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北京匡时2018春拍 | 长空万里:吴作人的艺术与人生
2018-05-29 09:55:15 来源:99艺术网专稿 

\

吴作人是本世纪正在形成和走向成熟的中国油画学派中独具特色的开创者和代表人之一,同时,又致力于民族传统中书法与水墨画的研究与创造性实践。

——艾中信

比利时留学时期的吴作人
比利时留学时期的吴作人

一般给吴作人先生的油画艺术进行分期,可以分成三期。前期——1930年代前半期(1930-1937年前后),中期——1930年代后半期至1940年代末的战争年代;后期——50年代至70年代。从后期看,油画作品并不多,他把创作重点逐渐转向了中国画。

二十世纪现代艺术专场
二十世纪现代艺术专场
LOT 2024
吴作人 女人体
1933 年 布面油画 47.5×38 cm
来源:黄显之旧藏
RMB 1,800,000-2,800,000

吴作人赴欧洲学习至回国后在南京中央大学艺术系执教的两年,共约七年的时间,这是他的油画旺盛期,体裁和题材非常多样,艺术水平已臻化境,形成了自己的艺术风貌。吴作人1933年作品《背》,即为此期作品。从作品中微妙的明暗层次和透明清澈的色彩看,吴作人已经熟练掌握欧洲的油画技巧,他已经把自己培养成本能的用油画家的眼光看到生活的特殊洞察力。

比利时留学时期的吴作人(右一)和巴斯天(左二),以及诸位同学
比利时留学时期的吴作人(右一)和巴斯天(左二),以及诸位同学

吴作人在比利时的老师巴斯天曾对他讲:“你的油画既不是佛拉芒传统,当然也不是中国画传统,而是充满了你自己的独特个性”。那么什么是吴作人的独特个性?是如何形成的?以他兼备着根深叶茂的中国文化清雅而醇厚的特性,又得广泛的鉴赏了西方艺术盛世的大家名作。正如他自己所说过的,“我在这些世界名画前,为之心服神往,可是我当时的内心独白则是‘我绝不被征服’”。不被征服的吴作人在几十年的艺术创造上,从纵向到横向,不是泥古,也不是泥洋,而是把中外古今的优点吸取并转化未中国古老文化艺术传统的推荐和孜孜不倦地创造的巨大动力。

吴作人与日本留法艺术家藤岛武二同类型作品
吴作人与日本留法艺术家藤岛武二同类型作品

吴作人的这种特性已经萌发在他早期作品中,也即巴斯天给予吴作人油画评价的实质。此件作品《背》中,他没有死描细抠,而是突出了笔意,讲究用笔的起承转合,竭力做到融合无间而体面分明。从中可以看到自十四世纪以来凡艾克兄弟所奠定的北欧油画传统,即经过鲁本斯、哈尔斯、伦勃朗、维米尔等不断丰富起来的那种敏锐而肯定的形象感觉,果断而灵活的笔触和珠玑玉石一般的光彩夺目。对比日本早期留法艺术家藤岛武二的同类型作品,则会有明显的不同感受。

1944年,西行写生中的吴作人
1944年,西行写生中的吴作人

1940年代初,抗日前线军民浴血奋战,而在大后方的“陪都”重庆却笼罩着令人窒息的政治空气,吴作人意识到艺术一定要“跳出它的牢笼”,他决心走出画室和教室,去西北边陲写生作画。由此,吴作人在1943-1945年间,两次西行写生,这种经历对他后期创作的形成产生了重要影响,他创造性的把东西方绘画观念和技巧融为一炉,倡导了中国艺术的新风。从那开始,吴作人潜心研究中国画的革新,西行所见的牦牛、骆驼、苍鹰等都成为他笔下常见的艺术形象。

澄道--近现代书画夜场
澄道--近现代书画夜场
LOT 840
吴作人 戈壁驼啸图
纸本水墨 1984年 70×139.5cm
款识:戈壁驼啸图。一九八四年甲子盛暑写于北京。作人。
钤印:吴作人、作人写意
RMB: 1,000,000-1,200,000

《戈壁驼啸图》描绘画家的漠上心象:成群的骆驼,得憩悠然于漠野,远方几座小小的蒙古包,凸显大漠的天高地远。画家用寥寥几笔淡墨,便写出了蒙古包与成群的骆驼,再以浓墨点染近景骆驼的面部、颈鬃、双峰、尾部,以及远方几头骆驼的尾巴、蒙古包的小门等,形成黑白灰的节奏,将书法性的笔墨与精到的造型相结合,创造出笔简意足、风清骨峻的审美意境。

澄道--近现代书画夜场
澄道--近现代书画夜场
LOT 841
吴作人 长空万里
纸本水墨 1986年 139.5×69 cm
款识:长空万里。开渠同志属画,一九八六年,作人。
备注:尹瘦石题诗堂。
诗堂:吴作人雄鹰图。瘦石。
RMB: 1,600,000-2,000,000

《长空万里》创作于1986年,吴作人时年79岁,上款“开渠同志”即为近代着名雕塑家刘开渠。吴、刘二人本有同乡之谊,又曾同时担任中央美术学院领导。1986年吴作人从艺60周年之际,文化部、中国美协、中央美院等单位联合组织纪念活动,并在中国美术馆举办“吴作人画展”,刘开渠其时正好担任美术馆馆长,《长空万里》应为当时题赠之作。

此件作品绘两只雄鹰展翅翱翔于苍穹之间,山峦之上。画面中两只雄鹰一远一近,皆尖喙利爪,展翅而飞。近处一只喙绘成淡蓝色,眼睛橙黄,面部略呈三角,施以浓墨,颈部用墨线勾勒象其羽毛,身体用圆形墨块表现,其身上的明暗变化用墨之浓淡表现,双爪墨线表现纹理,亦加染蓝色,雄鹰之尾部及双翼用焦墨刷出,极富力量与质感。远处雄鹰描绘手法类似,与近处一只相呼应。画面底部之山峦用墨罩染,并施以蓝色,远近变化亦用浓淡绘出。深谙西画透视原理的吴作人,利用传统水墨浓淡、大小与冷暖形成的对比,在有限的画面上营造出了无限苍茫寥廓的空间感,造型准确,干净利落,无懈可击。鹰击长空万里阔,已经年届八旬的耄耋老人,写此自励,抑或是和老友共勉,应该是兼而有之吧。


北京匡时2018春季拍卖会

预展:

6月13日-6月14日

拍卖:

6月15日-6月16日

北京嘉里大酒店(北京市朝阳区光华路1号)

编辑:江兵

新闻热线:010-51374003-809/818/808  主编信箱 Email:xinwen@99ys.com 客户投诉
编 辑QQ:1173591114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2010室 邮编:100015 99艺术网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文网文[2010]179号 沪ICP备17033488号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08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