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云上的日子:上海水平”最高“的摄影师
0条评论 2015-10-26 13:27:45 来源:FOTOMEN  
在摄影圈,专注于拍摄高楼的摄影师不少,但这位摄影师的作品缘何能脱颖而出?原因有二,一来拍摄地位于建设中的上海中心,上海的最新高度。二来,照片并非出自专业摄影师,而是一名塔吊司机——魏根生。
 
\
 
魏根生曾在上海的一个摄影大展中拿下银牌,他的本职工作是上海建工集团机械施工公司的塔吊司机。当魏根生有机会到建设中的上海中心工地上工作时,他从这个新的城市制高点拍下了这个城市的另一种面孔。
 
拍张好照片,得天时地利人和
 
在社交网络走红后,有人称呼他“拿单反的塔吊司机”,也有说他是“上海海拔最高的摄影师”。说到自己拿过奖的照片,魏师傅一下子变得羞涩起来,“看到自己的照片被放大了挂在墙上,汗毛都竖起来了。”
 
从众多的高手中突围出来,魏根生靠的是地利,不过更多是他的勤奋。当魏师傅的得奖作品在网络上被疯转后,也出现了不同的声音。“有人说,谁站在那样的高度都能拍到好看的照片。哪有那么简单?你让他们来试一试。”在魏师傅看来,要拍张称心如意的照片可不简单,适合的天气、美丽的云朵、敏捷的反应、配合的工友,缺一不可。有时为了制造前景,魏师傅也不时拉工友来帮忙。左右两座塔吊的司机不得不按照魏师傅的指挥,转动吊钩,配合“摆拍”,“工友们都快被我烦死了!”
 
\
 
云上的日子
 
早晨5点,整个城市还在沉睡,魏根生便起床,梳洗准备完毕,出门,坐上头班车赶往工地。1975年从部队复员后,魏根生进入上海建工机施集团当了吊车司机,一晃40年,看尽了上海的变化。
 
摄影一直是他的爱好。“我买的第一台相机是海鸥DF,360元,花了我一年的工资,还是托的关系。那是上个世纪80年代,因为有相机,又酷爱拍照,很快成了亲朋好友结婚时的‘御用摄影师’。家里就是暗房,等到天黑,拿床单遮住窗户,就开始洗印相片。我自己做过一个放大机,现在还留着呢。”
 
魏根生每天坐两台电梯,再爬扶梯,进入500多米高、1.8平米大小的塔吊机驾驶室;早上6点上班,12小时后,会有另一位司机前来接替。车上有个废水箱,两立方米大小,小便能解决,大便得在楼下完成。
 
\
 
\
 
500多米的高空,手机没有信号,塔吊和地面用对讲机沟通。有时,没有手机,没有对话,反倒能让人静静欣赏,尤其是在上海中心。在小小的驾驶室里,魏根生发现,自己比任何人都能感受到一望无际的天空,以往高高在上的楼宇,此刻就在自己的眼皮下面。魏根生对此倒是很淡定:高度对塔吊司机来说不是一个问题,我们的工作就是在这样环境中。习惯而已。
 
在他工作的塔吊驾驶室里,总有两个“宝贝”陪着他:一个跟随他多年的小松鼠布偶,还有一个就是半幅的单反相机。工作间隙,他就会拿出相机,在高空中取景,记录常人见不到的别样之美。
 
\
 
\
 
一天12个小时,一年三分之一的时间都关在一个小驾驶室里,说不寂寞,是不可能的。正因为如此,除了正儿八经的风景照外,魏师傅也总是创意无限。在魏师傅的得意作品里,有一组照片被归为“修理”系列。照片是这样的,塔吊的吊钩同金茂的尖顶成一直线,成像效果就像吊钩将金茂吊起来一般。网友将这张照片取名为“修理金茂”,还有“修理东方明珠”、“修理环球金融中心”等等。以上,都是魏师傅在休息时间,给自己找的乐子。不过,魏根生谦称,在很长时间里,他的摄影只是记录,自己并不懂创作。
 
可云上的空间就如同梦想,一旦打开,便不可收拾。于是,晨光、夜幕,迷雾、骄阳,陆续出现在魏根生的镜头中、照片中、心中。
 
\
 
“还想再干几年,但身体吃不消了。”
 
“每一年,我几乎有三分之一的时间是在驾驶室里的,过着‘与闲云作四邻’的神仙日子,吸的可是PM2.5最少的空气。”语气里,满满的自豪。2011年国庆,女儿的一句话启发了他,“爸爸你开微博吧!”父女俩开始合作,魏根生负责拍照,女儿负责微博发送。慢慢地,在开车间隙,魏根生就会用他的550D配18-135镜头,“咔嚓”起来。
 
这位老司机发现,塔吊平台可以是工作平台,也是摄影平台,记录别样的高空之美。不过,魏根生还是强调,绝不定不能影响开车。
 
“我们的工作其实是很普通的,但建筑高了,对司机要求更高,车子要开得比下面更稳,一根600多米的钢丝绳,你要转一米的话,你上面的速度要很慢,起步要很慢,停下来也要很慢,因为你车子动了,下面还没动呢,你车子停了,下面的建材还要晃过去,所以一个在高空作业的司机,比低空作业的司机难度高得多,我们开车很小心的。”
 
与此同时,驾驶着塔吊机的魏师傅也一次又一次地见证了上海的新高度。“最早是在1998年,淮海路上的新世界。但这个高度没多久就被我们自己推翻了,如今南京路上的世贸百联算是浦西的高度了。”而上海中心,则是魏师傅的闭关之作,“把浦西、浦东的新高度轮番体验了遍,也算值了。我还想再干几年,但身体吃不消了。
 
 
\
 
\
 
南京路的世贸刚造好时,我带我女儿到塔吊上去啊,我女儿对我说“真美”,感觉真舒服哦,下面南京路,霓虹灯闪亮,远处是黄浦江,再远点,浦东陆家嘴。这是种享受。工作嘛,付出了劳动,但是回报你的是美景在陪伴你。每个人的工作都会有这样的情况,在干的时候很苦,很累,但是你过好多年的时候,你会感到,啊,这就是我的幸福,这就是我的回忆。”
 
至于上海的空气变化,魏师傅以“我不是专家”为由,不愿多说。“10年前,我拿着傻瓜机乱拍,都能拍到湛蓝的天空。如今,设备高级了,那样的天空却是久违了。”
 
说到退休后的生活,魏师傅把“学会PS”摆在了第一位。“我手边还有不少私藏照片,网友没看过。我准备修一修,再放上网去。”
 
\
 
\
 
\

 

编辑:徐啸岚

0条评论 评论

0/500

验证码:
新闻主编信箱 Email:art@99ys.com 商务合作99yangkai@163.com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401室 邮编:100015 99艺术网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文网文[2010]179号 京ICP备19027716号-1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08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436号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