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十分钟看懂西洋古典油画:荷兰与佛兰芒黄金时代
2018-05-25 11:21:14 来源:99艺术网专稿 

5月25至28日,香港蘇富比将于金钟艺术空间展出一系列荷兰与佛兰芒油画巨作,为7月4日伦敦西洋古典油画晚拍揭开序幕,将西洋艺术史上一段重要时期──荷兰与佛兰芒黄金时代的历史细细道来。

\

伦敦蘇富比拍卖

西洋古典油画晚拍|2018年7月4日

西洋古典油画日拍|2018年7月5日

香港预展

5月25至28日

香港蘇富比艺术空间(金钟太古广埸一座五楼)

荷兰与佛兰芒的区别

十六世纪,荷兰共和国与南尼德兰(Netherlands;亦称「佛兰芒地区」(Flanders),即现今的比利时)同属一邦,受天主教西班牙统治。然而,北部的新教徒长期抵抗天主教,努力争取独立,终在1588年成功。新成立的荷兰共和国(Dutch Republic;即现今的荷兰:The Netherlands)旋即成为欧洲最富庶强大的国家之一。

十七世纪的南北尼德兰画坛名家辈出,而两者的宗教殊途也造就了艺术上的分野。以鲁本斯(Rubens)为代表的佛兰芒(Flemish)艺术美轮美奂,华丽典雅,多以宗教为题旨;信奉新教的荷兰共和国商业发达,崇尚科学,艺术以世俗场景为主,反映现实。 

除了肖像画和宗教画等传统艺术形式,黄金时代也见证了崭新艺术种类的诞生和发展。静物画蜕变成独立的艺术形式;老杨·布吕赫尔(Jan Brueghel the Elder)等画家令风景画逐渐流行,甚至更上一层楼,具备商业价值。风俗画也同时出现,画家透过一丝不苟的细腻妙笔描绘日常生活,约翰尼斯·维梅尔(Johannes Vermeer)等巨匠的杰作至今依然备受尊崇。

当时的荷兰商贾富甲一方,他们对个人形象的重视令肖像画风靡一时,对居室内部或风景的描绘,则反映了他们对真实生活的追求。与佛兰芒商贾不同,荷兰商贾信奉新教,并凭借财务自由委托画家进行创作,以反映其地位和喜好。同时期的佛兰芒艺术则充满华丽的天主教特色和巴洛克风格,与之大相径庭。

是次预展带来彼得·保罗·鲁本斯(Peter Paul Rubens)、伦勃朗·凡·瑞金(Rembrandt van Rijn;或译林布兰)、安东尼·凡·德克爵士(Sir Anthony Van Dyck)等荷兰与佛兰芒黄金时代大师的巨作,透过呈献传奇画家的作品,探讨西洋艺术史上意义重大的时期。

荷兰与佛兰芒黄金时代艺术

五大主题

一)肖像画

彼得·保罗·鲁本斯爵士(佛兰芒)
彼得·保罗·鲁本斯爵士(佛兰芒)
《威尼斯贵族肖像》
油彩橡木画板
估价约3,000,000英镑

鲁本斯与卡拉瓦乔均(Caravaggio)是十七世纪欧洲最具影响力的画家。鲁本斯是佛兰芒人,作品带有华丽的巴洛克风格。此幅威尼斯贵族肖像作于十七世纪二十年代,正值其创作生涯高峰,而本作相信一直由画家本人收藏至离世。尽管鲁本斯极有可能根据一幅廷托雷托(Tintoretto)的威尼斯作品画成此画,但画中人却应出自他的想象。

二)宗教画

彼得·保罗·鲁本斯爵士(佛兰芒)
彼得·保罗·鲁本斯爵士(佛兰芒)
《十字架上的基督》
油彩橡木画板
估价600,000–800,000英镑

此作描绘人群摩肩擦踵围绕基督被钉十字架的凄美意境──这是鲁本斯一生中不断重复创作的主题。此情此景充满宗教色彩,在佛兰芒画家笔下历久不衰。《十字架上的基督》展现了鲁本斯丰富的创造力、随心所欲的洒脱笔触以及精湛的绘画技巧。

小彼得·布吕赫尔(Brueghel the Younger)(佛兰芒)
小彼得·布吕赫尔(Brueghel the Younger)(佛兰芒)
《基督与犯通奸罪的女子》
油彩橡木画板
估价300,000–400,000英镑

佛兰芒画家小彼得·布吕赫尔是老彼得·布吕赫尔(Pieter Brueghel the Elder)的长子,一向擅长描绘乡村农家生活。由小彼得·布吕赫尔或其画室根据此构图创作的十五幅作品中,本作是唯一附有画家签名和纪年的作品。在本作中,小彼得·布吕赫尔以其独有的丰富用色演绎这个主题场景,让人深入了解这位画家的艺术视野以及他对其父作品的诠释。

安东尼·凡·德克爵士(佛兰芒)
安东尼·凡·德克爵士(佛兰芒)
《牧羊人来朝》
油彩橡木画板,约1627-28年作
58.5 x 47公分;23 x 18 ?英寸
估价600,000–800,000英镑

安东尼·凡·德克是佛兰芒巴洛克画家,生前身后均享誉国内外。此幅油彩素描画于凡·德克赴英出任查理一世的首席宫廷画师前,其独特之处不仅在于创作手法,还在于尺幅远超他在此时期创作的其他素描作品。《牧羊人来朝》的画面近乎单色,却彰显了凡·德克年轻时非凡的绘画天赋。

三)静物画

从植物百科全书到多宝格,人们对大自然的好奇心与日俱增,大自然的标本成为画家描绘现实世界和发挥创意的灵感来源。1600年以还(荷兰东印度公司创办于1602年),荷兰与远东的贸易大幅增长,大量来自异域的花卉标本被带回本国,以满足荷兰国民的消费意欲,静物画的诞生可谓适逢其时。「郁金香狂热」正是这股风潮的最佳体现,这种时髦鲜花的引入掀起一阵狂热,郁金香球茎成为人人趋之若鹜的奢侈品。

动植物标本及描绘大自然的作品在欧洲大受欢迎,静物画(英语「still life」一词衍生自荷兰语「stilleven」)因而作为一种绘画形式广为流传。

巴尔萨泽·凡·德·阿斯特(Balthasar van de Ast)(荷兰)
巴尔萨泽·凡·德·阿斯特(Balthasar van de Ast)(荷兰)
《静物:石架上玻璃酒杯内的花卉、昆虫与蜥蜴》
油彩铜画板
估价600,000–800,000英镑

巴尔萨泽是一位多才多艺、活力十足的画家。此幅保存完好的杰作画于1622年,正值凡·德·阿斯特最成功且创作丰富的时期,可谓他其时最登峰造极的作品之一。

尽管女性画家的数量屈指可数,但她们勇敢跻身男性主导的艺坛,克服莫大的困难名留青史,为静物绘画作出不可磨灭的贡献。其中佩特斯以笔触细腻见称,对后世影响深远。其他同时期的顶尖女性画家还包括德国插画家兼博物学家西碧拉·梅里安(Sybilla Merian),以及主要创作细致花卉画的瑞秋·卢赫(Rachael Rysch)。

克拉拉·佩特斯(Clara Peeters)(佛兰芒)
克拉拉·佩特斯(Clara Peeters)(佛兰芒)
《静物:玻璃瓶中的花卉》
油彩铜画板
估价250,000–350,000英镑

克拉拉·佩特斯是一位静物画画家,出生于现今比利时境内的安特卫普(Antwerp),接受传统的佛兰芒巴洛克风格绘画训练。她一生有大部分时间都在阿姆斯特丹进行创作,是荷兰黄金时代早期重要的女性画家。

这幅静物画精致迷人,是克拉拉·佩特斯为数不多的作品之一。画中有一瓶经过细心布置的晚春花卉,白色镶边上巧手散饰小型生物。此作最近才被人发现,从未经文献记述,有如沧海遗珠,令人兴奋。画面下方正中有一显眼的签名,表明此乃这位杰出静物画画家的亲笔之作。

四)风景画

风景画是老彼得·布吕赫尔(Brueghel)及其追随者的重要创作主题,布吕赫尔首创「世界风景画」,从鸟瞰角度描绘想象中的全景和当中的细小人物,这种风格反映了制图学的不断进步,以及当时的大航海时代。

老杨·布吕赫尔与亨德里克·凡·巴兰(佛兰芒)
老杨·布吕赫尔与亨德里克·凡·巴兰(佛兰芒)
(Jan Brueghel the Elder and Hendrick van Balen)
《狩猎后的女神黛安娜与仙女》
油彩橡木画板
估价600,000–800,000英镑

女神黛安娜与仙女是老杨·布吕赫尔笔下常见的人物,也是十七世纪佛兰芒地区与荷兰流行的创作主题。此作中的风景、动物和静物是布吕赫尔所画,人物则由凡·巴兰执笔(van Balen),两人经常联手创作类似的画。除了此作,还有至少五幅以黛安娜与仙女为题的作品,纪年均在1620到1625年之间。

卢卡斯·凡·瓦克布奇(Lucas van Valckenborch)
卢卡斯·凡·瓦克布奇(Lucas van Valckenborch)
(佛兰芒)
《陶努斯景观,邻近巴特施瓦尔巴赫,山溪旁见旅者》
油彩画板
估价200,000–300,000英镑 

此幅佳作绘于十七世纪前夕,是瓦克布奇的晚期作品,见证着他才华横溢,延续由老彼得·布吕赫尔开创的世界风景画先河。细赏此作,我们不难明白凡·瓦克布奇类似此作的橱柜画为何得到布鲁塞尔、布拉格及其他地方的皇室藏家青睐。

老杨·布吕赫尔(佛兰芒)
老杨·布吕赫尔(佛兰芒)
《村路上的马车、村民与名门之士》
油彩铜画板
估价2,500,000–3,500,000英镑

老杨·布吕赫尔是布吕赫尔家族里的重要画家,乃赫赫有名的佛兰芒画家老彼得·布吕赫尔之子,因创造出「乐园风景画」而人称「乐园布吕赫尔」(Paradise Brueghel)。他曾担任南尼德兰总督的宫廷画师,与挚友鲁本斯一同被视为十七世纪最杰出的佛兰芒画家。此幅精美的铜板油画是十七世纪头二十五年佛兰芒风景画的非凡杰作。布吕赫尔将普通村民置于阳光和煦的蓝天绿地之间,并利用铜板作画,为场景赋予一种宝石般的半透明效果,配合其小巧尺幅更是相得益彰。

五)风俗画

雅各布·奥克特维尔特(Jacob Ochtervelt)(荷兰)
雅各布·奥克特维尔特(Jacob Ochtervelt)(荷兰)
《牡蛎餐》
油彩画布
估价1,500,000–2,500,000英镑

奥克特维尔特(1634-1682年)与约翰尼斯·维梅尔、彼得·德·霍赫(Pieter de Hooch)、赫拉德·特尔·博尔奇(Gerard ter Borch)、加百利·梅特蘇(Gabriel Metsu)等人同期,是擅绘十七世纪五、六十年代贵族日常的顶尖荷兰画家,对衣饰、肤色及肢体语言的描绘极为细腻,完美捕捉光暗、颜色及布料光泽,此作一如以往,是奥克特维尔特淋漓尽致的发挥。 

画中一男一女引诱挑逗,充满暧昧隐喻,年轻的追求者正弯下腰,爱意满盈地向衣着高贵的少女献上一盘牡蛎──这是肉体欢愉的象征,少女的一身奢华盛装也暗示着她大概所费不赀。

地上的小狗通常是警惕戒备的象征,此时却热切地立起身子,舔喝从女主人手中玻璃杯泼洒出来的酒液,暗示牠也许不再警觉,无法护主周全。两人身后的床单凌乱不堪,床上挂着的鸟笼空空如也,进一步暗示这不仅是用于休息的地方,更是满足情欲的卧房。

编辑:江兵

新闻热线:010-51374003-809/818/808  主编信箱 Email:xinwen@99ys.com 客户投诉
编 辑QQ:1173591114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2010室 邮编:100015 99艺术网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文网文[2010]179号 沪ICP备17033488号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08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