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社区|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大众拍场星罗棋布 网拍艺术品做起来有多难?
0条评论 2016-11-15 13:24:20 来源:东南商报 作者:顾嘉懿

淘宝双十一,无线支付占比82%,标志着人们支付、消费方式,进入一个新时代。

这种消费方式也影响到了艺术品流通领域。去年以来,中国艺术品交易总额缩水,实体店门庭冷落,然而微信里的“微拍堂”,以及“掌眼”“捡漏”等移动APP却不断红火起来。

艺术品网拍,究竟可靠吗?它又是否会成为传统古玩店转型、突破新的机会呢?

\

大众拍场星罗棋布

艺术品拍卖圈的人士或许还记得,2015年保利十周年秋拍夜场联合艺典的同步竞拍,李可染的《昆仑雪山图》和齐白石十八开的《叶隐闻声册页》经过数十轮的竞拍分别以7015万元和1.15亿元成交,两件作品的买家均是通过电商网络同步竞拍所得。后者至今保持了网拍艺术品最高价记录。

这一次成功的“试水”之后,上海明轩、保利厦门等也加入“同步拍”行列。今年9月,中国嘉德四季第47期玉器工艺品拍卖便首次全面引入实时网络竞投,藏家只需交纳2万元保证金就可以参与这期四季拍卖全部11个场次4000多件拍品的竞拍。网络竞拍俨然成为传统艺术市场的有力补充。

有人说,网购艺术品精品是少。其实,是艺术品交易在网络上两极化的表现。大型拍卖公司并不忌讳现场拍卖的同时开通网络场。只是高端艺术品动辄千百万元,无形中为普通人设下门槛。

而为普通收藏爱好者开通的平台也不在少数。如与“嘉德在线”几乎同时成立的“赵涌在线”,主攻受众最广的收藏门类钱币、邮品,以“平民化”路线博得消费者青睐,成为目前最大的邮币卡网络交易平台。雅昌艺术网在2015年推出“兜藏”APP,致力于打造一个线上古玩商城,推出至今,“兜藏”日浏览量最高达11.3万,访客数最高时到达6.1万人。微信里的“微拍堂”,参与微拍的买卖双方可以交保证金也可以不交保证金,每次加价最少仅9元,以数百元之价为人买走的玉石、翡翠、珠宝每天都有大量成交。

高端艺术品拍场走网络路线,表示“与时俱进”;大众拍场星罗棋布,同一个APP里,一天之内几百场小型拍卖同时进行,有声有色。论交易额之高,高端拍场固然以一敌万,论参与面之广,平民拍场亦热火朝天。在实体艺术品市场惨淡经营的今天,线上交流却在熠熠生辉,不得不引起业内重视。

不变的还是真伪和信任话题

高端场在参与,平民场在普及,线上艺术品交易真正少见的是中间层,价格区间在几十万到几百万元之间的收藏品。

在线交易,人们谨慎、保守的天性发挥的比较淋漓尽致。爱好者在线上试水般的买一件几百至几千的东西不至于心疼,单位上万的就要费思量了。

鼓楼从事歙砚生意的陈沐已在“微拍堂”卖出过五六十方砚台。他曾试过在网上拍一件价值12万元左右的歙砚,却少人问津,“要在网上花几万、十几万的价格买东西,大家还是有顾忌的”。

此外,古玩圈万年不变的还是关于真伪的话题。有调查显示,56%的人表示他们还是更喜欢从画廊等实体空间购买艺术品。82%的在线买家说,对他们而言,在线购买艺术品最大的障碍是不能够检查准备购买的艺术品实体。

2013年下旬,在艺术品交易大好的背景下,亚马逊、淘宝、苏宁易购、国美在线纷纷试水艺术品交易平台。但真正能做好的平台不多,围观者多下手的少。三年过去,记者在苏宁易购的网站首页已经找不到进入艺术品拍卖的频道链接;“国之美”官网上,多数艺术品是明码实价交易,艺术品种类以传统国画和书法艺术为主,从本质上看,“国之美”更像是一个大的画廊网站,自身没有形成一个完整的艺术品在线交易生态体系;淘宝拍卖会则以司法拍卖为主,艺术品交易的份额相形见绌。

鱼龙混杂、真假难辨是阻碍非专业艺术品拍卖频道做起来的原因。虽然淘宝淘宝拍卖也会要求商家出示各种“保真”证明,但艺术品的保真,并不是一两件证明书就可以确定下来的。

现在,更多APP上用来减轻买家负担的方法是设立中介,收到货后满意,钱款才打进商家,不满意可以商议退货。嘉德在线就表示退货可在提货后的“7个工作日之内”,区分买家、中介、物流等环节的责任,且要求提供艺术家本人或两位以上相应专业的国家级鉴定专家的书面鉴定意见。

“线上的艺术品其实还是建立在对店家本人的信任上”,陈沐说。很少有人会在网上花几十万去买陌生人的东西,除非是朋友,或者朋友的朋友,所谓线上线下的区别仅仅是支付平台变了而已。

购买群体趋于年轻化

从线下转移到线上,对更多卖家来说,宣传推广的意义要大于买卖交易的意义。哪怕是卖不掉,他们也会把好东西放到平台上或是朋友圈去“秀一秀”,多一条不需要本钱的、免费推广的路子当然是好。

对于大众工艺品类的拍卖企业而言,通过拍卖的在线平台,拍卖会也会得到更大程度的关注,让更多的人参与到拍卖中来,这样的推广度也是线下所达不到的。

因为没有场地等成本因素,线上拍卖的起拍价和成交价一般会比线下低,普通平台收取的佣金部分,也比大型拍卖公司低一些,对买家和卖家来说都是好事。

在国内实体古玩城联盟中,厦门唐颂古玩城老总陈来金是最早把古玩店铺线上化的人,在他合作的“掌眼”APP中,进入卖场的人都可以进行实时聊天,哪怕不买,也可以说话,对于拍品有任何疑问可以随时提出。他自己的感受是,在线上交流要比线下放松,提出意见也不会伤了熟人和气。古玩圈特别讲人情,有时候卖人面子却之不恭,但“躲”在线上ID背后,想法和消费反而会理性一些。

线上拍卖已渐成为常态。在不少艺术品电商平台上,审美和消费门槛都较低的当代艺术,对成交数量和用户活跃度贡献最多,购买群主力除了行业从业者和传统藏家以外,还有一些年龄在25~35岁之间的新兴中产阶级,他们喜欢有品质的生活和一些稀缺的事物,审美消费和文化投资是两大购买动机。

虽然小心翼翼,虽然步履维艰,线上艺术品交易在慢慢扩大它的阵营。尽管各自对售后服务标准不一,但相关法律也在出台过程中。据了解,目前,我国《拍卖法》对于在线拍卖还没有明确规定,有很多在线拍卖类似于电子商务性质,虽然叫拍卖,但不是《拍卖法》诠释的拍卖。

2016年,文化部发布了新修订的《艺术品经营管理办法》,并于2016年3月15日起施行。2016年3月24日,文化部正式发布《关于贯彻实施〈艺术品经营管理办法〉的通知》,对贯彻实施《艺术品经营管理办法》作出计划部署,将逐步对整个艺术品行业起到规范和指导作用。随着对艺术品市场存在的制假售假、虚假鉴定、虚高评估、交易不透明等问题的管理和规范,艺术品电商企业也必将逐步纳入管理的范畴。

\

关键词

平台

线上卖假,更容易被口水淹没

陈来金,厦门,大型古玩城掌舵人

陈来金是管旗下店家在线上交易状况的人,兴趣来了自己也会下手买几件。

作为一家传统古玩城转型期的掌舵人,他尝试线上交易起步比别人早。2014年,微信刚开始红火起来的时候,他就知道在朋友圈做生意。

厦门华侨多,港澳台客人多,是国内海外回流古玩的集散地。一次,他从日本收来二十来件好货,就在朋友圈发了个广告,把感兴趣的人都拉到一个百人群里,让他们自由竞价。结果28件东西卖出了25件。

后来陈来金建的群越来越多,原定本周一次的小拍越来越不能满足需求。于是他联络了一家叫做“掌眼”的机构。这个机构原来以做艺术品鉴定为主,逐渐跟他合作,现在已是拥有百余家店铺入驻的线上商城。以福建、台湾的古董商为主,异地约三四十家。

“这个平台是建立在互相知根知底,朋友带朋友的基础上的”。陈来金说,传统古玩城里多少会有知假卖假的人,口耳相传,在业内都不是秘密。无论线上还是线下信任和品牌都是最重要的。在线上一个人卖假,在一个透明说话的空间,更容易被口水淹没,时间长了,他自己也会不好意思,很难有立足之地。

必要的沟通渠道也是要留的,再见多识广的人也有走眼的时候。他在平台上留下了退货机制,如果到手有顾虑,可以通过中介退货。珊瑚、琥珀、玛瑙,发布时都需配有质检证书。

“我自己也喜欢在线上买东西,因为在线上的价格会比较便宜”。在古玩城逛,每家店都是熟人,会不好意思还价,受人情“连累”少。而且不伤和气,还可以同时聊天。有一次,陈来金看上一件烧水壶,本想出五六万元买下。结果在拍卖时,平台上有人发言说,拍卖当天是他爱人生日,他想出5万2代表“520”送给爱人做礼物。平台上所有人都被他逗乐了,最后就让他用“520”买走了壶。

交朋友比做买卖重要。很多在线上认识的朋友会发展到线下。比如有人在线上看中一件10万元的东西,商家主动询问说,这件东西价格不低,你要不要来现场看一下?有心要买的人会真的来,到古玩城的实体店来看,不经意间可能会看到更多的好东西。

互相之间的信任关系建立起来了。朋友知道陈来金在台湾“有门路”,想买什么东西的时候,也会之间问他,能不能帮忙找一件。

关键词

卖家

做网拍其实是件技术活

陈沐:宁波,歙砚店老板

陈沐的歙砚店“传家宝”在鼓楼开了多年,已吸引了一批回头客。

“微拍堂”兴起之后,他跃跃欲试,去年3月,实验了第一次线上拍卖。至今累加起来,陈沐通过“微拍堂”卖掉的砚台有五六十方,最高卖过4000元一方,最便宜的200元,而那个砚台本钱就要800元。“其实是亏本的多,总计起来,也只能说盈亏相抵”。

微拍堂是基于腾讯微信的平台,形式灵活。最低9元加一手,后台根据成交额收取手续费。对店家的规矩是上一件拍一件,不能同时拍多件。拍卖的规矩分为有保证金和无保证金。缴纳一定的保证金是为了防止对东西不感兴趣的人“手滑”进来乱按,这一点可以由店家自行设置。叫一口加几元也可以自行设置,最低9元,30元、50元、100元都可以。可以有底价起拍,也可以无底价起拍。陈沐一般会选择7天免费退货,物流运费自承。

第一次实验并不成功,就是200元卖掉一方的那次。“没有经验,不知道怎么宣传,也没有预展”。5分钟没人加手,系统自动交易成功。也有比较成功的一次。去年,陈沐在去上海的路上随手发了一件小作品,晚上8点起拍,原来准备10点结束,因为参与人数太多,9元、9元地往上加,起拍价1000元,一直到12点才以3988元成交,“算是达到了我想要的价格”。这方砚不过手掌大小,但实用性和材质都很好。

总结经验,陈沐觉得前期的宣传,包括图、文,很重要,但像歙砚这样的小工艺品,照片又很难体现价值和手感。古玩收藏圈特别讲究“上手”,手感非常重要,厉害的人一摸便知品相。光看图片,一点点光线导致的色差都会造成品相表现上的巨大差异。由店家自己拍的照片,要不是技术拍不出东西的好,就是粉饰太过,能够熟练掌握其间分寸的少之又少。

不管到哪,古玩圈都是个人情圈子。虽不当面,看头像总是认识。看熟人在买,也会不好意思呛价。一般来说,线上卖掉的东西会比实体店稍微便宜一些。在店里做生意,是商家叫价,顾客砍价的过程,价格一路向下走;微拍做生意,是一路往上加,看客人最高能承受多少价位。成交价格低,一方面也是因为微拍成本低,没有服务费和店铺租金。

在陈沐做的小拍卖中,每次参与人数从五六人到几十人不等。他说,在线上搞拍卖,重要的不是一个东西卖了多少钱,而是有多少人参与进来,愿意了解你,了解歙砚,是一个“吸粉”的过程。就像做展会,先把客人引进门然后才可能深入交流。

大头菜说理财

网购藏品如何知根知底

刚刚过去的双十一,以1207亿元的成交量刷新了总销售额。互联网扒大消费者口袋的成就令人咋舌。网购的流行,也蔓延到收藏品领域。不过,尽管大头菜以下半个月吃土的决心为1207亿元的GMV做了一点点贡献,但是对于讲究缘分的藏品通过虚拟交易来淘宝这回事儿,还真是不敢轻易踏足。

当然并不是说藏品这块,网购就个禁地。毕竟通过网络,扩大了选择面,得以增加很多遇见宝贝的机会。一网轻松扫尽天下,甚至跨越国门。而且通过网上平台的成交记录,藏品的参考价格也增加了透明度。但是大头菜提醒,网购藏品,真得加十二分的小心。

藏品不是必需品,购买的决定能常不是出于需求,而是出于缘分,买藏品往往不叫买,叫结缘。但仅仅通过图片是很难判断实物藏品的质量或质地的。在买日常用品时,我们还能通过评价栏以及买家秀来琢磨这个物件与卖家展示的形象是否相近。但是大部分藏品是没有批量销售的,真正的精品多是孤品,在没有买家秀和历史评价帮忙的情况下,你光凭几张图片掌眼还是不容易的。图片放得再大,跟实物摆在眼前,伸手可触的感觉还是会不一样。更关键的是,行家也说了,淘藏品这个事情上,图片有一个最基本的原则,就是可以定假但是不能定真,我们有可能通过它表面透露的信息去判断它是假的,但是根据图片来定真几乎是不可能的。所以谨慎下单,下单前确认好纠纷发生时如何处理,以及如何退货的约定是很重要的。

藏友上网淘宝,存着捡漏的心思很正常。不过,一分价钱一分货的道理哪里都行的通。只有买错的,没有卖错的。所以存着平常心,对于价格低得离谱的物件,宁可错失,不要沾手。按捺不住贪便宜的心理,十之八九会付出学费。多看看,练练眼力见儿,做好功课。见的多了,大致的行情心里有数。贵的东西尽量找有实力的卖家,或者通过领域内较专业的销售平台。

买卖不光看物品,还得看人品。在虚拟的交易平台上,看卖家的人品绝非易事。大头菜的经验是,可以看看历史评价,一是看评价本身描述,二是看追加评价。自从刷评价成为一个地下产业后,这看评价也得功力。评价先看中差评,看看买家给出中差评的理由以及卖家对待中差评的态度。好评中,如果连续有不同ID给出相同的评语,而且出现次数较多的,或者有“各位亲放心买吧”“大家都来买吧”这种话的,该条评价可信度要打个大大的问号。因为大多数真实买家看重的是到手的物件值不值,而不是卖家的生意能不能做大。如果有好评返现的,对好评率的信任度打个七折吧。追评也是相当重要。对当天追评的,如果是极赞物品的,可信度打个0.1折吧。一两天后就追评的,正面评价的可信度也要大打折扣。追评离初评的时间间隔越久,可信度越高。不是出于好评返现而主动附上买家秀的,可信度也能增两成。

编辑:江兵

0条评论 评论

0/500

验证码:
新闻热线:010-51374003-809/818/808  主编信箱 Email:[email protected] 客户投诉
编 辑QQ:1173591114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2010室 邮编:100015 99艺术网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文网文[2010]179号 京ICP备09023634号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08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