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社区|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吕婧:一代人做一代事
0条评论 2016-06-14 10:39:02 来源:典藏·读天下 作者:李素超

 那特画廊主吕婧
 那特画廊主吕婧

坐落在成都的那特画廊(L-ArtGallery)是整个中国西南地区少有的持续发掘、支持及推广当代艺术的空间和对外的窗口。画廊主吕婧常为人所知的身份是中国着名艺术评论家吕澎之女,父亲的工作让她从小对艺术耳濡目染,并最终于2011年成立了那特画廊。与父辈不同的是,80后出生的吕婧将目光着眼于活跃在我们这个时代的年轻艺术家,借助四川独有的当代艺术环境与自身资源,逐渐成长为一个艺术界富有时代感的新锐力量。笔者此次走访成都最大的收获之一,就是一顿轻松愉快的午餐后,在咖啡厅里和她的一次深入对话。

父辈领进门,经营在个人

典:先从创办画廊的缘由开始吧;那时,整个成都地区的艺术生态怎样?这5年间有了什么变化?

吕:我2010年底从北京回到成都,当时已经在做画廊前期的筹备工作了。开画廊其实还是有偶然性,我从澳洲毕业后本来是想去上海工作的,后来在北京有一个工作机会就去了,1年后因为其他原因回了成都。那时我爸爸在做旧金山的“溪山清远”展览,我进入到展览团队里一起工作,之后7月份就开了画廊。开展前我先去四川美院逛了下,然后就是画廊开幕,那时并没有想太多,一转眼5年就过去了。

因为和川美的地理关系,成都的艺术家和艺术家工作室比较多。但我觉得这里的艺术圈没有太大的变化,机构还是很少,这5年间更多的变化我认为是国内的变化,中产阶级这个群体对艺术的接触和感知更多了。成都的文化活动满多的,商业方面,比如太古里的进驻也与艺术有了互动,或者品牌落地成都也会邀请这里的画廊及艺术家参与他们的活动。

典:在艺术家的选择上你会有哪些考量?

吕:画廊一开始的定位就是不局限于地域。西南这片的地理位置有它的局限性,所以画廊一开始没有要做一个四川本地的空间,而是希望做一个能够支持、推广艺术家,帮助藏家欣赏、购买艺术品的机构。艺术越来越关乎个体,艺术家都是个人化的,作品也很多元化,我们在选择艺术家的时候完全没有地域的限制,只是说目前我们合作的都是国内的艺术家。我们去不同的地方参加博览会,也是希望把艺术家推介给不同的藏家,另一方面也和外界的人群建立更多的联系。

当然我们以年轻艺术家为主。因为父亲是这在一行,所以我也会和上一辈艺术家有很多联系,本来也应该做一些这类艺术家的展览或项目,我也不排斥,但就我个人而言,毕竟是80后的,每个时代有每个时代的面貌,我还是希望能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推进新兴艺术家的发展。

典:你的父亲会参与画廊的工作吗?艺术家的选择他是否会提出一些建议或者不同看法?他的工作对你产生了怎样的帮助或影响?

吕:我父亲的参与挺少的,我们接触的艺术家是不同代的人,所以更多的是我自己找艺术家,去他们的工作室参观,与他们建立联系。我通过各个渠道去发现艺术家,刚开始更多的是主观的选择,与他们认识、沟通的过程很有趣。最重要的还是艺术家本人,有时你会发现作品视觉上还不错,但跟艺术家聊完后你会觉得作品其实是空洞的。艺术家的性格、生活状态等等,都是促成他们作品的成因。

我父亲会跟我说他自己的想法,艺术本来就是个主观的判断,而且我是与艺术家有直接的接触,但他没有,所以一般情况下我也不太会给他看,只是做展览的时候他会来画廊看看,画廊是比较根据我自己的个人意识来经营的。

我认为他对我最大的帮助有两点,一是正是因为他的角色和资源积累,我才有做画廊的可能性。如果家里没有成员在这个行业,我也许不可能会接触、进入到这个行业,他对我的影响是潜移默化的。第二是他个人的影响,他的性格、他的做事方式等,他很有使命感,艺术像是他的责任,这是内在的影响。坚持在艺术行业,有时候我觉得这跟信念有关,有点像信仰,某种程度上是精神的东西。我父亲的坚韧,对事情的执着,这对我是一种影响。他在艺术圈里的角色对我有利有弊,毕竟是两代人,每一代人都在做每一代人的事情。

推广与教育同步并进

典:画廊的客户群体主要有哪些呢?

吕:成都本地和外地的客户基本一半一半吧,如果是从购买的频率来看,有时外地客户还会多一些。我们每年都出去参加博览会,所以会接触到很多外地的藏家。成都优秀的机构比较少,对于刚刚入门的购买者,还是需要时间去了解。我们的外地客户群很多是通过博览会积累起来的,有时会和外面做些项目,本地主要是靠画廊的展览。藏家其实一直在增加,但我们也只有5年的时间,这其实很短,不过你会发现有越来越多的人有购藏艺术品的意愿和行动。

典:请介绍一下画廊同时正在做的艺术教育项目;是什么时候发起的?

吕:这个项目是去年下半年我们开始筹备的,跟其他的合作人一起。艺术教育和画廊其实是不同的领域,因为团队里有艺术背景的,也有教育背景的人,艺术教育也是很有意义的事情。国内的人群太需要艺术教育了,我希望我们面向的群体是大众,这与画廊面向的人群又不一样。大众需要这样的机会接近艺术,以这种更直接的方式去引导他们。

我们前期是针对儿童和青少年,后期也会有针对成人。现在儿童的父母大多是75、80后,今年35、36岁左右,他们对艺术的态度开放很多,也会希望自己的小孩得到更多艺术类的熏陶,对于成人来说也是一种生活方式的选择。

典:课程设置是怎样的?

吕:我们教学这方面主要是熊文韵老师负责,她是一位艺术家,80年代去日本待了十多年,在那期间也接触了绘本的教学。她回国后一直在创作,同时也教人创作,形成了以绘本为教学方式的体系。她的这套方法跟现有的很多培训机构不一样,因为我们自身就在艺术这个行业里面,给予艺术教育的方向会更准确受用。除了视觉图像,还有逻辑、语境的考量,我们不仅仅是教绘画,而是希望授予更丰富的对于艺术的认知。另外也会举办一些沙龙以及博览会、艺术展的导览,培养大众对艺术的认知不是一蹴而就的,还是需要很长的时间。

典:目前画廊的经营状况如何?

吕:经营状况还好,可以维持画廊这些年的运作。我自己也会收藏一些作品,包括合作艺术家的作品,也去博览会买些作品。经营画廊是个很难的过程,刚开始不会觉得,越做越会发现难处所在。国内的艺术市场还是处于一个起步的阶段,生态链上面的各个角色都在发展,另外还要结合中国自身大环境的特点,难处主要就在于怎么样去坚持做,以及怎么样去做得更好。

典:画廊将来的发展计划会是什么?

吕:第一是希望做更多针对本地藏家的活动,让他们走出去更多地接触艺术;另外针对我们长期合作的艺术家,进一步讨论美术馆展览、出版计划;还有就是我希望在上海能有一个窗口,方便跟艺术家和客户有更直接的联络,跟成都这边的空间也能更好地配合,这个虽在我的计划之中,但上海这个窗口该以什么样的形式打开还正在思考中。另外也慢慢地考虑参加海外的博览会或项目,这样可以与海外藏家更直接地沟通,他们对我们的艺术家也会有更直接的了解。至于跟国外艺术家的合作,可能得看时机。艺术家的选择跟画廊的方向有关系,找到一个最适合自己机构的发展方式很重要。

典:如果要你来评判自己的画廊,你将如何定位它的角色?

吕:我想应该是一个为新的、未来艺术的发展提供可能性的空间。我觉得画廊的角色,是推广和支持艺术家,它其实是有未来性的,艺术家的观点和思考有时是想在别人前面的,是有引导性的,这也是我们画廊想要做的事情。现在的艺术圈是比较混沌的状态,艺术家的信息很多、作品也不错,但艺术家要怎么样去真正地扮演自己的角色,我认为这是需要时间发掘的。比如艺术的定义、艺术家的定义、艺术家的职责和功能性等等问题都是我们常常讨论的,我觉得好的艺术家应该是有其社会性的。当然也有人说艺术不需要这么宏观,就艺术讨论艺术,但人没有办法脱离这个社会和时代,艺术之所以重要就是因为它跟时代发生着关系,如果脱离这个语境去讨论的话,那意义有多少呢?我是希望我们的艺术家未来能扮演这样的社会性角色,这是比较理想的目标。

另一方面,国内的艺术市场也在刚起步阶段,我希望我们能够走在前面,引导人们对艺术产生更符合这个时代的认知。但是实现这个任务不可能只靠个人,需要找到一些志同道合的人一起来做,每个时代都有自己的问题,你需要解决的是你所处的时代存在的问题,能够对后代产生一些影响。

图 | 那特画廊

编辑:江兵

0条评论 评论

0/500

验证码:
新闻热线:010-51374003-809/818/808  主编信箱 Email:xinwen@99ys.com 客户投诉
编 辑QQ:1173591114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2010室 邮编:100015 99艺术网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文网文[2010]179号 沪ICP备17033488号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08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