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社区|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国宝帮的有据打假和无据打假谬论
0条评论 2016-09-06 14:18:42 来源:新浪收藏 作者:西风

浙江师范大学陶瓷艺术馆展出的“元代青花观音菩萨塑像”
浙江师范大学陶瓷艺术馆展出的“元代青花观音菩萨塑像”

最近一段时期“国宝帮”和“无据打假”成为热门话题。“国宝帮”一词到处都是,如过街“老鼠”,但人人喊打却是打不死的“蟑螂”,越打越集中,越打越厉害,越打却打进国家的神圣馆舍和教育殿堂。

国宝帮,说白了就是专门玩地摊假货当“国宝”一样忽悠的群体,他们并不是关起门来玩赝品,他们是建立组织公开玩,频频组团公开展览、公开搞博物馆,公开给国家机构捐献,不许任何人质疑,谁质疑就围攻谁,而且他们头上都插着“为国宝正名”小旗,肩上扛着“收藏爱国主义”大旗。最屌的是他们早已升级换代,纵痕联合,所向披靡。他们有法律维权团队,好多曝光他们行径的媒体和业内专业质疑人士都吃了他们的官司,好多国家文博系统的作为官员和良心工作人员被他们污蔑和痛骂的苦不堪言。

尽管国宝帮这个群体当中,比较着名的有宁玉新涉嫌巨额诈骗被逮捕,温州博古斋陈某涉嫌信用卡诈骗被逮捕,上海卫孟强涉嫌诈骗被逮捕公审,广东电视台名嘴陈维聪当初也是被国宝帮拉下水而涉嫌巨额诈骗逮捕,天津红极一时的靳志忠涉嫌诈骗被捕后被小秘再控告强奸而上吊自杀,这些涉及国宝赝品诈骗的案件接二连三涉发生被公安机关立案调查,却丝毫没有影响到国宝帮收敛的迹象,胆子大到竟然把国家教育机构接连拿下,国家一些文博机构和文化机构也被接连被拿下,许多有头有脸的“官员”、“退休军官”、“受功老军人”、“退休教师”以及“大学者”和“文艺界大佬”被他们拿下“为我所用”,并不断壮大着队伍的“含金量”。这让人不得不面对一个残酷的现实:笑话成了真话,黑白可以颠倒,胡作非为可以堂而皇之,法律和制度可以无可奈何。这让国人情何以堪!

国宝帮叫嚣的最响的是“无据打假”,第一层意思是:凭什么你们说假就是假?我们认为真的就是真的,管你们屁事;第二层意思是:你们没有上手实物,不来现场观看,就凭图片能判断真假?所以叫无据打假。那么就是去了现场看了“国宝”又能怎样?国宝帮总是有自己的各种理由搪塞。且看下面“有据打假”的一段网络上流传的对话。

国宝帮的“有据打假”

懂行看过现场质疑者:你们的藏品不对!

国宝帮回答:凭什么国家博物馆有我们不能有,考古发掘一个窖藏出土甚至几十件国宝,想想960万平方公里可能有多少窖藏,得有多少国宝没有被官方发掘,凭什么我们的就不是窖藏真品?我们收藏的国宝,你们嫉妒,你们瞎眼。

懂行看过现场质疑者:你们的藏品不对,做伪做旧使用的化学氢氟酸泥都在上面,底胎上打死你也洗不掉,真品使用化学腐蚀泥干什么?不用想别的立马枪毙!

国宝帮回答:这是“中国疑似国宝收藏委员会”认可的国宝,有国家专家的证书和高科技检查证书。你说化学泥就是化学泥?你算老几?万一是真的,你就是中华民族的罪人。

懂行看过现场质疑者:你们的藏品真的不对,器形,接胎工艺,彩料发色,釉料加工和釉面,修足工艺和胎相皮壳与哪个时期都不符合。

国宝帮回答:你说不符合就不符合啊,我们相信国家级专家的鉴定,相信我们自己人科技检测的鉴定。

懂行看过现场质疑者:你们的藏品确实不对,别迷信那些个专家和那些个机器。你们御用的国博退休雷专家是行政人员,不懂鉴定专业,故宫退休的李专家是专门开证书的伪专家,国家鉴定委退休的孙专家早被国家鉴定委开除的。机器的元素检测,早被仿家攻克,卖配料的直接问你要过机料还是不过机,价钱不一样,去仿造区材料店问问就知道。

国宝帮回答:再不济人家曾经是国家级别的专家,你厉害也去被开除一次?只要认可我们的藏品就是好专家,就是保护民藏的良心专家,国家一些机构和民间一些人不认可,那时因为被利益集团绑架了,所以排斥他们。科技检测我们相信自己人的,他们有大量对比数据,检测多少了,都是“符合较好”(呵呵,想吧,国宝帮核心层自己的科技检测)。

看到了吧,就是你给他讲实践道理,他给你讲概率规模,你给他讲残酷现实,他给你讲权威名头,你给他讲良心道义,他给你扣政治帽子。在日常生活当中,这类人叫什么?叫耍氓,确切的讲叫“耍氓不可怕,可怕有文化”。

国宝帮他们“对有据打假”非常敏感,现场严阵以待,记得由许明(上海社科院博士生导师)在景德镇搞过一次“国宝挺进景德镇叫板”展,他们条件是仿的一模一样就认输。但这是一个伪命题,因为一窑烧百器,因配料和揉泥、制坯和釉薄厚、窑烧收缩比、温度不均衡、还原气氛的程度等,都会导致不可能一模一样。现代都不可能达到,不要说古代工艺。当时景德镇制瓷的去现场随便说了句质疑的话,就遭遇看场子的“暴力”伺候。假如经常质疑和揭露者去了现场,肯定会被“活吃”。想想,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群体?堂堂一个国家培养的博士生导师,不务正业也罢了,在收藏领域频频搞出如此多的“闹剧”和“丑闻”,十来年竟然屹立不倒?

在揭国宝帮的“无据打假”谬论之前,有必要普及下仿品的等级和国宝帮的生态体系。仿品分极仿(杀伤力最大,多对付一些行家)、高仿、中仿、普仿、地摊垃圾货(流水线大批量烧制的工艺品,成本最低的阳光价)。实际上,国宝帮收藏最多的是阳光价最底层的地摊垃圾工艺品,有的直接把街巷拉架子车卖日用品中类似古器物也拿来收藏,超便宜啊。他们的口头禅就是“阳光价”,他们宣传的理念是连工人一天的工资都不够,仿家怎么赔钱生产呢?傻啊,所以是真品无疑。你看黄云鹏家,项元华家展厅的工艺仿品,都是好几万,听说高仿的都十几二十万。今天不收藏,明天肯定后悔,大家一定都会发财。实际上,这叫“洗脑术”,专门忽悠那些基础成员的策略,可笑的是许多人竟然死心塌地的信以为真,发财暴富都想疯了,这些人脑子简单,从来不思考,只要能发财,什么都无所谓。所以国宝帮阵营里大量充斥着暴力语言和流氓语言,那个经常乱扣别人帽子的母知德就属于这类。此人原来是四川广元市的一名退休老教师,玩上“国宝”以后,经常口出狂言,因为什么都敢说敢骂,被国宝帮请来北京给予顾问、编辑、专家、副院长等等头衔,成为国宝帮职业“打手”。人民教师就这屌样,不知道全国多少人民教师要谴责他。

国宝帮核心对待有钱的企业主或“脑白金”可不是像对待帮内人的阳光价这一套,比如对外宣传他们的都是国宝,国家级专家认可,机器检测合格,藏品也有传奇美丽故事来源。他们拿国际或国内大拍的天价藏品对比,2.3亿的元青花鬼谷罐团队成员有起码有好多,无价的元青花项耳瓶起码有数十对,2.8亿的鸡缸杯其中一个人就有几百只。你们是企业家,慈善家,就应该保护起来这些国家抛弃的私生子宝藏,让利益集团看看谁是民族的功臣。再加上国家级“专家”在大会上狂喊“中国收藏家万岁!万岁!(故宫退休的李专家就在上海南汇博物馆喊晕过去了,结果鉴定证书一次签发300多份)”,全场人喊声雷动和一篇欢呼,没有多少收藏经验的哪个企业主受得了?好大喜功的哪个“脑白金”受得了?

国宝帮的洗脑术,起初只是几个国家“专家”团队骗鉴定费,顺便签售卖自己的伪书,再顺便赚会议入场费。但随着国宝帮人员的庞大和内部分化,加上一些社会操盘手的加入,国宝帮发生根本性变化。因为与鉴定卖书等辛苦钱相比,成功运作几个“脑白金”,成功运作几个“博物馆”项目,那是什么概念?

庞大的呼声群体有了,国家级“专家”有了,看场子的“法律维护专家”有了,活动能力强大的操盘手有了,各种腐蚀的方法有了(拉一些权力人下水通常是赠送“国宝”,但对根本不明白他们江湖圈的人,真以为价值连城,最终成为他们的保护伞和吹鼓手),敢扣人政治大帽和流氓语言的脑残写手有了,这个团队什么不能干?什么不敢干?所以他们利用政策漏洞,利用法律漏洞和空白(法官判文物类侵权案件不涉及真伪),运作的大小“丑闻事件”缕缕得手,他们还能把良心质疑的媒体和民间专业人士告上法庭,有些还被他们以刑事“诽谤罪”起诉,以此来阻止社会对他们为所欲为的质疑。即便国宝帮他们输了官司,立刻扣上法院被利益集团收买了,最关键是让被告尝到应对官司的消耗战滋味。要是偶尔赢了,他们大肆宣传,马上上升到政治或国家高度,说经过他们坚持不懈的努力,国家终于承认他们的爱国收藏行动了,然后对被告“大开杀戒”,各种文革的罪名扑面而来,体质内谁站出来说公道话就咬谁,不是腐败罪名就是挖人家曾经最基础的职业来羞辱,连农民出身也被羞辱的死去活来,好像他们是帝王将相私生子似的。其实他们最清楚他们干的是什么勾当。等于是输赢对他们都有利。

国宝帮的“无据打假”

上面讲了对国宝帮的有据打假是行不通的,因为他们根本不讨论藏品真伪,收藏只是他们的一个工具,国宝帮队伍中只要有认真探讨真伪的人,总会遭到群体围攻和谩骂,质疑藏品真伪理论或核心层推荐的,那就是反对领导组织,反对旗手的伟大贡献。甚至上升到危害文化、危害团结、危害爱国等等,集体以叛徒、走狗等罪名踢出阵营,如果踢出去的人在外面有不敬的声音,他们还有更“有效”的办法对付(本人所查到的几位都有惨痛的经历)。

“无据打假”对于国宝的解释就是依靠图片打假。哪怕所拍摄图片再高清晰,他们都说质疑者无据打假。那笔者要问了,去医院看病,除了非常明显的外伤,医生依靠什么诊断是否有病,脑袋有脑瘤难道要把脑袋切开?胳膊腿骨折或癌变难道要把肉层切开?内脏有问题难道要医生钻病人肚子里面?是不是要拍片子?片子不是图像照片吗?这些病症的确诊只能依靠图片。

文物艺术品真伪是收藏的命脉,如果是赝品,再高级的仿品都没有价值。唯有真品到代才有收藏价值,藏真藏假决定了一个藏家的声誉和价值观,更决定了其收藏生命。

文物艺术品的真伪鉴定,比如古陶瓷,各个时代的形体特征有各个时代的特征,因为审美观的不同导致高矮胖瘦、线条曲直或收放等都有差别。另外每个窑口的先不说同时代地区差异性,就同一窑口是否在某一段时期被官府或皇家定为“供窑”或“贡窑”其特征有本质性的变化和突破。另外成型工艺,刻、划、画工艺,施釉工艺,修足工艺,窑烧工艺,出土、出水(海)或传世的釉面和胎体皮壳特征等,收藏者或实战研究者要仔仔细细的利用窑址标本、同类遗址标本和全世界现有所藏馆藏器做全面和长年累月的对比研究。同时对各类层级的老仿和新仿做最耗精力的综合性研究。

所以,一个真正鉴定家或行藏家,只能准确拿下两三个窑口就算牛人了,拿下或高古或明清民国瓷器门类就算是大牛人了,跨门类通吃哪有这么多的精力和时间?没有系统性实践对比研究,根本没有鉴定依据。真正的行藏家鉴定或打假,其判断依据就是从这些大量馆藏、窑址标本、遗址标本和各类仿品及做旧等系统对比中总结出鉴定经验。古玉器、陶器、青铜器、书画、杂项等各个门类,其鉴定经验以此类推,基本上只是大同小异的鉴定区别,其核心理念是不变的。

真正的行藏家有了上述和长期买卖教训的实践经验积累,好比医生有了丰富的临床经验。这些经验丰富的实战行藏家,在没有条件上手藏品实物的情况下,当然可以依靠清晰图片从藏品图像的器形、釉面,釉面酥硬的质地,刻或画的特征,胎体瓷化颗粒质地,传世或出土出水皮壳特征进行综合的判断,即便仿成极品,总会有破绽,比如做旧,无论是物理做旧还是化学做旧总会露出后期做旧(行里叫“动过手脚”)的蛛丝马迹。

找出这些蛛丝马迹,当然立刻判死刑了。古代真品谁会拿去故意做旧?其他如制坯工艺、装饰工艺、施釉和窑烧工艺等仅仅只是最后枪毙的印证依据。这就好比与人打交道,有丰富阅人经验的牛人,从一个人的神态和眼睛就会判断此人可交不可交,起码心里有了疑问,再从接触中的言谈举止就能定性。也不需要被骗一两次再看他还骗不骗第三次?残酷的现实告诉我们,骗了两次还不长记性,自己本来就是傻瓜。长期开古玩店的真正老行家,不要说你背包里有没有藏品,背着身子只听你走路轻重快慢就能大致判断你是否入门,从你眼睛扫货的视线和发问的头一两句,就立马判断要不要和你废话。经验都是拿血汗和大量“吃药”、“吐药”耗费巨大金钱换来的,货卖行家,赚的是眼力明钱,基本上是正派开店的规矩。你想无聊耗费别人时间,你想平白无故套些经验,对于这些高手来说,除了学习、跑货、高手之间交流经验,连发呆和睡觉都是非常宝贵的。就当下地摊或古玩店,一个不懂行的想去检漏精品,在没有资深行藏家带路的情况下,要么古玩摊街头听传奇的故事被上套,要么只能去黑店、零散国宝帮店里去“捡漏”,当然都是价值连城的“大漏”。正所谓:可悲的人,必有可恨之处;可怜的人,必有可傻之处。

行里厉害的行藏家,只要看到器形别扭,毫无古人审美观的藏品,一定不会去碰。感觉对路了才会敢上手再仔细查看全部可鉴定的特征,这里面不仅仅是最终排除极仿或高仿的疑问,最要紧的是确诊是否高修(老残器进行商业高级修复),高修品,即便真品到代,但由于本身是残器,与原装藏品的价值相比,起码相差数倍。就是工艺价值相当顶级的仿品,与原装老货相比也是毫无收藏价值可言。外行收藏高仿大师的作品,那是另一个收藏概念。这也是“一眼货”和“一眼假”的基本来源,其背后是实战鉴定行藏家们付出的多少辛苦和大量经验积累,外行人哪里知道?国宝帮们哪里知道?国宝帮就是“不学无术,企图专走捷径”的一群奇怪人。

国宝帮的藏品,从级别上来说,基本都是阳光价最低等级仿品,就连“仿杀”的基本理念都无知。什么是“仿杀”,就是极仿杀高仿,高仿杀中仿,中仿杀普仿,普仿杀地摊垃圾货。整天折腾着普仿和地摊垃圾货,连高仿都很难见到,就别说能拿出真品到代的精品了。就连文物艺术品的基本历史和常识性知识都不懂,随便问问国宝帮收藏的几个笑话:夏代有青花瓷吗?元代有寄托款吗?吕布能战赵云吗?宣德时期能烧制接近2米的青花釉里红大盘吗?康熙有“十二金钗”吗?这些国宝帮御用鉴定专家,是知识性的不要脸还是揣着明白装糊涂?至于那个御用律师,他大言不惭的对媒体说:“拍卖一只2.8亿的鸡缸杯,他就收藏200只,质量并不比拍卖的差。”这是什么概念?干脆回家颐养天年吧,做律师多累。NO,这个律师有着庞大的计划,他不仅是国宝帮的核心管理人层人员,而且扬言要绕过国家文物局建千所“博物馆”。并在法庭上可以堂而皇之“威胁”海淀法院法官“我们有几千万收藏家来旁听”!

有人说,国宝帮的核心都是“胆大包天之人”,运作“大项目”是他们的最大特长。比如历年已经发生重大事件有:2006年上海师范大学(赝品)展、上海国际元青花论坛(赝品)联展(数届)、汶川地震捐献(赝品)国宝展、上海南汇博物馆“迎世博”国宝(赝品)大联展、台湾花莲两岸国宝(赝品)大联展、冀宝斋联合鉴定翻案专家团、某会堂挺进国宝(赝品)动员展、某礼堂民间国宝(赝品)保护座谈大会、向浙师大等高校捐献万件国宝(赝品)动员会、北师大系列事件等等;小型的各种研讨会和展览会及动员会无计其数。这些大大小小“项目”举办后,那一次不是都被媒体和社会质疑和谴责?为什么越来越疯狂?这就是“学问”,很大的“学问”。

说来说去,国宝帮从来不研究真正到代的标本,不搜集研究遗址标本,即便研究拿出来的都是骗子送或卖的仿品标本,大拍卖场几乎不去,即便偶尔去也从不仔细上手好好研究拍品的特征,在他们心目当中,大拍公司、正道古玩店都是利益集团,承认了他们的“海量民藏品”,价格立马不如地摊价。他们因为长期被洗脑,长期持“我们谁没有几个几十几百鸡杯、鬼谷子下山罐和象耳瓶”的思维,怎么能求真务实的学习真正掌握入门的本领呢?他们只看馆藏或购买馆藏图册,然后对比着天价,满世界“照图索骥”,然后编织美丽的故事自欺欺人。我们看看这些着名的国宝帮,哪一个没有一些美丽动人的收藏传奇故事?可悲的是,央视《国宝档案》竟然也相信,一些主流媒体也相信,最终沦为这些国宝帮招摇撞骗的“工具”和“帮凶”。

从国宝帮整个群体的收藏理念、方法、经验上来分析,他们连发现高仿和极仿的概率都非常小,因为没有独立的研究精神,这种本来有的独立研究精神,早已被国宝帮核心倡导的“一致对外、相互安慰、相互承认、共同正名、最后发财”的洗脑术彻底给剿灭了。任何想企图妄想检大漏、发大财或为国收藏的理想主义者,最终都被国宝帮群体拽进去,成为这个庞大“舰队”的效忠者或吹鼓手。尤其是群体效应,对“脑白金”分食的刺激,各种荣誉(山寨)的轻易获得,亲近各种权力人士或高大上机构的快感,让这个群体已经彻底丧失什么是邪恶和正义的分界线,正如他们所狡辩的:收藏就是这么简单,还需要像他们那样苦逼吗?我们才是“保护文物的民族英雄,反对我们的人都是败类!”

国宝帮是民众收藏路上的“拦路虎”,是民众收藏路上的“传销团伙”,是民众收藏路上的“无底深渊”,更是国家文化收藏道路上的“毒瘤”。他们已经越做越大,可以“腐蚀”和“绑架”更多的国家机构,可以嫁接任何对他们有利的“领导人”讲话精神和言论为己所用。是愚蠢还是别有用心?

从国宝帮所展示的粗鄙地摊货来看,藏品上面低等级做旧的化学品残留物依稀可见,有的藏品新生产出来根本就没有任何做旧。从他们论坛、个人空间或微信都能下载高清晰图片,一些好奇的网友或打假人士拍摄到清晰或半清晰图片还用得着用“精品”或“高仿”那样的标准去鉴别?就好比如国宝帮图片上的“垃圾藏品”明明是一堆“屎”,他们确叫嚣着一定是一堆极好吃的“饭”,良心行藏家指出来不是“饭”,他们不去回家认真尝尝是“屎”是“饭”,却全体一致认为是国宝级别的“大餐”,对于正常务实的任何一个行藏家或行外的明白人,图片上是“屎”是“饭”还必须要去现场闻或吃吗?国宝帮们已经吃出美感、吃出经验、吃出门道、吃出瘾、吃出麻木,难道还吃出裹挟权力的霸道来了?让全国人民非得承认那堆“屎”必须是“饭”?谁说不是“饭”就势不两立,谁说不是“饭”就是利益集团、利益集团收买的走狗、外国资本的代言人、破坏文物收藏的罪魁祸首,这是什么气势?哪些纳税人供养的一些“蛀虫”给他们撑起保护伞和给他们霸道?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时候到了,这些保护伞和腐败分子一定是国宝帮灭亡的陪葬品。

国宝帮这个群体,就长期以来的所作所为观察,他们从来没有真正学术研究和务实的收藏理念,更没有见到展出或捐献过真正到代的真品。他们也根本无需深入研究自己藏品的真伪,他们早已成为收藏界的畸形怪胎群体,他们实际上根本与收藏界无关,但他们却利用收藏界大多数人的无言鄙视和容忍,利用一些有贪欲的权力人士和无知的一些国家机构,把收藏界搞的天翻地覆。他们缕缕打压媒体和专业人士,挑战社会正义和试图推翻严谨的收藏和研究体系,发动他们庞大的队员和文革式的脑残写手,对正常质疑人士进行“辱骂”和攻击,甚至上升到政治层面的诽谤,其目的不言而明,希望相关部门一定要提防他们更大的“野心”和“图谋”。正如最近“中国古陶瓷学会”有关负责人对《中国文物报》所表达的:“我们建议政府部门介入监管,组织文物、公安、司法、教育、工商、广电等相关部门联合行动,多管齐下,依法进行治理,还收藏界一片碧水蓝天。”

编辑:江兵

0条评论 评论

0/500

验证码:
新闻热线:010-51374003-809/818/808  主编信箱 Email:xinwen@99ys.com 客户投诉
编 辑QQ:1173591114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2010室 邮编:100015 99艺术网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文网文[2010]179号 京ICP备09023634号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08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