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焚纸拼贴,灰烟为墨—来自薛松浴火重生的艺术
2017-12-01 11:29:23 来源:99艺术网  作者:魏娜整合

为了作品的制作,艺术家薛松购买不同类别的印刷品,并通过“焚烧”,将这些已经成为历史和文化符号的印刷品打上属于自己的烙印,然后把它们作为新的素材来构成新的形象。无论是艺术家关注传统的绘画艺术,还是他更多地关注社会与政治现实,利用有意识的“烧”以及烧的结果来做隐喻,这种表现语言从制作和效果上都具有不可替代的特征。

黄山松 2016 120x100cm布面综合媒材
黄山松 2016 120x100cm布面综合媒材

黄山边上青松依旧

中国人古来爱松,松树的挺拔苍郁、千姿百态,而黄山松闻名天下,尤其是矗立在黄山文殊洞上、倚青狮石破石而生的“迎客松”,是安徽省的地标。

一九六五年薛松出生于安徽省最北端的县城──砀山,以产砀山梨驰名全国,已有二千多年的历史,被冠上“中华梨都”的美誉。薛松虽然出生于梨都,但是生不逢时,国与家都处于艰困时期,他的父亲以“松”为他命名。薛松出生时,他的原生家庭也正面临苦难的考验,他的父亲原是砀山一中的音乐老师,母亲是小学校长,可惜遭逢文革浩劫,母亲长期被批斗,在薛松三岁时,就因为胃癌过世。

有符号的山水 2005 150x120cm x3 布面综合媒材
有符号的山水 2005 150x120cm x3 布面综合媒材

薛松童年的遭遇犹如严寒的大雪,而母亲的早逝,则是他一生难以抹灭的伤痛,所幸薛松的个性一如父亲所期许的“挺且直”,他还有一项严肃的父亲未预料的──乐观开朗。他在乡下的生活虽然条件艰苦,却觉得特别自由和快乐,天天和一帮孩子在外面玩,几乎没有读书,只会捕鱼捉虾,上小二时连拼音都不会,他父亲惊觉情况不对,就把他接回县城。父亲希望他学音乐,偏偏他喜欢画画,为此挨过父亲好多次打,还是依然故我。砀山是一个偏僻保守的县城,经济条件落后,绘画的材料、资料都很欠缺,当时薛松在图书馆工作,薛松常借一些大师的画册临摹,考美术专业过了关,但文化课总是过不去,高中毕业三年才终于考入上海戏剧学院舞台美术系,当时他已经二十岁了。

溪山泛舟图 2016 190x114cm 布面综合媒材
溪山泛舟图 2016 190x114cm 布面综合媒材

从小看漫画书《三毛流浪记》,对上海充满幻想的薛松,如愿以偿到了这个五光十色的十里洋场,简直如鱼得水,上海在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就是中国最早进行现代主义艺术实践的场所,在改革开放后更加蓬勃发展,一九八五年薛松抵达上海,恭逢其盛。上大学时,他的陈均德老师的一句话:“面对画布,你自己就是上帝。”

在有意无意中,薛松的作品中出现各种松树,或许因为松树是国画常见的题材,因此很难回避;又或许是他潜意识里的松树情结,一九九六年他创作《迎客松》,时隔二十年,又创作《黄山松》,两件作品都是以盘据在黄山峰顶上的松树为主题,都是强烈的鲜红色。年轻时走出故乡,以叛逆之姿从事当代艺术的薛松,在半百之际,却频频回首来时路。

迎客松 1996 180x150cm布面综合媒材
迎客松 1996 180x150cm布面综合媒材

黄山松 2016 120x100cm布面综合媒材
黄山松 2016 120x100cm布面综合媒材

烟云过眼,山水常驻

薛松创作的最大特点是使用焚烧过的残纸碎片,再拼贴在画布上,因此经常燃烧大量的图片纸张,工作室里烟雾缭绕已是常态,而薛松最为人们所津津乐道,就是在遭遇火劫后找出新契机,浴火重生。

薛松曾遭遇两次大火,一次是1990年年底,半年后,又发生一次,甚为惨烈,尤其第二次火灾,把他自前次火灾发生以来试验的作品全部烧毁。所幸薛松从那些被烧毁的物品中,发现新大陆:对收集来的印刷品破坏、焚烧、分配、组合,形成了作品。

\

所以他的作品都是在火焰中诞生,以灼烧的方式,把他原本亮丽鲜艳的各种纸张印刷品变成一块块不规则形状的碎片,在特定的构图与形象中,这些碎片又被精心细致地分类组合在一起。

而对于那些印刷品“原材料”的内容,薛松始终有着独特的选择,文字和图像的内在关联和另类搭档,一直是引人入胜的,很少有人注意到这个意味深长的细节。正如油画家用笔触堆砌形象那样,被贴标在画布上的印刷品碎片,其实就是薛松的“笔触”。

\

他以一种中国式的文化观点来呈现作品,不但使用山水画的构图,背景也是利用书法碎片拼贴而成,在他的作品中,我们还能看见西方文化的符号,虽显突兀却又是生活所见,其作品反应了东西方文化共融的混杂世代,如同混乱字体所象征的信息爆炸,以及西方消费文化的渗透。他的作品的独特定位同时也确立了其在艺术领域中的价值。

\

\

薛松就读上海戏剧学院时,国画老师张培础认为他速写功底较深,线条画得流畅,常给他一些宣纸,让他试画水墨,薛松从此有了水墨情结。当时薛松迷恋西方及现代主义,骨子里对守旧、古板的东西甚为反感,奇怪的是,却始终持续地画水墨;更奇怪的是,年纪渐长之后,对传统文化、艺术更有兴趣。

薛松_山水_1996_180x150cm_布面綜合媒材
薛松_山水_1996_180x150cm_布面綜合媒材

他最早的符号山水《打X的山水》,其中的“X”以黑墨呈现,后来的系列作品改为红色,看起来更加触目惊心。而在文革时期,在大字报上打叉的,就是要成为批判的对象的。

打X的山水 160x140cm 布面综合媒材
打X的山水 160x140cm 布面综合媒材

90年代薛松在上海歌剧院工作室与作品《蜕》(1992 160x140cm 布面综合媒材)
90年代薛松在上海歌剧院工作室与作品《蜕》(1992 160x140cm 布面综合媒材)

蜕 1992 160x140cm  布面综合媒材
蜕 1992 160x140cm  布面综合媒材

自1990年起,循着“火”的启示,薛松在个人化的艺术创作道路上已走过了近三十个春秋。社会、政治、传统,人文、时尚、审美,面对浩瀚历史、纷繁世相,他在图像的毁灭与再生中探寻着艺术的真实和虚幻。多年以来,薛松在对政治风云、历史图像、文化传统和流行时尚的持续关注中,兴致勃勃地发表着颇为另类的个人意见。在《毛》、《可口可乐》、《书法》、《与大师对话》、《不搭界》、《旧日的山水》、《旧中国美人图》等系列中,他借用了波普艺术的语法,讲述着借古喻今、时空交错的故事。

\

\

\

前段时间薛松受邀在今年香港举行的第三届水墨艺术博览会(InkAsia)举办个展,他最新的作品《山水》、《水墨》在展览中呈现。他利用在台北故宫博物院购买的文征明复制画上挖出“山、水、水、墨”字样,贴在上方,而被挖空的部分,则在其底下拼贴书法碎片。

水墨 2017 105x30cm  纸本综合媒材
水墨 2017 105x30cm  纸本综合媒材

薛松表示,“做山水系列是对年轻时代的某种情结的一个补偿,或者是补充自己当年的某种丢失。”如今山水系列愈来愈多,其中又分出支系,如《芥子园画谱》、宋徽宗、黄宾虹、八大山人、徐悲鸿等,他从传统书画中汲取的养分愈多,所呈现出的文人趣味也愈浓烈。

澳门八景2017 150x150cm x8布面综合媒材
澳门八景2017 150x150cm x8布面综合媒材

以速度和幅度着称的中国社会变迁的大环境中,薛松用他烟熏火燎的形式来玩“创世纪”的游戏:过去的终将如过眼云烟,永驻的却依旧愈久弥新。

\

编辑:江兵

标签
新闻热线:010-51374003-809/818/808  主编信箱 Email:xinwen@99ys.com 客户投诉
编 辑QQ:1173591114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2010室 邮编:100015 99艺术网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文网文[2010]179号 沪ICP备17033488号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08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