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社区|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莫奈:一生只画第一任妻子
0条评论 2017-11-06 09:10:58 来源:封面新闻 作者:阎雯雯

这段时间,“法国现当代绘画艺术展”正在成都市博物馆举办。此次展览,通过莫奈、马蒂斯、毕加索、杜布菲、苏拉热、库尔贝等法国大师的真迹作品,还原了1800年至1980年这一个多世纪以来欧洲艺术的发展脉络。展览活动以19世纪的风景画为开端,这一时期的艺术家更愿以一种新视角关注身边的环境。

“法国现当代绘画艺术展”,是金秋时节送给成都市民的又一道文化大餐。观众和读者朋友除了对参展的法国画家的艺术成就感兴趣,也会关心这些作品背后的故事,或者画家本人在生活中的“奇葩”轶事等等。

我们“宽窄巷”副刊,将从不同侧面挖掘这些法国大画家的另一面,也就是给大家讲讲这些大画家的小故事。

法国艺术史上,印象派绝对配得上浓墨重彩的一章。

这是一个西方绘画史上划时代的艺术流派,是法国艺术最辉煌的一个篇章,也是世界各地绘画爱好者最喜好谈论的一个画派。在19世纪后半叶到20世纪初,法国涌现出一大批印象派的大师,他们创造出了大量至今仍令人耳熟能详的经典巨制,比如德加的《舞女》、马奈的《草地上的午餐》、雷诺阿的《红磨坊的舞会》等等。

莫奈
莫奈

提到印象派,不得不提有“印象派的领导者”之称的大师克劳德·莫奈。他的《日出·印象》、《草垛》等作品更是印象派的代表作之一,而中国人对他的《睡莲》更加熟悉。

日出·印象
日出·印象

《睡莲》之一
《睡莲》之一

最近,在成都博物馆的临展中,就有一幅莫奈的《睡莲》。这幅画呈圆形画面,在世界上只有4幅这样形状的作品。

实际上,从19世纪90年代起,莫奈的作品中就屡屡出现“睡莲”。直至1926年去世,莫奈总共创作了250多幅《睡莲》。可以说,莫奈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爱莲者”。

而他与第一任妻子卡米耶以及第二任妻子艾丽斯的爱情,也成为人们津津乐道的谈资。

莫奈的风景画
莫奈的风景画

卡米耶

莫奈最重要的模特

坊间流传,大师莫奈的一生只为一个女人画过像,即是他的第一任妻子卡米耶。

1865年莫奈在塞纳河边初遇见年仅18岁的卡米耶,便被这个美丽女子吸引住了。于是,他邀请她进入了他的画室,成为了他的模特儿;而她也进入了他的生活,成为了他的伴侣。很快,莫奈创作出了《绿衣女子》,以卡米耶为模特,成就了他早期的辉煌。

1867年卡米耶怀孕,并在1868年生下了她和莫奈的第一个孩子让,但即便是这样,两人也未能成婚。莫奈的父亲是法国北部港口勒阿弗尔的一名富商,原本养活这个在外学习艺术的儿子完全不成问题。但老莫奈不喜欢模特儿出身的卡米耶,坚决反对两人的婚姻。于是,在莫奈提出要跟卡米耶结婚之后,父亲苦劝了他一阵,但是遭到了莫奈的反弹。索性,老莫奈干脆切断了对莫奈的经济支援,想要把他逼回家。

老莫奈脾气很倔,莫奈完全也继承了父亲的性情。在没有稳定经济来源的情况下,他仍旧没有抛下卡米耶。终于,两人又坚持了3年,在莫奈30岁那年终于获得了家人的认可,得以成婚。

两人结婚之后,莫奈一家的日子终于好过了一些。莫奈为卡米耶和孩子们画了无数的画像,把夫妻之间的恩爱秀得满世界皆知。但卡米耶的命运却像是她的名字一样,飘零不定——卡米耶,在法语中其实是“茶花”的意思,她的一生也如小仲马笔下的《茶花女》一般荼蘼而短促。

在1876年,卡米耶因肺结核病倒,1878年3月17日,他们的第二个儿子米歇尔出世,卡米耶的病情进一步恶化。那年夏天,莫奈举家搬到韦特伊。同年,卡米耶被诊断出患有盆腔癌,于1879年9月5日逝世,在弥留之际,莫奈忍着巨大的悲痛为卡米耶画下了最后一幅画像《临终的卡米耶》。

莫奈后来回忆说,“在爱妻的病床前,我十分本能地对那已无表情的年轻面孔仔细端详,寻找死神带来的色彩,观察颜色的分布和层次的变化。于是萌生出一个念头,要为这即将离开我的亲人画最后一幅肖像。”

卡米耶去世的时候年仅32岁,终其一生都伴随着莫奈在穷困潦倒中生活,未能享受到莫奈的巨大成就。因此,莫奈对于卡米耶一生都怀有歉疚。

花园里的艾丽斯
花园里的艾丽斯

艾丽斯

只为她画了一幅像

卡米耶的死实际上并没让莫奈消沉多久,因为在她去世之前,莫奈身边已经有了一个“红颜知己”,那就是莫奈赞助人欧内斯特·奥修德的妻子艾丽斯。

艾丽斯与卡米耶是完全不同的两种人。卡米耶安静、内敛,与世无争,在家里相夫教子,但艾丽斯是见过世面的女人,而且聪明伶俐。她本来就出身于一个中上阶层的家庭,又嫁给了一个百货业富豪,也是艺术收藏家,住在一座大城堡里。欧内斯特·奥修德的母亲第一次见了艾丽斯之后,立刻给儿子写信表达了她的满意:“这个女人聪慧,有头脑,而且很有毅力。跟她聊天很轻松,虽然她的嗓门有点大。她比你给我的照片上看起来更加精致和美丽。”

这样一个风姿绰约又有艺术品位的女人,在家里装修城堡时与莫奈相识,两人很快产生了感情,越走越近。没想到,一年之后奥修德破了产,他不仅卖掉了所有的收藏品,而且还抛弃了妻子和孩子,独自去了比利时。

这个时候,莫奈已经离不开已怀孕的艾丽斯了,因此一并承担了照顾艾丽斯的责任。

于是两家人一起生活到了偏远的韦特伊乡下去,艾丽斯生了孩子之后就一直操持家务以及照顾生病的卡米耶,她与莫奈之间的感情也已经公开化了,很多人都知道她就是莫奈的情人。

后来,欧内斯特回到巴黎之后,有时也来探望艾丽斯和孩子。每次欧内斯特来的时候,莫奈只能离开艾丽斯的房子,这让他非常痛苦,还会偶尔做噩梦,失眠,甚至无心作画。

卡米耶死后,两人的关系就更没有了什么顾忌了。一年后,巴黎的报刊《高卢人》已经开始称呼艾丽斯是“莫奈迷人的妻子”。艾丽斯也发挥了自己之前在社交圈和艺术圈内的人脉,开始帮助莫奈经营他的画作,让莫奈最终成为了有保障的画家。

甚至有传闻说,艾丽斯的小儿子、1877年出生的让·皮埃尔·奥修德,实际上并不是欧内斯特的亲生儿子,而是莫奈的私生子。根据美国学者莱文的研究,莫奈在1893年搬到吉维尼之后,曾经经历了一次情绪上的崩溃。当时,欧内斯特来到吉维尼给艾丽斯过生日,将他排除在外,这让他整个人崩溃了。但他又不想给艾丽斯留下这种脆弱的印象,于是他声称自己是为了“我们两人可爱的孩子着想”。其中一个是1878年卡米耶生下的米歇尔,另外一个就说的是让·皮埃尔。这也许能够解释,为什么莫奈会在欧内斯特抛弃艾丽斯后坚持照顾他们,因为这可能是在照顾自己的亲生孩子。

与艾丽斯之间深厚的感情也让莫奈想要结婚,但艾丽斯始终没同意。一直到1891年欧内斯特的死讯传来之后,艾丽斯才与莫奈在第二年结婚。这时,艾丽斯已经48岁了。

穿绿衣的女士卡美伊
穿绿衣的女士卡美伊

1911年,艾丽斯去世,她的女儿布兰奇,则以继女和儿媳的双重身份代替母亲照顾莫奈一生。而莫奈在一生中,只有一幅画确定是以艾丽斯作为模特儿画的,但莫奈的朋友和学生们,倒是给她画了不少画像。

吉维尼

名副其实的睡莲乡

不少关于莫奈的爱情故事中,都曾经写过莫奈为了心爱的妻子卡米耶而买下了巴黎郊区吉维尼那座美丽的花园,但事实上,卡米耶甚至根本不知道吉维尼这个地方。这座美丽的花园,是莫奈和艾丽斯一起居住和生活的地方。

1881年,莫奈带着艾丽斯搬家到了距离巴黎30公里外的普瓦西,但莫奈很不喜欢这个地方,于是利用空余时间到处找房子搬家。

2年之后,他在一次长途旅行的火车上,终于发现了一座让自己满意的小镇吉维尼。手头并不宽裕的他,先在吉维尼小镇上租下了一个乡村小筑,把艾丽斯和孩子们都带到了这个宁静的地方。7年之后,从长期购买他作品的着名画商保罗·杜朗鲁耶那里,得到了一笔钱,便迫不及待地花22000法郎,把在吉维尼租住的房子和庭院整个买下了。

有了自己的居所,莫奈开始对花园进行改造。酷爱花草的他,从巴黎花商那,购买了从世界各地引进的奇花异草,把他们归置到心爱的花园里。后来,他挖掘了人工池塘,设计了一座“水上花园”,并在池中筑起了一座日本式小桥,种下了一池睡莲。

“我所有的钱都花在了花园里,”莫奈说,但“我真高兴。”花园不仅是莫奈养花种草的大实验室,也是他创作的素材。养花和作画是他一生中最重要的两件事,莫奈自己也说,“除了园艺和作画,我一无所长。”

起初只是用于观赏的睡莲,慢慢地,让莫奈有了创作的冲动——“池里的精灵浮现在我眼前,我举起了调色板“,直觉而又当下。从第一次拿起画笔描绘睡莲开始,睡莲成了莫奈晚年绘画的主题。

大睡莲

患白内障后的杰作

搬到吉维尼之后,莫奈开始画起了睡莲,这成为了莫奈后期最重要的绘画主题。从1897年到1926年,莫奈总共画过181幅明确题为《睡莲》的作品,除此之外,还有一部分和“睡莲”意象相关的画,比如《睡莲池塘》、《柳下的睡莲》或《日本桥》等,总共应该是242幅。

其中,在1907年到1908年两年间,面对吉维尼住所的水面,莫奈别出心裁地创作了4幅圆形《睡莲》,这也是莫奈所有“睡莲”主题的画作中,仅有的4幅圆形《睡莲》。莫奈关于睡莲最重要的几幅作品,都被收藏在了巴黎的橘园美术馆,因画幅巨大,很多人称这几幅睡莲是“大睡莲”。这些惊世的杰作甚至是在莫奈患白内障,几近失明的状态下创作的。

莫奈的眼疾起始于1905年。这一年初,他觉得看外界的事物色彩跟以往看到的不一样,后来就越来越有这种感觉。直到1912年,巴黎的眼科医生诊断说,他患了白内障,害怕因手术失明,莫奈拒绝了治疗。

1914年,莫奈开始创作8幅大睡莲的画作,而整个创作的过程也就是他的眼疾加深的过程。他在1922年8月11日给画家兄弟加斯东的信中诉说道:“我可怜的视力使我看任何东西都全然模糊不清。”

眼睛看不见了,莫奈靠着触觉摸索,拿起颜料,询问助手颜料上的标签是什么颜色?他搜寻着记忆里的色彩,在画板上调色,凭借着记忆,涂抹在画布上,就这样艰苦地完成了一幅又一幅的睡莲。1922年开刀拿掉白内障,他的眼睛忽然又清晰了。1926年冬天,莫奈死于肺癌。他被埋葬在了吉维尼小教堂的墓园里,在他身边长眠的是第二任妻子艾丽斯以及英年早逝的大儿子让·莫奈,甚至最后整个家族都被埋葬在了这里,而卡米耶则是孤孤单单躺在韦特伊的公墓里。

虽然莫奈为卡米耶画了数十幅画像,但她也只是他心头上的那一朵俏丽的茶花,而陪伴他走过风风雨雨艰苦生活,帮助他拉扯大孩子的艾丽斯,才是他心目中真正的睡莲。

编辑:江兵

标签
0条评论 评论

0/500

验证码:
新闻热线:010-51374003-809/818/808  主编信箱 Email:xinwen@99ys.com 客户投诉
编 辑QQ:1173591114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2010室 邮编:100015 99艺术网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文网文[2010]179号 沪ICP备17033488号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08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