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名画“变身”出的口罩海报,杂志封面里的抗疫设计
2020-04-17 10:01:30 来源:澎湃新闻 

达·芬奇《最后的晚餐》只剩下独自戴口罩的耶稣,米开朗基罗《创造亚当》中上帝正递给亚当洗手液,达·芬奇《抱银貂的女子》怀中的银貂变成了生活必须的食材……这是乌克兰文化及资讯政策部针对疫情推出的名为《隔离的艺术》(ArtofQuarantine)的世界名画系列防疫海报。

而在《TheNewYorker》等杂志,在这个特殊时期与艺术家和设计师们合作,以杂志封面为载体,通过特有的设计从不同角度展示了疫情风貌,回应着这场肆虐了世界的疫情,同时给予了读者精神上的鼓舞。

名画改编的《隔离的艺术》

\
《社交距离》SOCIALDISTANCING(呆在家里和保持社会距离是阻止病毒传播的最有效方法。Stayinghomeandkeepingsocialdistanceisthemosteffectivewaytostopthespreadofthevirus.)

《社交距离》改编自名画《最后的晚餐》。《最后的晚餐》是意大利艺术家列奥纳多·达·芬奇所创作,以《圣经》中耶稣跟十二门徒共进最后一次晚餐为题材。画面中人物的惊恐、愤怒、怀疑、剖白等神态,以及手势、眼神和行为,都刻画得精细入微,惟妙惟肖,是所有以此题材创作的作品中最著名的一幅。收藏于意大利米兰圣玛利亚感恩教堂。

\
《制造补给品》MAKESUPPLIES(Makingsuppliesletsyouremainhomeforalongertimeandminimizethepotentialrisksofinfection.制作补给品可以让你在家呆更长时间,并将潜在的感染风险降到最低。)

《制造补给品》改编自达·芬奇另一名画《抱银貂的女子》。画面上的这位女郎是米兰公爵卢多维科·斯福尔扎的情妇切奇利娅·加莱拉尼,她拥有高贵沉静的气质,备受公爵宠爱。原画中切奇利娅·加莱拉尼怀中所抱着的银貂便是公爵的家徽上的形象。现在,贵妇怀中的银貂变成了生活必须的食材,自理更生,好好囤货才是疫情下的王道。

\
《使用洗手液》(Usesanitizerstokeepyourhandsandpersonalaccessoriesclean.)使用消毒剂保持手和个人用品的清洁。

《使用洗手液》改编自名画《创造亚当》。《创造亚当》是米开朗基罗于1511年至1512年创作的西斯廷礼拜堂天顶画,是《创世纪》的一部分。该壁画描绘的是《圣经·创世纪》中上帝创造人类始祖亚当的情形,按照事情发展顺序是创世纪天顶画中的第四幅。原画中,画中右侧穿着飘逸长袍的白胡须老者是上帝,亚当则位于画面左侧,通身赤裸。上帝的右臂舒张开来,生命之火从他的指头中传递给了亚当,而后者则以同样的方式舒展左臂,含蓄地指出人类是按照上帝的模样来创造的。海报中则改成了一瓶洗手液。疫情当前,洗手消毒就如同“生命之火”。

\
《洗手》WASHYOURHANDS(Frequentlywashyourhandswithsoaptokilltheviruses,thatmaybeonthem.经常用肥皂洗手以杀灭病毒,病毒应该在手上)

《洗手》WASHYOURHANDS改编自拉斐尔的自画像《一个穿红衣服的年轻人画像》(PortraitofaYoungManinRed)。《穿着红衣的年轻男子肖像》是拉斐尔于大约1505年创作的,现保存于theJ.PaulGetty博物馆。拉斐尔的一生只有短短37年,却给世人留下了300多幅珍贵的艺术作品,代表了当时人们最崇尚的审美趣味,与达·芬奇、米开朗基罗并称文艺复兴三杰。

画中一位穿红衣的男人站在富丽堂皇的风景前,他的目光略带冷酷和傲慢,衣着朴素但质地良好,是文艺复兴时期强调的个人主义的特点。他的手臂弯曲构成了三角形构图,这可能是那个时代的一种流行姿态。他面前的桌子上覆盖着美丽的阿拉伯风格地毯,背后华丽的柱子可能是他自己的住宅的一部分。改编后的海报中红衣男子正在用水龙头里流出的水洗手,以提示大家疫情期间勤洗手。

\
《使用手套》USEGLOVES(Weardisposableglovestoavoidcontactwithpotentiallyinfectedsurfaces.戴上一次性手套,避免接触可能受感染的表面。)

《使用手套》改编意大利画家乔瓦尼·巴蒂斯塔·萨尔维(GiovanniBattistaSalvi)画作《祈祷的圣母》(OurBlessedMother)。萨尔维是意大利巴洛克画家,以对拉斐尔风格的执着追求而闻名。目前没有找到这幅原作,与其最接近的是下面这幅萨尔维的《祈祷的圣母》,画面中圣母的表情平和宁静,双手轻轻合十正在祈祷。借助这幅画,祈祷疫情快点退散,人们别再受病痛折磨。防御比祈祷更有用。

\
《使用送货服务》USEDELIVERY(Usingdeliveryservicesreducesthenumberofcontactsandminimizestherisksofinfection.使用送货服务可减少接触者的数量,并将感染风险降至最低。)

《使用送货服务》改编名画雅克·路易·大卫的《跨越阿尔卑斯山圣伯纳隘口的拿破仑》。画面展现的是第二次反法同盟战争期间,拿破仑率领4万大军,登上险峻的阿尔卑斯山,为争取时间抄近道越过圣伯纳隘道进入意大利的情景。人物被安排在圣伯纳山口积雪的陡坡上,阴沉的天空、奇险的地势加强了作品的英雄主义气势,拿破仑红色的斗篷使画面辉煌激昂。年轻的拿破仑手指向高高的山峰,骑在一匹直立的烈马背上。委托人并不是拿破仑,而是当时的西班牙国王卡洛斯四世。作品陆续完成于1801至1805年间,其中两幅藏于凡尔赛宫、剩下的三幅分别藏于维也纳美景宫、柏林夏洛滕堡宫和吕埃马尔梅松马尔梅松城堡。画中的场景并不与现实完全相符,因为实际上当时拿破仑骑着的是驴而不是马,当时的天气也并不糟糕。有专家解释可能是驴耐力比较强,马更适合冲锋陷阵。因此不是拿破仑没实力,应该是当时形势的需要,作者把驴画成马,可能是想表现拿破仑威武、高大的形象。

而在改编后的海报中,骑着高头大马的拿破仑化身外卖小哥,把人们需要的物资送到家门口。这不禁让我们联想到疫情期间穿梭在城市街道中的“骑士们”(外卖小哥),在抗疫的日子里,他们何尝不是平凡的英雄。

\
《戴口罩》WEARAFACEMASK(Covermouthandnose,avoidtouchingmaskonceit'son.盖上口鼻,戴上口罩后不要碰口罩。)

《戴口罩》改编名画马格利特的一幅超现实主义画作《人类之子》。《人类之子》是一幅自画像,绘制的是一个戴着圆顶硬礼帽、穿着长大衣的男子形象,背景是云和大海。男子的脸被一个悬空的青苹果挡住了,但他仍从苹果的边缘上窥视着观众。男子的左臂诡异地向后弯折。作为一幅有名的超现实主义作品,它出现在了后世的许多电影作品如《圣山》、《偷天游戏》、《口白人生》中。关于这幅很有神秘色彩的作品,画家自述:(这幅画)很好地遮住了脸……这种事一直都在发生。我们看到的东西总是互相遮蔽,而我们又总想知道被挡住的是什么……这不是一个简单的什么被挡住了什么没有被挡住的问题……而是一个被挡住的和没被挡住的之间可见性差异的问题。据他自己解释,画上的肖像不过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中产阶级市民。而改编后的海报,遮挡在脸部的苹果变成了一个口罩。

\
《保持距离》KEEPTHEDISTANCE(Beinginpublicplaces,keepthedistanceof2meterstootherpeople.在公共场所,与他人保持2米的距离。)

《保持距离》改编名画洛尔德·弗雷德里克·莱顿(LordFredericLeighton,1830~1896)《奥菲斯和欧里狄斯》。莱顿是英国十九世纪唯美主义画派最著名的画家,在英国绘画史上享誉极高,是英国皇家学院派的代名词。原画中的内容取自希腊神话。奥菲斯和欧里狄斯是一对。奥菲斯是一位才华横溢的音乐家,欧丽狄斯是一位美丽的仙女,她在婚礼当天被毒蛇咬伤脚。奥菲斯悲痛欲绝,奏出一首美妙的旋律,甚至软化了冥王的心。冥王要求他带欧丽狄斯返回阳间的路上绝对不能回头看他。但不幸的是,奥菲斯无法抗拒焦急的一瞥,他永远失去了妻子。这个“小不忍乱大谋”的故事预示我们在这段非常时期,要保持对亲密关系者爱的克制,不管是被活活逼成异地恋的情侣,还是血肉亲情。

\
《用卡支付》PAYWITHCARD(Usingcardpaymentsinsteadofcash,maysignificantlyreducethespreadoftheinfection.使用信用卡支付而不是现金,可能会大大减少感染的传播。)

《用卡支付》改编美国画家本杰明·韦斯特画作《沃雷尔太太》(MrsWorrellasHebe),是凯瑟琳·沃雷尔(CatherineWorrell,néeWeston;1748-1835)的肖像。她与巴巴多斯富有的地主乔纳森·沃雷尔(JonathanWorrell,1734-1814)结婚。在这幅画中,凯瑟琳·沃雷尔以神话人物的形象出现,赫贝是年轻女神,宙斯和赫拉的女儿。女主角身旁的桌子上放着一个华丽的容器,宙斯化成的鹰正在从中喝水。在画面左上角,一道沉重的绿色帷幕拉开,远处的背景是一道模糊的云景,仿佛是远古诸神的天堂住所。海报中女神赫比手持信用卡正在刷卡购物,她戴着口罩的脸面向观者,好像在说:别用现金了,刷卡吧。

封面设计里的疫情

在这个特殊的时期,很多期刊杂志也在与艺术家和设计师们合作,以杂志封面为载体,回应着这场肆虐了世界的疫情。这些包罗万象的杂志封面在从不同角度展示了疫情风貌,同时给予了读者精神上的鼓舞。

居家隔离让人们清楚地认识到,任何一个城市依赖于一大批重要的工作人员,这些人在COVID-19大流行期间继续打卡上班,他们的贡献值得每个人铭记。《TheNewYorker》4月刊的封面,由法裔美国插画师PascalCampion绘制,以“Lifeline”为主题,描绘了在城市里为众人奔走的外卖员,以此向在疫情期间为人们奔波的劳动工作者致敬。

\
《TheNewYorker》4月刊的封面

英国《观察者杂志》(TheObserverMagazine)最新一期的封面,主题Loveunderlockdown,插画来自PaulBlow,在家期间有人孤独,有人相爱,有人冷战。

\
英国《观察者杂志》(TheObserverMagazine)最新一期封面

菲律宾时尚杂志《Preview》四月刊里,发布了两版以“我们站在一起,在希望中团结”的杂志封面,在菲律宾艺术家JethroIanLacson绘制的封面画中,一位时装设计师和她的团队正在缝制防护装备,背后是一位身穿防护服的医护人员。另一个封面展示了白色背景的PPE防护服草图,由菲律宾插画家IssaBarte绘制。封面故事集中在时尚和创意产业,以及他们在COVID-19期间的希望和坚韧的故事。《Preview》在致读者的信中说:“虽然每个人被严峻的环境分开,被不确定的事情压得喘不过气来,但是为了他们自己和同胞,时尚与创意产业的人们团结在了一起。传递着希望、援助和善良,填补了这个世界的空白。”

\
菲律宾时尚杂志《Preview》封面

《GQ》杂志葡萄牙版主编JoseSantana也是一名平面设计师。随着葡萄牙民众的情绪开始低落,他为该杂志3月份的两个封面之一设计了乐观的笑脸。他表示:“无论在什么情况下,我们都不应该失去只有人类拥有的东西——幽默、希望和乐观。抑郁使我们更容易生病,所以我想给《GQ》一个微笑。”封面上的两行文字强调了它的立场:“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和“滚开COVID-19”。

\
《GQ》杂志葡萄牙版封面

《Prestige》4月推出了线上杂志,封面似乎与前文由乌克兰广告公司Looma推出的防疫广告有着异曲同工之妙,都是在古典名画上进行再创作。三个线上封面均由《Prestige》杂志创始人HamidBarzegari亲自制作,意大利女装版封面是戴口罩的蒙娜丽莎,虽然熟悉的微笑被口罩遮住了,但她依然平静安详。意在告诉读者,在这个特殊时期注意安全的同时也要保持积极好心态。法国《L'OBS》封面也将德拉克洛瓦的《自由引导人民》戴上口罩。

\
《Prestige》杂志封面

\
法国《L'OBS》封面

《Prestige》伊朗男装版和法国男装版封面也是来自两幅名画,一幅是伊朗博学者阿维森纳(Avicenna),他被认为是伊斯兰黄金时代最重要的医生、天文学家、思想家和作家之一,也是早期现代医学之父。另一幅也是法国艺术家雅克·路易·大卫的名画《跨越阿尔卑斯山圣伯纳隘道的拿破仑》,展示了拿破仑和他的军队在1800年5月通过圣伯纳德大山口翻越阿尔卑斯山的场景,表现了反抗和胜利。

\
《Prestige》伊朗男装版封面(左)《Prestige》法国男装版封面(右)

美国《TheWashingtonPostMagazine》的封面同样是戴着口罩的艺术品,编辑写道:“过去的这个冬天,我们从各种媒体上看到武汉的情况,感受就像在看一部外国科幻电影——这当然令人不安,但我们都觉得冠状病毒只有在中国才会大规模爆发。但随后,这一切来到我们身边。”

\
美国《TheWashingtonPostMagazine》的封面

葡萄牙版《Vogue》4月刊主封面以艺术家ReneMagritte1928年的油画“TheLoversII”为灵感,模特夫妇BibiánaBaltovi?ová和AdamBardy戴着口罩亲吻的画面由摄影师BranislavSimoncik操刀;这期的另一个封面则是模特LilyStewart身着猩红色长裙站立在黑暗空间里,一束光照耀着她的双眼。杂志官方Instagram对这期封面灵感作出了解释:“2020年的自由应该被这样定义:即使它将会被封闭空间的四堵墙限制,被口罩阻隔,但仍会有一束光希望之光照耀进来,点亮这个时刻,未来可期。”

\
葡萄牙版《Vogue》封面

编辑:江兵

标签
新闻主编信箱 Email:art@99ys.com 商务合作99yangkai@163.com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401室 邮编:100015 99艺术网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文网文[2010]179号 京ICP备19027716号-1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08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436号

(0)
(0)
(0)