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社区|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大屠杀期间 他们用艺术逃离和抗争
0条评论 2016-01-26 09:48:34 来源:澎湃新闻 陈诗悦、盛逸心/编译 

德国历史博物馆将于1月26日举办“大屠杀的艺术”,展出50位大屠杀时期的艺术家在躲藏、逃避、亡命时创作的作品。这些艺术家有半数罹难,但他们的作品得以保存。这些作品来自耶路撒冷世界大屠杀纪念中心的Yad Vashem艺术博物馆,是首次在德国展出。策展人希望通过这个展览提高公众对于大屠杀的关注,也借此刺激人们对于正义的敏感。展览将持续至4月3日。

“田野中的女孩”,Nelly Toll创作于1943年。
“田野中的女孩”,Nelly Toll创作于1943年。

艺术是一种积极抗争的选择

二战时期,8岁的Nelly Toll以一种现在看来颇为女性主义的口吻改写了的灰姑娘的故事。故事里没有了英俊的王子,取而代之的是一位强大的公主。公主邀请灰姑娘进入她的城堡,并在一间满溢阳光的房间里一同聆听一场钢琴演奏。

Toll还为她的故事创作了七幅水彩插画,画作中的灰姑娘形象取材于俄罗斯文学中焦躁热衷争吵的的女性,而钢琴家的原型则是她的母亲Rozia。Toll希望借童话故事超脱现实的困境,因为在纳粹占领的波兰,犹太裔的Toll和她的母亲Rozia不得不把自己锁在一个基督教家庭的小房间里。“在图像里没有战争的痕迹,即便任何时刻我们的门都可能被纳粹闯入。”现年80岁的Toll回忆起1943和1944年那段躲藏的岁月时这样说。

这7幅水彩画中的其中2幅就在德国历史博物馆开幕的“大屠杀时期的艺术”展览中展出。包含她的画作在内,展览将展出50位大屠杀时期的艺术家的共计100幅作品。这些艺术家中有半数罹难,而他们的作品得以留存下来。

大屠杀纪念团体Yad Vashem组织并策划了展览。这些作品是从大屠杀幸存者和他们的家庭所捐赠的6000件艺术收藏中选出的。通过叙述这些作品背后的故事,策展人Eliad Moreh-Rosenberg试图将这个被忽略的艺术群体中丰富的主题引入公众视野。“当人们听说这些艺术作品存在,他们马上会联想到关于大屠杀固有的图像:带倒钩的电线、黄色六角星、烟囱”,Eliad在一次采访中说。这些象征意义浓厚的图像出现在了一部分作品中,却带有不同的反转意味。

Leo Haas的“运输到达特列钦”(1942),纸本,墨水笔刷创作。耶路撒冷Yad Vashem艺术博物馆所藏。
Leo Haas的“运输到达特列钦”(1942),纸本,墨水笔刷创作。耶路撒冷Yad Vashem艺术博物馆所藏。

出生于现在捷克共和国境内的Leo Haas创作了一幅描绘1942年囚禁者抵达特列钦集中营(Theresienstadt ghetto)的画作。Haas在那里的技术部门工作,白天创作纳粹的宣传画,晚上则凭借偷来的墨和纸秘密创作他自己的艺术。这幅展出的画作中,他用小的蛇纹线条描绘囚徒,从山峦起伏的地平线蜿蜒延伸至画面前树木整齐排列的道路。Haas在画作的一角写上了小小的“V”字,那是特列钦集中营地下活动的秘密符号。

Felix Bloch“运输到达特列钦”(1942-1944),纸本,水彩和墨水创作。耶路撒冷Yad Vashem艺术博物馆所藏。
Felix Bloch“运输到达特列钦”(1942-1944),纸本,水彩和墨水创作。耶路撒冷Yad Vashem艺术博物馆所藏。

Bedrich Fritta也会在作品中标注“V”。展览中Bedrich的一幅肖像作品描绘了一位正在使用镐的劳动者,他的夹克上佩戴着一个大卫之星(犹太人必须佩戴的标志),他英俊而强壮,完全不同于希特勒所判定的犹太人脆弱不堪的模式化形象。

对于策展人而言,这不仅是一个关于反叛艺术家们的主题,更展现了他们秘密追寻艺术的决心。 “当你为生命和人类的基本需求而挣扎、拼搏时,艺术创作不仅仅是一种逃离,也是一种积极抗争的选择。”

Fritta为他这种拼搏付出了生命——纳粹发现了他的地下艺术,并于1944年将他转移到奥斯维辛集中营,在那里,他被迫害致死。同样被转移的还有Haas,但他幸存了下来,此后不仅他自己的400幅作品被发掘出来重见天日,Haas还帮助人们找到了Fritta埋在特列钦地下的200幅画作。

Toll回忆说,她的母亲曾央求帮助她们母女隐藏踪迹的人家找一些水彩颜料供她画画,并不断鼓励她说囚禁也是一种考验,能够帮助激发她的想象力,这也让Toll将注意力从失踪的父兄那里转移了不少。“我母亲是我的老师、我的朋友、我的医生,她承担了所有的角色。”Toll说。

柏林的德国历史博物馆内,展览“大屠杀的艺术”正在布展。Gordon Welters拍摄。
柏林的德国历史博物馆内,展览“大屠杀的艺术”正在布展。Gordon Welters拍摄。

能否处理好掠夺文物,德国遭质疑

据悉,德国总理默克尔将同Toll一起为展览的开幕式剪彩,以纪念德国-以色列建交50周年。周年纪念将至,伴随的却是不少犹太领导人的质疑,他们不相信德国有能力归还那些从犹太家族中被掠夺、或者是在希特勒当权时被迫出售的艺术作品。

本月早些时候,德国文化部长发布了一份关于Cornelius Gurlitt收藏的报告。Cornelius是德国知名的大藏家,其父Hildebrand为希特勒当年的艺术经纪人之一。2012年德国一家媒体报道在Cornelius慕尼黑的寓所发现了1200多幅画作,其中不乏马蒂斯、雷诺阿、毕加索等名家名作。这些作品被认为是Cornelius在德国官方以税务要求充公其收藏前私藏的,几十年来从未面世。

即将举办“大屠杀的艺术”展览的德国历史博物馆。Gordon Welters拍摄。
即将举办“大屠杀的艺术”展览的德国历史博物馆。Gordon Welters拍摄。

针对这批收藏,在历经两年时间的调查和200万美元的投入后,德国文化部长出示的这份报告却仅仅确认了其中的5幅作品为掠夺的艺术品,这一结论没有得到调查委员会成员的一致认可。根据特别小组成员、艺术复原委员会(世界犹太人大会的一个机构)主席Agnes Peresztegi所说,报告仅仅在新闻发布会开始前几个小时才完成,所以委员只有极短的时间来阅读。她还指出,这份报告仅用德文书写,而包括以色列博物馆的代表Shlomit Steinberg在内的一些成员并不能流利阅读德文。

“拥有良好的意愿和最终把事情做成不是一码事。” Peresztegi说,“德国仍需自我反省。”她指出在德国诸如“流失艺术中心”和“德国流失艺术基金会”的网站都缺乏完整的英语翻译。事实上,德国流失艺术基金会自2015年起就一直刊登着一则“英语版网站建设中”的声明。

特别小组的发言人没有这些言论作出回应。

策展人Moreh-Rosenberg称总理的出席将能够“唤起公众对大屠杀的关注”,并提高人们 “对于正义的敏感。”

大屠杀幸存艺术家Nelly Toll和她的丈夫Herb Toll在她位于新泽西的家中,背后是她最近创作的两幅作品。Jessica Kourkounis拍摄。
大屠杀幸存艺术家Nelly Toll和她的丈夫Herb Toll在她位于新泽西的家中,背后是她最近创作的两幅作品。Jessica Kourkounis拍摄。

Toll说她希望展览的参观者能够意识到宗教偏执的巨大破坏性,也能够欣赏希特勒“没有扼杀掉的灵魂”。1945年,苏联军队解放了Toll藏身的Lviv小镇,她立刻飞奔到街上。不久她得到消息,自己的兄弟和父亲都被纳粹杀害。她和母亲随后移民美国,在那里结婚,取得了英语专业的博士学位。她没有放弃绘画。

“那仿佛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谈及那间秘密小屋,Toll这样说,“就像是一个完全不同的我。”

编辑:江兵

标签
0条评论 评论

0/500

验证码:
新闻热线:010-51374003-809/818/808  主编信箱 Email:[email protected] 客户投诉
编 辑QQ:1173591114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2010室 邮编:100015 99艺术网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文网文[2010]179号 京ICP备09023634号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08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