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王中军:长期投资艺术品是最抗风险的
2015-08-31 17:27:10 来源:新浪财经 

“2015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夏季高峰会”于8月28日-30日在重庆召开。华谊兄弟传媒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王中军出席并致辞。

\

他表示,自己贴得最准的还是公司拍的电影、电视、音乐、艺人等,游戏板块也很大。收藏完全是个人爱好,但也在思考收藏有没有可能成为一个非常好的商业模式,完全有这个可能。文化在商业里还是非常有魅力的产业,明年可能有华谊兄弟的艺术。

以下为实录:

今天肯定不会谈收藏了,因为我觉得谈收藏和商业个人行为太重了,每个人都有投资理念和对艺术品的理解,我是因为自己是学油画的,可能对油画比较偏爱,我觉得肯定不会这样的。我觉得还是跟商业有关,我学美术的还是谈谈自己吧。

其实艺术对华谊兄弟还是对我个人在整个商业行动中还是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不管是回来创业进入电影这个行业,都和自己有一定的视觉艺术修养,还是有很大关系的。特别是这两年,我们公司在转型做休闲旅游电影文化小镇等等,我觉得在艺术的欣赏能力或者是对建筑的热爱上,都起了非常大的作用,这可能是艺术和商业一个非常好的结合。

就像重庆,当然老重庆可能快没有了,可是未来重庆的城市形态,山和水的关系任何城市都没法儿比,任何一个城市想谈起伏和节奏肯定是跟重庆没法儿比的。我们公司准备在重庆做华谊兄弟的电影小镇,我们基本上已经是落地第13个电影小镇了,而且华谊在海口的第一个电影公社就是老重庆,这就是对建筑的理解,就是起伏。我们当时拍的1942就是用了重庆的街景,所以建筑艺术和商业更贴近一些。

电影小镇基本方针还是围绕着我们的某一部电影,我这块地确实是非常漂亮,虽然现在没有落地,但已经完全可以说,就在这一公里处,有一个叫悦来古镇,但那个古镇完全不是古镇了,都是瓷砖贴的,未来可能要复制一个悦来古镇,听说这个故事很美好,邓小平去欧洲是从这里上的船,这是你们重庆人说的,我觉得这个古镇会有故事,这块地做好了会很好。

而且重庆人很懂消费,他们很懂得自己的业余生活,在这儿做很有价值,因为这有江边。做美术馆重庆是我很好的选择,川美是我年轻的时候最崇拜的方向之一,基本上中国排一排二,基本上是央军加上川美,湖北出了很多的艺术家,但规模上和川美是没法儿比的,川美和中央美院,文革之后我觉得还是川美加中央美院,如果这边做的话肯定是可以的。

但这个美术馆是非常复杂的,像东升说的没有内容做什么美术馆啊?盖房子太容易了,里面摆什么(很重要),未来我也可能跟东升聊一聊,未来险资是不是可以在将来做一个长期持有的艺术品的投资。我最近在看一张塞尚的画,推荐人是瑞士艺术基金,这个艺术基金介绍了这张画是一九九几年拍的,开价是6500万,这证明它是有生命力的,只是我们来不知道。

我原来刚从美国回来的时候,经常说美国人生活太简单了,就是开车,后来我发现这是我认识的美国人,我刚回来的时候完全是美国精神,赚点钱不在乎车,其实我受的是穷留学生的影响,人是在变化的,我觉得美术馆重庆是一个非常好的可以选址的地方。

中国这些年房地产发展这么快,还是跟艺术有关系的,我们做长不是非要强、大,我觉得这个其实和艺术的观点一样,艺术也是没法儿一下子爆发的,今天这么火的西方艺术印象派,其实你想战后是多少年了?不管是罗斯科还是波洛克这些大家,都是几十年的历史才有了这些艺术家。

中国更简单,从宋元明清记住的皇帝有几个?记住的是宋四家、明四家,这样文化的传承。我自己学艺术和商业结合得不错。我们公司的第一个小镇去年开街基本上是海南最好的旅游景点而且完全是人造的,都不像丽江。我们今年开街一年多,基本上是海南所有黄金档的第一名。游客之多没法儿想象,我们现在有2.8万平米的小街景,未来是几期,第一期我们的财报就将近1.4亿的租金和门票,而且利润率也非常高,毛利率30%多,我觉得这就是艺术的魅力。

如果华谊没有这些电影支撑这些旅游小镇,就和其他的旅游小镇是一样的,电影的诉求很高,而且我们迅速要在重庆、郑州、深圳、苏州、长沙等城市落地电影小镇。长沙跟艺术相关,正好我去长沙开那块土地的时候,我前一段时间正在追看一个好的电视剧,就是《长沙保卫战》,这是我个人的情怀,是张丰毅演的,使自己回忆了抗日战争,其实长沙保卫战是最辉煌的,打了四年,中国的指挥官一直没有换,而日方换了四任,这是中国最值得纪念的保卫战,但基本上把长沙打没有了。

我觉得在长沙第一个街景就是老长沙,这就是艺术和生意的结合,说生意更准一点。今天讲“一带一路”我就觉得讲得非常好,但我听肯定不是怎么往欧亚的这条路上走,还是说自己的企业怎么在这里找到点。

老长沙最重要的一个点是在老长沙一个非常好的小广场里立起一个纪念碑,长沙这么多年,抗战牺牲这么多人,没有一个纪念前贤的地方,我不能说我自己立一个纪念碑,我可能以政府的名义在我的旅游小镇里立一个纪念碑,这样可以使它成为一种文化的点。大家在最关键的时候来纪念自己城市的前贤。

我能想到的艺术和商业的关系,我自己贴得最准的还是我们公司拍的电影、电视、音乐、艺人等等,当然我们的游戏板块也很大,都和游戏相关。一个好的游戏,美术是很重要的。收藏完全是个人爱好,但今天我也在思考着收藏有没有可能成为一个非常好的商业模式,完全是有这个可能的。

我自己前些年收藏了很多东西,我也立志在一个方向上在大陆的收藏家里找到一个点,收藏太宽泛非常难做到系统性的收藏。我自己是在印象派后,我基本上有梵高、有莫奈、有毕加索等等。我觉得应该系统地收藏。这些东西有一定的机会的时候,如果我在重庆建一家美术馆可能就是一个年轻人最爱看的美术馆,我觉得是因为它有这个艺术魅力。你说有了这些藏品以后可能会吸引西方的一些美术馆跟你进行交流展览,能不能带动一个地区的文化。我觉得文化在商业里还是非常有魅力的一个产业,当然商业模式我没有想清楚,我想明年可能有华谊兄弟的艺术。

我觉得收藏都是自然而然的,其实像你对审美的变化,东升刚才说得非常好,我们原来受过这种教育,我是标准上学学美术,肯定都是苏联的那一套,非常的古典绘画学院派,我曾经也很排斥过中国当代艺术,我觉得这没有技术啊,严格连毕加索我都排斥过,我早期去美术馆看毕加索,我觉得这个大学一年级都可以的,但其实现在看不是的。其实美都是在变的,设计超级现代方式开始很多人不接受的,现在觉得太古典太乱的房子你不接受,这个东西是变的,收藏也是这样的。

我个人在收藏中确实是得到了很多的乐趣,这个乐趣也是和财富相关的,其实你收藏了半天你收的东西不牛总贬值有什么意思啊?昨天有一个企业家一再跟我谈电影,我说今天喝酒别谈电影。他说我有一个技术用一个普通人可以代替明星,我说不可能行得通,我说那时候明星只有脸就不是明星了,人们崇拜明星跟财富有很大的关系,布拉德·皮特一年挣30万人家还崇拜他吗?你觉得毕加索的画只卖100美元会成为20世纪最有影响力的艺术家吗?不可能的。所以收藏家最牛其实不光是买到好东西,假设说我买了宋代的东西,很多专家说画得真好,不知道谁画的,这个艺术家也没有交易,或者说我不相信宋代的画家都会比那几个人差,当今也有画得很好的人,但这没有用,社会是要有一个共识。

刚才说古根哈姆当年收藏波洛克、蒙特里安,这不是最贵的时候,这个美术馆成名是因为这一代艺术大师,这个美术馆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我谈希克和尤伦斯,希克大家早就忘记了他的瑞士大使的身份了,他涵盖了中国100多位艺术家,买了1700多件作品。我记得给他2000块钱买一张画,还一个月领一次,当年他骑自行车到使馆给200块钱,现在那幅画最少1000万,可能我都说少了,当年就是2000块钱,而且还不是一次付还是分10次付的,以后希克也不是一个太有钱的人,虽然也是一个电梯家族的人,但他自己只是一个外交官而已,这是艺术的魅力。

我收藏的艺术家,我想当年像一个金主一样,我突然赚钱了以后有觉得非常喜欢,我自己上学的时候喜欢的一批艺术家,像我刚才说的巴尔丢斯(音)很多人不知道,美国怀斯很多人也不知道,但我们上学的时候最崇拜这些人,他们在江湖上不是那么红,可是我们还是很喜欢的。我未来可能会在艺术上找到一个商业模式,我觉得一定能找到。其实险资是最大的艺术品收藏,中国的平安或者是各大保险公司,大量的险资,长期的投资艺术品是最抗风险的,但没有机构看到它的价值。

我买的毕加索的画,第一我喜欢这幅画,第二我觉得是和电影有关,是美国最老的电影公司的创始老板收藏得一幅画,我买的时候花了3000万美金,其实比预想的要低,当年他们买是2万块,就是这样的。今年卖到1.79亿美元的那幅画也是几万美金,回顾一下什么样的资产能有这样的资质?

房子是不可能的,你现在仔细想想,纽约附近的房子就是几十年前也不会便宜到说差几千倍,可是画就是这样,但你要买贵了,我自己在里面找到了很多的乐趣,我们都是做企业的,我必须盈利赚钱,我不赚钱怎么做一个美术馆,但我没有10亿美金的现金,我的身价早超了,我们一套现市场就骂了,说我们对自己的企业没有信心,其实这是双向的,那个钱本来就是我的,套现是我自己的事,但我套现还是这些年是努力在艺术品上,满足自己对艺术的爱好。

我现在开始恢复画画了,其实我去年光自己绘画建了27家电影院,当然我建的是公益电影院,我现在绘画都是要赚钱的,因为我白画也受不了,谁都跟我要,我的钱都捐给公益基金,我现在只干一件事,在中国边远地区建不要钱的电影院,我们在云南、青海、甘肃,去年一年建了27家,周边几个小学免费来看电影。我其实就是装修一个小电影院,雇一个义工放映员,之后我画画来养。我去年画画一张是40万,我每年捐15幅画。今年60万的15幅已经没有指标了,基本上是买明年的100万,就是这样的。

我们熟悉的朋友你说马云[微博]、郭广昌,他一下子买了三幅,看来是投资家想法不一样,我30万的时候他一下子买了3幅。史玉柱[微博]他们这些企业家基本上是我的收藏者,我的收藏者大概是两个方向,一帮企业家一帮明星,我们年轻明星必须捧我场,黄晓明不买我的画见到我多没面子啊。我都捐献给了电影院,我找到了很多乐趣。下一个目标是自己有一个美术馆,美术馆在100年后很有意义,石油大亨在洛杉矶建了最好的美术馆,别人记不住那个家族,可是记住了这个美术馆。

我自己的创意是这样的,自己的美术馆想在北京开工,在盖美术馆的一瞬间我连美术馆怎么设计都没有想,突然间我想到了太喜欢中国的松树了,特别是古松,建筑都不如树好看,我突然想中国没有一个地方是这样的,这个启发是因为我去了日本,日本是有禅味的,他们有一个地方没有别的只有松树,我希望大家去日本旅游的时候一定要体会一下那个门口,带有东方的味道。中国这么一个东方古国,除了庙里面保持了古松,但没有那个气氛。

这一下子启发了我,我的美术馆院子里面什么树都不种,都请出去,开始移植古松,我原来以为我那个院里面只种99棵,因为这代表满的意思,这个数字我还没有想好,因为气场还没有出来,将来人们进我美术馆的时候可能会看到是中方艺术的味道,中间放一个非常现代的建筑,这就是北京最好的美术馆,相信是这样的,当然嘉德可能以后比我好,但你的位置没有我好,因为你在城中心,我那个啊完全是公益的,未来免费为参观者开放,但每天人数是预约的。

我去西方看了很多的美术馆,一个房间就三幅画,一共可能7、8个展厅,但让人比较震撼,所以艺术是创意,我这个美术馆的名字也是根据我种了松树以后才想的,人家说叫中军美术馆,我说多傻啊,我就取了一个松,后来有人说松,君子也,跟你的名字也有关系,所以我的美术馆就叫松美术馆。

其实我的美术馆是用这些人来拉升品牌,其实我有八个厅,可能有一个厅是西方最牛的艺术,第二个厅是我们最近比较喜欢的20世纪,当然基本上都是法国回来的,有个别是从日本回来的,不管是常玉(音)还是潘玉良或者是赵无极、吴冠中,我用西方最顶尖的艺术带动中国的几个时期,可能有最好的常玉、有最好的吴冠中,有最好的潘玉良,让大家和西方的艺术家一样。

也有文革后的这批人,比如说重庆的罗中立等等中国艺术家,还有真正的近现代当代艺术。西方艺术的油画的系列不可能都是买毕加索的,可能毕加索有一幅就够了,我再买也买不过他们家,毕加索美术馆4000幅作品你怎么看,你想看去巴黎毕加索美术馆,这还是要给自己一个定位。

还有奢侈品,并不是每个国家都有高档的奢侈品,其实文化是非常集中的。基本上就是法国和意大利,你算美国有没有什么奢侈品?美国这个国家也不生产在设计上独特的,其实意大利人和法国人在这方面有独特的点,中国可能不走那个路,中国现在非要做奢侈品,我觉得这个品牌建立是长期的,不是说我们光用爱国心就可以的。

我觉得疯狂购物和物价的关系,中国的东西太贵了,确实是国外便宜,这是倒挂的,你到日本买什么都觉得便宜。我这个衣服一点牌子都没有,就500块钱就是日本的店买的,你就到那买东西就觉得便宜,你到中国买一个特傻的西装500块钱也买不回来,这就是市场的原因。

中国未来有没有可能,因为苗总在那坐着我不能说中国没有奢侈品。还有一个资本的力量,你刚才说现在LV基本上涵盖了40多个大品牌,这不是他家族开始想的,这个家族做到今天,后来是欧洲的,我觉得这个企业家对一个企业的帮助太大了,不管是皮诺还是阿诺(音),他应该是法国首富,他这个人对资本的使用、品牌的使用是很强的,整合了大量的品牌。

上下这个品牌大家也是看到了它有未来,所以整合在我们的品牌下。上海滩现在是哪个集团的我也不知道,虽然是中国的,但我觉得资本不重要,只要有中国符号就够了。你们重庆有一个奥特赖斯,卖的是西方大品牌的工厂货,但这个奥特莱斯是中国做的就可以了。我这次去看了,虽然很小,但红砖很有感觉,最不容易脏,中国的气候不要用很讲究的表面,玻璃擦都擦不起,我住在北京最好的帕特,往外看窗户都是脏的,因为擦不起,这是成本。

但你看红砖用擦吗?你看看纽约、伦敦很多建筑就是最古老、最土的红砖建筑,你们重庆有这么一个奥特莱斯是蛮有品位的,他就是抓到了成本低,这就是艺术。奢侈品未来肯定有,但是不是我们这一代人创作的我不知道,我们这一代人可以拍出最牛的电影,我觉得可以做到。

刚才说东方艺术,其实你看看中国的别墅就知道了,千篇一律,你到重庆住也是那样的,你到北京住也是那样的,但我相信将来一定有一天可能人们会期待着住带东方艺术色彩的建筑。当然我们近些年中国的建筑确实是没有个性了,你仔细想想老上海其实就是民国,民国建筑其实是超级有风格的,民国是东方和西方结合最好的,西方人很少专用灰色的砖,都是红砖,可是我们民国大量的灰可是带很多西方的装饰图案装饰富豪,灰其实就是中国,四合院就是灰砖,它就把四合院和西方建筑结合,我觉得未来如果有卖这样好房子的时候,我宁可买这样的,不买大石头一贴的。

当然我们的西式做得不对,我经常说这是“东莞欧洲”,但东莞确实是房子盖得太难看,很多香港的建筑我也不喜欢,很多酒店装的都是香港味,进去到处是大理石,到处是石头,楼梯很滑的,为什么不能用木头呢?我觉得建筑是和艺术贴得最近的,也是艺术的最顶尖之作。你到欧洲,到意大利、西班牙、法国的南部,处处被建筑震撼,那种小镇很美。可是你看看中国的古代,到中国的农村,为什么丽江这么多人爱去,是保存了中国的味道。你回想一下东方味道的禅味,日本人继承得比较好,你到京都可以感受到。

我自己努力地在做华谊兄弟的旅游小镇,其实最大的诉求是想恢复一些带我们色彩的,真是穿越一样的。不知道有没有去过华谊兄弟海口的小镇,我自己进去觉得是穿越,是100年前的中国。现在中国一个这样的城市都没有,电影是造梦的,可以复制出带有艺术色彩的东西来。

艺术品肯定是要流通的,不是说像你说的没有变现的能力的。一幅画为什么能竞这么高的价,艺术品就是两个人在竞争,你说一个顶尖艺术品一挂,一片都举手是开玩笑的,最后博弈的只有两个人,一口100万美金,最后一口200万美金、500万美金,其实我觉得艺术品的流通是非常正常的。

但拿出去卖是因人而宜的,我后来因为发财比较快,已经不关心这个钱了,所以我不能代表行业,我卖画去赚钱和我自己打造企业赚钱是完全不可同日而语的。

可是有些人不一样,我也有一些朋友是完全靠收藏维生的,都是很好的藏家,对中国美术史之了解太多了,是靠收藏的,而且也是一个富人,也在北京买了四合院,想当年买四合院几百万,现在四合院一两个亿,这也是一种收藏,他如果不卖画也买不了四合院,这是循环的。

我肯定不是的,早期我是的,早期我也觉得它有投资色彩,这个画涨价了我心里非常满意,我曾经也很多次动心,刚才你说我们的老师靳尚谊,嘉德创靳老师的拍卖记录才363万,创记录的作品《小提琴手》,我还是联合买的,现在的拍卖记录已经是8000万,还不如那张作品,如果前几年给我2000万我肯定买了,因为我也赚过钱。但现在让我卖,我也不需要它了。

我分享一下吴冠中的《长江万里图》,也是想当年私下开价1000万,我们三个人一起买的,我们好几个人打的电话,因为我没有那么多钱,可是买了四年后5700万完之后我们卖的,我觉得很牛,放了3、4年赚了5倍,可是到今天我可能就不舍得了,我现在后悔了,现在那张画1亿多拿不回来了。

我跟东升的故事太多了,08年金融危机,一张陈逸飞的画我喊完价都没有人喊了,我本来是给陈东升捧场的。但两年后拍卖行找我说,王先生你可以把这个画拿出来吗?我说可以,我的画是3700万卖的,我也做过很多买和卖,但这并不是我的目的,也不是我的目标。

拍卖的乐趣确实有,我跟嘉德的乐趣是这样的,很多年前东升到我们家求了一张吴冠中的《荷花》,我花70万买的,500万卖的,三年后我花了1000万买回来的,这是享受这个过程。我当时70万买的时候,因为我觉得大拍卖行其实蛮辛苦的,今天找藏家明天找买家,秋拍干完干春拍,还要找最好的藏家和买家,还要找封面,他们有封面也要找最好的,拍卖行经常说老板我们缺封面,而且是董事长带着总经理到我们家求一张吴冠中的画,我当时说拿走吧,70万走的。结果我又花了1000万买回来的,很有乐趣。

你说艾轩(音),每一个收藏家都有自己的故事,其实我有钱之后买的第一幅画买的就是艾轩的,还是因为冯小刚的原因,当时的价格是1.5万美金,打折之后是1.3万,不到10万人民币。我买这张画,冯小刚导演激烈地攻击我,但到现在为止,最贵的一张艾轩的画是冯小刚买的,2200万。

艺术的故事是有过程的,中国的艺术品不会百倍支撑了,但长期来看艺术品不是短期投资,东升说的特别对,金融机构做长期持有一定是有非常大的收获,但这个收获还得买得准啊,专家很重要,肯定不能完全由着性子自己买。

首先我自己信任自己,因为我是画画的,我自己喜欢这些艺术家,当然喜欢艺术家还是因为他有名,我刚刚开始买画,为什么买那些人的东西,是因为品牌的价值。品牌建立跟做企业是一样的,投资角度我没太想过,我现在买这么贵的画,我基本上没有想投资的问题,我想的都是20年后这个画不丢人、不贬值。但怎么可能呢?

你觉得20年后梵高会是什么样的价钱?毕加索严格来讲,十几年大几百万都算很牛,他的蓝色系列非常贵了,他早期的蓝色系列那批画现在都是1亿美元起步的,一个艺术家分很多的时间段,短期不适合投资,今天我们谈的不是艺术收藏,我跟东升这样的特殊角色,谈着谈着都谈收藏了。

编辑:江兵

新闻热线:010-51374003-809/818/808  主编信箱 Email:xinwen@99ys.com 客户投诉
编 辑QQ:1173591114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2010室 邮编:100015 99艺术网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文网文[2010]179号 沪ICP备17033488号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08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