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当埃贡·席勒与米切尔·巴斯奎特相遇,会有怎样的化学反应?
2018-06-19 11:17:18 来源:99艺术网 作者:魏娜

路易威登基金会将要在今年十月同时展出两位在20世纪最具影响力的两位艺术家:埃贡·席勒和让·米切尔·巴斯奎特的作品展。他们二人成长生活的年代相差近一个世纪,而他们艺术萌发成熟的地方更是相隔万里。但却同样因类似的命运和出众的才华在今天被联系起来:不管是他们的生命还是作品,都因其短暂、耀眼和惊人的艺术成就而变得异常迷人。他们的艺术人生都止步于28岁,但在这不到三十年间,抒写了留给后人巨大的艺术财富和载入史册的艺术人生。

\

席勒和巴斯奎特可以称为艺术史中二十世纪最重要而传奇式的人物,无疑他们有着太短暂的人生,却永恒的作品。如今他们二人早已成为新世纪的偶像,当他们二者有着独特魅力的作品在展厅相遇,会有怎样的效果?而他们28年的艺术人生,又有着怎样的相似之处?

二人的作品原本各有各自的不同的历史背景、表达主题和发展线索:

对于席勒,他艺术成长的温床是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的维也纳,人们在这里目睹了一个繁华帝国的衰退与瓦解。人们沉溺在一切颓废的末世气氛中,动荡不安与虚无失落的社会气氛引发了人们对现实的怀疑与不安,艺术、哲学、自然科学纷纷从各自的领域寻找答案。这里也是知识分子和艺术生活的主要中心,一个充斥着变化、新艺术、兴奋的知识分子和现代艺术的温床。

席勒 (1890-1918)
席勒 (1890-1918)

席勒  Celui qui appelle, 1913年
席勒  Celui qui appelle, 1913年

对于巴斯奎特,他的艺术人生发生在二十世纪末的纽约,一个地下艺术活动盛行,同样也是世界城市文化中心,也是对于艺术、身份不断产生质疑的年代。自小反叛,迷恋街头文化,少年时就频繁出入位于曼哈顿的各种“地下艺术”俱乐部,那里日常聚集着一些先锋音乐人、歌手和街头艺术家。

 让·米切尔·巴斯奎特(1960-1988)
 让·米切尔·巴斯奎特(1960-1988)

巴斯奎特 无题 1982年
巴斯奎特 无题 1982年

席勒说:我要让每一个看到我作品的人,都因我作品的生命力而深感不安。他拒绝一切过去的固有模式,与学院派绘画分道扬镳。对他来说,没有现代艺术,只有永恒的艺术。他作品中一条条扭曲的线条,表现出来忧虑、折磨,甚至粗暴的性欲。似乎来自于艺术家对模特的粗暴的凝视、而实际更来自于艺术家严厉的自省。席勒作品悲剧的前兆无处不在。

席勒 女人像
席勒 女人像

席勒 女人像
席勒 女人像

而与席勒进入艺术学校接受艺术教育不同,巴斯奎特并没有接受过学校传统的艺术教育,他最初以在墙上涂鸦成名,他的作品线条简单、粗犷不羁且无师承出处,和白人世界的主流艺术大相径庭。他一直想要反抗的意愿从未消失,他希望破坏既定秩序,逃避教规和等级制度。巴斯奎特的作品中,没有席勒痛苦、焦虑的线条,他笔下的线成为一根根充满青春律动的线条,承载着现实的愤怒。

巴斯奎特-fishing
巴斯奎特-fishing

巴斯奎特-red-man
巴斯奎特-red-man

席勒和巴斯奎特,看似在各个方面有着诸多不同,但实际上,将这两位艺术家联系起来的,绝非仅仅因为早逝。

无与伦比的艺术天赋

毫无疑问的是,两人都有着无与伦比的艺术天赋。

席勒在早年就展现出了绘画天赋,16岁以优异成绩考入维也纳艺术学院。他的作品与二十世纪初的维也纳精神密不可分。短短几年,他的绘画成为表现主义的巅峰之一。从1911开始,在相对孤立的情况下,他专注于自己的作品,这对于他所描绘的身体的扭曲、内心的反省、欲望的正面表达以及生活的悲剧性感受都是引人入胜的。很少艺术家能如席勒一样,画出如此有强度,同时技艺精湛的线条。通过从装饰线走向表现主义线条,他那不和谐的、支离破碎发散着的线条,成为人存在过的证据。

\

当时的评论家阿瑟·罗斯尔给我们留下极为生动的席勒形象:

刚见面就感到这个人在各方面有如此古怪的特殊性格,事实上,在这种性格面前并不意味着每个人都能感到舒服的,甚至他自己也会感到不快。有这样一种感觉,仿佛席勒是来自一个神秘大陆的怪人,如同是同冥府回来的人,现在又带着一个秘密的使命回到人间,同时他又充满了痛苦,恐慌和不安,也不知道谁来解救他。”

传道者(穿蓝绿衬衫的裸体自画像),1913,利奥波德博物馆藏
传道者(穿蓝绿衬衫的裸体自画像),1913,利奥波德博物馆藏

同样在很小的年龄,巴斯奎特就离开学校在纽约建立了自己的工作室,之后不久,他的艺术作品就获得了成功。他有着犀利的目光,频繁的参观美术馆,广泛的阅读让他对文化有着深刻的感知。他明智的选择在他的作品中描绘非洲裔美国人的文化以及对于平等的抗议。他作品爆发力极强,作品中充满着对于被种族主义、排斥、压迫和资本主义威胁的非洲裔美国人的形象、还有战士和英雄的形象。他善于用画卷式图文并茂的形式阐述一种现象或一个想法。这种画卷往往包含了许多符号,这是由于他受到解剖学、经典画作、音乐以及对周身事物的影响。没有受过传统艺术教育的巴斯奎特解释:“我从书本、喷雾器上的图形文字、布鲁斯音乐、乙醇、埃及象形文字里的鹅群等获得真相。

\

\

澳大利亚艺术批评家罗伯特·休斯在1988年,也就是巴斯奎特刚去世后不久,曾写道,“收藏家们做好一切准备来迎接一个自然之子,一件珍品,一个城市里高贵的野蛮人。而巴斯奎特将这个角色演绎到了极致。”

反抗?反抗!

席勒与巴斯奎特,都是那时的不羁少年,心中永远压抑着对传统、对主流社会的反抗。

埃贡·席勒在短暂的生命中处处显示出个性的桀骜不逊和对绘画成规的反抗。他用自己敏锐的直觉,真实地揭露人性的本质。席勒虽然像一个艺术“殉道者”一样饱尝苦难和嘲讽,但正是这用反抗精神成就他独特的艺术。

席勒 拥抱
席勒 拥抱

 席勒 自画像
 席勒 自画像

席勒一向希望做个自由放任的艺术家,1906年他考入艺术学院,但是他与老师相处的非常艰难,据说有一次他的老师因为他盛怒不已,甚至大发脾气,对他大吼:你!你是魔鬼送来到我班的!”

席勒的作品同时还是赤裸裸的,但是这种赤裸并不全部指向身体的、表面化的裸露,他通过极端地、尖锐地曝露身体来展示精神:破碎的人,耻辱的体验。在技法和表达力上,席勒的自画像不仅仅在二十世纪初的艺术史上独一无二,往前翻看,似乎也无人相比较。他走着钢索,在一条锋利的细线上挑战场下观众的惊叫声。

\

在席勒的作品里,呈现性的元素并非最终目的,而是如何通过有选择地呈现性征而展示无助和焦灼。二十岁完成的这一系列自画像作品圈定了这位年轻艺术家的风格,以僵直生硬的线条,神经质的人物显露着病态,这无疑惹怒了那个保守年代的许多人。因此席勒无时不刻不在反抗。

黑人的身份则给巴斯奎特带来独特的创作题材。“黑人是我大部分作品的主角。”巴斯奎特发现黑人的形象在艺术史上是缺失的,因此他的大部分作品是将当代黑人的生活画进作品里。不管高贵的或者传统的黑人生活和文化,在巴斯奎特的眼里都值得敬重。拳王、篮球运动员等当代社会的黑人英雄形象常常出现在他的作品中。他在他们身上发现了非裔美国人有着抵抗、胜利和力量的特质。当然除了正面的形象,他也指出美国社会讽刺的一面。

巴斯奎特-baptism
巴斯奎特-baptism

比如《迈克尔·斯图尔特之死》是为了纪念被纽约警察殴打致死的一位黑人涂鸦艺术家而创作的。斯图尔特在地铁站遭到几名警察殴打,他们声称斯图尔特正在乱涂乱画,最终斯图尔特受伤而死。那天晚上,听到这个消息的他完全被吓坏了,这个事件让他意识到自己的处境是多么危险脆弱。在画面中,警察被描绘成挥舞着警棍的尖牙小人,而斯图尔特则是一个黑色的剪影,整幅画面被红蓝色的漩涡所席卷,一种悲伤、恐怖的氛围昭然若揭。巴斯奎特用作品在反抗当时社会对于黑人的不公与无情。

巴斯奎特 迈克尔·斯图尔特之死
巴斯奎特 迈克尔·斯图尔特之死

Ego: 自我!

“ego”这个心理学术语代表了自我,如果我们足够认真的审视两位艺术家短暂的一生,会发现,埃贡·席勒与巴斯奎特的创作认识都是一个大写而纯粹的“自我”。

席勒用自画像的方式来解决“我是谁”这个难题。历史上各类擅长自画像的大师们比如丢勒比如伦勃朗是一个个巅峰,但没人想过,有一天,自我的逼真可以通过一种生理上绝对的赤裸来达到。

\

\

席勒以一种物理的方式对自我进行观察:自恋的,自怜的,甚至自亵的。他对自我的偏执关注已经上升到一个程度:这注定了不管他关注的主题如何变化,他一定会回到自画像上来。

\

然而,席勒对于身体的描绘就可以与欲望本身划简单的等号吗?“确实,我画了那些可怕的画,但是他们觉得我喜欢才画的吗?只是为了达到让人震惊的效果?不是的,但是渴望之中隐藏着鬼怪,我并不是为了自己高兴才画出这些鬼怪的,这是我必须做的。长大成人的人忘记了,他们曾经是多么的离经叛道和放荡不羁,在他们还是孩子的时候?他们是否忘记了,他们的欲望是如何燃烧、多么痛苦,我没有忘记,因为我忍受着痛苦。”席勒曾在日记中写道。

\

\

巴斯奎特则更是一个自我的黑人男孩,19岁他成立了自己的乐队,他乐队的成员之一后来回忆他时说,他身上有太多特别的东西,只有敏感的人才能感觉到。他的画、他的音乐、他的诗歌、他的雕塑,一切都太与众不同了。是他的才华让我愿意完全信任他,做乐队的灵魂。我们做音乐的方式非常民主,但他是最后的那个决策者,他决定我们每个人做得好不好。

巴斯奎特-charles-the-first
巴斯奎特-charles-the-first

同时巴斯奎特的个性特别强,如果有人冒犯了他在艺术方面的判断、直觉,他会一言不发,直接走开。他有一个信念,那就是自己内心住着一个王,非常有力量、有智慧,也非常富裕。他是一个黑人,他也知道并不是所有人都会尊敬他,但他相信自己是王,是达·芬奇、毕加索。尽管有时会让人觉得有些自负、霸道,但他让人信服而不是让人不自在,因为他所有的力量都藏在内心深处,并非挂在脸上。

巴斯奎特-trumpet
巴斯奎特-trumpet

\

咫尺的伯乐

我们不得不承认,二人在二十多岁能取得如此艺术成就,与他们的“艺术导师”密切相关。

1906年16岁的席勒向维也纳艺术工商学校提出入学申请并通过。他在那里就读不到一年,就由学校的多位教职员推荐到维也纳当代艺术学院就学,学习油画和素描。由于突出的艺术天赋,不过艺术界的不少人士对他另眼相加,其中对他提携最大的就是克里姆特。

埃贡·席勒和古斯塔夫·克里姆特
埃贡·席勒和古斯塔夫·克里姆特

席勒在在线条和构图上得益于克里姆特的优雅的装饰手法。但如果说克里姆特的艺术是从象征主义走向表现主义,而席勒则已走进纯粹的表现主义天地。 席勒向古斯塔夫·克里姆特寻求指导。古斯塔夫·克里姆特购买席勒的画作,或是用自己的作品和席勒交换,还帮席勒安排模特,为席勒引介买主。甚至还带席勒加入维也纳工坊-一个与维也纳分离派有关的艺术家团体。当席勒还是十几岁的艺术学生时,克里姆特已是当时艺术界颇有影响力的人物,这就不仅仅是作为前辈的举手之劳,克里姆特必定是看准了席勒那毫不迎合的艺术态度,在将来可以取得的非凡成绩。

席勒作品中受克里姆特影响的作品,其中人的体态和背景强烈的装饰性受克里姆特影响较深
席勒作品中受克里姆特影响的作品,其中人的体态和背景强烈的装饰性受克里姆特影响较深

而巴斯奎特呢?如果说巴斯奎特是千里马,那么波普艺术教父安迪·沃霍尔便是“伯乐”。两人的缘分始于1979年,沃霍尔买了一张巴斯奎特手绘明信片,对其产生兴趣。根据美国媒体的报道,沃霍尔为了将巴斯奎特打造得符合艺术名利场口味,甚至为他编造了贫民窟出身、只身游荡纽约的故事。在安迪·沃霍尔的推荐与影响下,巴斯奎特,这个黑人小子才真正走进这个其他同龄艺术家望尘莫及的纽约高端艺术圈。

安迪·沃霍与让-米歇尔巴斯奎特
安迪·沃霍与让-米歇尔巴斯奎特

无何奈何的英年早逝

28年,就是这席勒与巴斯奎特与这个世界相处的日子。

1918年,西班牙大流感在欧洲蔓延开来。28岁的席勒在怀有身孕的妻子染疾过世三天后,也因流感逝世,在他被西班牙流感击倒之前,这位艺术家在10年的时间里创作了300幅油画和几千幅纸上作品。

席勒在逝世前的作品中是他和妻儿,而实际上,他和妻子的孩子还没有出世,二人就双双去世了。席勒去世前一二年的作品中已可以看出席勒逐渐稳定的家庭生活对他作品的影响,然而就在他的作品刚刚被当时人们所接受并且刚刚打开市场时,席勒就与世长辞了。
席勒在逝世前的作品中是他和妻儿,而实际上,他和妻子的孩子还没有出世,二人就双双去世了。席勒去世前一二年的作品中已可以看出席勒逐渐稳定的家庭生活对他作品的影响,然而就在他的作品刚刚被当时人们所接受并且刚刚打开市场时,席勒就与世长辞了。

席勒作品中向日葵的形象是由于受到梵高作品的影响,不过梵高笔下的向日葵都是生机勃勃,充满了生命力,而席勒则处处充满死亡的阴影。
席勒作品中向日葵的形象是由于受到梵高作品的影响,不过梵高笔下的向日葵都是生机勃勃,充满了生命力,而席勒则处处充满死亡的阴影。 

而在席勒死后的七十年后,1988年,还不到28岁的巴斯奎特在欧洲和纽约的展览刚刚取得了巨大的成功,6月巴斯奎特就前往夏威夷并在那里接受戒毒治疗。同年8月他被人发现死在自己的公寓中,死因是吸食海洛英过量引起。

巴斯奎特-head
巴斯奎特-head

巴斯奎特-in-italian
巴斯奎特-in-italian

28岁的人生像烟花闪过,在最明亮时陨灭。两位如此年轻又如此有才华的艺术家的生命与艺术永远定格在28岁。谁也无法预料两位从不曾相识互不相干的艺术家会有如此多的相同之处,因此他们今年在展厅再相逢也是冥冥注定。让我们共同期待。

巴斯奎特-sugar-ray-robinson
巴斯奎特-sugar-ray-robinson

编辑:江兵

新闻热线:010-51374003-809/818/808  主编信箱 Email:xinwen@99ys.com 客户投诉
编 辑QQ:1173591114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2010室 邮编:100015 99艺术网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文网文[2010]179号 沪ICP备17033488号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08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