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谁来买单——中国艺术市场回暖的致命一问
2017-12-29 11:19:35 来源:中国美术报网 作者:吴克军

编者按:12月上中旬,匡时、瀚海、保利、嘉德等内地四大拍卖行的秋拍相继落幕,随着场内竞拍者的轮番竞逐与拍卖师抑扬顿挫的报价,一件件拍品也渐次现出全新的身价,其中过亿的拍品也一次次引起雷鸣般的掌声,尤其是齐白石《山水十二条屏》,以9.315亿元人民币的价格在北京保利国际拍卖行成交,成为中国最贵艺术品,有报道称此件拍品“也让中国艺术品首次迈入世界1亿美元俱乐部”。然而,此件拍品取得世界瞩目的同时,也受到来自各方面的质疑,包括艺术品的品质问题,拍卖价格的虚实成分,以及在对当下中国整个艺术市场的盘点中所关注到的艺术拍品的流向问题等等。那么,这些过亿的天价拍品到底能否代表今天艺术市场的回升好转?火热喧嚣的背后如何看待艺术品的价值与拍卖价格之间的区别呢?在此,本期时评特以“天价拍品:玄机何在?”为主题,邀请各位学者、批评家共同探讨。

1

4.5亿元起拍,57轮竞价,8.1亿元落槌,加佣金9.315亿元成交,齐白石的这件《山水十二屏》虽然比预期的15亿少了1/3,但这一价格仍然刷新齐白石作品的拍卖纪录,跻身亿美元俱乐部,成为全球最贵的中国艺术品。

于是众声喧哗,并引发假拍、拍假、洗钱、骗贷、哄价、逃税、庞氏骗局等等预料中的莫须有的猜想。

再则,艺术品市场回暖的论调因风而起,着实证实了业内人士身处严冬饥寒交迫的难耐,对触底反弹的渴望,实质只是利益链条上各色人等出货牟利目的驱动下的忽悠和虚张声势。

\

市场真的回暖了吗?

2

如果就各类市场报告、指数等分析,艺术市场仍在低迷中盘整,市场信心严重不足。

依据各类指数或数据统计并不靠谱,不是研究机构不可靠,而是运算所依据的数字是各由拍卖行自行提供的,可以说,要了解中国艺术品二级市场的真实情况,除非像纪检部门“查贪官”一样仔细翻检拍卖公司的内部账本,否则除了拍卖行的股东及财务总监之外,真相或许无人可知。

一级市场的数据更是无法统计,仅从税收上看,因一部分画廊根本不上税,一部分画廊执行的是自报销售数额的定税,并不能反映真实的经营状况。但从画廊老板一张张苦瓜似的表情或可见出端倪。

\

如果就现象和田野考察,艺术市场总体仍处下行趋势,艺术家大幅跌价仍门可罗雀,全国各地艺术区、艺术街、艺术城之类的集散地萧条不堪,众多画廊关张歇业,多家拍卖公司停拍或转让,唯有几家大型拍卖公司在此时借助资源优势勉力撑持,昔日繁华已成明日黄花,荣景难描。

3

众所周知,艺术品本身并不能具体地、实质地产生经济价值,其获利或者创造商品价值主要依赖于交换时的价值预期或者价格评估,作为凡勃伦商品,在一连串的转售交易中,价格会随着人的欲望不断攀升。

但一二级市场有明显的不同,拍卖市场上,买家的占有欲和炫耀欲决定着艺术品价格的恶性暴涨,而一级市场的价格主要由卖家来控制。

无论一级市场还是二级市场,价格上不封顶,艺术品有无限增值的可能性在理论上是成立的,所以出现几件天价记录,不足为奇。

嘉德“大观·四海崇誉庆典之夜”张大千《江堤晚景》以1.3225亿人民币成交
嘉德“大观·四海崇誉庆典之夜”张大千《江堤晚景》以1.3225亿人民币成交

我们应该理性地认识到,天价是偶然现象,不代表艺术市场的繁荣。另外,中国拍价超过五千万人民币的艺术品有几件是真正完成交割的?过去几年的那些令人血脉贲张的拍卖记录,有几个不是笑话或者教训?

国人善忘啊。

何况拍卖中有许多约定俗成的惯例,仅举二例:一,某件拍品由拍卖行、卖家、买家三方议定价格、佣金以及交割时间、方式,至于拍场上的叫价只与卖家的后期利益预期相关,随意托举了;二,拍卖公司为竞得某件可能拍出天价的拍件,会放弃卖家一方的佣金或按照最低标准取费。而一级市场上的有些经营者们,在五年前的市场虚热中高点囤积,如今吐血甩卖也是不能,因为有价无市。

4

判断市场是否回暖有三个简单的依据:一是有多少热钱涌入,二是多少机构、藏家和艺术经营者进场,三是一级市场即画廊的交易频度和交易价位。一言以蔽之,谁来买单!

中国艺术市场整个盘子也不过是三千亿左右的规模,尚不能成为一个完全意义上独立的经济体系,它的上下游皆未能提供有力的支持。

市场中的资金时刻抬着一只脚,做着逃离的准备,它不断被楼市、股市、互联网、能源席卷乃至掏空,时有三餐不继之虞,脆弱到经不起任何的风吹草动。

“春江水暖鸭先知”,可惜艺术品市场不是那只会算命的水禽,而是不断接受狂虐的倒霉孩子,它往往承受着来自政治、经济、文化、社会风向的第一波冲击而不自知,当回过味来已是追悔莫及。

中国的艺术品市场先天不足,不具有独立性,存在着明显的依附性、被动性甚至罪恶性,所以我在对中国书画市场研究中给了它一个基本的属性定位:潜市场。

中国的艺术市场自古以来凭借礼品支撑,收藏多依赖于所谓的“雅贿”,作品流向权力的府库,在铁腕治吏之下,失去了权力寻租和公共利益的让渡,离开了贪官污吏肮脏之手的调弄,艺术品市场一下就萎而不举了。

5

当下的艺术市场,观望是主流,进入是不知轻重的冒险,困守是无人接盘的被动,拾漏儿是罕见的撞大运,出手则是战战兢兢、偶一为之的投机,奇货可居不过是自我保护,退场是无可奈何的伤心选择。

在反腐高压之下,在经济下行势头遏止之前,在书画市场礼品化的形态没有完全颠覆或恢复之前,在中国真正形成橄榄型社会结构之前,在中国艺术与资本尚未形成平衡态势之前,在一级市场没有恢复正常的交易频次和相当额度之前,中国艺术市场回暖不过是谵妄的梦呓,自嗨的伪高潮,最一厢情愿的浪漫臆想罢了。

编辑:江兵

新闻热线:010-51374003-809/818/808  主编信箱 Email:xinwen@99ys.com 客户投诉
编 辑QQ:1173591114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2010室 邮编:100015 99艺术网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文网文[2010]179号 沪ICP备17033488号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08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