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第九届中国美术批评家年会】皮道坚:批评的精神延续至今
0条评论 2015-10-16 14:44:29 来源:99艺术网 
\
评论家皮道坚
 
由中国批评家年会、北京中艺美术馆主办,中国美术批评家参加的“第九届中国美术批评家年会——批评的生态”于2015年8月22日在山西太原晋祠宾馆进行开幕仪式,开始为期两天的会议。会议期间,评论家皮道坚做了如下发言。
 
皮道坚:现在回顾三十年的中国当代美术批评,印证了我个人一贯的一个观点,就是我们的当代艺术是共生和互动的,是同时产生的,我觉得就是我们今天的会议、批评家年会这个群体实际上是从神农架会议以来的一个延续,这条线索我个人认为是没有断的,尽管现在很多人来骂当代艺术批评界,好像有很多风气,但是我认为这种批评的精神是三十年一以贯之,如果没有这个群体的这些人,中国的当代艺术不会有今天这样一种成就,从这个意义上说,我同意今天王春辰的发言里边谈的对去年的当代艺术批评的一个正面的鼓励,我想三十年,每一次中国艺术的走向都和批评有关。
 
神农架那个会议主要是提出了一些什么问题?大致几个问题:一个是艺术的功能的问题;一个是形式美的问题;还有一个现实主义的问题。今天一些年轻的批评家,他们没有亲身经历80年代那个环境,不知道80年代批评的写作完全是授之以政治的控制,我个人的观点认为80年代,85美术思潮之前没有独立的美术批评,那个时候批评就是政治的附庸,实际上主要的理论就是社会主义现实主义,艺术是工具论,文艺为工农兵服务,为党的政策服务,所以批评实际上从那个时候起一直消解这样一些理论上的教条,一直是争取艺术创作的自由,强调对艺术本体精神的这样一种认识,正是因为前期85以前,有些理论家做了这样一些工作,就我个人来说,我对当代艺术的这样一种介入,就是因为我读研究生的时候写了一篇文章谈李煜的现实主义,谈李煜的中国美术史纲,李煜认为整个中国美术史就是一部现实主义和非现实主义不断斗争,最后现实主义胜利的这样一个历史。我通过做这篇文章以后,他后来给我的老师写信,他叫阮老师说你叫皮道坚不要发表这篇文章了,他发一了篇文章阮老师叫我不要再继续反驳了。80年代是一个什么样的年代?就是一个反对文化专制主义的年代,85美术思潮实际上争取艺术创作的自由,强调的是个人主义的精神,强调的是反专制主义,反政策共制,在这一点上我们的神农架会议在前期所引起的一些争论,包括彭德谈的艺术的功能,还有吴冠中提出来的形式美,当时有很多理论家发表了文章,这个是理论的第一次互动,85美术思潮起来了以后,当时是在整个社会上公众,一般的老百姓也不理解,政府当局肯定认为是洪水猛兽,要加以钳制、加以控制,这个时候很多理论家们在座的都为新潮美术辩护,为他们创造了一种生存的条件,好多人都写了文章,栗宪庭、高名潞当时都是做了这样一个工作,当时的美术杂志、美术思潮、江苏画刊都是抱着这样的工作,那种互动是非常明显的,一直到89年的现代艺术大展,实际上就是以理论家为主在那里促成了这样一次大展,这是第一次。
 
第二次进入90年代的时候中国艺术面临了一个很大的转折,转折是什么呢?因为在80年代的时候中国的当代艺术是引进的,很多人嘲讽中国当代艺术完全是学习西方的,我们这里已有的当代艺术在西方都能够找得到,找得到他的原作或者是样板,到了80年代以后考虑的就是我们面对世界应该是一种什么态度,在02年的深圳论坛第一次搞了一次批评家论坛“共生与互动”,我在那里提交了一篇论文是从每一个阶段的关键词来看当时的批评和当时艺术之间的关系,如果梳理一下30年以来我们这些批评家写文章里边使用的关键词,就可以看到我们的当代艺术批评和当代艺术所发生的这样一个关系,我觉得今天彭峰有一些观点我很认同,他谈到批评第三个功能是话语的生成。现在鲁明军、王璜生他们都强调知识生产,有很多批评的话语是批评家讲出来了以后实际上是对当代艺术是一个很大的促进,而且也是对当代艺术所产生的这样一种作用进行社会化这样一个问题,到了2000年以后中国的当代艺术就更加的关注中国当代社会发生的,方方面面发生的巨变,因为这个时候艺术家他们都已经非常个体化了,不是像85时期非常群体,这个时候在很大程度上直接和艺术家和艺术作品进行对话,艺术批评家所做的工作就是对艺术家的工作,艺术作品的一种阐释,我觉得这种阐释是非常重要的,像王南溟是反对阐释的,王南溟认为我谈实验水墨叫做是胡编的吹捧,实际上我觉得这种阐释,因为艺术作品,艺术家创作出来以后,他的形象肯定大于他的思想,这个工作是应该批评家做的,今天让我感到非常受鼓舞的,包括很多年轻的批评家在内,他们的批评写作就是对这些作品的一种很深刻的阐释,这种阐释是很有意义的,这种阐释也包括长篇大论的写作,也包括网络上的一些言论,也包括我们的研讨会,我不赞成现在很多人认为这样一些研讨会都是吹捧,我觉得这些研讨会真正是做批评的人到这个研讨会上去发言,都是他长期阅读和思考的结果,他针对这个研讨会的作品,针对这个展览来谈自己的看法,看起来是即兴式的,实际上是和我们这个群体,大家日积月累的工作有关的,所以我想现在要谈生态,生态确实是改变了,因为原来的生态就是老贾刚才说的当时我们写作没有稿费,有的也是几十块钱的稿费,但是今天是有稿费的,今天中国社会的变化很大,批评写作有稿费,其他的工作也有报酬,那是整个社会发生了变化,如果说我们有问题,今天批评的问题和中国社会其他方面的问题是一样的,但是我觉得作为一个集团,作为一个批评的群体,基本上保持了他一贯的传统。
 
另外我一直不主张批评仅仅是对艺术家而已,我最早的时候写过一篇我的批评观发表在《美术思潮》上,我觉得批评不是法官,批评也不是给艺术家开药方的,批评最主要的任务,我个人还是认为发现艺术作品的意义和艺术家之间产生一种互动,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始终认为批评家年会以年会的形式凝聚这些批评家这个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尽管在各种谩骂之中,依然是这样开下去,我觉得应该算是80年代美术批评精神的一种很好的延续,批评的生态今年已经很多样化了,我在鲁虹前年会议发表了一篇论文,已经谈到了批评生态的变化,我觉得这样的变化是一种很正常的事情,批评的精神并没有失落。
 

编辑:王晶

0条评论 评论

0/500

验证码:
新闻热线:010-51374003-809/818/808  主编信箱 Email:art@99ys.com 客户投诉
编 辑QQ:1173591114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2010室 邮编:100015 99艺术网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文网文[2010]179号 京ICP备19027716号-1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08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436号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