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社区|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宋徽宗和阎立本的画如何来到美国波士顿美术馆?
0条评论 2016-11-04 09:35:17 来源:腾讯文化 作者:宋佩芬

  美国波士顿美术馆
  美国波士顿美术馆

成立于1876年的美国波士顿美术馆,是美国最大的博物馆之一,以丰富的东方艺术品收藏闻名于世。该馆的中国宋元绘画和佛教雕塑收藏尤为出色。唐代画家张萱的《捣练图》、唐代画家阎立本的《历代帝王图》、宋徽宗的《五色鹦鹉》,都保存在这里。

目前任该馆亚洲美术部中国美术科主任的,是白铃安博士(Dr.NancyBerliner)。她是中国建筑和民间家具研究专家,从哈佛大学毕业之后,曾赴北京中央美术学院进修。2000年,她开始在美国皮博迪埃塞克斯博物馆中国艺术部任策展人。在此期间,她最大的成就,是花了7年,将有两百年历史的安徽荫余堂老宅原封不动地搬到了博物馆。此事轰动一时。

2010年,白铃安和北京故宫合作了“皇帝的私人天堂:紫禁城的珍宝”展。这个展览从皮博迪埃塞克斯博物馆巡回到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密尔瓦基博物馆。此外,她还为波士顿美术馆策划了《从屏风看中国16到17世纪的家具》展览。她也受北京故宫和世界建筑文物保护基金会之邀,担任了故宫乾隆花园修复项目的顾问。

 白铃安
 白铃安

近日,就波士顿美术馆的中国藏品这一话题,腾讯文化对白铃安进行了电话采访。以下为采访内容。

冈仓天心帮波士顿美术馆收藏了大量中国艺术品

腾讯文化:波士顿美术馆收藏中国艺术品的历史,是怎么开始的?

白铃安:1870年,一群波士顿人决定要建立一个博物馆。(注:当时,为展出自己收藏的艺术品,哈佛大学波士顿图书馆和麻省理工学院倡议筹建这座博物馆)1876年,波士顿美术馆正式开放给民众参观。当年恰逢美国独立一百周年,费城举办了一个万国博览会,博览会有中国馆,也有日本馆。波士顿美术馆的创办者们(包括馆长)都参观了博览会。波士顿从1799年以来就和中国有贸易关系,当时我们就买了一些中国陶瓷。

在博览会上,大家对日本馆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决定去一趟日本,有几个人后来就在日本定居,其中包括一位叫费诺洛莎的教授。他留下来教西洋美术史,还在当地成立了艺术学院。他开始研究日本艺术,并进行收藏。当时日本人非常迷恋西方,不太关心本国的历史与艺术,所以费诺洛莎买到了很多艺术品。回到美国时,费诺洛莎带了一大批藏品。此外,费诺洛莎还引荐他的日本学生冈仓天心到波士顿美术馆工作。

 冈仓天心
 冈仓天心

冈仓天心不但对日本艺术有研究,对中国艺术也很感兴趣。他很早就去过中国,研究过中国艺术史,所以他也协助波士顿美术馆收藏中国艺术品。日本人喜欢收藏中国艺术品,所以冈仓天心为波士顿美术馆买的中国艺术品中,有不少来自日本。冈仓天心后来成了波士顿美术馆亚洲部部长。

在1911年辛亥革命时,许多中国藏家大量抛售藏品。恰好波士顿美术馆在中国有研究员,也买下了许多中国艺术品。

腾讯文化:冈仓天心是日本人。许多人说,日本人对中国艺术品的品位有别于中国藏家。你同意这样的说法吗?

白铃安:在以前是有这样的区别,比如在宋代,中国人和日本人都喜欢宋瓷。元代之后,中国人的兴趣转移到了青花瓷上,但日本人依旧对宋瓷情有独钟。就绘画而言,波士顿美术馆早期收藏的中国画也反映了日本人的品位。当时波士顿美术馆与中国没有太多的联系,可以说是通过日本来了解中国的。

腾讯文化:冈仓天心之后,波士顿美术馆还经历了什么重要的收藏阶段?

白铃安:后来波士顿美术馆亚洲部也有美国和中国的策展人,但最重要的发展阶段还是在冈仓天心任亚洲部部长的时候,也就是从1911年到1930年代。波士顿美术馆最重要的收藏——唐、宋、元的绘画,都是在那时被收入的。

腾讯文化:波士顿美术馆的书画修复部是如何创建的?现在的规模如何?

白铃安:从1907年开始,波士顿美术馆亚洲部就有书画修复部了。刚开始日本人同时修复中国与日本画,现在分开了。因为书法收藏数量很多,我们有两位中国书画的修复专家,其中一位来自故宫,还有四位日本书法修复专家。不少博物馆也来请教我们,让我们的修复专家为他们提供帮助。

收藏的宋、元绘画数量在全美排第一

腾讯文化:与美国其他博物馆相比,波士顿美术馆所藏中国藏品的最大特色是什么?

白铃安:我们收藏的宋、元绘画数量在全美排第一。我们一共收了213件宋元绘画。

腾讯文化:请谈谈波士顿美术馆属于镇馆之宝级别的中国藏品,以及它们来到波士顿美术馆的具体经过。

白铃安:它们中的大部分,都是因为冈仓天心在中国认识了一些人而获得的。有一座隋代金铜佛群像非常棒。它是十九世纪后期在河北赵州桥附近出土的,后来被端方收藏。端方是满人,当过两江总督。他1911年在四川被起义新军杀死,辛亥革命后,端家需要钱,决定出售端方的藏品。这座金铜佛群像先被卖到日本,后来被转手卖给了波士顿美术馆。佛像的表情非常动人,安详又怜悯。大家现在看到的部分是分两阶段收的:第一次收藏了大结构,第二次找到了佛像前的一些小动物。

隋代金铜佛群像
隋代金铜佛群像

我觉得宋代是中国艺术史上最重要的时代。宋徽宗的《摹张萱捣练图》和《五色鹦鹉图卷》都画得非常好,体现了宋代艺术与文化的精神。在《摹张萱捣练图》中,宋徽宗摹了他收藏的唐代《捣练图》,所以画中的女人都看起来像胖胖的唐朝仕女。

 《摹张萱捣练图》局部
 《摹张萱捣练图》局部

陈容的《九龙图》则代表了中国绘画的另一种风格。它是文人画的代表,追求的不是美,而是表情,而且笔墨变化多端,十分动人。

  《九龙图》
  《九龙图》

周季常的《五百罗汉图轴:应身观音》也很有意思。南宋时期,宁波郊区的一座庙请一些画家画一百幅画,每幅画中必须有五位罗汉,所以总共五百位。作品不是陈容那种画法,画得非常精细,非常写实,说得难听点,有点匠气,但还是非常吸引人,也拉近了人们与佛教的距离。这些画在庙里陈放了约一百年。宁波和日本贸易往来密切,也有不少日本人到此研究佛学。这五百罗汉图恰好被日本人看到,将它们买下,带回日本,留在京都的大德寺中。1890年代,大德寺需要钱修寺,波士顿美术馆最早的赞助人之一——丹曼·罗斯当时恰好在日本,寺庙就和他联系,将罗汉图拿到波士顿展出。展览结束后,大德寺问罗斯是否有兴趣买下这些画,罗斯买了10张,另外一位收藏家弗瑞尔买了两张,其他的都送回日本。后来,罗斯将这10张画捐给了我们。

 《五百罗汉图轴:应身观音》
 《五百罗汉图轴:应身观音》

阎立本的《历代帝王图》也是我们的镇馆之宝。阎立本是中国艺术史上非常重要的艺术家,现在的研究发现,这幅画可能有一部分不是阎立本画的,而是后人仿的,可是全世界没有几幅阎立本的画留下来。从这幅画中,可以认识唐代的绘画与笔墨风格,了解当时的文化以及人们对历史的态度。

  《历代帝王图》(局部)
  《历代帝王图》(局部)

姚彦卿的《雪山图》在1914年就被波士顿美术馆收藏。最近有不少专家过来研究这幅画,确认了它是姚彦卿的作品。

再说说《番骑图卷》。虽然是不是李赞华的作品尚待证实,但它非常细致动人。有意思的是,画中描写的不是汉人,而是外族,但是到目前也无法肯定是哪一族。

 《番骑图卷》
 《番骑图卷》

波士顿美术馆还有一幅汉代的画。后来陆续有一些汉代绘画出土,但是在那之前,只有波士顿美术馆藏有汉代的笔墨绘画。

波士顿美术馆还有一件北宋汝窑的青瓷盘。汝窑历史很短,所以全世界只有六十来件汝窑存世。美国一共有四件,其他三件分别在克利夫兰博物馆、圣路易美术馆和费城博物馆。我们非常骄傲有这么珍贵的收藏。

汝窑青瓷盘
汝窑青瓷盘

水月观音也非常重要。许多不太了解中国文化的美国人都告诉我,这是全馆他们最喜欢的作品。水月观音是1920年被收藏的,一直展出到1999年。当时因为一直掉漆,美术馆决定对它进行修复,暂不展出。我2012年刚上任时在美术馆做讲座,问答环节,一位美国女士站起来,手中拿了一张很大的水月观音照片问我:“这尊观音什么时候回来?”可见水月观音受喜爱的程度。许多人也写信问我们同样的问题。

这件雕塑是向山中商会买的。这是一家日本人经营的古董店,除日本之外,在北京、纽约、波士顿、芝加哥、伦敦、巴黎都有分部。他们趁中国比较乱的时候在中国收购艺术品,然后向欧美出售。观音的背后有很多字,说明它来自山西稷山县,虽然有些字看不清楚,但是我们大概能明白,大约在明代,稷山县有位大官出钱帮助修复了观音,为它上过漆。现在观音的脸上还有金漆。我们做了许多研究,发现观音最下面一层的颜色最接近肤色。

  水月观音
  水月观音

因为宋代的藏品很丰富,今年2月,我们开设了宋代艺术展厅,展出宋代瓷器、绘画、书法和雕塑。我还希望开辟同样规模的书画馆,但现在还没有足够的经费。

端方的拓片将美术馆的亚洲部与埃及部衔接在一起

腾讯文化:和其他策展人相比,你对中国的民俗艺术似乎特别情有独钟。这是为什么?

白铃安:如果要了解中国艺术,光看文人画和宫廷画是不够的——它们仅仅代表了一小部分的中国社会。如果真的希望认识中国文化,你必须看得更全面。

腾讯文化:波士顿美术馆现在还在继续收藏吗?

白铃安:对我们而言,收藏不是很容易。我们靠捐款来买艺术品,有时艺术家也会捐赠。

最近我们收藏了一件来自端方的拓片,这个过程挺有意思的:慈禧太后曾派端方赴欧美考察,他从欧洲回国时在埃及停留。端方非常喜爱考古、金石和书法,在埃及,他对雕塑无动于衷,但对埃及文字产生了兴趣,还自己做了文字拓片。最近我们在一场拍卖会上买到了他当时做的拓片。波士顿美术馆原来就有很丰富的埃及文物馆藏,端方的拓片将我们的亚洲部与埃及部衔接在了一起。

腾讯文化:大都会博物馆最近出售了一批中国瓷器,波士顿美术馆也卖馆藏吗?

白铃安:在我上任前,波士顿美术馆的中国部卖过一些年代较晚的陶瓷和玉器。在美国,博物馆卖藏品,所得必须用来购买其他藏品。我上任以来还没有卖过任何藏品,最近也不会考虑。

腾讯文化:波士顿美术馆有全美最好的宋元绘画收藏,那么,哪个时期的收藏是你们最弱的?

白铃安:中国二十世纪的艺术家,如张大千、徐悲鸿的作品,我们都有,但最缺的是明末清初的。有的美国藏家知道这一点,所以会捐这一时期的画给我们,弥补这个不足。他们中,也有华人。比如翁同龢的孙子在美国住了很多年,他向我们捐赠了王原祁、陈洪绶、董其昌等人的画。

腾讯文化:到目前为止,波士顿美术馆已经对多少藏品进行了数字化?在这方面,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白铃安:目前我们已经对56%的馆藏做了数字化处理。最困难的当然是绘画,因为卷轴非常脆弱,打开时必须十分小心,不然很容易破碎。这很耗时间。

波士顿博物馆官方网站
波士顿博物馆官方网站

腾讯文化:波士顿美术馆现在和中国博物馆有哪些合作?

白铃安:我上任前,波士顿美术馆在上海博物馆展出过宋元绘画。我现在正在和故宫谈合作。一般而言,和中国博物馆合作都相当顺利,最大的挑战是筹募资金——办展览总是很花钱。

我在故宫有一个乾隆花园的项目。乾隆花园非常尊重过去,全部都是按照最正确的方法来修复还原的。研究这个项目的过程中,我看到了一位德国人1930年代在花园内拍的相片。我记得读过一本美国作家的书,里面描述过他1930年代在北京的生活,其中提到他也进了乾隆花园。仔细研究后,我发现这位作家是和拍相片的德国人同时进的乾隆花园,所以我可以把他的书与德国人的照片对照。

“中国丢了那么多老建筑,挺让人难过的”

腾讯文化:你上世纪八十年代就在中国居住过,也目睹了中国最近20年来的变化。你对中国在城市化进程中拆除老建筑的现象怎么看?

白铃安:很多国家都有类似的经历,不管欧洲,还是美国。当然,现在开始有人注意这一点了,但是丢了那么多老建筑,挺让人难过的。对于老建筑,我自己最欣赏的方式是修复,而不是拆毁重建。

 荫余堂
 荫余堂

腾讯文化:你在安徽黄村买下荫余堂,把它运到美国。当时你为何会想要买下它?

白铃安:这件事挺突然的。当时拆除之风还不是很盛,老房子还挺多的。我当时到安徽研究民宅和民间家具,恰好碰上荫余堂要出售。我想,荫余堂虽然是黄家的房子,但如果把它运到美国博物馆,美国民众就有机会认识和体验中国的传统建筑、历史文化,以及民间的生活方式。

腾讯文化:你买下荫余堂,是否引发了收藏徽宅的热潮?

白铃安:我们这么做是因为我们关注老房子,但是其他人如何,我就控制不了了。

腾讯文化:据说有人一下子买下了好几十栋老房子。这种商业化的收藏行为,对中国的传统建筑保护来说,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

白铃安:有些地产商买了上百栋!收藏这些建筑当然比拆毁它们来得好,但是必须好好保护,好好保存。

腾讯文化:在你看来,国外藏家和博物馆在这方面是否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白铃安:那不一定。因为我们修复老房子,引起了社会对古建筑的关注,开始保护它们了。

腾讯文化:中国最近盖了许多新博物馆,你想对它们提什么建议?

白铃安:有些小的博物馆可能没有足够的经费,买不起重要的藏品,但我觉得博物馆不一定非得展览知名度高的作品。可以考虑展览民间的东西,它们也是艺术,也是文化的一部分。

编辑:江兵

0条评论 评论

0/500

验证码:
新闻热线:010-51374003-809/818/808  主编信箱 Email:xinwen@99ys.com 客户投诉
编 辑QQ:1173591114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2010室 邮编:100015 99艺术网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文网文[2010]179号 沪ICP备17033488号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08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