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写字楼与五文员
0条评论 2017-06-16 13:57:09 来源:99艺术网 作者:瞿畅

与“写字楼”(The Office)成员见面时正值他们的一次空间危机——计划占领一年的展览空间被房东发现,被征回作为储物室——空间没了,五个成员和展览合作者梁御东(Ocean Leung)约在旺角喝酒讨论下一步计划,会议在进行间变成了“吹水”,而空间的消失也进而被扭转成一连串疯狂的计划——有人想在楼道、电梯里放置作品,有人则想通过大楼天台跳去隔壁被封的大厦做展览……当晚和他们聊得最多的恰好是变动性,从政治的波荡,到城市空间的变迁,到个体的流动,到创作在这些流动里的微妙变化,最后,悬而未决的方案和啤酒与夜晚一起暂告一段落,每人各自回家,似乎谁也没有背负太多对未来的愁绪。

写字楼成员(从左到右):林志恒、黄荣法、周宛昀、曾家伟、陈翊朗、梁御东
写字楼成员(从左到右):林志恒、黄荣法、周宛昀、曾家伟、陈翊朗、梁御东

\

成立于2016年12月的“写字楼”是成员林志恒(Jims Lam)在家人介绍下于肯尼迪城租下的一处廉价工厦空间,原为一个塑胶玩具和饮料公司的办公室。由于工厦计划于一年后拆除,这个生命周期仅为一年的写字楼便保持原貌地在林志恒和他四位艺术家朋友的加入下成为一个开放的艺术家工作室——五个成员各自占领一个办公台,彼此的创作保持独立,彼此的交流保持开放。

用微软的office软件图标作为标志,这个“写字楼”就宣布开工了,并没有干净的空间设计和任何洋溢情调家具装饰,仅仅是挪入了五人的几件家具,再加上空间原本遗留的货架和工作桌椅。经济和时间的挤压始终存在,而正是在这个语境之下,无论是工作室的派对、小聚或是展览,都呈现着一种高亢的自由。搬进“写字楼”后,成员们发现了办公室旁边一个空置的储物室,继而开始筹备一个同样为期一年的展览计划。作为艺术家和写作者的梁御东受邀成为启动展览的“发展与观察员”,并决定以旁观者的角色(而非行业化的“策展人”角色)介入五个成员的创作和作为整体的展览。

五个人决定各自在办公室里生产一个新作品——可以完全跳出原有的创作线索,也可以完全继续,没有任何的规则捆绑——这些新作则将在一年的时间里存在于展览空间中,通过阶段性的介入和启动,衍生出具有关联性的创作或是反弹出壁垒分明的作品——仍旧没有任何规则捆绑。展览仅以一年作为单位、以废弃空间作为平面来勾画五个人的创作轨迹,并等待(但不期待)这些轨迹或将产生的相遇与偏离。

空间的启动项目“其它事项”(Another Business, A.O.B.)所呈现特殊属性不在于展览作为一个整体的叙述和研究──虽然储物空间里略显昏暗、破败、工厂气息的环境或许间接为展览包裹上了一层诡秘、地下的整体氛围──然而更为核心的是在作为工作室附属空间的展览场域中,所呈现的工作方式和作品有机蔓生的状态。五组作品大多没有标题、没有介绍、没有展签,各自在开阔的储物室里占据一片空间,互不侵扰;创作期间,五人和观察员不断组织会议,透过一种互助的讨论模式分享彼此间对创作的想法和疑虑。于是新想法的萌芽、过往创作的延续,进程中的不确定和偶然偏离轨道的幽默感都有自知的、自在地散落在展览之中。

\

空间发起人林志恒在“其它事项”中的阶段性创作呈现了他从对绘画材料的实验转向材料与物质本身的转向,以及从对城市景观的专注内化至日常细节与材料不可见的转换。他在新作中将塑料气泡膜中的填充空气置换为透明的凝固剂,以不断重复的、不可见的工作对材料视觉性与功能性的关系进行重置。

这种具有一定虚耗感的创作行为像是在处理一幅图样重复的全白(white on white)抽象画,结合漫长的消耗和完成品的纹理触感来探索物的功能变化与材料的情绪。身份往返于艺术家与策展人之间的林志恒在近几年的策展实践中有关联地透过文学及文字阅读具象或抽象地凝聚着香港的城市身份和自我意识——这种对本土文化及政治身份的兴趣与他在展览中概念性、普适性的材料内换在创作方向上似乎存在着鸿沟,然而这批新材料做为素材在日常空间中的寄生与栖息(正如林志恒在呈现中将一片气泡膜挂在生着红锈的窗花架上)或许将会进一步为本土性、文本性与材料性引申出内在的交集。

\

\

同样以创作及策展为工作媒介的周宛昀(Olivia Chow)则持续性地透过表演、录像、摄影、出版和策展探究着饮食文化的社会政治意涵以及其作为跨地区、跨文化的粘着剂所能够生成的可能性。从她2013年的录像作品《Before We Eat》,到2014年的展览“Gastrosophy”,到2016年的表演《田湾感恩节》(Thanksgiving in Tin Wan),到2017年出版的食谱合辑《不合时宜食谱》(Unappropriated Recipe)以及近期与香港作曲人罗颖伦(Vanissa Law)合作的咖啡表演《First étude》,将涉及饮食的劳动、社会关系、文化糅合和想象透过极具仪式性的表演和表演记录呈现为一种复合文化的“祭祀”现场。

她在空间中呈现的作品《致新特首的蛋糕》以特朗普就职典礼上的十层蛋糕(形似奥巴马就任时的庆典蛋糕)为原型,制作了一件以中国和香港的政治图样为装饰元素的庆典蛋糕,作为赠予当时还未当选上任的第五届香港新特首的贺礼——丰碑一样的蛋糕作为政治表演的道具和仪式上华丽的献祭,洋溢着空洞的符号和冷漠的狂喜。而一旁墙上以金色镂空餐垫为边框的相片上则展示着特朗普与竞选副总统迈克·潘斯切开蛋糕时的场景。

\

\

在他去年与刺点画廊的首次个展中,曾家伟(Eason Tsang)便展出了一系列摄影作品,透过仰望和俯视旋转出纵向垂直的城市景观。利用摄影与装置的合作,他时常在作品中呈现出对不经意的视角及细节的审视和把玩。其中,视觉游戏、图纹与摄影的关系转换也是他在作品中常常使用的策略。

他的新作呈现源于过去一段时间里对香港公共墙面招贴海报的观察——大面积重复的海报、张牙舞爪的白色撕刮痕迹以及它们的重复与叠加,似乎已然构成一种城市的纹样。舍弃先前对海报的使用,曾家伟在新作中使用了更具普适性的蓝天白云和photoshop透明棋盘纹理——图像来自网络图库——他将图像以街边海报的呈现形式进行大面积的规则张贴,再模仿拆除海报时的撕扯,再对加工后的墙面摄影、影印,再叠加地张贴、撕扯影印纸本,再撕扯,以此往复…最终在摄影所生产的扁平表面上寻找垂直的质感。新作虽不如他先前的实验品(以真实海报为材料)般直观地堆叠着城市空间的粗粝触觉,却也清晰可见创作者探索网络空间的图像美学相对于城市图纹的尝试。

\

黄荣法(Morgan Wong)轻盈异常、小品式的呈现是继他以气味、时长等感官信号作为主要介质的创作之后,尝试用声音固化时间的实验。他使用水泥将时钟固定在闹醒的时刻,让闹铃在电池提供的能量时长内持续鸣叫,将时间的“停顿“与其警示与其有限的时长共同构成一组虚构、晦涩的关系角力。作为黄荣法对时间塑形所使用的材料,水泥在他2013年的创作《我有时间》中以24小时为单位渐进地凝结艺术家一天的行动轨迹和际遇,透过一种化石般的质感及纹理象征着时间的剩余和残迹。与此同时,时钟在他近期的艺术实践中也作为拷问时间概念真实性的物件,将时间系统的规则、不合理性、象征符号置于机械的运作和物质性中——透过一种抽象的美学介入无实体的概念、它们的视觉可能以及人的体验。

\

\

着迷于神秘事物尤其是“魔鬼”概念的陈翊朗(Oscar Chan)透过对不同绘画语言的实验与糅杂刻绘着个人意念与不同文化中的神鬼形态。从个人与“恐惧”情绪强迫症般的缠绕关系为出发,陈翊朗的绘画创作愈发多地在情绪丰富、狰狞且四处漫散的图像表达之下埋入历史、传说、流行文化的线索:从亚洲鬼怪电影到日本恐怖漫画,到对佛陀、印度教、神道教的研究。虽然这些创作起始于艺术家自身直面恐惧的需要,以及他对情绪的敏锐感知和强烈的表达欲,陈翊朗笔下(毛笔、工笔、碳素笔)时而四处游走、时而粘黏于一团、形态变幻、属性各异的魔鬼却也平行地成为每个个体所分享的内在经验,镜像折射着日常空间里不可见的个人挣扎、人人关系以及其中复杂的情绪角力。

在“其它事项”的阶段呈现里,陈翊朗跳出了惯常的水墨和碳素绘画的黑白表达,以自己时常花哨的衣服纹样为绘画蓝本,在靠背椅和花瓶表面绘以彩色的花卉纹理,并在纹理中埋入着同样艳丽的、四处栖息的魔鬼形象——在讨论个体奔放张扬的社交面具与内里阴暗面交互渗透的关系的同时,在心中恶魔与商品图饰的熔合下,整合出一种糅杂神祇与当代人际社会幻景的图谱。在展厅另一角的隔间里,陈翊朗则悬挂了一幅水墨绘制的自画像,从花纹的“表皮”再次转回恐惧与恶望横生的情绪,在一个昏暗的角落里。

\

展览入口的通道里,观察员梁御东为展览编写的几则展览附录被订在墙面上:在展览平面图、艺术家介绍、展览前言等几个惯例信息之后,文本变得愈发跳跃和模糊起来,用公司文件的口吻报道了筹备展览的四次会议、空间的准备、风水师的建议、对未来不可知的情绪——是一套以写字楼展览为蓝本的、五人为主角、企业制度化的要点表述为格式的实验剧本。同时,也正是在这几次会议和共同的工作里,五个人和梁御东一起讨论各自的呈现计划,彼此提问、商讨,把个人化的创作过程转化为一种互助的、多面的思考。

在采访里,梁御东提到展览的形式实际些许参考着他在火炭工作室开放日的经验,他将那些与艺术家朋友共同组织的展览、音乐会视作对“写字楼”的理解与想象——它更多是一个交朋结友的时空,而这种与朋友、与同一语境中的伙伴们开放交流的感受,“是一种‘青春’的感受”。

如果将这种艺术家自发组织的、有机且短生的工作/展览空间纳入香港的艺术家运营空间的历史,可以发现“写字楼”在运作方式上与90年代中期将将成立的Para/Site有着一定的相似度。

1996年初,当曾德平、梁志和、黄志恒等七位艺术家以“西环新客”的身份在坚尼地城一家旧店铺中成立Para/Site,并尝试以“另类空间”作为入口探索艺术创作、展出和交流的新可能,梁志和引用周雷关于文化权利的分析,说明“Para/Site采取的并非是一种长远而整体性的策略,而是一种随时就地的对应性战术;两者的分别在于前者是当权者用来捍卫领地的计划,相反后者只是一项行动,用时间来替代空间得以生存”。萧竞聪在文章“工作室+展览厅+社区=?”中描述了“西环新客”们的空间策略,“没有冷气白墙地毡和射灯……三个装置展览厅其实就是艺术家工作室,完成创作便就地展出作品,也许还可把创作的过程展示出来,展览厅今回也蕴含了工作室的内容”。

在谈到创立空间的初衷时,梁志和与萧竞聪在文章中都提及了昂贵的租金、不理想的展览长度和创作空间、艺术机构模式化的展览制作和观众不痛不痒的观看。在这一略带矛盾的背景下,虽然初生于一种“游击”的战术,Para/Site的成员们仍旧谋求着体制外的、充裕的、催生对话的创作及展览空间——而二十来年之后,年轻的香港艺术家们仍旧生存在这样的夹缝之中:他们已然开始享受空间的变动与自我的流动,以及随之而生的个体的活力;他们用调侃、自嘲的语气叙述自己的工作和身份以回避大环境与小圈子中难以厘清的压力和焦虑;同时,他们仍旧渴望一个稳定、实惠的空间能供他们在奢侈的一段时间里持续记录与生长,在压低野心与期待的同时,希冀能不断制造内部与外部的交流。

在“不确定”的氛围下生存与工作似乎已经成为他们的习惯,而任何对“结果”的表述与期盼都在他们的自我克制下成为最不重要的主题,就像梁御东在附录中写下的零碎的思绪:本来说将会有一个一年的计划在这个空间运作,似是在说笑,既没有什么宏图伟略,更何况这个空间这能符合想象,让我们待足一年吗?……其实前途未卜,随时被清场赶走……我们不想计划什么,决定严肃点……待在此破落空间,如休假般,企盼从日常繁琐事务中逃掉,以空间来搅搅事。

编辑:江兵

标签
0条评论 评论

0/500

验证码:
新闻热线:010-51374003-809/818/808  主编信箱 Email:xinwen@99ys.com 客户投诉
编 辑QQ:1173591114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2010室 邮编:100015 99艺术网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文网文[2010]179号 沪ICP备17033488号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08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