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黑匣子:谨慎使用“当代艺术”四个字
2018-04-28 09:04:38 来源:上海喜玛拉雅美术馆 

许多人会认为“当代艺术”就是“当下的艺术”或“当代的艺术”,似乎只要是当下的艺术家正在创作的作品,都属于“当代艺术”,更有以其推论得出,历史上所存在的艺术家,就他所处本身的时代来说,他所做的也是“当代艺术”,按此逻辑,自人类有史以来,所有的艺术都可以归于“当代艺术”名下了。

01. 当代艺术是否已经终结?

黑匣子:这是一个类似于基础性的问题,但同时也可能是最复杂的问题。倒不是说这个问题有多么玄妙,而是因为在这道命题的主语判断上,人们总是模糊不清,甚至分歧巨大。从“当代艺术”这个词诞生之日起,到至今来看,经过多代的艺术理论家的“创新”,似乎定义已经变得愈发让人捉摸不定,甚至还出现悖论式的结论。

如当下许多人会认为“当代艺术”就是“当下的艺术”或“当代的艺术”,似乎只要是当下的艺术家正在创作的作品,都属于“当代艺术”,更有以其推论得出,历史上所存在的艺术家,就他所处本身的时代来说,他所做的也是“当代艺术”,按此逻辑,自人类有史以来,所有的艺术都可以归于“当代艺术”名下了。

马塞尔·杜尚 Marcel Duchamp 《在一只断臂前》In Advance of the Broken Arm
马塞尔·杜尚 Marcel Duchamp 《在一只断臂前》In Advance of the Broken Arm

从这种定义“当代艺术”的方式可以看出,“当代艺术”的属性似乎只存在时间的属性,除时间之外,别无他物。只要时间存在,它怎么可能终结呢?那这个问题不是白提出了吗?那么,我们是否应当追问,它是否还有其他属性?

而这正是要试图回答这个问题的关键。其他属性是什么?很多人对此陷入迷茫、困惑和混乱,在各种能指和语义之间坠入无尽的深渊,甚至干脆回避不谈其他属性的问题,只消一口咬定他们尚可唯一能把握的“时间性”,便觉得万事以安,却不知早已陷入自我悖论的漩涡。

漩涡 Vortex
漩涡 Vortex

实际上,要回答这个问题,必须返回到提出这个问题的历史处境中去,并跳出惯有的思维陷阱,才可能重新审视这个问题。在回答这个问题的同时,实际上我们必须也同时回答它的孪生问题“现代艺术”(现代主义艺术)。在这里,我个人的观点是:“现代艺术”并不是一个事实性符号,而是一个试图解释艺术现象的“归纳性符号”。

而这个归纳性符号,并不具备解释它(该“现代艺术”能指)所诞生的那个时期的全部艺术现象,它仅仅只是尝试对那个时期整体艺术的变化方向,作出一个勾勒性的描述。于是,作为一个尝试性的归纳性符号,它不具备确定性或裁决性的终极意义。

基里科 Ciorgio de Chirico《工厂景观的几何学构图》Geometric composition with factory landscape 1917
基里科 Ciorgio de Chirico《工厂景观的几何学构图》Geometric composition with factory landscape 1917

一个支持该论点的论据是,在“现代艺术”时期,大多数艺术家通常宁愿选择使用自己所创的流派来著称,而非完全统称自己为“现代主义艺术家”。

正如敏锐的贡布里希在《艺术发展史》中所指出的那样:“事实上根本没有艺术这种东西,只有艺术家。”这句话同时也暗示了艺术理论的不可完备性。

尽管如此,我们仍要追问,作为对整体艺术变化方向的勾勒性描述,“现代艺术”究竟意指何物?不难发现,它与整个时代的发展思潮具有一定的同步性,它描述了在此艺术发展运动中,大多数流派(并非全部)所表现出的,表达语言中所存在的理性色彩、线性色彩、系统色彩、结构性色彩,存在着某种程度上的一致性,而这正是“现代”一词的蕴意。

而“当代艺术”自诞生之日起,便是针对“现代艺术”这一归纳性符号,所提出来的另一个归纳性符号。它试图去包含那些,正在艺术变化方向上“现代性”蓬勃发展时,所萌芽出的另一些异类。而这些新异类,正展现出非理性、非线性、非系统性和非结构性的一面。

安迪·沃霍尔和约瑟夫·博伊斯 Andy Warhol and Joseph Beuys 1980
安迪·沃霍尔和约瑟夫·博伊斯 Andy Warhol and Joseph Beuys 1980

于是,“当代艺术”与“后现代主义”便产生了相关性。那么,我们至少得出第一个粗浅结论:“当代艺术”除时间属性外,还拥有着“后现代”属性。进一步思考,“当代艺术”意味着对结构性的解放,它具有“去中心化”的“分权”特征(decentralization)。

在对结构性的“分权化”的演化下,如德勒兹口中用隐喻所说的游牧、根茎、褶皱、无器官的肉体、逃逸线等,都成为诗意性描述“当代艺术”有别于“现代艺术”的主要特征。如果以此作为“当代艺术”的定义,那么,只有在 “去结构性”的艺术创作中,其作品才能称呼为“当代艺术”。

按照艺术运动的发展,以及艺术家个人创作的动态观点来看,在这一轴线上,艺术的运动及艺术家的创作总是在这轴线的两端之间进行来回和摇摆。我们只能以方向性,来判定艺术运动或艺术家个人创作:正在结构化或正在去结构化。

皮耶罗·曼佐尼 Pietro Manzoni《艺术家的大便》Artist
皮耶罗·曼佐尼 Pietro Manzoni《艺术家的大便》Artist's Shit

那么,“当代艺术”是否已经终结了?理论上,只存在两种可能性使其终结,一是在这一轴线上,运动从“去结构性”的那端向“结构性”的这端运动,二是在这一轴线上,出现了新的一维,使其运动打开了新的维度,以高维度时代的跃迁,使其低维度的时代终结。

但实际上,当“当代艺术”这一概念提出之日起,这两种终结的可能性都微乎其微,站在全人类的范围角度来看,第一种可能性几乎不存在,而“结构”又是一个“元概念”,所以第二条可能性也几乎为零。但在全人类范围之下的局部而言,有可能存在局部性的“当代艺术”终结。除此之外,就只有运动的“静止”,可以宣告其结束了,而那时,就是所谓的“世界末日”。

同时,对“当代艺术”以上的结论,同样适用于“现代艺术”。因为我们必须得明了,“现代艺术”的根本属性乃是“结构性”。在第3个问题中,我将进一步阐述此问题,最主要的论述将集中在“结构”的“元概念”上。

02.中国“当代艺术”? 

黄永砯:《中国绘画史》和《现代绘画简史》在洗衣机里搅拌了两分钟
黄永砯:《中国绘画史》和《现代绘画简史》在洗衣机里搅拌了两分钟

黑匣子:在“当代艺术”前面加上一个定语“中国”,按照上一问题的推论和结论。它所隐含的问题是在中国地缘下或中国公民身份或华人身份的“当代艺术”,具有去何种结构性的特征(首先是判定定语的精确性)?

不过,在这里,它仍是一条归纳性符号。在不具体指某位具体艺术家或某种具有特定共识团体或某个共识运动的前提下,作这样的归纳性判定是不完备且无效的。除非整个“中国当代艺术”就只有同一个共识群体且是可辨识的。所以,在类似于涉及“西方当代艺术”或“中国当代艺术”的问题时,定语不精确到具体系统时,命题自身存在着消解性和不可判定性。

03.下一个艺术浪潮什么时候到来?

它会有什么样的精神追求与审美特征?

黑匣子:如果我们已经清楚了以上两个问题,我们便首先在做预测之前,就有了可供讨论的前提。“结构”是一个“元概念”,在此概念下,它如同数学中的“代数”。在代数(A)中,我们可以使用任意一个数字或其他符号去填充或替换它,使其变为(1)、(#)、(2+5)或(装置)等等。括号中的具体符号,表示的是每一个具体的不同的结构,或称之为具体的结构系统。而这些具体的不同的结构系统,我们可以把它称之为具体的某一个“浪潮”或“运动”。

数理哲学家弗雷格:将数学中的函式概念引入理解语言与命题
数理哲学家弗雷格:将数学中的函式概念引入理解语言与命题

换言之,每一个具体的艺术浪潮或运动,它都具有其自身独特的结构性和去结构性。再换言之,“现代艺术”和“当代艺术”在严格性上来说,不能称之为“浪潮”或“运动”,它仅仅只是近代人类将这自有史以来就存在的底层现象,发现并提取了出来,它背后的实质乃是“结构”,尽管命名“现代艺术”的理论家将其和“古典艺术”进行了区分开来,但笔者认为,仅仅作这样的区分,是远远不够的。

不过笔者仍认为,对近代的整体艺术变化的尝试性轮廓描述,确实打开了人们对“结构”的这一深层次的认识。故“结构性”和“去结构性”贯穿了人类的整个历史,唯一不同的,只是每一个具体的结构系统不同罢了,而每诞生一个新结构系统,便诞生了一个新的浪潮或运动。

于是,所有关于浪潮或运动的探讨,它所涉及的范畴,便只是其“结构”的“元概念”下的“子概念”。

雅克·德里达 Jacques Derrida
雅克·德里达 Jacques Derrida

那么,我们这里的预言,便是孕育新浪潮或运动的可能性摇篮预测。“摇篮”是一个比喻,它有多个不同的名称,如环境、场域、信息流等,它表示了作为艺术之外的动态交集世界:社会、政治、文化、哲学、技术、宗教、自然等等,它们的当下和未来的整体运动,是影响艺术新浪潮可能诞生的营养胎盘。在这当中,交集世界里所存在和蕴藏的新危机和新机遇,都有可能促使新艺术浪潮胎儿的降生。

对艺术之外世界的了解程度,决定了你对可能性摇篮的了解程度。

个人观点认为,犹如寒武纪生物大爆炸所示,在充分“去结构性”的当下所引发的新系统大爆炸之后,在艺术之外的动态交集世界发生根本性重大变化之前,几无可能会有真正的新艺术浪潮出现,而出现更多的,则是假借“新浪潮”之名的“旧浪潮”升级版。

在这里,笔者仍然想尝试假想一下这些交集世界中,未来可能存在和蕴藏着的,真正的新浪潮可能会是什么样。这些更远期的真正新危机和新机遇,让这些假想看上去更像是科幻小说。而这些科幻式的假想犹如一个新的未来寒武纪大爆炸。

人类胚胎 Human embryo
人类胚胎 Human embryo

新伦理学浪潮

提出这一预言,首先来自于对哲学研究的前景考察。自后现代主义之后,较之于之前时代,各个哲学分支进入了全面的减速时期,而在这减速时代中,有两个哲学分支值得注意,其中之一是心灵哲学、第二是政治哲学。它们是继后现代主义之后,仍在发展的前沿哲学,尽管如此,两者也处于了一个停滞期。在两者之中,遭遇现实危机最为紧迫的是政治哲学。

许多艺术理论学家及艺术家已经发现了,全球正面临着人类历史上从未有过的政治大变动时期。而它所遭遇的危机,并不仅仅是政治问题。政治哲学隶属于三大古典哲学体系中的伦理学,政治学危机将造成伦理学危机出现一大主因,但这并不是唯一的因素。

约瑟夫·博伊斯 Joseph Beuys《直接民主之玫瑰》 Rose for Direct Democracy 1972
约瑟夫·博伊斯 Joseph Beuys《直接民主之玫瑰》 Rose for Direct Democracy 1972

剧烈的世界政治对峙、动荡、价值观紊乱、道德观分解、后现代主义的解构遗产、新战争、迷幻剂的新解禁、神秘主义的新神智学、尼采的重估一切价值在上帝死后的新时代,将以完全不同的全新面貌示人。

技术伦理学的滞缓,在新技术的指数级增长下被远远甩在身后,5G时代、人工智能和大数据,将催生的全面物联网,使人类个体在政治和技术危机面前无处遁形,甚至新生物化学和基因技术重塑关于“人”的定义,区块链的政治化等等,将进一步催生现代政治制度、权力系统、金融系统、教育系统、社会单元和现代伦理学的瓦解和重塑。在这一前景下,“实践”本身可能成为未来艺术家的一大先锋趋势。

换言之,新伦理学浪潮可能会以“政治实践”的方式出现,它可能是以白盒子系统为瓦解作为标志而出现。政治本身将成为艺术的浪潮,政治家、社会活动家、变革家将与艺术家的身份模糊化,艺术家甚至正在试图建立一种全新的政治制度和社区文化,“火人节”将从沙漠走向城市,“历史雕塑”将成为比“社会雕塑”更激进的口号。

这样的预言看上去很遥远,但也有可能会很近,当这世界上的某个超级大国政权瓦解的时候,或许就有可能出现。该事件的到来对整个全球将带来超乎寻常的影响,它将开启一个全新的系统,以及无数衍生的子系统,而这仅仅只是开始。

电影《Frankenstein》弗兰肯斯坦 科学怪人
电影《Frankenstein》弗兰肯斯坦 科学怪人

新科学浪潮

如果对基础科学有过关注,那么新一轮基础科学危机可能就近在眼前。许多理论物理学家终其一生追求的“自然性”(naturalness)原则,可能将在未来不久被抛弃。物理定律的优美性、简洁性将不再是唯一选择,对称理论和标准模型可能会在今年LHC对撞机的最后运作中,由于试图解决上帝粒子“希格斯粒子”中的理论缺陷,在寻找超粒子的最后战争中功亏一篑。

整个职业生涯都在信奉“自然性”原则的,越来越多的物理学家开始动摇,理论物理学自身正处在一个转折点上,而抛弃“自然性”可能成为唯一的选择。

 LHC全景示意图
 LHC全景示意图

除此之外,人工智能也正在处于瓶颈,它的瓶颈将决定其对于人类意识研究的技术天花板,由数理逻辑所构建起来的大厦漏洞可能由于多年前的哥德尔和图灵的预言而成为现实,人工智能无法解决“自指涉”问题,在该技术越发展到前沿,就越逼近该危机的本源,而这本源则直指向自然数系统。

这仅仅只是举了两个例子,所有这些在不同科学领域正在逼近的危机,都不约而同地指向了基础科学。正如人类有史以来所经历的数次数学危机,它们出现的每一次都带来了世界观和哲学的大动荡及大变革。当如今艺术家正在和科学前沿以及技术前沿紧密结合之时,这些交集领域的大危机,可能引发新一轮的思想浪潮和艺术运动。

人类进化狂想曲Artificial Intelligence
人类进化狂想曲Artificial Intelligence

伴随艺术定义的进一步瓦解,由于科学和艺术的巨大知识结构的鸿沟,在这里,一部分具有先锋精神和天才意识的科学家、数学家可能会与艺术家身份逐渐重叠和模糊化。在去除“自然性”之后,基础科学可能将得到解放,由此将引发技术大爆炸。依赖不同基础科学的技术可能会诞生,一部分烧脑的艺术家将以科学研究者的身份打开这条艺术通道,艺术与科学将有机地融为一体。

这些像科幻一样的假想,不知在未来将会以何种面目出现,它将是以基础科学的全面革新作为标志。那么,由现代科学所建立起来的技术时代下的当下世界会被泯灭吗?当然不会,它只会以参天大树旁一颗全新种子的发芽作为开始,而这新种子将会以怎样的面貌出现?艺术家们现在就可以大开脑洞了。(全文完)

编辑:江兵

新闻热线:010-51374003-809/818/808  主编信箱 Email:xinwen@99ys.com 客户投诉
编 辑QQ:1173591114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2010室 邮编:100015 99艺术网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文网文[2010]179号 沪ICP备17033488号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08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