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不是人人都是高古轩:从纽约年轻画廊的歇业,算算当代艺术的交易账
0条评论 2016-09-07 09:58:03 来源:99艺术网成都站 作者:魏娜编译
\
拉里·高古轩(Larry Gagosian)

拉里·高古轩(Larry Gagosian),你一定对他耳熟能详。他是全球第一大画廊主,他的16个画廊遍布全球8个城市,代理着122个艺术家,一年能卖掉十亿美元的画。他是当代艺术圈、画廊界的传奇人物,仅仅看他代理的艺术家在拍卖市场的交易额就能令人热血沸腾。可是,人人都是高古轩吗?
 
近日,据Artnews报道,Lisa Cooley 将要关闭她纽约下东区已经营八年的画廊。Cooley 表示,鉴于当下艺术界与艺术市场的变化,经营一个如她现有体量的画廊已不再合适。
 
\
Lisa Cooley

Cooley 于2008年1月在纽约开设她的Lisa Cooley 画廊,在经营期间她所代理的艺术家获得艺术评论界和艺术机构的高度认可。她曾将艺术作品卖给过蓬皮杜中心,洛杉矶艺术博物馆,古根海姆博物馆,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休斯顿艺术博物馆,旧金山现代艺术博物馆等著名大型美术馆,同时给她一大批有影响力的藏家。
 
然而,Cooley 说情况是从2015年5月起开始急转直下的。那年的2、3、4月画廊的销售状况极好,但到了5月,仿佛有人一下把源头给切断了。
 
\
LISA COOLEY  2015年展览现场图 图片来源: LISA COOLEY画廊

早在两年前,Cooley就在接踵而来的香港巴塞尔博览会、威尼斯双年展、拍卖中看到市场疲软的迹象。“我们如此积极的参加各种博览会,希望借此不断扩大市场,好像我们成了四处吆喝的商贩。”

不仅仅是画廊主们对此感到疲惫不堪,藏家也感到焦虑和紧迫。他们接到世界各地发来的PDF文件:芝加哥、墨西哥、华沙、危地马拉及摩洛哥……我听到藏家们不止一次抱怨:收藏变得太令人困惑了!有太多的选择,似乎收藏都失去了原有的乐趣。各种博览会带来的“如果不抓紧,就会错失良机”的焦虑,虽然博览会得到了人们的注意,达到宣传的效果,但是这个不断制造焦虑、紧迫感的过程中,灵魂被碾轧粉碎了。
 
\
LISA COOLEY  2011年展览现场图 图片来源: LISA COOLEY画廊

2015年夏,情况并没有好转,画廊的销售情况也是众所周知的缓慢。8月又迎来股票市场的恐慌。10月,Cooley 完成她做画廊主以来最大的交易:将三件作品同时卖给一位藏家,总交易额达20万美元。但销售并没能够持续。“逐渐我发现,目前艺术市场的变化已经超出我的想象。”她说,“更大、历史更久的画廊给小型画廊带来前所未有的压力,不仅仅是因为一旦艺术家变得更有名更成功就离开去更大的画廊,而且艺术家之间的攀比也使艺术家们不甘心待在小画廊。因此,她决定关闭Lisa Cooley画廊。
 
\
 
\
“抗体”,Lisa Cooley画廊

那么相比之下,我们再来看看高古轩画廊的光环:大多数时候,高古轩采用更加保险以及回报率更高的方式。别人帮他发掘那些有个性、有潜力、甚至已经过市场检验的艺术家,而他要做的,就是挖墙脚,或者等对方主动投奔。例如,以画一些变形的情色画出名的美国艺术家约翰·柯林(John Currin)从之前的画商安德里亚·罗森(Andrea Rosen)跳槽到高古轩,“是因为高古轩以140万美元将他的《渔人》卖给了纽豪斯,这是当时他作品拍卖纪录的3倍”。
 
\
高古轩和村上隆

Lisa表示,对那些关注青年艺术家的藏家们来说,让他们望而止步的原因时他们作品的价格拐点。“如果一位青年艺术家的作品价格在5000美元左右,那藏家就愿意承担风险购买下他的作品。但如果青年艺术家的作品迅速上涨到15000美元、20000美元、30000美元的时候,对藏家来说,冒这个风险就显得不合理了。”

但是问题是,他们作品的价格不得不上涨,因为画廊们需要资助他们去参加大型博览会,提供富有竞争力的艺术项目,搭建艺术家要求的展台。并且,如果艺术家住在纽约,他们的生活费用也在不断上涨,他们要有工作室的租金,得把孩子送去私立学校上学。
 
\
 Andy Coolquitt,《我们关心你》,Lisa Cooley画廊

在08年全球经济危机后,Cooley 开始经营她规模中等的画廊。2012年她搬去一家面积更大画廊,对于她来说很划算:租金只上涨到原来2倍,但面积却能扩大到原来的5倍。但不管怎么说,租金的支出还是增加了。“当你还是一家年轻的画廊时,就必须让艺术家们满意。”在她画廊销售最好的一年,收入在250万到300万美元之间。她能挣到5%的利润,并且她将利润又全部投资在画廊。因此对她来说,画廊的财务状况也是大起大落。
 
\
Zachary Leener 和Anne Neukamp, Lisa Cooley画廊,2015

而再来看看高古轩画廊代理年轻艺术家的情景:被高古轩代理的艺术家一定会身价倍涨,这在业内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尤其是那些年轻的艺术家。在1993 年,高古轩代理了约翰·科林(John Currin),那时他作品的最高拍卖纪录只有43万美元,几年后,他的一幅画就卖出了84.8 万美元,不久高古轩私下以140 万美元卖出了他的一幅画。另一个艺术家西西里·布朗(Cecily Brown)在加入高古轩之前,其抽象画的最高价是1.5 万美元,加入两年后,她的一幅作品在伦敦Frieze 艺博会上开出了80 万美元的报价。
 
\
开在旧金山的第16家高古轩画廊

造成这种情况的是较大画廊有着庞大的关系网。高古轩画廊的作品,通常在展览开始之前已经出售了。有优先权的藏家们会收到一个密码,登录画廊网站后,能够看到新作的图片,并且在一定时限内决定是否买下。真正能检验出藏家们对画廊主的信任的,是他们仅仅在网上看到图片,或者接到一个电话,就心甘情愿花费10 万美元买下一件作品——这就是所谓“用耳朵买,而不是用眼睛买”的最好例证。能够通过这样的方法出售作品,是鉴别一个画廊主是否是超级画商的指标之一。要知道,顶级艺术市场是一个很小的俱乐部。一个人是否能被视为顶级画商,取决于他电话簿里有多少大藏家的名字,以及多少人愿意毫不犹豫地买他的东西。
 
\
Lisa Cooley 和William O'Brien,“讨厌的乐趣”

\
“讨厌的乐趣:爱,有点放纵,冷漠或厌恶,仇恨是不朽的”,Lisa Cooley画廊

而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那些开设不久的年轻画廊。在2013年的时候,Cooley 发觉她代理的一位艺术家倍受批评界和很多艺术机构支持,但销售情况却远不及她的预期。她认为鉴赏力的缺失仍然是很多藏家的问题。即使是再资深的藏家,当他身边所有的人都在讨论一件作品的好与不好的时候,不受影响几乎是不可能的。而站在画廊的角度,迫于销售的压力,就使得画廊无法开展更深入的艺术讨论。另外规模对于画廊来说也是很重要的问题,画廊需要应付大规模的信息量,但与较大的画廊相比,却根本无法与他们的庞大的关系网抗衡。
 
\
Rashid Johnson, Lisa Cooley, Sheree Hovsepian, Heather Hubbs(从左至右)

Lisa Cooley画廊面临的另外的压力来自互联网。随着像是Facebook等一类的互联网社交网站的不断发展,Cooley 感到自己不堪重负:不仅要关注现实空间市场的微妙变化,还要分散精力关注网络上的情况。“互联网上的销售正在改变着艺术市场。“我每天分几次浏览互联网上的信息,每次仅仅是半小时,就让我感到麻木和疲惫。而在现实生活中,艺术社区的建设、人与人之间的沟通和关系变的越来越脆弱。同时,她也在私下做一些二手市场的交易来支持画廊业务量。让她沮丧的是,她发现更多时间她是坐在办公室办公,而不是出去拜访艺术家。
 
\
“埃里克的旅行”,Lisa Cooley画廊

Lisa Cooley画廊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很多有着不错眼光、致力于发掘青年艺术家的年轻画廊,但面对现实情况却无可奈何的状况。毕竟,高古轩画廊只是行业中精英中的精英,少数中的少数。
 
“我从来都不认为艺术市场是一个所有人都能来玩的地方,”高古轩说,“的确,我们在全球都有画廊,但我们更倾向于卖给少数中的少数人。我相信艺术应该大众化,但当你真正进入这个领域,你就会发现,它其实还是一个精英的世界,不仅仅是经济上的精英——有多少人真正读诗呢?”
 
\

\
“Air de Pied-à-terre” , Lisa Cooley画廊,2013

在短期内,Cooley可能会继续和她代理的艺术家合作,或者让艺术家考虑其它展示空间。她也正为下一步的打算权衡利弊,也许会考虑另开一家画廊。

文章来源:Artnews
原文链接 :http://www.artnews.com/2016/08/29/it-was-like-someone-turned-the-faucet-off-lisa-cooley-on-closing-her-gallery/

编辑:范佩

0条评论 评论

0/500

验证码:
新闻主编信箱 Email:art@99ys.com 商务合作99yangkai@163.com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401室 邮编:100015 99艺术网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文网文[2010]179号 京ICP备19027716号-1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08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436号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