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伪作风波吹走百年画廊
0条评论 2016-02-22 09:49:51 来源:中国商报 作者:乔诸

\

自今年1月底起,纽约联邦法院开始审理一个售卖名画赝品的案件,被告是纽约曼哈顿最古老的画廊,原告是纽约的超级名流夫妻。就在近日,庭审于“庭外和解”的传言中虎头蛇尾地结束了,“戏剧性”堪称贯穿其始终。此案自2011年闹到现在,引得国际艺术圈颇为关注,案件包括一堆卖出了8000万美元的假画,一个名声扫地、关门大吉的古老画廊,还有一个逃回国的中国艺术家背后略显悲情的故事……

圈内大咖被卖假

案件的起因要追溯到2004年,纽约的德·索尔夫妇以830万美金买了一幅抽象派大师罗斯科的伪作,卖者是一位在藏界很有名气的画商弗里德曼。弗里德曼在鼎鼎大名的诺德勒画廊当了25年主管,该画廊成立于1846年,至今已有近170年历史,最终卒于东窗事发后的2011年。

弗里德曼告诉德·索尔夫妇,这幅画来自一位瑞士的神秘收藏家,是其商人父亲当年从还没什么名气的罗斯科手里直接买下的。弗里德曼还说,画中描绘的是罗斯科的标志性图案,已很久未出现于市面。于是德·索尔夫妇买下画,挂在豪宅里,准备以后当遗产传给女儿。4年后,他们请弗里德曼重新为画估价,被告知其已值900万了。

但是在2011年,剧情急转直下,因为弗里德曼和诺德勒画廊被告上了法庭。一名伦敦金融家说,他花1700万美元买的一幅抽象表现主义大师波洛克的画是假的,虽然这一起诉和其他几起都于2012年达成了私下和解,但显然还是毁了诺德勒画廊的百年名誉和德·索尔夫妇的期待。

然而,作为名流的德·索尔夫妇并非是没有眼光的暴发户,而是艺术界专家。德·索尔先生跨界法律圈和时尚圈,曾是Gucci的总裁,现在是TomFord集团的主席和Gap的主管,去年被任命为苏富比拍卖行的董事会主席。艺术行家就这样被“同行”骗了多年。德·索尔夫妇随后将弗里德曼和诺德勒画廊告上法庭,今年1月25日,案件开始审理,这也是该假画风波中第一个没有私下和解而是上了公堂的。

中国画家被买假

多年来,弗里德曼和诺德勒画廊都坚称自己也是受害者,表示他们并不知道卖出的作品是伪作。那么,如此瞒天过海的赝品究竟出自何人之手?答案来自一位中国画家,他名叫钱培琛,是“文革”后最早来到美国的上海画家之一。

钱培琛来到美国后学了8年抽象画,但为了维持生计,他当过建筑工,也曾在街头给游客画肖像,生活得很艰辛。和许多十年寒窗无人问、一朝成名天下知的艺术家一样,他的故事有个落魄的开头,但他最后遇到的却不是伯乐,而是两个从西班牙来的骗子。上世纪90年代初,这一男一女在曼哈顿街头找到了钱培琛,说自己的朋友喜欢名家的画但买不起,请他帮忙画仿作,每画一幅大概可得500美元。落魄的钱培琛答应了,画了至少60多幅。

从后续的事不难看出,钱培琛的画功颇高,受骗的除了德·索尔等行家外甚至还包括纽约古根海姆博物馆、华盛顿国家美术馆等。东窗事发后,他同其他几人一起被列为被告,随后逃回了中国。2013年,他在上海首次接受西方媒体采访时坚称自己是无辜的,说并不知道仿画会被当成真迹卖出,甚至不信自己的拙作会被当作真品。实际上,在得知作品被卖出天价后,钱培琛曾向西班牙骗子提出加价要求,而那时他们已经靠他赚了3000万美元。连弗里德曼的律师都说:显然,钱培琛不擅长讨价还价。

被FBI称作“天才”的钱培琛,目前在上海有自己的画廊,也参加过一些画展,由于人在中国,他目前已不太可能因这起案件而被法律追究。现已76岁高龄的他,也只会在案件有新消息时才在各大艺术版面“占”几天头条。

卖假并未解窘境

在1994年至2009年的15年间,诺德勒画廊卖出了包括波洛克、罗斯科等在内的众多艺术家的伪作,尽管弗里德曼坚称她也是受人所骗,但德·索尔夫妇相信她本就知道这批作品的真伪。自事件爆发后,该画廊突然宣布停止长达165年的经营。

会计罗杰·谢福特在证人席上接受了原告德·索尔律师的问询,他提供了有关被诺德勒画廊牢牢封锁的惊人的财务内幕。谢福特在报告结论部分重点关注了诺德勒画廊在近17年内的核心艺术品买卖业务,尤其是由贩卖伪作的画商提供的作品。

总体来看,伪作给诺德勒画廊带来了总额为6980万美元的净收入,画廊的总盈利为4320万美元,弗里德曼从中分得了1040万美元。而在这17年中,除去销售伪作,画廊亏损了320万美元,且没有一年的收益能超过175万美元。2008年,弗里德曼离任后亏损额上升,同时伪作销售也停止了,2011年后,诺德勒画廊便悄无声息地歇业了。

此外,诺德勒画廊每年需要支付7.8万美元给与画廊有合作协议的艺术史学家E.A·卡敏,要求他为伪作寻找相关的支持性证据。画廊的律师还指出,画廊耗费了大量资金用于聘请修复师、艺术史学者来调查画作,另外还有高额的律师费用及其他开销。如此富有戏剧性的伪作风波,并没有为这一历史悠久的上流画廊带来真正的收益,而是让其夹着尾巴消失了。

编辑:江兵

0条评论 评论

0/500

验证码:
新闻热线:010-51374003-809/818/808  主编信箱 Email:art@99ys.com 客户投诉
编 辑QQ:1173591114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2010室 邮编:100015 99艺术网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文网文[2010]179号 京ICP备19027716号-1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08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436号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