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社区|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特瑞可·哈波亚: 为没有语言的物种发声
0条评论 2017-06-19 10:29:11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作者:李茜

\

芬兰艺术家特瑞可·哈波亚(Terike Haapoja)个展“闭合回路,开放过程”(Closed Circuit-Open Duration)于6月初在新时线媒体艺术中心(Chronus Art Center)开幕。该大型展览包含多部可重组、叠映的作品,以土壤、植物、灯光、声音、录像以及各类自然科学媒介——如碳氧感应器等为材料,探索人与自然间的各种关系。

哈波亚的创作大多探讨的是人类与他者的关系,创作形式科学理性但同时又充满了悲天悯人且不说教的情怀,拥有直指人心的力量。艺术家曾经代表芬兰参加过第55届威尼斯双年展,受到艺术界的广泛关注。

步入展厅,作品《对话》(Dialogue)吸引了许多观者的注意,该作品将树木与声光电融合为一个关联的系统,通过二氧化碳传感器,观众的呼吸与植物的光合作用之间以口哨声进行互动。作品《社区》(Community)则由5个视频影像和声音装置组成,用热敏红外摄像机分别记录了不同动物死亡后的身体冷却过程。随着热量的消散,动物的轮廓也逐渐在屏幕上消失。这组作品背后的影像装置《写作》(Writing),截取了作家玛格丽特·杜拉斯(Marguerite Duras)描写一只苍蝇死亡的文字片段,文字星群变化、显露、消失,两件作品之间形成互文关系。其他作品还包括《吸入-呼出(Inhale-Exhale)》、《演替》(Succession)、《风景解剖》(Anatomy of Landscape)。

艺术家的创作考察了“我们”与“他者”的根本定义,她引用人类学家 Eduardo Kohn 所言的“本体自闭症”(ontological autism)来概括西方现代派的人类中心主义。哈波亚提到“我们从未现代过”,意指人类从未走出过人类自身,所谓现代的民主制度也始终以人类权力为中心,她说:“人类语言具有排他性,女性可以为自己说话,奴隶也可以,但是不懂语言的动物和非人类就没有办法参加到这个过程当中。”

《21世纪》:此次展览举行的契机是怎样的?

特瑞可·哈波亚:六年前,在《延展生命:2011国际新媒体艺术三年展》上,我和此次展览的策展人张尕结下缘分。他在第55届威尼斯双年展上看过我的作品,随后便联系了我,于是有了此次展览。后来还发现我们都在帕森斯设计学院教书。

《21世纪》:“闭合回路,开放过程”(Closed Circuit-Open Duration)上次展示是在第55届威尼斯双年展上,在这之后到如今你的创作历程是怎样的?

特瑞可·哈波亚:我和作家Laura Gustafsson有一个合作项目叫“History of others”,这个作品探讨了人类与非人类世界包括自然、动物的关系,我们的第一个项目叫Museum of history of Cattle,这个想象出来的博物馆从牛的角度揭示了世界历史的发展,第二个项目更像一个舞台表演,名叫“Trail”,我们一起做的最后一个项目是“Museum of Nonhumanity”,这个项目会有一个国际性的巡展,会去到挪威和意大利。以上都是基于我的主题“Human Nature”的延续,但是从不同的维度去揭示。

《21世纪》:怎样理解“闭合回路,开放过程”?

特瑞可·哈波亚:“闭合回路,开放过程”的核心概念不是一个由人类主观思想建造的世界,而是一个充满联系与意义的世界。科学技术并非外在于这个世界,而是和展厅内的树木一样深植于这个世界内部的共享现实。空间中的6件作品通过环境研究的方法实现了人类与非人类之间的互动,并以此考察了我们认知世界的方式。

《21世纪》:可以把研究人类和持续的去延展他的边界说成是你的艺术追求吗?

特瑞可·哈波亚:人类是一种带有特权的概念,我们应该一直挑战这个概念,我们目前所知道其他的物种,这些物种可能看起来像人类或和人类有相似的感官系统,有相似的社会建构,住在相似的环境中。但是这种相似,其实并不能让我们意识到他们也是存在和人类相同的意识的,对于那些和我们看起来非常不同的物种,比如树木、比如细菌你也不能说就因为他们和人类不同,他们就不可能拥有他们的意识。尽管当今世界人们对于跨物种的、非人类的动物、气候变化等等都有很好的认知,但是虽然在法律和议会决策层面已经有了这样的知晓度,如今世界仍然是非常显然分为自然和文化两个层面的。

人类应该建立起“自然文化”这个概念,提升到可以到达立法程序的高度,否则人类就会困于自己所构建的范式当中,处于这个范式当中人类是无法去理解其他物种生存痛苦的。现在法律将世界分为两个非常基本的分类,第一是人,第二是物,人可以拥有权利,并且在法庭中代表自己,除了代表自己有人身自由权利之外,最重要的就是人可以拥有东西(物),而东西(物)则不能拥有权利,他们是法律无法保护的存在,在这过程中沦为其他人的物。他们(物)也没有办法直接参加影响世界的决策之中,只有人才能参与,他们(物)可以被人所毁灭,在法律面前他们(物)没有办法保护自己,只能沦为受害者。

编辑:江兵

0条评论 评论

0/500

验证码:
新闻热线:010-51374003-809/818/808  主编信箱 Email:xinwen@99ys.com 客户投诉
编 辑QQ:1173591114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2010室 邮编:100015 99艺术网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文网文[2010]179号 京ICP备09023634号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08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