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写在新年之初:关于美术馆今后的发展
2019-02-02 10:32:44 来源:余德耀美术馆 

现今中国的美术馆运动可以说是百家争鸣,就近几年而言,在上海建立的各大美术馆令人大为惊叹,倒是使人恍惚重返群雄逐鹿的春秋战国时代。今日所写,有感于这两年所经历的生死,无外乎是希望美术馆在纵横捭阖之中心无旁骛、乘风破浪,不要因为乱象而忘却建馆的初衷、随波逐流,成一具空心皮囊。

余德耀美术馆迄今已成立三年有余,详考前缘却可以追溯到2008年。当时我已成立一个基金会分管收藏,并在商场里实验性地开辟了一个艺术空间。团队和场地虽不能与今日相比,却也举办了好几场中国艺术家的展览,而它也成为了印度尼西亚第一个被官方政府认可的美术馆。

艺术这件事一旦萌了芽,就犹如山顶滚石,一发不可收拾。实际上,在中国落成实体馆以前,余德耀美术馆的思想早已先于身体奔出了起跑线好远。在印尼开馆后,每年我总会邀上三五好友共赴巴厘岛闲聊艺术圈的趣事、“指点江山”,久而久之,这一对话竟慢慢演变成了有理有据的学术研讨,其中不乏学者、馆长、藏家、艺术家和评论家的参与,成了现今为人所知的“巴厘岛对话”(YUZM观点|巴厘岛对话)。倒是无心插柳柳成荫。也正是通过一年一度的对谈,余德耀美术馆才得以从一团混沌中逐步形成了清晰的轮廓,并衍生出了一套发展体系,其规划详细到美术馆的展厅数量、运营方式、团队培养、造血机制,以及第一个展览中应展出的作品与艺术家。

2013年巴厘岛对话
2013年巴厘岛对话

然而彼时,相较于连贯发展的思想脉络,美术馆实体的落成却是几经辗转。早先我计较北京是首都,当代艺术的发展也相对成熟,所以心属宋庄,希望能落户在那里,不想,由于各种原因,一路辗转到了上海嘉定。原本我已开始聘请建筑设计师作图规划,然而事情又有反复。也许是缘分牵引,最后被我遇上了浦江边的这座机库。当时龙华片区还没有正式定名、整个区块大部分都还是工业遗迹,我的内心却澎湃非常:一方面,我终于为这几年漂泊的理论思想找到了一个家;另一方面也对整片地区的未来充满了信心——巴黎左岸,伦敦南岸,我们在上海西岸。昨日依旧历历在目,转瞬美术馆已在西岸过了三岁生日。三年多来,我们摸着石头过河,前期虽有固实的思想铺垫并获得了各界的支持,却也切身体会到了运营非营利性机构、公共艺术平台的个中艰难。好在实践出真知,通过一次次与国际机构的合作,美术馆也在飞速成长。今时不同往日,匆匆忙忙三年多过去,我思忖是时候放缓脚步,定神去想一些更长远的事。

余德耀美术馆玻璃厅建设中(上)及建设后(下)
余德耀美术馆玻璃厅建设中(上)及建设后(下)

马太福音里写:“雨淋,水冲,风吹,撞着那房子,房子总不倒塌,因为根基立在磐石上。”人们不见磐石,磐石却不因为人们不见而不存在。人们见的是造在磐石上的房子、城,是无法隐藏的,稍有动作,众人皆知。只要根基不倒,任凭风吹日晒,这房子、这城总能据有一席之地。世象嘈杂、美术馆的工作又无疑是繁琐的,一头扎进其中,失却方向也是在所难免。只是有两点,我意敲打一二,以固美术馆的立馆之本,方便你们在石上造房、造城。

美术馆的思想核心

我于病隙想了许多,作为一个私人美术馆,面临生存问题,将来你们会遇到很多不得不面对的抉择。我也见过为了维持运作,而牺牲了美术馆建造初衷的机构,不过几年,它们就成了“失了罗盘遇着雾”的海船。这也是我最忧心的事。冠冕堂皇的大道理想必你们已经听得不胜其烦,所以我还是决定从美术馆的职能切入,望你们谨记。

美术馆是思想的殿堂

这句话对你们而言也许是老调重弹。传道书里写过:“已有的事,后必再有。已行的事,后必再行。日光下没有新鲜事。”老调重弹也有新韵。美术馆在本质上是提供学习、美和沉思的地方,是思想的殿堂。它既通过固有的展览与文献呈现人类文明的各种思想,又借由这个平台促进不同思想的碰撞与发展。而我对你们的提问是:美术馆的思想缘何而来?如何累积?又如何在时代中进步发展?

追溯历史,可供参考的范本便有许多,古根海姆迄今已建成81年,MoMA也已有89岁,泰特相对年轻但业已开馆18年。世界上财力雄厚的美术馆不胜枚举,是什么使它们脱颖而出、今时今日仍在艺术领域保有先锋的地位?硬件设施固然是重要的,然而它们最终赢得人心的原因在于:这些美术馆将一项最基本的职能“知识生产”发挥到了极致。展览是文献资料的研究总结,而文献资料又使展览得以进一步延续,两者作为思想载体的不同形式,相互推动,是美术馆的根基,绝不可马虎对待。

在展览策划、布展搭建方面,我相信借由我们迄今举办的各大展览,你们已学习很多。但是文献方面却相对薄弱,或者说你们的工作总是落在“现在时”以及“将来时”,“过去时”都随着时间一同溜了。美术馆应当存有自己的历史。相关的文档记录不应懈怠,倘若今后越来越多的人加入我们、关注我们、意图了解我们,要通过什么来呈现我们的思想?他们当然可以去看美术馆当下的展览,可是我们不能每次都只抽出一页,给人翻过去就结束了。文献存档不仅是为了记录历史,它也有助于推动思想的进一步发展。否则,美术馆就只能止步于此,三年、五年、十年,它永远都是片状的。另一方面,对现有文献的步步追问也是现今我们所缺乏的,只有深入研究我们的藏品、展览,未来的规划与方向才会逐步清晰。思想虽然要开放,但不能一团浆糊,没有方向。

“天人之际:余德耀藏当代艺术”展览现场,2014
“天人之际:余德耀藏当代艺术”展览现场,2014

“天人之际II:上海星空”展览现场,2015
“天人之际II:上海星空”展览现场,2015

基于这些,我希望展览部不仅只关注于展览的展陈方式和数量,而是结合文献去深究“为什么”。为什么要做这个展览?它对于美术馆、对于社会的意义是什么?它希望传达给观众什么样的思想?它是否能够使我们对这个世界产生更多的思考?这些问题还是需要你们在今后的实践中慢慢摸索,现下我也简单谈谈我的想法。

我生于印尼,大学前分别在中国澳门、新加坡学习,除了印尼文,最熟悉的就是中文。我爱读武侠小说、参加过诗社,觉得中国文化博大精深,中文的思维方式对我影响很深;高中毕业后,我前赴美国读大学,受的大部分教育都是西式的,也对西方文化的先锋性感触颇丰。这些不同的文化相互触碰、冲击甚至融合,使我意识到,这不仅只适用于个体的发展,同时也可以延用到其他领域,比方说,我们现在正在讨论的美术馆展览、思想发展等等。

我在新加坡念公教中学的时候,读到过梁启超在《欧游心影录》里的一段话,印象非常深刻,用到这里也是贴切的:“拿西洋的文明来扩充我的文明,又拿我的文明去补助西洋的文明,叫他化合起来成一种新文明。”文明也好,思想也罢,都是可以共通的。我们早就不在闭门造车的年代了,作为一个当代的美术馆,它应该为不同的文化提供交流和对话的平台,使不同的思想在这殿堂里碰撞。中国对西方世界学习已久,有时候矫枉过正,反而显得有些崇洋媚外,实际上,国人大可不必妄自菲薄。

作为一个立于中国、立于上海这座国际化都市的美术馆,我们首当其冲应正视自己的文化与艺术,使国人看到并了解我们现在的发展,尊重爱护本国的文化,再将它推到国际的舞台上。其次,应当时时关注国际社会的动态,放眼了解这个世界的其他地方发生了什么,对他们现有的方法与思想加以研究,同时将其带到中国,使更多人得以开拓眼界、见到其他文化的发展。上述两点,在开馆后的三年,你们已经通过努力、慢慢促成,望在今后能够精益求精,更进一步。然而,这两者并非是你们的终点,美术馆不只是一个展示台,顶尖的机构应当取两者的精华加以综合,使不同文化、思想乃至文明相互交流、碰撞,从而迸发出新的思想与面貌,合化出当下的时代精神。我希望有一天,我们谈及展览的时候可以不再通过地域去概括、限定艺术,而是用更宏观的分类方式探讨时下的文化,而余德耀美术馆在其中是为之助力的。

\

\

余德耀美术馆过往展览
余德耀美术馆过往展览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多少年树艺术人生?

拿我自己作比方,我接触艺术至今已有十多年了。我也相信,你们以及艺术行业的从业者们至少都已接触艺术一年之久。然而细想,不说一年,社会上还有多少人连踏入艺术大门的第一天都未曾开始?

独木不林,美术馆早就不该是一座高高在上的孤岛了。也许最开始,在没有公共化之前,美术馆、博物馆的确是皇室、贵族与富商的沙龙,是保管收藏的宝库,但是今时不同往日,这座思想的殿堂是面向所有人的,它的大门随时敞开,不因任何人的身份地位而变化。在这样的环境中,不妨大胆假设,有一天,我们这一小部分人,确实通过努力,合化出了新的文明和思想,大门敞开却门可罗雀、无人问津,那么究竟是谁的悲哀?再想像一下,一个经济发达的社会,对于艺术、文学、音乐、戏剧毫无感觉,它与一个庞大的机器有什么分别?

虽然现今的教育制度不断被完善,各年龄层的人都可以在学校获得知识,但美术馆的教育功能却是不可替代的。尽管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艺术的重要性,也希望能够培养下一代对于美学的认识,然而应试教育的思维方式很难被应用在艺术的教育上。知识点固然重要,但并不代表艺术应被僵化、压缩在几个标准答案和数字之间。美学本身就是复杂的,而对艺术的欣赏和判断,并没有正确与错误之分;美育成果也不会立竿见影地显现、不能通过量化的数据去判定。这就与追求效率的价值标准产生了冲突。如何跳脱出固有的教育体系,通过一个更为宽泛、轻松的环境,使得形而上的内容以具象的形式融入到人们的生活中,是现阶段美术馆应当不断研究的课题。

多样化的公共教育活动正在美术馆发生
多样化的公共教育活动正在美术馆发生

当下,我们已经有太多站在讲坛上布道的机构,余德耀美术馆的存在应使不同的人都可以在这里找到自己的归属。公共教育部门,“公共”在前,唯有探讨清楚真正服务的对象,才可以进一步规划具体的方案。一方面要对艺术爱好者负责,使他们有所收获、有所发现,甚至有所惊喜;另一方面,更要对不了解艺术的人负责,驱动他们的好奇心,激发他们对艺术深究的欲望。针对后者,应当放下成见,我们的目标并非是培养狭意上对余德耀美术馆有极强黏性的观众,不应斤斤计较他们会不会再次踏入我们的美术馆,而当将每一次活动视作一种契机,把步入艺术之门的钥匙放入他们的手中。倘若他们能够去别的地方看展览、看艺博会,也是很好的。

过去几年里,你们的诸多努力是有目共睹的,尤其是在教育活动方面,除了可观的活动频次、参与人数外,最大的突破在于,你们打破了场地与空间的限制,通过Outsideyuz将美育活动推到了社会,带入了学校与商场。在此,我希望再次强调,教育部门在策划时,不要只追求数量,需明确自身的职责与举办活动的意义。在受众上,不仅要着眼于下一代,青年、中年、老年人,都是美术馆开展公共教育时应该考虑的范围;在内容上,可以大胆假设、小心求证,通过不同的渠道结合音乐、科技做跨界互动;在形式上,可以通过手工坊、放映会等等向人们提供接触艺术的新门法;在传播上,不要拘泥于美术馆这一个平台,去学校、去企业、去商场、去社区,走到人群里,把呈在殿堂中的思想,转化给更多的人。

你们是植树人、育树人,美术馆现在所做的一切,可能不会有立时的回报,但我相信到了我们的下一代,乃至更下一代必有回响。定然有更多的人,会因你们而将艺术变为终身的爱好或事业,通过学习形而上的知识与思想将社会推至新的高度。

书后

“一个美术馆何以而立?”是我建馆以后常反复琢磨的问题。仅从我现阶段的自身实践与体悟,远无法作出完整的回答,相信未来会更多的人对此提出更为完善的理论。然而唯有一点是清晰的,知识生产与公共教育是美术馆最基本的两大职能,也是美术馆发展的核心要素。展览部与公教部在开展工作前,应密切配合、协同共进,切勿各自为政。展览研究中产出的理论思想、历史经验倘若失却顺畅的传递,不能使公众理解、感悟甚至参与到讨论中,那么便永远无法形成螺旋上升的良好循环,肩负起美术馆的使命与责任,既不要谈对当下社会的作用,更无须指望对未来研究与发展有所贡献。

现今我们还是习惯对美术馆加以区分与讨论(私人的或是公立的),但我更希望能够共谋出一些具有普世意义的内容。因为我相信,当代艺术是现代人的艺术,不分你我,是一个整体。假使今日不作为,日后如何图子孙有所作为?美术馆事业并非一蹴而就,需靠世代努力才能有所成就。我愿作抛砖人,以求携玉者。我也希望你们,我的团队,能够做台上的灯,为艺术事业、为社会布光。不要拘泥于个人的得失、将这行好事的荣耀归于个体,而当心存更大的格局,放眼于群体及社会。马太福音的这段话我对你们读过许多遍了,也希望你们牢记:“你们是世上的光。城造在山上是不能隐藏的。人点灯,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灯台上,就照亮一家的人。你们的光也当这样照在人前,叫他们看见你们的好行为,便将荣耀归给你们在天上的父。”

路漫漫而修远,因世事锤炼而被动改变,不足为道;明心见性,主动求变,才会成为真正的赢家。你们尚且年轻,愿勇气、忍耐与智慧一路伴随你们。珍惜现在,万里前程待你们自己蓝图。

编辑:江兵

标签
新闻热线:010-51374003-809/818/808  主编信箱 Email:xinwen@99ys.com 客户投诉
编 辑QQ:1173591114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2010室 邮编:100015 99艺术网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文网文[2010]179号 沪ICP备17033488号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08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