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社区|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看北京保利现当代艺术3.2亿元的成交额所折射出的市场信号
0条评论 2016-12-05 00:27:56 来源:99艺术网 
\
 
\
北京保利中国现当代艺术夜场
 
2016年12月3日,北京保利2016秋季艺术品拍卖会正式举槌。“中国现当代艺术”“中国现当代艺术夜场”和“中国新绘画”三个专场依次开锣,在行情观望多于出手的冬日里,分别斩获2415万、2.7亿和2698万元人民币。北京保利也用首日3.2亿元人民币的总成交额刷爆了朋友圈,引燃了艺术品交易市场如火一般的激情。
 
正如北京保利现当代艺术部艺术总监常天鹄在拍卖结束之后接受99艺术网采访时所说的,“同样的成绩需要放在不同的环境中去对照才更用参照价值。北京保利春拍现当代艺术之夜总成交3.1亿元人民币,秋拍虽说比此成绩略有增长,但考虑到进入秋拍节奏之后,市场无论从香港还是内地拍卖现场所传递出的几乎都是成交疲软,那么在这样的市场环境当中,北京保利仍旧能够以这样的状态完成现当代艺术部分的拍卖,已经足以向市场投放极为正面的信号。”
 
对于这样的成绩,北京保利执行董事赵旭更是在拍后向业界骄傲的宣告:北京保利在中国现当代艺术部分的拍卖仍旧领先全球,秋拍现当代艺术之夜,北京保利3.2亿元人民币的总成交额成为目前该领域在全球的最好拍卖成绩。
 
\
吴冠中 《竹海》 75×75cm 布面油画 1985 成交价:4370万元
 
嘈嘈切切错杂弹,“大吴”“小吴”落玉盘
 
吴冠中作为北京保利夜场一直以来的“顶梁柱”,在今秋也以全线飘红的成绩完美落幕。当晚,由11件拍品组成的吴冠中专题拍卖全部成交,共创下1.4亿元人民币的成交额。其中有8件拍品实现超最高估价成交,拍卖图录封面作品《竹海》更是以4370万元人民币的价格成功登顶,成为当晚最高价拍品。除此件拍品外,还有包括《老虎高原》(成交价:1667.5万元人民币)、《漓江》(成交价:1610万元人民币)、《京郊山村》(成交价:1437.5万元人民币)等在内的5件破千万成交拍品成功入围当晚成交TOP 10榜单,最大赢家实至名归。
 
\
吴冠中 《老虎高原》 成交价:1667.5万元
 
\
吴冠中 《漓江》 成交价:1610万元
 
\
吴冠中 《京郊山村》 成交价:1437.5万元
 
\
吴冠中 《乌江人家》 成交价:1380万元

\
吴冠中 《姐妹(人体)》 成交价:1265万元
 
夜场除吴冠中专题外,北京保利在当晚还推出了吴大羽专题拍卖。9件拍品(8件纸本作品,1件油画作品)悉数成交,共斩获878万元人民币的成交额。作为近几年赤手可热行情连年走高的“新星”,吴大羽的作品正受到越来越多藏家的认可和追捧,北京保利在夜场尝试“二吴”联袂出演,效果十分良好。
 
\
吴大羽 《无题113》 成交价:770.5万元
 
\
靳尚谊 《登上慕士塔格峰》 成交价:2875万元
 
\
方力钧 《系列一之五》 成交价:1840万元
 
靳尚谊《登上慕士塔格峰》作为当晚估价最高拍品以2875万元人民币的价格成功易主,成为夜场成交榜上仅次于《竹海》的拍品;方力钧创作于1990-1991年的《系列一之五》以1840万人民币的价格成交,此价格虽不能与其拍卖巅峰时期的价格相媲美,但这样的成交对于当下市场信心的刺激和恢复还是有着非常大帮助的。
 
\
曾梵志 《面具》 成交价:460万元
 
\
张晓刚 《大家庭:灰色背景的女孩》 成交价:276万元
 
除方力钧作品过千万成交外,夜场还为藏家推出了数件出自“F4”之手的拍品,张晓刚、叶永青、毛旭辉以及王广义等人的拍品均有亮相,成交状态平稳。刘小东、曾梵志、周春芽、尹朝阳、刘韡以及石冲等作为市场成交的中坚力量也有不错的表现,只是石冲作品《行走的人之二》在继中国嘉德《行走的人之一》之后再度流拍,这样的结果多少有些可惜。
 
\
石冲 《书写之二》 成交价:253万元
 
\
石冲《行走的人之二》
 
与此同时,新绘画板块亦表现不俗,本场中估价最高的谢南星的大尺幅三联作《无题(有声音的图像II)》,此前估价为600万-800万元,最终这件作品以736万元成交,打破了艺术家的个人拍卖纪录;本场封面,来自于王兴伟的四联作《进化的步伐》以460万元万起拍,最终644万元落槌。
 
\
谢南星  《无题(有声音的图像II)》 成交价:736万元
 
\
王兴伟 《进化的步伐》 成交价:644万元
 
对于本次北京保利中国现当代艺术所取得的成绩,曾被某杂志评为“中国十大画廊操盘手”的李苏桥在留言区写道:“颓势之下力挽狂澜的事不是谁都可以干的,保利拍卖做到了,这是他们在中国当代艺术市场深耕细作多年的结果;从报道看不少成交由长期坚持中国当代艺术收藏热爱艺术的资深藏家实现,隐约可见市场的底部已经形成了,不可能再跌了也难有机会再随心所欲地捡漏了;其实巨量资本来得慢一些是好事,让市场有更多的时间去判断什么是好的艺术,而非跟风去追飞起来的猪;所谓的写实派的作品冷场,其实这种尴尬早就被预言,这与画家付出的劳动与时间、与对方法论的尊重没什么关系,就是太贵了,抹掉一个零,市场立刻就活络起来。”

编辑:成小卫

0条评论 评论

0/500

验证码:
新闻热线:010-51374003-809/818/808  主编信箱 Email:xinwen@99ys.com 客户投诉
编 辑QQ:1173591114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2010室 邮编:100015 99艺术网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文网文[2010]179号 沪ICP备17033488号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08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