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社区|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张海涛:技术“战争”——未来艺术生产的背景资源
0条评论 2017-01-10 11:25:34 来源:艺术档案 作者:张海涛

三、生化变异:取代上帝设计 再造生命

据新加坡《联合早报》网站2010年5月22日报道,美国研究人员在实验室里创造出世界首个人造生命细胞,但他们声称自己并非要扮演“上帝”,也不打算在试管里再造新的生命形态。该研究组的首席研究员克雷格·文特尔告诉记者,他们用“四瓶化学物质”为他们的“人造细胞”设计了染色体,然后把这个基因信息植入另一个修改过的细菌细胞中,这个由合成基因组控制的细胞具有自行复制的能力。

加拿大一家国际科技监督组织的托马斯警告,合成生物学是高风险、以牟利为前提的领域,人类对这方面了解不多,不应贸然制造新的有机体。托马斯担心实验室内制造出的生命体,最终成了“脱缰”的有机体,对现有的自然生物多样性造成威胁,此外,它也可能用来制造生物武器。

据香港《成报》报道,生物技术出现突破,美国科学家第一次制造出可以自行分裂的人造细胞。有人批评科学家制造人造生命,存在道德问题。负责该研究项目的科学家则指,研究有助将来度身订造生物,协助解决粮食不足、全球暖化和污染等问题。

新泽西州罗格斯大学分子生物学家艾布莱特说,这确实是人与自然关系的一个转折点,势必再度引发道德、法律和公共安全的争议。

研究者称利用该项技术,将来可设计出不同用途的有机体,利用它们制造新型燃料、净化受污染的水、加速疫苗的制造过程或吸去空气中的二氧化碳等等。不过有科学家指出,新技术可能为人类带来灾祸,如用作制造生物武器,或错误造出导致瘟疫的细菌,更指文特尔试图取代“上帝”角色制造生命,违反自然规律。

当然,“人造生命”的研究工作在社会上确实引起了激烈争论。媒体称,美国前总统奥巴马要求评估此研究在医学、环境、安全等领域的影响。不少科学界和伦理界的专家呼吁停止该项技术的研究和开发,因为可能为人类带来灾难,比如用作制造生物武器,或变种生物,违反自然规律。

人类未来逐渐可以取代上帝、女娲设计来创造超级后代,创造自己的基因工程,也可以取走成功人士的DNA再造优良基因人类、消除疾病、改良心智,如此,人工介入基因的改变可由人类自己控制人类的进化速度,推翻达尔文等生物学家所提“物竞天择”的进化理论,改变基因就像去除抑郁病、青春痘一样,生下来之前就去掉劣质基因,再造精英人类。父母通过医学部门基因改造可自行选择喜欢的子女人种、性别、性格、发质、高矮、胖瘦;甚至可以把动物好的基因转换到人的身体器官上,比如嗅觉、视觉、触觉的超人能力;设计有腮的人类自由在水中生存,有翅膀的人在空中飞翔;也可以吸收这些返祖基因工程,具有我们祖先从前的捕猎和树上攀爬的能力;让我们的家禽返祖成为恐龙的体态……创造一个会思考的哲学型DNA,未来人工演化与自然进化之间的矛盾便开始凸显。自然人与返祖人的生活方式、思维、身份的差异可能会造成新一轮的贫富差距,而再造人类的专利权也需要建构非常严格的法律监管机制。

变异的虚拟生物

Bernd Lintermann的作品《Sono Morphis》采用计算机遗传算法的模拟生成一种进化的过程,用于控制3D形态虚拟生物的生产,用户可在界面下方小窗口提供的六种可能变异的类型中进行选择,从而诱导这种虚拟产生各种复杂的变异形态,如图所示。

Bernd的作品《Sono Morphis》;用户可以诱导虚拟生物产生各种变异形态
Bernd的作品《Sono Morphis》;用户可以诱导虚拟生物产生各种变异形态

Karl Sims作品《Galapagos》;进化的虚拟生物体群
Karl Sims作品《Galapagos》;进化的虚拟生物体群

基因转变对生态环境的潜在影响导致生存空间的工业化。动植物基因的转变、杂交,是特定条件下将基因在其他生物和亲缘生物间转移,使这些生物具备转基因作物的性状。而这些研究的人工化变异,使我们的环境被人工化物品包围,基因食品导致试验动物发生异常,自然不复存在,人类也将发生异化,人兽混体成为可能。

转基因生命异常导致其生命的脆弱,非典型性细菌侵入,对生命造成巨大痛苦,受到道德谴责。人兽混体、基因克隆造成身份、年龄的异常,也造成新伦理的冲击。因此,人类对于科学家的素质培养中,除了技术培养最重要的是道德培养。为人类未来着想,以造福人类为己任,不能以个人利益出发,分清利弊,坚守科学家的道德底线。

活体组织雕塑
活体组织雕塑

人工创造超人类

人类未来通过DNA改造,让疼痛、恐惧、自私等人性的弱点远离身体,创造新新的超人类。疼痛一直是人类生命受到伤害时的预警系统,如果一旦疼痛成为遥远的事,人会逐渐消除同情心,道德文明的底线自然会消失。

另外一个技术让人类逐渐成为超人,隐形斗篷的发明让我们眼睛的视觉不再可靠,隐身术欺骗眼睛让违法者或抓捕者的现状造成了戏剧性的变化,自然人类又要创造一种反隐身术的技术,创造第六感,超越原始感观,发现隐身的攻击者。

2045年后人类新型奥运会成为改造基因及人机同体技术开发的竞争大赛,赛场上人类被改造成超人类,他们可以运用火箭喷发装置,眼睛视力超强、记忆力好、肌肉充满活力、念力操纵机械手,甚至未来人类死后大脑系统的信息可以被拷贝、转移至其他人类或机器身上,真正实现不死身的精神人类,延续生命。

艺术家Stelarc《额外的耳朵》
艺术家Stelarc《额外的耳朵》

澳大利亚艺术家Stelarc作品“额外耳朵”(The EXTRA EAR)是使用艺术家前臂的皮肤组织培养制造,并使用硅填充物使皮肤扩展,形成用于外科手术中塑造耳朵的皮肤,然后植入艺术家左臂上,他曾经设想将这个耳朵移植到右耳边上,但由于手术会太危险而放弃。这个耳朵内置安装了无线蓝牙麦装置,可以让Stelarc通过这个“额外耳朵”同远处的人通话。

基因噩梦

Patricia Piccinini是澳洲颇具代表性的当代艺术家之一,曾多次参加国际性大展。她的作品《年轻的一家》,是一组采用硅橡胶制作长着猪的面孔和人的身体的怪物。这组形态上令人感到恶心甚至惊悚的作品不由让人想起关于人和猪有着相似基因的报道,进而联想到这些怪物会不会就是未来“基因农场”里用于器管移值的供体。这个作品对基因技术的未来,以及人类与动物关系的本质等伦理问题进行了严肃的思考。

艺术家Patricia Piccinini《年轻的一家》;布料、人造皮、填充物
艺术家Patricia Piccinini《年轻的一家》;布料、人造皮、填充物

关注种族

不同的“人种”虽然有明显的体表特征,但遗传的差异程度其实非常小。不过,我们可以利用遗传资讯,划分出不同人群,这具有重要的医学意义。

人们常常根据肤色、眼睛、毛发这类体表特征,加上地理起源与文化,将自己和其他人区分为不同的“人种”。但是,从生物学的角度来分析,人种的概念究竟有多少依据呢?比如某人有着一对蓝眼睛和满头卷发,除了告诉我们他拥有生成这些特征的相应基因以外,体表特征还能揭示有关这个人的遗传组成的更多信息吗?

艺术家Nancy Burson《人种机器》
艺术家Nancy Burson《人种机器》

艺术家Nancy Burson《人种机器》
艺术家Nancy Burson《人种机器》

艺术家Nancy Burson《人种机器》
艺术家Nancy Burson《人种机器》

纽约艺术家Nancy Burson发明了一个所谓的《人种机器》。该机器先拍下某人一张照片,然后再根据各人种的体表特征增减,显示此人要是出身于另一个人种的话,看起来会是什么样子。Burson声称,她想以这种方式来凸显人类的共性。确实,体表特征并不能反映个人的大部分遗传组成。《人种机器》在伦敦的千禧圆顶展览馆是最受欢迎的卖点,每年吸引了大量观众,此外她还设计了允许用户改变自己面孔或年龄的“年龄机器”,和可以改变性别的“性别机器”。

编辑:江兵

0条评论 评论

0/500

验证码:
新闻热线:010-51374003-809/818/808  主编信箱 Email:[email protected] 客户投诉
编 辑QQ:1173591114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2010室 邮编:100015 99艺术网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文网文[2010]179号 京ICP备09023634号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08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