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影像上海艺术博览会:销售疲软,但反响不错
0条评论 2016-09-23 10:44:32 来源:燃点 译/ 王丹艺 作者:林白丽

为人熟知的上海艺术影像展(Photo Shanghai)于今年更名为影像上海艺术博览会(PHOTOFAIRS | Shanghai)。已经举办了三届的它似乎成熟了许多。表现衣着暴露的小明星的图像被新展“洞见(Insights)”所替代,呈现了全新的摄影技术。虽然有埋怨销售不佳的声音,但是人们能在此感受到一种强烈的共识,即影像艺术博览会为提升此种媒材的声望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影像上海艺术博览会正致力于创造和建构与摄影市场相关的基础设施,并与艺术体系建立联系。”上海M97画廊的总监史蒂文·哈里斯(Steven Harris)说道(该画廊是当地两家经营时间最长的摄影画廊中的一家);“(在西方)我们早于二十世纪二十年代和三十年代目睹到,摄影被纳入艺术机构之中。你拥有把摄影带出绘画部的博物馆,以及策展人机构,这些策展人有诸如来自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的约翰·扎科夫斯基(John Szarkowski)、来自休斯顿(休斯顿艺术博物馆)的安妮·塔克(Anne Tucker),以及就职于旧金山现代艺术博物馆的桑德拉·菲利普斯(Sandra Phillips)。并且这些人所建立的关系十分宽广。中国没有这样的人,而这是一个令人担忧的问题。”

除了制造出吸引成群摄影发烧友的热点之外,艺博会也“建立了对摄影作为一类合适的藏品之价值的理解。”哈里斯表示,“关键是,虽然销售未能飞涨,但这是一个长远的计划,此外基于这点,关系到提升摄影媒介之名声的教育性活动则更加重要。”

上海Vanguard画廊的总监利兹·李(Lise Li)对客流量及销售的战绩感到满意:“今年的销售状况比我们预期的要好,这有点像我们第一年参加时的情形。此次我们带来了三位艺术家的作品,他们是日本的阿琦·路迷(Aki Limi)和有机·奥诺黛拉(Yuki Onodera),以及中国的童义欣;他们的作品均有人收藏,这令我们十分欣喜。”

除了博览会,哈里斯有两个艺术家的个展正在展出。他以15万元的价格售出了香港纪实摄影师何藩的《人生的舞台》(1954),并且以13万元至18万元的价格售出了王宁德的一些作品。全摄影画廊的总监黄云鹤虽然以3.3万元的价格将张博钧的《我们》(积累了七年的系列)售给了一位外国客户,并且以1.2万元的价格售出田野的系列《慢慢地游走》,但是在他看来此次的销售比以往的都要慢。拾萬空间的总监焦雪艳评论道,“我们有一些销售,并且结识了一些中阶层行政级的收藏家,艺博会之后,我们必须做些事情来维持。”而这样的情绪也在三影堂画廊厦门的总监陆丽青那有所显现:“我没有太多的时间与其他画廊主交谈,但是我会时不时地听到销售不佳的消息,并且它似乎就是如此。艺博会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影像上海艺术博览会需要吸引更为广泛的公众以至于创立未来潜在的客户群。也就是说,“摄影师大伯”——富有侵略性地将镜头对准各家画廊展位的,穿着摄影师背心的老年人——是那些想要结识客户的画廊主所讨厌的一类人。艺术+上海的画廊合伙人艾格尼丝·科哈德(Agnes Cohade)说,“这是我们第一次参加影像上海艺术博览会。参观者(指大伯们)的级别和行为远远超出我们的预期…问题是,艺博会不能给我们带来真正的藏家以及潜在的买家。我们对VIP之夜和预展感到十分地失望。”

这届艺博会吸引的人群中有大约80–90%是中国的观众,少数是来自亚洲或西方的藏家,那么在销售平平之时,展位的价格可能是个相当大的负担。哈里斯说,“摄影作品存在一个问题,即其价格较低;它不像你能售出三幅绘画,然后就完事了。你需要更为广泛的大众,你需要保持较高的价格。雷汉同样的作品在德国能够售出3-5万美元——而在这里只值3-5万人民币。”

成都那特画廊的总监吕婧把艺博会看作是一项正在进行中的工作:“摄影上的收藏在中国才刚刚起步;摄影艺博会在上海举办了三届,而我们现在看到了越来越多的人关注摄影,但它只是当代艺术领域中的一个类别,为此我们有必要做些事儿来让人们熟悉这类媒材。”

影像艺术博览会或许售出的想法多于作品,此外,若论坛的出席人数具有任何暗示的话,那么公众似乎正急于了解它。“虽然现在迈克尔·沃尔夫(Michael Wolf)的论坛拥挤不堪,但是两年前你却能够往来于那个房间中拍摄。我看了三至四场演讲,都十分拥挤,而且这样的对谈,是一种可让观众聆听到艺术家想法的方式。”哈里斯说道。

Shen Xuezhe, “The Fallen Tree”, 2012, courtesy of the artist 沈学哲, “倒下的大树”, 2012, 鸣谢艺术家
Shen Xuezhe, “The Fallen Tree”, 2012, courtesy of the artist 沈学哲, “倒下的大树”, 2012, 鸣谢艺术家

城市周围

上海各处的空间带来了众多精彩非凡的展览,坦言,它们使艺博会中正在发生的事情黯然失色。M97的展览“人生的舞台”呈现了何藩拍摄的上世纪五十年代香港的电影式图像——混杂的街道摄影以及一些有关Ray K. Metzker的黑白戏剧化作品。在M97楼上的空间呈现了迈克尔·沃尔夫正在进行的项目“后巷临时方案”——拍摄了由香港城市贫民所改头换面的丢弃之物。这些物品相当于无意识的现成品装置,既能放在家中也能置于画廊。

在m50,全摄影画廊带来了令人印象深刻的罗永进个展。这位艺术家因其拍摄的建筑,如加油站、烟草棚屋和开平瞭望塔(《开平碉楼》)而出名;罗永进在此次新展“悠游”中向抽象转变,带来了浮动的画面以及关乎图案和肌理的深色调的探索,这与幽灵建筑所填充的令人畏惧的风景形了成对比。

在香格纳画廊,蒋鹏奕在展览“给予”中探索了作为超验媒介物的风景。他那遥远、翠绿的山坡被独孤的瀑布分半、拼接。这些自然图像取至未被人类破坏的南北极内。该作品与他 的另一个系列《自迹》进行了形式上的对话。后者似乎是一些漏光的宝丽来胶片,拥有一条沿中央垂直而下的白线(与《给予》的瀑布呼应)。虽然每个系列都相当的有力,但是对统一这两个系列的白线的使用只在形式上创造出了一种联系。

风景同样于上海摄影中心的展览“自然:主观的景态”中可见,该展览试图在人类的意识中探索有关自然的构想。令人印象最深的是林然结构显著的风景,它呈现出作为人类强大对手的自然,而史国威用色彩修整过的温室之景和花园之貌则体现了人类作为自然建筑师的角色。

最后,尹黎·辛格雷(Liz Hingley)在FL:EX Gallery的“上海·神圣”项目呈现了罕见的精神之地;这包含一个工作室,参与者需按照骨灰龛的结构创造出他们自己的神龛。工作室是她“上海·神圣”的延续。“上海·神圣”是一个重要的人类学纪录片项目,探索了上海神圣的生命,并且描绘了多元化的信仰群体,其中包括巴哈伊教徒 、锡克教徒、贵格会信徒和俄罗斯东正教群体。

Wang Man, “Room 73201 Series”, inkjet print on archival paper, 2016, courtesy L-Art Gallery 王满,“房间 73201系列”,喷墨打印,2016,鸣谢那特画廊
Wang Man, “Room 73201 Series”, inkjet print on archival paper, 2016, courtesy L-Art Gallery 王满,“房间 73201系列”,喷墨打印,2016,鸣谢那特画廊
Lea Jessen, “Steps”, 120 x 180 cm, 2016, courtesy In the Gallery 莱亚·安杰森,“台阶”,120 x 180 cm,2016,鸣谢 In the Gallery
Lea Jessen, “Steps”, 120 x 180 cm, 2016, courtesy In the Gallery 莱亚·安杰森,“台阶”,120 x 180 cm,2016,鸣谢 In the Gallery
Jiang Pengyi , “Grace No. 8”, emulsion lift on acid free paper, 160 x 227 cm, 2016, courtesy Shanghart Gallery 蒋鹏奕,“给予 No.8”, 移膜、无酸卡纸, 160 x 227 cm, 2016 ,鸣谢香格纳
Jiang Pengyi , “Grace No. 8”, emulsion lift on acid free paper, 160 x 227 cm, 2016, courtesy Shanghart Gallery 蒋鹏奕,“给予 No.8”, 移膜、无酸卡纸, 160 x 227 cm, 2016 ,鸣谢香格纳
Chen Zhuo , “The rocker in the lake”, archival ink-jet print, 80 x 63.5 cm, 2015, courtesy Hunsand Space陈卓, “废湖里的礁石”, 收藏级喷墨打印,80 x 63.5 cm, 2015, 鸣谢拾萬空间
Chen Zhuo , “The rocker in the lake”, archival ink-jet print, 80 x 63.5 cm, 2015, courtesy Hunsand Space陈卓, “废湖里的礁石”, 收藏级喷墨打印,80 x 63.5 cm, 2015, 鸣谢拾萬空间
Wu Ding, “The Spectacle No.2”, 152.4 x 121.9 cm, 2016, L-Art Gallery 吴鼎,“景象 No.2”,152.4 x 121.9 cm,2016,那特画廊
Wu Ding, “The Spectacle No.2”, 152.4 x 121.9 cm, 2016, L-Art Gallery 吴鼎,“景象 No.2”,152.4 x 121.9 cm,2016,那特画廊

编辑:江兵

0条评论 评论

0/500

验证码:
新闻热线:010-51374003-809/818/808  主编信箱 Email:xinwen@99ys.com 客户投诉
编 辑QQ:1173591114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2010室 邮编:100015 99艺术网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文网文[2010]179号 沪ICP备17033488号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08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