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社区|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大马戏》——张静个人画展12月10日在ART100北京画廊开幕
0条评论 2016-12-13 13:26:27 来源:99艺术网专稿 
\
嘉宾合影

\

\
展览现场
 
《大马戏》——张静个人画展开幕式于2016年12月10日下午4点在ART100北京画廊举行。本次画展主办方为北京百创文化创意有限公司和南京百家湖国际文化投资集团,策展人为齐廷杰。
 
张静,1979年生于陕西西安,毕业于西安美术学院,现生活工作于北京。张静创造出一个名为“丢丢”的卡通形象,这个形象柔弱忧郁,总是形单影只,如同独自生长的弃儿。张静把“丢丢”安置在一个个不同的环境中,上演着一幕幕独角戏。
 
张静的作品分三个系列。第一个系列《我是一个小丑》讲述张静孩童时期的记忆。那个时候的张静每一天都在长大,但她并不满足与这种缓慢的成长和单纯的盼望,更多时候的喜悦来自于一种对此时此刻的幻想。第二个系列《森林里的秘密》中,张静给自己营造了一个充满谎言的理想世界,成为了一个谎言的缔造者。第三个系列《丢丢的马戏团》是记录张静成长的日记。假如世界是一个梦境,那么所有途径过的人们只是过客,《丢丢的马戏团》只是关于生命里其中的一个现实故事。在这个世界上我们的孤独是一样的,但向往的明媚却闪烁着不同的光芒。没有人真的知道幸福的样貌,我们用各自的方式描绘心里的蓝图。
 
\
《带你去相似的人群里停留》布面油画  2013年 150cmX200cm

\
《失言》布面油画60cmX85cm 2013年
 
本次展览展品主要为《丢丢的马戏团》系列。现实和幻想的差别就像儿时得不到的玩具,你喜欢的布娃娃不属于你,你偷偷将她带走,但你仍然不会快乐,因为你知道她即使在你身边也依旧不属于你,你只能把她在送还回去,才能真的让忐忑的心变的安定。但是这一切可以在另一个世界中创造完满的故事,现实生活中渴望得到的需索即便拥有也无法真的满足内心,于是理想世界的完美就造就了自我满足,想要的一切都实现的恰如其分。
 
张静这样形容丢丢,“丢丢或许只是一个美好谎言的缔造者,就像我们每个人曾经做过的梦,然而这些梦你永远都看不到结局,但我希望能把谎言变成现实。请你们相信,丢丢存在过,丢丢曾经和你们相遇过,遥远其实并不远。”
 
百家湖国际文化投资集团由知名收藏家及实业家严陆根先生创办,旨在通过视觉艺术为国际文化交流提供更多机遇。目前,集团旗下拥有百家湖美术馆,囊括了中国现当代艺术大师的精品。集团在南京、北京、香港、新加坡、纽约都设有艺术画廊,并计划未来在伦敦和巴黎继续为中外艺术家之间的交流与对话提供空间。集团定期举办大型艺术活动,如一年一度的南京国际美术展;也经常与海内外的学术机构合作,例如与香港当代美术学院共同进行的学术探索。 
 
\
《我想强大起来,保护我在乎的人》玻璃钢 丙烯着色 90cmX38cmX40cm  2012年 

\
《我只是路过你的城》布面油画  130cmX97cm 2016年
 
北京百创文化创意有限公司是为新锐艺术家提供专业性服务的文化公司。多年来公司与艺术家深入合作,举办多次文化艺术展览,进行艺术衍生品的设计开发。今年年底,北京百创文化创意有限公司与中国宋庄达成战略合作意向,工作室落户宋庄,为公司和艺术家合作发展提供了更广阔的平台。
 
本次展览地址位于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798艺术区2号路D区ART100北京画廊。展览将持续至2016年12月26日。

\
《无处告别》青铜  80cmX40cm X46cm  化学热着色  2016年

\
《寻隐者不遇》青铜 105cmX45cmX115cm  化学热着色 2016年
 
静谧的低吟
文/齐廷杰
 
伴随经济制度的转变以及改革开放的持续行进,中国集体主义的单一价值观体系影响力逐渐式微,随着全球一体化信息交流与价值观的多重建构,更多的艺术家选择通过对自我的价值认定而不是宏大叙事认定来观察与体验现实社会,提供了不同于老一辈艺术家看待世界的方式,在这样的语境下,艺术家选择自己更为熟悉的元素以及所处时代的文化背景作为创作素材,尽管学界提出的“卡通一代”、“动漫美学”从学术上肯定过这一转变的价值所在,但是也有不同声音的出现。在我看来,“卡通”是一种图示的表象,将所谓的“深刻性”隐藏在暗喻的所指中,产生自我介入的社会性。青年艺术家张静持续多年的艺术探索,很好的印证了这一点。
 
张静的绘画,虚构了一个看似是“世外桃源”的大同世界,这种虚构,不是艺术家逃避现实的虚拟之物,而是艺术家表达真实态度的隐喻,谓之无声的对抗,在某种程度上具有自我救赎的功能,她建构起一套视觉逻辑,通过这种自我暗示的心理逻辑,能够找到情感的宣泄口与灵魂的栖息之地,这不是一种“生活不只是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的流俗,而是艺术家从自我的认定到自我价值的判断,彰显了艺术作为某种治愈功能的存在。对于张静而言,艺术的救赎就体现在她所营造的“艺术乌托邦”之中。

\
《遥远到底有多远》120cmX70cmX50cm材质:青铜 化学热着色 2016年 

\
《遥远到底有多远》玻璃钢 丙烯着色 90cmX38cmX40cm 2012年 
 
画面主体“丢丢”形象的存在,以“动物拟人化”的刻画手段,成为张静所有情绪甚至是情感的表达。无一例外的是,丢丢的眼神中透露着失望、孤独、哀怨与悲伤,这与艺术家的个人经历以及身处这个时代所体验的真实境遇有关。静谧、安然、神秘的氛围布置与小心翼翼的封闭自我产生了不可捉摸的、复杂的矛盾共同体。按照常规理解,在张静塑造的美好世界下,“丢丢”应该是没有任何烦恼,处于一种自由自在的存在状态,然而,她又将现实中的所有真实情绪描绘,形成视觉的张力与心理的异视感,异样并置成为张静独特的艺术语言,她抽离了情绪的媚俗性,因而上升到“这个世界会好么”似的哲学追问。
 
到目前为止,张静的绘画作品分为三个系列,最早的系列为《我是一个小丑》系列,然后是《森林里的秘密》系列,还有一个是《丢丢的马戏团》系列,最近也在实践“丢丢”形象的立体化:对自我的剖析、审视到背后语境的追问,再到一种近乎“普世价值”的终极追问,张静没有沉寂在自我的小世界中,尽管她努力想把一种美好传递给大家,体现在画面中却不是“傻白甜”或者“小清新”的愉悦,除了从审美层面带给大家一种仪式感,更多在灵魂层面描述每个生命个体对于不含一点杂质的美丽新世界的期许与追求。她静谧的低吟,缓缓诉说,娓娓道来,不忍心使她受到一点伤害。

\
布面油画  《秘布面油画  《丢失了记忆》160cmX130cm   2013年.jpg.jpg密守望者》200cmX150cm   2013年
 
西汉桓宽著作《盐铁论》中有关于“马戏斗虎”的记载,《汉书》在后来的批注中称为“戏马之术”,即“骗”。在欧洲,马戏团起源于古罗马的角斗士竞技场,供贵族闲暇取乐之用。作为一种艺术形式,无论东方还是西方,马戏本身的存在具有表演甚至是“欺骗”的性质。
 
本次展览主题“大马戏”,意在揭示张静绘画作品中荒诞与真实、存在与虚无的关系,期待观者能在张静营造的童话世界中,找寻到哪怕一丝的心灵栖息。

编辑:成小卫

0条评论 评论

0/500

验证码:
新闻热线:010-51374003-809/818/808  主编信箱 Email:xinwen@99ys.com 客户投诉
编 辑QQ:1173591114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2010室 邮编:100015 99艺术网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文网文[2010]179号 京ICP备09023634号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08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