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剥一个免费橙子,追根溯源英国观念艺术
0条评论 2016-05-11 14:02:55 来源:文工团 作者:张璐诗

\

在《观念艺术在不列颠1964-1979》的展览上,我们似乎摸到了英国观念艺术的源头。在这里,作品背后的概念从来都比完整的艺术内容更重要,艺术家们对观念的兴趣都超过了物件本身,他们倾向于需要依赖时间和空间去操作的艺术,社会环境是这些艺术创作的重要语境,不得无视其存在,而要与之做互动,完成一次对既成观念的破坏与对权力的挑战。

刚踏上不列颠泰特美术馆的石阶还未推门,一旁西装革履的非裔保安笑容灿烂给出tips:“是去看观念艺术的吧?别忘了拿一个免费的橙子!”

走进“不列颠概念艺术1964-1979”回顾展的玻璃门后,我就看到了展厅中央堆叠成金字塔形状的3303个橙子,这就是让保安哥哥印象深刻的观念艺术史开山作品之一:南非艺术家Roelof Louw完成于1967年的《灵魂之城(橙子金字塔)》[Soul City(Pyramid of Oranges)]。
 

\

Roelof Louw,Soul City (Pyramid of Oranges)

当年该作在伦敦艺术实验室(London Arts Lab)首展时,堆了5800个橙子,任观众取吃。两天后,整个装置崩塌。因为两年前,泰特现代美术馆花了三万英镑,买下该装置艺术作品。与此次展览一样,观众们可以任意取下上面的橙子。大家一边剥下橙子皮,一边对着慢慢缩小的金字塔,可以去思考Roelof Louw所提出的命题:水果腐败,时间流逝,朝生暮死。

策展人安德鲁·威尔逊(Andrew Wilson)读着手中涂满字的小纸片:“观念艺术是用来提问艺术价值的艺术形式。四十年过去了,它逐渐被接受。”这个观念艺术回顾展从4月12日展出至8月29日。不列颠泰特美术馆说,以后每周会检查一次橙子有没有坏掉,并且会“翻新”金字塔。
 

\

《观念艺术在不列颠,1964-1979》展览现场

“观念艺术”是什么?定义其实一目了然:艺术作品背后的概念比完整的艺术内容更重要。

在预展上,策展人威尔逊特别点出了观念艺术产生的时代背景:在工党领导人哈罗德·威尔逊任英国首相期间的六十年代直到撒切尔上台之前,英国大批年轻人开始提问:“艺术是什么?”他们看不惯现代主义前辈居高临下的“精英”形象,对现代派作品中的抽象语汇也失去了耐心。这些人之中的大多数首先从伦敦中央圣马丁艺术设计学院开始发声。几乎同期,4位在考文垂教艺术课程的年轻人特里·阿特金森、迈克尔·鲍德温、大卫·本布里奇和哈罗德·哈瑞尔发起组成了“艺术语言小组”(Art & Language),并办起了同名刊物,专门探讨观念艺术的理论问题。
 

\

Art & Language刊物

中央圣马丁是朋克和新浪潮乐团的发源地,这里也是观念艺术的实验室:理查德·隆、吉伯特与乔治,还有在此任教的安东尼·卡罗(Anthony Caro)及其学生菲利普·金(Philip King)和贝瑞·弗拉纳根(Barry Flanagan)等人,当年对观念的兴趣都超过了物件本身。他们倾向于需要依赖时间和空间去操作的艺术,社会环境是这些艺术创作的重要语境,不得无视其存在,而要与之做互动。

比如,通过《橙子金字塔》,Roelof Louw走出了当代艺术史上激进的一步:将原先由艺术家控制的艺术创作部分交给了观众。

观念艺术的素材普遍表现出艺术家对于日常物件的兴趣,以及当中反成熟、反精美的审美导向。玛格丽特·哈里森(Margaret Harrison)常用艺术作品强烈表达为工人和女性争取权益的政治主张。1975年底,“同工同酬法案”出台,她开始与为居家工作者争取权益的机构在伦敦一起工作了两年,期间采访了几位计件工人,并创作了“居家工作者”(Homeworkers):帆布上很满,堆砌着各种工作用具:手套、别针、纽扣等等。每样工具两侧标有产品销售价格、制作所用的时间,以及这些产品制作者得到的酬劳。帆布的最上面画了几双手,象征着计件产品背后的辛劳汗水。
 

\

Margaret Harrison, Homeworkers

而基斯·阿奈特(Keith Arnatt)于1971年创作出11张黑白照片:《作为撤销行为的艺术》(Art as an Act of Retraction),每一张照片里,艺术家都在吃下印着一个单词的一张纸。
 

\

Keith Arnatt,Art as an Act of Retraction

这种在艺术创造中对抗技巧的始作俑行为,可以追溯到1917年杜尚在小便池上签上大名而成的“泉”。观念艺术在英国从来没有集中发生过,更像是每个艺术家各自的“口袋运动”,可这股风潮也刮遍了英国各地,并传到柏林、米兰、罗马和纽约。

这次展出的21位艺术家的70多部作品,大多是直白的单色。1967年,阿奈特开始制作他命名为“情景”的作品——用摄影的方式记录室内和自然景观中的物体和人物。艺术家和艺术家的行为会成为越来越重要的题材。在《自我埋葬”(电视信号干扰节目)》(1969)中,阿奈特呈现了自己慢慢被埋到地里的景象。所以当这些画面按顺序播放时,仿佛是地面逐渐吞噬了他一样。他说:“最开始做这个作品是想来评论‘艺术客体的消失’的这个说法。”这个节目于1969年在德国科隆WDR电视台播出,那个时候,每晚不知什么原因电视信号会中断两秒钟,这时就播出阿奈特的作品。
 

\

Keith Arnatt, Self-Burial

特纳奖历史上惟一获得过4次提名的理查德·隆,以“大地艺术”作品著称。其中的经典名为《走出的线》(A Line Made By Walking,1967)。一组摄影中,艺术家自己在一块地里来回地走,因为连续踩倒地上的草而形成了一条直线。这套作品中包括了理查德·隆将来户外作品中的一切元素:一个观念作为作品的基础、形式上实行极简主义,在作品完成后还可以归复自然、以图片为载体的记录。
 

\

Richard Long, A Line Made by Walking

去年曾做过中国巡展的英国当代艺术领军人物迈克尔?克雷格-马丁(Michael Craig-Martin),从六十年代末就开始实践观念艺术。他的创作主张对盖里?休姆、莎拉?卢卡斯、达明安?赫斯特等“青年英国艺术家”(YBA)代表人物产生过深远影响。

1974年,克雷格-马丁展出了自己的代表作《一棵橡树》(An Oak Tree)(1973):一个盛着水的玻璃杯被高高地放在展厅搁板上。在作品旁边的附文中,克雷格-马丁以自问自答的形式宣称,不论外观如何,他已经把这杯水变成了一棵茂盛的橡树。这是一次对某种既成观念的破坏:艺术作品的物质组成没那么重要,作品背后的意义才是支撑艺术的关键。好玩的是,克雷格-马丁某次带作品到澳洲展出入关时,海关人员以“植物名列违禁品”为由禁止作品入关,艺术家不得不解释“那其实只是一杯水。”
 

\

Michael Craig-Martin,An Oak Tree

已故艺术家贝瑞·弗拉纳根,如今最为人知的作品是一系列造型活泼的大野兔雕塑。但回到1966年去看看,弗拉纳根也曾经无比“概念”过:他的艺术装置“ringn’66”,需要地板上倾注50公斤黄沙,然后由四只手各自在沙堆顶端抓一把沙子,让沙顺着四个方向的外沿缓缓滑下,以便趋势一个“沙雕”自然塑成。
 

\

Barry Flanagan, Ringn 66

苏格兰雕塑家和行为艺术家布鲁斯·麦克林(Bruce McLean),在其装置作品“Pose Work for Plinths I”(1971)中,模仿了亨利·摩尔的倾斜人物造型。如今展出的照片中,麦克林将自己的身体用做雕塑去表现载体的观念,他认为“姿势”就是活的雕塑:它既不是哑剧表演,也不是平常的戏剧,而是具有生命力的雕塑。
 

\

Bruce McLean, Pose work for Plinths 3

展览中的“艺术语言小组”系列告诉我们,考文垂艺术学院当年无疑是观念艺术的实验室:在此标签下创作的艺术家,制作了20张主题命名为“框架”的图片,贴到墙上。每幅图旁边都配有大量说明文字,当中充斥着语言学、哲学、符号学的元素,让人越读越迷惑。不过,如果你能读得进去,展厅内还有收藏于当年观念艺术的主要展场:泰特美术馆、白教堂画廊和ICA之内的250多种艺术档案,供观者翻阅。
 

\

Richard Long, A Line Made by Walking

在理查德·朗的一幅摄影旁,配着这样一段说明:“对称、非构筑的、概略的特质,对于去理解现代主义重视成品多于过程的价值取向、及其独具建构性的章法是一种诅咒。”伦敦一位艺术评论家在我身边愤愤然:“都在说如何普及艺术,可这么一个大众美术馆办展,偏偏要故弄玄虚,摆出莫须有的伪哲学腔,分明是要拦下艺术门外汉。不可原谅!”

编辑:隋萌

标签
0条评论 评论

0/500

验证码:
新闻热线:010-51374003-809/818/808  主编信箱 Email:art@99ys.com 客户投诉
编 辑QQ:1173591114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2010室 邮编:100015 99艺术网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文网文[2010]179号 京ICP备19027716号-1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08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436号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