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比亚兹莱:用短暂生命创造无限影响的黑白插画大师
0条评论 2017-08-25 11:10:21 来源:ArtDesign 
奥伯利·比亚兹莱是英国19世纪末最伟大的插画艺术家之一,也是近代艺术史上最闪亮的一颗流星。他在其短暂的艺术生涯中,创造了具有无限影响力的插画艺术作品。
 
“恶之花”
 
插画家奥伯利·比亚兹莱于1872年出生在英国南部的海滨城市布莱顿(Brighton)。
 
他的作品风格简洁,一般只有黑白两色;但同时又很繁复,绘有精细的线条和细碎的花纹。
 
将比亚兹莱最早介绍到中国的是鲁迅与郁达夫。鲁迅曾自费出版了比亚兹莱的画集,并说:“有时他的作品达到了纯粹的美,但这是恶魔的美,而常有罪恶的自觉,罪恶受美而变形又复被美所暴露。”
 
因此,比亚兹莱也被冠以”恶之花”的名号。
 
\
插画家奥伯利·比亚兹莱
 
比亚兹莱7岁时被诊断患有肺结核。他从小接受母亲的教育和艺术熏陶,醉心于文学和音乐,所以他的作品中总是充满着诗意和幻想。有人说,比亚兹莱在音乐上的天赋甚至比在绘画上的还要高。
 
而这位天才艺术家,虽仅受过两个月的正规绘画训练,却在其短暂的26年生命中留下了大量引人争议的作品。
 
\
比亚兹莱《Ali Baba》
 
简单又繁复的黑白画
 
1892年夏天,比亚兹莱接受了为《亚瑟王之死》绘制插图的任务,从此走上了职业画家的道路。他为这本书创作了封面、20幅黑白插图、100幅题图题尾以及350幅首字母装饰画。

\

\

\
比亚兹莱为《亚瑟王之死》绘制的插画
 
在《亚瑟王之死》中,比亚兹莱采用仿木刻的手法,用黑白线描来创作插画。他以简练、概括而富有装饰意味的线条刻画了所有的故事画面,而黑白画效果所表现出的神秘感与其所具有的简练有力的表现性,奠定了他以后的艺术风格。
 
大起大落的职业生涯
 
而真正让比亚兹莱成名的,是其为当时著名的唯美主义作家奥斯卡·王尔德的作品《莎乐美》绘制的插画。王尔德于1891年创作出法语剧本《莎乐美》,但《莎乐美》能够真正地流传,还是靠比亚兹莱为其绘制的插画。1894年,他为《莎乐美》的英译版创作了触人耳目的16幅黑白插图,这些插图甚至比剧本更具有象征意味。
 
\
比亚兹莱为《莎乐美》绘制的插画
 
在比亚兹莱看来,他的插图在完成后就成为了独立的艺术品,拥有了自己的生命力。
 
虽然王尔德最初并不满意比亚兹莱为《莎乐美》绘制的插画,但不得不承认的是,正是两人艺术的结合,造就了当今人们评价最高的《莎乐美》。
 
\

\
 
比亚兹莱为《莎乐美》绘制的插画
 
成名后的比亚兹莱紧接着担任了1894年创办的著名杂志《黄面志》的美编一职,成为了该杂志的灵魂人物,他也迎来了自己事业的巅峰。
 
\
杂志《黄面志》封面
 
但好景不长,1895年,王尔德因有伤风化入狱时,携带了一本《黄面志》,加上两人之前在《莎乐美》上的合作,使得比亚兹莱受到牵连,不得不退出《黄面志》的制作。让比亚兹莱成名的王尔德,也让比亚兹莱的事业在一夜之间跌入谷底。再也没有出版商敢出版比亚兹莱的任何作品,比亚兹莱的经济状况立陷困顿之中。雪上加霜的是,他的肺病在此时也再次复发。
 
丰富的创作风格
 
这时,有两位重要人物向比亚兹莱伸出了援手:一位是虔信的天主教徒马克·安德烈·拉夫洛维奇,他使比亚兹莱阪依了天主教;另一位是出版商莱奥纳多·史密瑟斯,他支持比亚兹莱创办了杂志《萨伏伊》,这也成就了比亚兹莱另一个重要的创作时期。
 
\

\
比亚兹莱为杂志《萨伏伊》绘制的封面和插画
 
比亚兹莱在后期同时进行了绘画和写作,他创作了《在山下》、《理发师歌谣》等文学作品,并为它们绘制了精美的插图。在这一时期,他还为许多文学名著,例如阿里斯托芬的《莉希翠塔》、蒲柏的《劫发记》和本·琼森的《沃尔普尼》绘制了插图,发展出了自己更为丰富多变的创作风格。
 
\
比亚兹莱《Mademoiselle de Maupin》
 
1898年,比亚兹莱于法国南部一家小旅馆去世,年仅26岁。而以1894年创办的《黄皮书》为标志的“颓废主义”运动,也在比亚兹莱去世后渐渐平息。
 
但比亚兹莱的影响却从未停止,他的艺术直接影响了
 
新艺术风格和后来的装饰艺术运动,招贴画(poster)自他之后成为了艺术领域的一个门类。在插图艺术界,他的成就更是至今无人能出其右。
 
\
比亚兹莱《St. Rose of Lima》
 
比亚兹莱的线描不仅仅是描绘了诙谐或奇异的图像,还更多地关注到了社会问题。
 
他的线描不但批评了当时维多利亚社会的堕落,也为我们展示了有力量、有知识的“新女性”的世界,延伸了女性的性别界限,充分展示了一种基于性别平等的新女性视角。
 
\
比亚兹莱《Venus》
 
比亚兹莱的一生犹如他的黑白插画一样,既单纯又复杂。他的艺术生涯虽是短暂的,但又是辉煌的。他的艺术作为一种颇具洞察力的批评方式,有力地揭示了当时维多利亚社会的伪善面目。

编辑:汪珂宇

标签
0条评论 评论

0/500

验证码:
新闻热线:010-51374003-809/818/808  主编信箱 Email:xinwen@99ys.com 客户投诉
编 辑QQ:1173591114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2010室 邮编:100015 99艺术网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文网文[2010]179号 沪ICP备17033488号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08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