩鲁吉诺的数十幅作品。其中的任何一幅作品今天拿上拍场,都会成为头条新闻。斯大林以一个新世界的掌权者的名义,把它们换成了外汇。

斯大林不是一个出色的经济师和规划师,但是显然是一个牛逼的拍卖师。斯大林这个“大拍卖师”的牛逼之处在于,他把一个国家的历史打包出口换成外汇,却依然获得萨特、波伏娃等无数西欧自由知识分子的崇敬;他让20年代的苏联现代主义匆匆谢幕,把社会主义现实主义推上舞台中央,却依然获得毕加索等现代主义艺术家的膜拜。世界上最“牛逼”的大拍卖师最成功的“拍品”其实是一个包装得美轮美奂的乌托邦的理想主义与浪漫情怀。

如果说斯大林与美国人进行的是台下的“秘密拍卖”,那么希特勒充当“拍卖师”的时候则是大张旗鼓。

众所周知,希特勒热爱艺术,并且还是一个画家。其实在从事艺术行业这件事上,希特勒不仅是画家,他还充当过“理论家”、“策展人”、“收藏家”和“拍卖师”的角色。

希特勒认为古希腊和古罗马时期的矫健优美、典雅堂皇的艺术风格体现了“优等民族”的品质,而日耳曼民族则是古希腊和古罗马的完美继承者。而20世纪初出现的现代主义艺术则是一种“结巴艺术”(希特勒独创的名词,意指现代艺术所描绘的形象模糊不清),希特勒认为现代艺术是犹太人和共产主义者对伟大的日耳曼艺术的精神强奸,那些晦涩难懂、挣扎扭曲、模糊灰暗的现代主义艺术就是劣等民族的象征。因此希特勒把印象派、立体主义、达达主义、包豪斯艺术、抽象主义、表现主义等现代艺术统统归之为“堕落艺术”。这就是希特勒的“艺术理论”。

1937年,希特勒开始清洗德国各大博物馆和私人藏家手中的“堕落艺术”,共挑选出16000件作品,同时把30多家热爱现代艺术的国立博物馆的负责人撤职。

收缴来的现代主义作品汗牛塞栋,包括毕加索、塞尚、梵高、包豪斯等人在内的艺术品被焚烧了一部分,再挑选了一部分出来,举办了著名的“堕落艺术展”——希特勒在画家身份之后,又担当了“策展人”的角色。展览上乱七八糟地挂着650件作品,在马蒂斯、毕加索和米罗等人的作品旁边还摆上了一些儿童或精神病人的涂鸦,并配上解说词:“你能够分清哪一件是精神病人的作品吗?”展览把现代主义艺术家称之为“只会涂鸦的石器时代的野蛮人”。

希特勒不满足于“理论家”和“策展人”的角色,他还要充当“拍卖师”。梵高的《加歇医生》在展览之后就被卖了53300美元(1990年,日本商人斋藤在佳士得以8250万美元拍下这件作品)。1939年,纳粹在瑞典举行第一次“堕落艺术”大拍卖,在126幅作品中包括毕加索、梵高、马蒂斯等人。不少英美博物馆担心参与投拍等于变相给纳粹提供资金,因此非常谨慎。再加上现场拍卖师一边喊价一边奚落场上的“堕落艺术”。这场并不成功的拍卖只收获了50万瑞士法郎。当时一幅卖出价不足4000英镑的毕加索《杂技演员与小丑》,在1988年的佳士得夜场上拍出2090万英镑。

希特勒并没有满足于区区50万,在二战期间,希特勒不断地在各个被占领国的博物馆和犹太人手中掠夺艺术品,从奥地利、捷克、波兰,再到法国。仅是卢浮宫就被掠夺了21903件艺术品,罗斯柴尔德家族被洗劫了3978件作品,勿论其它。这些被抢来的艺术品首先挑出最好的留给希特勒,二次选择权在戈林,然后各个纳粹领导人排第三,德国博物馆名列瓜分名单的第四——这是自诩纪律严明的纳粹和优等雅利安人的制度性腐败。自此,希特勒从画家到“策展人”和“拍卖师”之后,又成为了“收藏家”。

希特勒一边掠夺艺术品,一边大搞拍卖换取需要的外汇。巴黎的德鲁奥拍卖行在1940年获得纳粹批准重新开张,在1941—1942年之间,共拍出了一百多万件艺术品——由于战时货币贬值,大家纷纷购买艺术品保值。

除此之外,希特勒还通过各种艺术商人在欧美市场上悄悄出售从国家博物馆和犹太人手中没收来的“堕落艺术”或者其它精品。

二战期间被希特勒这个“大拍卖师”通过各种渠道售出的艺术品,在战后的归属权引起了许多争议,原来的藏家抗议说这些被掠夺品的交易应该无效,后来的藏家则申述说自己是通过正式交易购买回来的。这些艺术品的归属权争议延续至战后70年的今天。

倘若希特勒这个“大拍卖师”在地狱有知,他肯定会不以为然,因为在他看来,胜利者有权保留战利品是这个星球的潜规则——为了确认这一点,希特勒在1940年让他的帝国博物馆馆长向卢浮宫索取伦勃朗和丢勒等人的数件作品,因为这些作品都是拿破仑从德国抢走的,法国并未理会希特勒的要求。接着,希特勒又向美国要求索回藏于纽约大都会博物馆的凡·代克和伦勃朗的数件作品,因为这些作品是当年侵略者从德国抢走的。然后,苏联冬宫也对希特勒的类似请求不予理会——那么,“大拍卖师”希特勒错了吗?德国在二战中掠夺的战利品不是应该归自己所有吗?战胜国有权保留战利品不是这个丛林世界的传统吗?战胜国拍卖战利品的物权又有何值得争议?也许,地狱里的“大拍卖师”希特勒错就错在,他忘了德国最后是一个战败国。

编辑:江兵

0条评论 评论

0/500

验证码:
新闻热线:010-51374003-809/818/808  主编信箱 Email:art@99ys.com 客户投诉
编 辑QQ:1173591114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2010室 邮编:100015 99艺术网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文网文[2010]179号 京ICP备19027716号-1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08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436号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