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当“克莱因蓝”遇上世界遗产:克莱因作品在丘吉尔庄园展出
2018-07-30 09:00:05 来源:澎湃新闻 罗娜/编译 

“克莱因蓝”(IKB)的创造者伊夫·克莱因(Yves Klein)与安迪·沃霍尔等一起被称为20世纪后半叶对波普艺术贡献最大的艺术家之一。当“克莱因蓝”与世界遗产相遇会发生些什么?日前,50多件伊夫·克莱因作品在英国的世界遗产——丘吉尔庄园(布莱尼姆宫)的宏伟建筑群中展出,克莱因蓝与庄严的建筑环境融合在一起会呈现什么效果呢?

在丘吉尔庄园(别称布莱尼姆宫)的宏伟建筑群中,最新的展品确实引人入胜,但这并非是一个全面的展览——不过,你意外地是能看到极多的蓝色。

布莱尼姆宫建于1705年,是英国园林的经典之作,位于伍德斯托克,由约翰·范布勒建造。它将田园景色、园林和庭院融为一体,显示出卓越超群的风范。1987年,这一园林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

劳伦斯·韦纳(Lawrence Weiner)的作品、米开朗基罗·皮斯托利托(Michelangelo Pistoletto)的碎镜和珍妮·霍尔泽(Jenny Holzer)编撰的军事文件,在过去几年内都让布莱尼姆宫里的巴洛克式建筑产生不小的轰动,布莱尼姆宫还是马尔伯勒公爵的故乡和温斯顿·丘吉尔的出生地。布莱尼姆宫艺术基金会邀请在世的艺术家创作新作,以融入到这个世界遗产、著名旅游景点和豪宅,他们坚持认为这是迄今为止伊夫·克莱因在英国举办的最全面的展览。

丘吉尔庄园
丘吉尔庄园

突出的形象⋯克莱因的《乔纳森·斯威夫特》,1960年,在红色的客厅里 摄影:Tom Lindboe
突出的形象⋯克莱因的《乔纳森·斯威夫特》,1960年,在红色的客厅里 摄影:Tom Lindboe

在入口大厅的地板上,有巨大的矩形蓝色颜料,这是对1957年纯颜料装置的再创造,它令人陶醉——从视觉上看是一个无底的水池,穿过地板。克莱因1962年死于心脏病,享年35岁。如果他活下来的话,今年他就90岁了。下面可以看到一幅很大的画布,上面泼着同样的深蓝色,这种颜色让克莱因成功获得了国际克莱因蓝色(IKB)的专利。这是他的标志性颜色,代表着空洞——这场展览的主题也和空洞相关。

克莱因
克莱因

这次展览包含了克莱因50多件作品。但这似乎是我所见过的对法国艺术家最贫乏的呈现。这里可能有50件作品,但是这很难算得上是一个全面的呈现。他早期的单色画——绿色、红色和玫瑰色——经常被挂在门口,塞在鹿头之间,光线暗淡,或者挂在拿破仑时期士兵的内阁里的柜子上。柜子上方的红色就像是一团用鲜血染成的旗帜。

不协调的⋯一个无题海绵雕塑与墙壁挂毯形成鲜明对比    图片:Tom Lindboe
不协调的⋯一个无题海绵雕塑与墙壁挂毯形成鲜明对比    图片:Tom Lindboe

已经有人努力将克莱因戏剧性地融入庄严的家庭环境中,但是这种对立碰撞一直在重复,它们很不协调。一幅很窄的黑色单色画挂在一间福建的房子内,仿佛克莱因的画可以视为一幅中国水墨画。

克莱因把日常用的茶碟和餐盘上涂满了红色、粉色和著名的蓝色——它们被放在塞夫勒(Sevres)和梅森(Meissen)陶器的橱柜里,这很有趣。克莱因的餐盘上有一层沉淀物,看上去就像被当作调色板一样,也许就是如此。他还把用来作画的天然海绵变成了雕塑,把它们放在电枢上。

在一面桌子上,我注意到一组彩色的圆筒——也就是他用过的商业油漆滚筒。蓝色的球体、世界地球仪、卢浮宫的亚历山大维纳斯的多个小型复制品,都是蓝色的,就像蓝色折叠式房间分隔器。人们将会很厌倦这么多的蓝色,尽管这个颜色与陈腐的家具,褪色的米色和红色的旧挂毯,大理石和红木家具、深红色的墙纸相互映衬。

蓝色的球体悬挂在枝形吊灯中间,他的画在带有神话般场景的家族肖像、棕色风景画和黑色清漆旁边。克莱因的许多小物件都陈列在放古董的桌子上、抽屉上和踢脚板上,与游客隔离开。你可以远远地看着它们,但不能近距离观察。

身体扭动…未命名人体测量学,1960年,摄影:©伊夫·克莱因房地产、ADAGP、巴黎,伦敦
身体扭动…未命名人体测量学,1960年,摄影:©伊夫·克莱因房地产、ADAGP、巴黎,伦敦

一幅人体测量学的画作——用蓝色颜料涂在裸体的年轻女性身体上,让她们把身体贴在画布上,扭动着,被拖来拖去—挂在金框的家庭收藏中。还有一幅用喷火器制作的火画。这些例子说明,这场展览对克莱因艺术创作的呈现远远不够。这是一个除了装饰空间,没有目录,没有奖学金以及没有真正目的的展览。

克莱因在长廊图书馆为阿尔曼和克劳德·帕斯卡创作的浮雕肖像 摄影:Tom Lindboe
克莱因在长廊图书馆为阿尔曼和克劳德·帕斯卡创作的浮雕肖像 摄影:Tom Lindboe

1995年,伦敦的海沃德画廊举办了一场克莱因的大型回顾展,泰特·利物浦去年举办了一场克莱因展。与前两者不同的是,布莱尼姆宫至少可以把喷泉染成蓝色,或者把安妮女王的雕像用国际克莱因蓝色涂上。在她的两侧,悬挂着艺术家阿尔曼(Arman)和诗人克劳德·帕斯卡(Claude Pascal)的蓝色模特,他俩都是克莱因自小到大的伙伴,每人的背后都是一个块金箔板。你可以想象一下安妮女王用她的权杖打他们一下。

克莱因是一个完美的表演家,他的艺术越来越成为一种表演,他可能会喜欢这一切(如果他还在世)。他既是一个自我宣传家,又是一个圣人。我想象着他披着斗篷,穿着制服,就像圣塞巴斯蒂安的骑士,戴着白手套,打着蝴蝶结,在贵族中穿梭。伊夫勒单色专家、第四名柔道专家、圣丽塔的信徒、评论家哈罗德·罗森伯格(Harold Rosenberg)打趣道,克莱因是那种能把狸猫当宠物的人。

在观众面前,他让女性这种“活画笔”在画布上扭动,现场有管弦乐队演奏。他在法国燃气测试中心绘制了火画。也许是想到了汉斯·南姆斯(Hans Namuth)著名的杰克逊·波洛克(Jackson Pollock)画作的照片,他确信他后来的艺术作品也会像那样出名。

克莱因对人们的日常生活感到无聊,但布莱尼姆宫的所有导游似乎都热切地把他插入到奇闻异事当中。展览在长廊图书馆内,有一面巨大的摄影墙板,记录了他在1962年的“非物质的绘画敏感区”表演。这些摄影作品很有启发性意义,但它们本身不是艺术作品。除此之外,克莱因的生活和事业都在马厩院子里的画廊里进行。我还以为这里有另一幅大型人体测量学画作呢,但它只是一幅超大的打印的喷墨复制品。克莱因很伟大,但一般人难以忍受。

延伸阅读:

艺术家为庞贝和赫库兰尼姆古城遗址带来了一抹亮色

利用世界遗产的当代艺术展览其实还有一些。前不久,由德国画家卡特琳·休伯(Catrin Huber)和纽卡斯尔大学团队的作品在世界遗产——庞贝古城遗址等地展出。

2000多年前,庞贝和赫库兰尼姆两座古城经历了史上最著名的灾难之一,而今,这里却正展出一批当代艺术作品,这是由德国画家卡特琳·休伯和一支来自纽卡斯大学的团队创作的。

卡特琳·休伯为室内设计项目设计了一块面板 摄影:纽卡斯尔大学
卡特琳·休伯为室内设计项目设计了一块面板 摄影:纽卡斯尔大学

公元79年维苏威火山爆发,摧毁了这些庞贝古城,数千居民死于熔岩流,令人窒息的毒气或火山灰将他们埋在数米深的地下,这里保存着他们吃的食物和使用的桌子、漂亮的墙壁、他们在街角写下的粗鲁的口号和商品价格,以及已被石化的尸体,这些都在18世纪被重新发现了。

休伯画了三年时间,才将艺术家的目光投向这些遗址的中心,以赢得意大利当局对扩展室内项目的许可,并在艺术和人文研究委员会的资助下,研究如何实现这一想法。

这些嵌板是在纽卡斯尔建造和绘制的,这是艺术、科学、美术和工程部门之间的开创性合作。研究小组必须搬运这些零件,通过狭窄陡峭的街道,在那里使用机器很危险,而且狭窄的内部空间还富含原始的粉刷石膏。

房间被激光扫描,以确保卡特琳·休伯的面板不会损坏墙壁 摄影:纽卡斯尔大学
房间被激光扫描,以确保卡特琳·休伯的面板不会损坏墙壁 摄影:纽卡斯尔大学

庞贝和赫库兰尼姆的房间由大学考古部门的亚历克斯·特纳(Alex Turner)进行了激光扫描,以确保休伯制作的彩色的铝板能安装到这个空间中,而不会对美丽但褪色的罗马墙造成任何损害。这些面板的测量和设计是如此精确,它们的底部在现代水泥地上而不是原有的地板表面。

“这些神奇的画作已经被考古学家和艺术史学家研究过了,但我是作为一名艺术家来对它们作出回应,”休伯说,她现在在这所大学任教,“对我来说,它们意味着别的东西—不仅仅是墙纸或者是财富和声望的证明。它们充满智慧和想象力,玩的是色彩和温度、文学典故,有空间的概念、巧妙的视角、内部和外部、拱门和开口。”

这些彩绘板被安装在庞贝豪华住宅的地下室里 摄影:纽卡斯尔大学
这些彩绘板被安装在庞贝豪华住宅的地下室里 摄影:纽卡斯尔大学

在庞贝,她接手了这座曾经的豪华住宅,它建在五层,在这个拥挤的城市里有两处罕见的特色:有一间豪华的私人浴室,另一间是隐修院——这是一间室内的大厅,被漆成外部柱廊的样子,位于住宅最凉爽的地方—这是一个可以散步和说话的空间,能避开酷热。然而,在火山爆发之前,公元62年的一次地震将这些美丽的彩绘房间严重破坏,那时它们就被当作储藏室了。

她的画作呼应了罗马先辈创造的令人困惑的空间和黑暗的彩绘窗户、大门和拱门——有些人认为这是通往祖先的神秘世界的入口。

赫库兰尼姆里的展览在美丽的庭院里的一间屋子——阿米迪奥·麦里(Amedeo Maiuri)曾在这里举办过展览,这个传奇的导演在1961年以前近40年的时间内,把“ciao bella”(伊莎贝拉)这个字藏在面板里,有几个游客已经把它解密了。

人们对休伯作品的反应让导演弗朗切斯科·西拉诺(Francesco Sirano)很高兴,他去年才接手这项工作,他决心让赫库兰尼姆以及所有在那里进行的工作都更加开放,与这座现代城镇更加紧密联系。他说:“这是一个艺术品,但也是一种将过去翻译转化成现在的方式。”

在赫库兰尼姆美丽的庭院里,用激光扫描和3d打印出原物,以供展示 摄影:纽卡斯尔大学
在赫库兰尼姆美丽的庭院里,用激光扫描和3d打印出原物,以供展示 摄影:纽卡斯尔大学

特纳还用激光扫描了一些休伯从站点商店挑选出来的珍贵的原始物品,并将它们3D打印出来作为展品。在赫库兰尼姆,有一个令人难忘的皇后(Empress Livia)的银头,从后面看完美无瑕,但脸部受损严重,她似乎在为这个城市的命运尖叫。

要把这些脆弱的原始物品组装起来是不可能的,但是在庞贝,一个小男孩突然发现并去触摸一件被重新创造出来的东西——一个有着可笑的人脸的小杯子,凸出的脸颊,伸出舌头。他可能已经错过了被摧毁的罗马城墙的历史,但是他知道了一个笑话,当他看到那个东西时,他笑着哼了一声,这就让休伯很开心了。

庞贝和赫库兰尼姆的内部扩建将持续到2019年1月15日。(来源:《卫报》,作者Maev Kennedy)

编辑:江兵

新闻热线:010-51374003-809/818/808  主编信箱 Email:xinwen@99ys.com 客户投诉
编 辑QQ:1173591114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2010室 邮编:100015 99艺术网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文网文[2010]179号 沪ICP备17033488号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08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